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32节

  第678章 留下来

  他拉我,我仍旧站着不动,绷直了腰杆子。姿势久了有些酸,他还是倔强的拽我手,好在只有一只手能用力,我才能保持这个姿势不靠近,不然早就被他铁钳一样的圈禁怀里了。

  “卓尔。”

  “恩?”我眼神躲闪没敢多看。

  他继续温柔的说,“这段时间住这里,好吗?”

  他在征求我的意见,可看他表情该知道,他有无数种理由叫我留下来。

  我吸了口气,这拒绝的话还没说,他继续道,“别拒绝我,你知道的,我想留下你任何办法都有。你别抗拒我,我不会做什么,现在你也需要我,知道吗?”

  是啊,我需要陪伴,面对婚姻的无助和混乱,其实这半个月来我勉强支撑,谁都不知道我心中的恐慌,但是卓风知道。

  他故意叫我晚上过去在医院陪同,就是不想叫我一个人孤枕难眠。

  其实我早就失眠了很多天,吃了无数次的安眠片,到底是睡不着的。

  “卓尔,说话,说你留下来,说好。”

  我无奈的笑出来,“姐夫,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我不能留下来。”

  “可必须留下来,闲言碎语不要去管,现在要紧的是你,我比你清楚你需要什么。这个伤害的心里阴影是我造成的,我来弥补。他沈之昂想做什么就去做,现在我要的是你,留下来。”

  我摇头,坚持说,“姐夫,我不能留下来,沈之昂是我丈夫,他做什么我清楚,外面有的闲言碎语跟我也没关系,我清楚地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现在只想回去,你这里我会常来,我给你做饭吃,陪你说话,但是我不能留下来。”

  他皱眉看我,眼神里面满是期许,他的渴望如此强烈,叫我多看两眼都无法挣扎,可我必须回去。

  “姐夫,我……”!

  “留下来,至少今天不能走。”

  他起身,直接锁了房门,过来拽我。

  我不能跟他迎来,力气够不上,也不想因为我的拉扯伤了他。

  上楼后他将自己的卧室让给我,交代我说,“从前的衣服否在,这里睡着你会熟悉比较容易入睡,我在隔壁,有事叫我。”

  我无力的坐在床上,看着他转身出去,关上房门,房间里面终于安静下来。(!≈

  熟悉的摆设,熟悉的床铺,熟悉的一切,可我却已经不再熟悉我自己。

  我记得从前我多希望卓风出现在我这个房间里,在床上,在我身边,如今我一直都在抗拒。

  我呆呆的坐了一会儿才起身,翻开柜子,里面依旧放着从前我的衣服,丝巾,角落里面挂着的是我用过的书包,已经陈旧,颜色退了,样式老了,可这上面布满了我这多年的回忆。

  我将书包提出来,慢慢抚摸上面的纹路,每一层都似乎布满了从前的记忆,叫我难以放开。

  那一年我才上学,之前都是卓风请了家教在家里,老师说我进步快,自己掏腰包给我买了书包,回头作风就给老师涨了工资,我背着老师给我书包去学校的第第一天是卓风送我去的,当时他比我还紧张,抓我手在学校门口反复叮嘱我进去后如何做。后来还是他不放心的直接送我进门,安排我做好才肯离开。

  后来他接送我上学放学成了他每天的课程,偶尔有急事来不了也要叫司机去接我。

  日复一日,我的生活就这样的将他看做是我的全部,慢慢渗透,最后成了我的骨髓,如何都分离不开。

  再后来,书包坏了,他买了高档的名牌限量版,上面绣着我的名字,是他亲手做的,样子没多精致,却很漂亮,我喜欢得不得了,每次抱着书包就像抱着他。

  再后来,徐娇娇出事,他离开,我跟着顾程峰去了他那里,书包也换了,换的更勤,我们分开的次数也更多。

  到现在,我已经不在用书包,可我用的每一款包都是他买给我的,价格昂贵,样式独特,我却很少用。

  我颓然的坐在地上,捧着书包默默的抹泪,姐夫啊,我们这样子真的令人心碎。

  他突然敲门,我一怔,茫然的抹掉泪水,尴尬的看看书包,看看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进来,放了牛奶在桌子上,盘腿坐在了我身边,抓过书包看一眼,没说话,拉开了拉链,里面是一本书,那是他送我第一本国外小说,我看了三遍,当做语法书看,里面满满的都是他写好的语法分析,当时我看的一点不吃力。

  而书签,就是我那张抱着篮子的照片,已经变了颜色,微微泛黄,再没了从前的光泽。

  我拿过来看一眼,记忆犹如打开的闸门,轰然的冲了出来,顷刻间将我淹没。我抱着他,很用力,恨不得我们这辈子都不分开了。

  可现实太过残酷,将我击打的越来越渺小也越卑微。

  “姐夫,记忆这个东西真残酷啊。”

  他点头,轻柔我头顶,“记得就好。”

  他低头亲吻我,温柔的吻像是烙印,刻在我的额头上。

  我深吸口气,泪眼婆娑的望着他的脸。

  他下巴上还有疤痕没好,已经消肿了,灰黑色雪茄看起来像一条蜈蚣趴在那里,我轻轻的抚摸,似乎感受到了当时他挨揍的时候的疼痛,这一下是李思念打的,他为了挡住身后的我,硬生生的挨了,痕迹很深。

  我心痛的皱眉问,“还痛吗,会留下疤痕的吧?”

  他笑,“跟你身上疤痕相比差远了。”

  不,他身上疤痕比我的还多。

  我们到底是为什么啊,难道上天真的看着我们都死了才甘心吗?已经分开了,已经各自成家,为什么还要我们受尽折磨?

  “姐夫,这件事结束后你去哪里?”

  我突然想知道,他离开后的打算。

  “不走了。”

  我惊异,“那你老婆孩子怎么办?”

  “呵呵,不是我的老婆孩子,老婆是沈家的,是沈之昂父亲的女人,孩子也是沈之昂父亲的,我不过是暂时保护着,至于什么时候还给他们,看他们怎么对我,伤害了你还想叫沈家人全身而退,这不是我要的结果。”

  他要做什么?

  我吃惊的睁大了眼睛,“姐夫,你……别乱来啊,孩子是无辜的。”

  “我知道,没说动她们,但是否要动,就看他们是有诚意保护好你了。”

  所以,只要我没事,沈家的人都会活着?卓风至今还藏着那个女人和孩子就是因为我在沈家的控制之中?

  想来也是对的,可我为何如此担心?

  “姐夫,那沈之昂不过是想要家里的财产复仇啊,你……”我好像猜到了什么,惊慌的张大嘴巴,“不应该啊,我,我不相信。”

  第679章 他是我丈夫

  卓风轻轻摇头,示意我不要再说话,可我心中早就有了想法。

  夜里,我给菲菲打了电话,那边说最近太忙没时间过去,估计晚些时候会给我回复。隔天早上,她的信息发了过来,告诉我在冯科的父亲那里看到了沈之昂。

  我证实了我自己的猜想。

  坐在饭厅里面,我欲言又止,这件事不能不说,知道卓风肯定知道一些,可未必就有我知道的清楚,我不想沈之昂出事更不想卓风出事。

  “姐夫,我……”

  他加了一块酥油饼给我,“吃吧,吃好了我们出去走走。”

  我摇头,没什么胃口,“姐夫,沈之昂在冯科父亲那里,沈家人再利用沈之昂对付你我,目的是想跟冯家练手啊,这要是练手了我们怎么翻身?冯科回来的目的可不单单是要在国内立足,他还要铲除我们。”

  之前我就想到了冯科目的不单纯,他那么精明的人在得之我手上有视频的情况下还没多少动作肯定是因为他的目的不光是我们,他还想利用我们对付他家里人跟沈家人,他在背后隐藏,左右支配,实在太狡诈了,我们在明,他在暗,这对我们太不利。

  并且,现在沈之昂知道这一切还是在按部就班的进行,他无疑将自己落入了圈套之中,一旦结婚,事情就麻烦了。

  卓风却说,“不是除掉我们,是除掉我,你不在其中之一,冯科想得到你不过是个幌子,他是想激怒沈之昂,看沈之昂的表现该不是蠢人,可他现在这么做也没有多大胜算,所以你现在在我这里至少还是安全的,他结婚与否都跟你没关系,你只需要管好自己就行了。”

  我大叫,“不行,姐夫,不行,他是我丈夫。”

  卓风端着牛奶杯子的手僵在半空,定定的看着我,眼神复杂。

  我知道,他是不想听到我说沈之昂是我丈夫这句话,可沈之昂就是我丈夫啊,他的安全我岂能不在乎?

  “姐夫,我在乎你也在乎他啊,他是我丈夫。你放我走吧,我去看看,至少叫我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到底多严重,我不想看着沈之昂进去后出不来,他父亲也不是完全信任他的,如果冯家人想这个时候叫沈之昂栽了,那沈家肯定第一个放弃的就是沈之昂。”

  卓风点头,杯子放下,咚的一声响,半晌才叹口气说,“既然你知道,我是还要去?你去了只能叫他更加危险,冯科知道你担心他,更知道你们早已经结婚,他利用你们婚姻逼迫沈之昂走极端,你不在就是好事,可一旦你出现,问题就严重了,不懂吗?你在乎他……”顿了顿,他及其不愿意皱眉,继续低声说,“你在乎他我不管,可我在乎你。”

  我的心口一紧,外面的天上雷声雷阵阵,轰隆隆的滚下来一阵烟尘,大雨这会儿就下来了。

  我紧张的站起身来,浑身紧绷。

  卓风又说,“有些时候你该考虑清楚大局,沈之昂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是因为你还是他自己?”

  是啊,为了什么?他沈之昂到底为什么?

  我茫然摇头,我竟然不知道。

  “你比谁都清楚沈之昂想要得到什么,他其实跟我一样,或者说跟冯科一样,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他亲眼目睹了自己到了两个弟弟被汽车碾压,车子上坐着的人就是他父亲身边的保镖,每日打交道,无时无刻都见面,他能够隐忍到这个时候,要的是什么?”

  是复仇,叫沈家人全部付出代价。

  沈之昂的父亲如今看重沈之昂也是因为沈之昂还可以利用,包括联姻。

  张朵的出面代表的是张家,背后冯科这边也收益,三个大家族联合,对谁都有好处,并且还有那个无辜的孩子呢?

  一旦练手,沈之昂就会第一时间动手,看似一切才刚刚起步,其实对于沈之昂来说这已经收尾工作了。

  一切就在结婚的当天,那个时候他会如何做?

  我不敢去想,如果不成功呢,牺牲的也只有他一个人。

  如何我都坐不住,我看不了沈之昂钻进狼窝却没有给自己留后路。

  “姐夫,我要去见他。”

  卓风摇头,“不可以。”

  “姐夫。”

  “听话,这件事你帮不上什么,如果想他活着,就老实在这里住下。”

  我急了,“姐夫,就算出事我也要跟他在一起。”

  卓风也急了,“想过我吗?”

  我……

  他眼睛有些红,“这件事我会处理,再有,我不会看着他出事不管。”

  我一怔。

  卓风无奈的吸口气,“本不想说,可不说你会做傻事,知道你手里有重要的东西,可这些对冯家没多大的打击,在众多把柄中不算什么,只会叫冯家一时大乱却不能立刻垮台,只要不垮,冯家人还会卷土重来,你暂时收着你的证据就是了,我这里会有动作,只是时间不到。”

  我本还想问是什么,知道卓风也不会说太多,就是怕我坏事,可我现在不是坏事的年纪了,我分得清楚轻重,我只想帮助沈之昂。

  不行,我还是想确定沈之昂那边的情况。

  “姐夫,就叫我跟他联系几分钟,可以吗?”

  卓风眼睛里面好像着了火,半晌才冷冰冰的说,“不可以。”

  我来的时候电话在这里就没太多信号,今天早上起来才发现直接就停机了,没有网络,还停机,座机也被掐断,我想联系谁都难。

  “姐夫。”

  卓风直接生气,扔了手里的叉子,豁然起身,“不可以,卓尔,别胡闹。”

  他生气的跑上楼,我坐在楼下,看着若大的别墅,心里堵的难受。

  门窗紧闭,外面的风呼呼的吹,雨珠子哗啦啦的落,拍在地上的时候就跟砸在我心口上一样,千疮百孔,里面映照出来的全都是沈之昂的影子。

  两天后,卓风出了门,我开始琢磨着如何逃出去。

  才爬上二楼的窗户,寻找可以跳下去的落脚点,远处卓风对我咆哮,“卓尔,你疯了?给我回去。”

  我无奈的站在窗台上不动,太阳在头顶,风也身边吹,只要我跳下去就可以获得自己,我要出去,我要去找他,不管沈之昂是否真的只是为了得到公司,他的目的是否只是想复仇,不管他是否爱我,我都不能放任不管。

  我的誓言一定要兑现。

  “姐夫,我要去找他。”我对着远处卓风正慢慢走来的身影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