第33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31节

  第676章 害怕

  碍于冯科在公司太久,人多手多,想除掉他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唯有用点计策,叫冯科放轻松,才会趁机下手。

  他知道一直压着自己的父亲身体不行,是否就可以直接离开了公司出来做自己的事儿?

  趁此机会,冯氏集团内部如何条换,冯科比谁都清楚,他要面临什么,他自然知道。

  我不过是将这件事揭露出来,给他提个醒,顺便将东西捏在手里,但我只有视频吗?能放女人过去,自然也有别的东西在手上,他很清楚我都拿到了什么。

  冯科很久都没吭声,他在盘算这件事的利弊。

  我要的无非就是卓风的安全,给他想要的东西,可他也知道,我既然能给他,就肯定留后手,保护准我就一箭双雕,谁都得罪了,一并收拾了才安心。

  “卓尔。”他声音低沉,一改之前的淡定,喝了口咖啡才说,“你知道我回来是为了什么。”

  打感情牌吗?如果坐在我跟前的是顾程峰或者是卓风,我都会谦让,可换做是冯科,我只能动手更狠。

  “是啊。你不会来的话事情还简单了,至少我姐夫不会出事,可你回来了事情才麻烦。”

  他点头,继续说,“李思念那边的消息是我告诉你的吧?”

  我笑,笑出声来,人到了这时候都会想着自己的,多么刚强的人还是会服软,他在跟我邀功吗?

  “冯科,你跟我说什么都无用,我只想要一个结果,你走,东西给你,你去跟家里人斗,或许我还能再给你点你拿不到的东西,可你不走的话,别怪我一不做二休了。”

  他挑眉,饶是兴趣很重,竟然也笑了,瞬间轻松起来,“我一直都很欣赏你,没想到今天才见到你真本事,卓风这么多年没白培养你,呵呵,是,我的确需要你手里的东西,可这跟我是否离开似乎也没发生冲突,你给我与否,我都要留下来,我父亲可以丢弃我,这无疑也是帮了我,国内公司在我手上,他丢了我无疑是给了我放飞自由的时间和空间,可不代表他垮了我也跟着垮了。”

  的确,可他忘了一点,我提醒说,“你忘了冯海?汤姆?还有你的姐姐,哦,对了,还有那个帅气厉害的冯飞,啧啧,你们家人口真多,你对付的过来吗?我把东西给了任何一个人对你都没好处吧,你树敌那么多,现在想和好来不及了,那你怎么办?想着国内法发展不是不可以,可你别忘记了,这里还有我……”

  只要我还在,他想立足?难!!

  我本事不大,搞破坏可不小,够公司财务上我谁有我懂得多,他懂得只是做生意谈业务,走人脉,可我做的工作才是工作重心,他监管不能做到万无一失,只有一有空子,我就能蚂蚁撼大象。

  冯科脸色瞬间雪白,吃惊的瞪我。

  “冯科,风水轮流转,该到了我崛起的时候了,我真要感谢你当年对我那么凶狠残暴,不然我对你还下不去手。”

  我扔了一份盘备份给他,“回去自己看,欣赏好了给我答复,哦,我这里不知道复制了多少份,你弄丢了可以再管我要。”

  我留了几张红钞票,揣着手包离开。(!≈

  踩在大理石地面上,映照着我的脸,我从未像今天这样兴奋过。

  人都说被欺负惯了会爬不起来了,可我是柔润性很好的竹子,不但能爬起来,我还能反弹划伤对方的脸,破了动脉,死伤全靠自己的命了。

  伤了我不要紧,伤了我在乎的人,我绝对不会手软。

  晚上回去,沈之昂也在我这里,提了一些菜过来,我开门的时候就看他在厨房忙,我也没去打搅,自己洗了澡出来,坐在饭厅等。

  他做了一桌子菜出来,最后盛上来的是汤,他抹了抹手,坐在我对面,对我说,“张朵和孩子在家里不方便,我就过来了,衣服也提了一些回来,你看看你的衣服我拿的对不对,不对的话我回头再去拿。”

  我低头吃饭,没回答,他想过来我不赶,可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除非他给我个满意的答复,不然我不会妥协的。

  吃过饭,他抢着去洗碗,我在外面遛弯,遛弯回来已经半小时后,他也换好了衣服,知道我周末都要去跑步的,我看他一眼没说话,换了衣服出来,他就跟了出来。

  路上,他说了很多话,从我们相识到现在,其实能够回忆的事情不多,他反复的说,没有多大重点,我不知道他说这些的意义和目的,可看得出来,他是想和好的。

  跑完了一圈停下来,差不多四十分钟,我停下来,喘匀了呼吸才说,“之昂,我说过不离开你,可你也要给我个交代才行,我们是夫妻,不是仇人,不能见了面就藏着掖着的,彼此都跟陌生人一样有意思吗?”

  他脸上刚才还挂着的谦和瞬间就垮掉了,只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牵住我的手。

  我瞧着怪心疼的,这个男人遇到了感情的事情就有些手足无措,所以他才会无法做到叫张朵那边彻底的收手。

  “之昂,你的事情我不过问,可至少叫我看到希望,孩子的事情你必须给我个交代才行。”

  “我知道,孩子不是我的。”

  我一怔,跟着大惊,不敢相信的看他。

  他看一眼周围,这里方圆几里都没有人,自然不会有人听到我们说什么,他确定了一会儿,像做贼一样,低声告诉我,“我早就知道了,这是不想戳穿,你说的没错,我是自私的想报复沈家,甚至利用了你,可我没告诉你这件事就不是利用,相信你早就知道孩子是顾洛的吧?我跟你想到一样,你不告诉我也是在试探我,我也一样,其实我们都不相信对方。可我不想伤害你,只是想叫这件事叫你伤害更小,可能我思虑不周,才叫你多想了。张朵能来我早有准备,知道你生气了肯定会离开,借此机会我也离开,她就顺利成章的被我控制了,家里那边不会发现什么,我才好动手。”

  所以,沈之昂一直在隐忍不说,这一步步的变化都在他算计之中?

  我太震惊了,一个人的心思该多缜密才会如此不露出破绽呢?那么他之前怨恨我的样子也不是假的啊,他……

  我竟然有些害怕。

  这个男人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

  第677章 我等你

  他捧着我的脸,有些后悔的说,“我错了,真的错了,计划开始的时候是我忽略了你对这件事了解的这么多,当初我知道张朵的时候你这边还在忙着卓风的事情,我没想到她背后会去找你,是我没考虑周全,我委屈了你,对不起。”

  不对,不对,他说的不对。

  他既然知道了,那肯定也知道我对冯科做什么,这件事怎么看都对他有好处,对我没好处,可他没阻拦。

  如果换做卓风呢,会如何做?

  是,我承认,凡是我都喜欢将卓风放在这个位子去想,那是因为我们相爱啊,爱一个人才不会叫对方受委屈,沈之昂不是说爱我吗?他为什么还看着我受冯科威胁?

  难道在爱情和复仇之间,爱情是随时都可以丢弃的东西吗?

  我推开他,不敢接受。

  他拉我,继续解释,“我知道不说你肯定会更加怨恨我,趁着没人我告诉你,以后的事情我会做到更加绝情,可这都是在保护你,卓尔,卓尔,你在听我说话吗?”

  他在保护我?保护我什么?

  我摇头。

  “你不理解也没关系,我们在这里住着就好,只要你别离开我,我肯定会将事情做好,只是这件事我不是利用你,我是真的想保护好你,从前看着你受委屈我伸手想阻挠的理由都没有,现在你是我老婆,我发誓过要保护你的,我绝对不会像卓风那样叫你陷入危险之中。对你坏,实则是对你好,只要你置身事外,沈家都不会对你出手。我怕失去你,才会告诉你,叫你有个心理准备。还有,我,我打算过几天就公布婚期,不过你放心,没有婚礼,更没有什么假结婚证,婚期之前这件事就会结束,你要相信我,好吗?不要去找卓风,不要因为我做了这些就觉得我不爱你,不要去找他,好不好?”

  我没想到他的安排会是如此的伤人心,我的生活充满了阴影,我一直都生活在阴影之下,尤其是婚姻。

  他也要给我一次重创吗?

  卓风已经两次假结婚叫我陷入孤独,我还能接受吗?

  我慌乱的摇头,这个事情我接受不了。

  “之昂,没有别的法子吗?”

  “没有,我父亲的目的就是要利用孩子和张朵拴住我,之前我临时改了主意,这叫我父亲对我有了怀疑,我不能再叫他对我有戒备,这是关键,最后的关键,一旦渡过难关,我们以后就太平了。”

  是吗,是吗?

  从前对卓风也总是如此对我说啊,然后呢?我们还不是各奔东西?

  “之昂,我……如果我坚持不了呢?我不能看着我的丈夫对别的女人好,我接受不了,你知道的,我接受不了。”

  他紧紧抱住我,揉捏我肩头,要揉碎了,“我知道,对不起,对不起,可我必须这么做,我不想再看到你因为身边的男人而受到男人家里人的伤害,卓风的姨妈和卓振东当年对你做的事情我不会叫我家里人在对付你一次,绝对不会。”

  我哽咽,泪水涌出来,仰头瞧着他无比担忧的脸,心痛的点头说,“我等你。”

  他笑了,舒展的眉头还是那么好看,只是,我为何感觉到不安?

  夜里。

  沈之昂要的我热别的狠,一次次的疯狂险些要了我的命,我不住的求饶,他都不将我松开,深入的撞击,痛苦而又无法挣扎。

  最后一次,他抱着我去了阳台,我死死的抓着栏杆,身后是他有人钢一样的进攻,我大叫着,再无法隐忍的尖叫。

  安静的夜晚,周围的房子里面传来狗吠,偶有人抗议的低吼,沈之昂却更加疯狂。

  “老婆,够了吗?”

  我无力的摇头,“早受不住了,扶着我,站不住了。”

  他笑着喘息,抱着我,身上粘稠的汗水流下来,低头温柔的亲吻,柔和的像一只盛开的花,“老婆,老婆。”

  我已经没了回应的力气,软在他怀里,任由他亲吻揉捏。

  良久,他才抬头,对我说,“我还能来。”

  我一怔,苦苦求饶,“放过我吧,受不住了。”

  他呵呵的坏笑,抱着我往房间里面走,“不了,我们去洗一洗睡觉。”

  沈之昂这一走,就是半个月,这天我跟着陆少接卓风回去,在路上,听到了电视台里面的新闻,沈氏集团的小公子沈之昂要娶与自己恋爱了五年的女友为妻,并且孩子已经四岁了。

  我听后,心口传来一阵阵的痛,是真的在痛,半个月前的那次疯狂还叫我至今难忘,如今这个婚期就像一个狠狠的巴掌摔在我的脸上,痛的我哀嚎都没力气发出来。

  卓风没说话,是用那只还没好的手轻轻抓我。

  我反手握上去,摇头,“没事。”

  大家心知肚明,沈之昂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因为什么,可事实真正的迎来这一刻才知道是如何的尖锐,当真跟刀子一样戳着我心口,叫我痛苦无比。

  回去后,我们一行去了卓风的住处,医生简单交代了一些注意事情,陆少就带着医生离开了。

  我帮着卓风收拾好了房间,在楼下做饭。

  一转身,卓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厨房门口,正端着手臂看我。

  我愣了一下,这叫我想到了很多年前,他当时也因为我的事情受了伤,我在厨房笨拙的做饭,生怕做不好,可他还是吃了个精光,夸赞我的手艺很好。

  此时,我的手艺还是没长进,也不难吃,只是我不再紧张。尤其,我们再不是从前了。

  我端着饭菜出来,四菜一汤摆放好,擦了擦手,给他盛饭。

  他安静的坐着,眼神落在我身上,暧昧如斯,像极了一团滚落在我身上的火,叫我也燥热难耐。

  我承认,对于性我要求的不多,这么的多年来我的所有性启蒙都是卓风,他当时有些不好意思的端着书本给我讲解性知识,我当时幻想的都是他,直到很多年后的今天,我仍旧无法忘怀,可我的身体经历了三个男人,如今还是忘不掉他身上的味道,那种爆发力,还有熟悉的尺寸和姿势。

  我想的有些多,人都说酒足饭饱思淫欲,我也是俗人,自然逃不过这样的暧昧眼神。

  他吃了两碗米饭,菜也全都消灭关了,最近他还是那么瘦,人倒是好了不少,可总觉得他吃都不够,起身看一眼锅底,“不够吗,我再去做点?”

  他笑着摇头,一伸手,拽着我过去。

  我绷着身子站在距离他一步之遥的地方。

  我知道,如果我再靠近,我们之间就说不清楚了。

  肌肤相亲,那能发生什么?

  都是成年人,再没了从前的矜持,我甚至都有过他的孩子,身体上的切合是如此的渴望,叫我也有些招架不住。

  他的手温柔,蹭着我的手臂,一下一下的抚摸。

  刚才锅里的油溅出来,烫到了我的手背,有点点的红。

  他心痛的蹙眉,“疼吗?”

  我摇头,“还好,不痛了。”

  “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