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33节

  第680章 他是在利用你

  “不可以,他不会出事。”

  “我不放心,我知道他跟我结婚只是想给自己拉一个靠山,知道你肯定会帮他,可我不能看着他出事,他利用我我也甘心,他是我丈夫,在你不在的日子里的确是他在照顾我,我都知道。”

  卓风走近,仰头看我,抽了根香烟出来,狠狠吸几口,半晌才说,“知道还去?”

  “我要去。”

  卓风像一只困兽,在下边走来走去,对我怒吼,“想过我的感受吗?你在乎他,我在乎你,现在知道我的感受吗?”

  我知道,痛,难过,犹如刀绞,可我还是要去。

  “姐夫,不一样,我对他是夫妻之间的责任,不一样的。”

  “你答应过我什么?你想一辈子的都跟他过了?明知道他这是在利用你也回去吗?”卓风的声音黯哑,无力而又悲伤。

  我无能的哭出来,一时之间找不到答案回答。

  “卓尔,你想清醒,他是在利用你,我帮他是因为你,可你过去了等于跳进火坑的人不光只有你,还有我,还有你哥哥和陆少,所有人都跟着你一起陪葬,知道吗?”

  我无力的颓然坐在窗台上,大哭起来。

  卓风走上来,将我拖进去,还在生气中,在我跟前徘徊了好几圈停下来,絮絮叨叨的将这件事说了个通透,他不是不管是暂时插不上手,沈之昂那边的情况他还没摸透,他早就有打算的,突然回来就是知道了沈之昂跟我结婚的目的不担心,以为沈之昂只到,他只凭借自己的势力不足以跟沈家人抗衡,他一再隐忍,隐忍了多少年,这次接近我,不管是不是真的爱我都会跟我结婚,因为我背后有卓风,有陆少。

  我脑子乱极了,我明白,都明白,可我不想看着沈之昂就这么跳进火坑。

  “姐夫,别说了,我不去。”

  他终于停下来不说话,转身坐在我身边,歪头看我一眼,无奈的说,“你太没良心,我骗了你没错,可我还是爱你的,你为什么突然就嫁给了他?”

  我也难过,可我当时脑子不清楚,我想到只有恨,我宁可嫁给我不爱的男人我也不要在叫我爱的男人伤害我了,仅此而已。

  “姐夫,你突然离开我的事情对我打击很大,我害怕了被伤害。”

  “他伤害你不深刻那是因为你不在乎,你不爱他,如果你爱的我现在利用你争取什么,你会不会更加恨我?我们九年了,你不了解我吗?我为什么时候离开过你,除非迫不得已,是不是?”

  卓风今天真会被我气坏了,从未像今天这样对我咆哮过,撕声力竭,脸都红了。

  我抱着自己靠在角落,听着他的咆哮发泄,一句还嘴的力气都没有,他没说错,一切都一切都是因为我还爱他,因爱生恨,才会成为今天的我们。

  “姐夫,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爱你,可我们都跟别人结婚了,这事事实,结婚了就要负责,你还对那个女人保护的那么好呢,你保护她们母子的时候我呢?我在医院的病床上,你跑到国外去照顾她们,把我仍在国内没人管,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他生气愤怒,我就没有嘛?从前我们都不说,哪怕是错了都没争吵过,他既然不再隐忍我也不想忍了,错没错,只有我一个人出错了?

  “我一直在国内,沈之昂白天在,我晚上就在,你不知道。卓尔,你太蠢。”

  我大惊,眼珠子都要飞出来,瞪着他的脸,不敢相信的大口喘息,这怎么可能?

  “你不知道是吧?沈之昂告诉过你吗?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知道,那时候我就猜到了他会利用你依靠我做垫背,可我阻挠不了。我了解你,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我当时就在国内,一直都在,陆少见到我的时候我在国外交代公司的事情,之后我就回来了,杀了人你以为我能逃到哪里去?当时我想过,就算我被抓到,我判了死刑也无所谓,至少我要看到我心爱的卓尔完全康复。”

  泪水刷的流下来,视线都变得模糊,我不敢相信的盯着他赤红的双眼,一直摇头。

  “姐夫,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知道?”

  他心痛的抱住我,轻轻拍我肩头,“傻瓜,你在昏迷,当然不知道,本也不想告诉你什么。沈之昂照顾你我还放心些,至少那小子对你还没是诚心的,他爱你没错,远不及我的十分之一。你说过要我成全你。好,我成全你,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你说我禁锢了你八年,我就放开你,可我不想看着你走的路是错的。也怪我,当年我把你保护的太好,才叫你看谁都是好人,没了恻隐之心,才不知道防备,可只要我还活着,你就不会出事。”

  “啊……”我抱着他大哭。

  这一切,到底是个误会,是我倔强的任性将我们之间的距离拉的越来越远。

  我在卓风里住的第七天,他开了信号,我的电话传来了无数条微信消息。

  我着急找的是菲菲的消息,她起初找不到很着急,给我发了一些视频片段,是沈之昂在那边的情况,喝酒应酬,身边带着张朵,亲吻拥抱,一切看起来都像真的夫妻一样。

  在之后就是他们结婚的办婚礼的这一天,也就是昨天。

  因为菲菲是作为冯科父亲的女伴出席,自然见到的比较多,接连发了很多视频截图,其中就有沈之昂抱着张朵进了房间都这一块,之后就是隔天早上,也就是现在。

  我回复菲菲,“多谢,我都知道了,钱我会立刻到账,你去找陆哥,他会安排你的去处,确保你安全。”

  菲菲那边发了语音,“我一直都在陆少这里,放心好了,你要小心,沈家开始对你跟卓风动手了啊,听陆少说沈之昂这边也是自身难保的,看着挺顺利,其实都在沈家人掌控之中,尤其是沈之昂那个后妈,可厉害了,小心,不说了,我电话要换了,等我安顿好了在跟你联系。”

  菲菲这边处理好,我给陆少发了消息,“多谢陆哥。”

  他没回复我,我等了一会儿才看沈之昂给我的信息,一个月来,他只给我留了一句话,“老婆,对不起,我出轨了。”

  我没任何心理上的难过,不知道这个结果是好还是不好,孤男寡女,肯定有事情发生,他能隐忍到现在,也忍受了不少,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破除底线。

  第681章 去找他

  张朵那边得偿所愿,估计这一次之后就真的会有沈之昂的孩子,可两个人的婚姻是假的,结婚证都没去领,也不知道她是胜利了还是失败了。

  我没回复沈之昂,只看着哥哥最近给我的留言,他担心我的安全,后来估计是知道了我在卓风这里才没有再说一些担心的话,只叫我好好在卓风这里别乱想。

  放下电话,我躺在沙发上彻底凌乱着。

  我的一声多灾多难,戏剧化的东西太多了,从最开始的买卖人口到后来的尔虞我诈,东奔西走,国内国外,我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我被保护着,被爱护着,可我仍旧遍体鳞伤,失去了一个又一个亲人。

  周而复始的坏人出现退场,站在我身边的人始终是卓风。

  我们,到底是分不开的。

  卓风走过来,搬来了小凳子坐在我身边,递给我车钥匙。

  我没急着去接,等他说给我的安排。

  “去吧,去找他,事情差不多了,你想见他我不阻拦,你说的对,你们是夫妻,总要有个解决的法子,关键是看你如何做。”

  我看看钥匙,看看他,有些不知所措。

  卓风又说,“知道你担心他,沈之昂那边已经没事了,沈家昨天的公司出了点问题,冯家人回去处理自己的内乱,沈之昂也被放走了。至于公司……沈之昂该早就做了好后续准备,不过他现在身边的女人是张朵不是你,你想去争取我就给你机会,十分钟后你还不走我就会反悔,想走都走不了。”

  我豁然起身,捏着车钥匙直接出门,可我抬脚的时候却收了回来。

  我回头看他。

  卓风三十五岁了,他将我从山区带回来的时候才二十六岁,这九年来,他为了我做了多少事情,数都数不清楚,可我们现在却是别人的妻子和丈夫。

  如今,我要去找我的丈夫,那个男人安全了,背后卓风做了什么我都不清楚,他从来都是这样,只给我答案,不告诉我经过,他说经过太过残忍,怕我承受不起改变对他的爱,可卓风什么时候将手段用在我身上过?!

  我这么一走,怕是真的永远错过去了。

  我真的能放下他?跟着沈之昂过一辈子吗?

  沈之昂是否爱我,我爱他吗?我们之间除却夫妻之间的责任还有什么呢?

  刚才他说他出轨了,一定是新婚之夜不得不发生的那些,我竟然不在乎,真的不在乎。

  卓风颓废的坐在凳子上,背对着我,消瘦的脊背弯曲,像是一夜之间老了十几岁。(!≈

  三十五岁的年纪该有自己的婚姻和事业,可他这一切都因为我而变得不重要。

  我就这么走了?

  那个当年不顾一切带我出来的男人就被我放弃了?

  他不甘心,我能甘心吗?

  我张了张嘴,要说什么,却一时之间没找到合适的说辞。

  我说什么呢?

  我说我会回来,还是说我要去看看丈夫好不好之后离婚我们重新开始?

  还能在一起吗?

  相信他都不知道吧。

  “十分钟了。”卓风说。

  我猛然一震,吃惊的望着他。

  他起身,快步朝我走来,拽我手腕,很是用力,“不走了就留下,这辈子都别想走。”

  我呆呆的看着他,任由他拽着我,进去后按我肩头,也坐我身边来,“沈之昂那边离婚与否都不重要,现在他身边的女人是张朵,不是你。你现在过去了事情也解决不了。”

  所以呢?

  我挑眉看他。

  他吸口气,抽了根香烟出来,低头想了想,又放下了,“你想走我也不阻拦,不过要看他那边如何对你,只因为跟前女友重归于好睡了一觉就忘了当初对你的好,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所以卓风更多的还是在为我着想。

  我轻吐口气,竟有种放松的感觉。

  “姐夫,我,我是不是很没用。”

  “不是,你做了很多了,救了我很多次,还说服了沈之昂帮我,不然当时我就被打死了,所以在这一次我算是还他一个人情,我们各不相欠,但是你,我不能让。他如果真需要你,现在就该来找你,却不是躲着等你去找他,男人不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主动付出,他就不陪做个男人。”

  我抿了抿唇,说不上什么感受,不高兴不悲伤。

  依靠在卓风的肩头,我低声说,“姐夫,我好累。明明什么都没做,我却这么累。”

  他顺势搂我入怀,像很多年前一样的动作,轻柔的抚摸,这样的动作已经重复了多少年,每一次都叫我心口激荡,好似小猫小狗找到了自己的窝,再无心中惊慌。

  “留下来,好好陪陪我,如果你走了,又该错过一次。每次都走,我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次能把你拽回来。”他低头吻我额头,又轻轻擦掉口水,跟着就笑了,却是那样的荒凉和无助。

  卓风啊,他这辈子怕是都不会放开我,可我呢,却这辈子都在想办法逃离他。

  我轻轻吸口气,不争气的泪水吞进去,也跟着笑出来,“好!”

  隔天早上,卓风说出去有些事情要去,叫佳佳过来陪着我,我还想说我自己在这里没关系的,不想,佳佳还没到,就有别人登门了。

  来的不是沈之昂,是他现在身边的妻子,张朵。

  张朵这一次没抱孩子,只身而来,身上还穿着水粉色的短裙,看着就是新婚的喜庆,可她的脸上却没一点高兴。

  她自己走进来,好像自己家一样,坐在沙发正中央,我给她倒了水,我们面对面坐着,起初谁都没说话,佳佳进门才打破我们之间的尴尬。

  “卓尔,我来你该是为了什么。”

  我点头,还不是要我放手?可其实我跟沈之昂之间并非多复杂,只要碰面说清楚,事情就好解决了,奈何我没了去见他的勇气,他没有来找我的决心,我们就这样僵持着。

  佳佳故意开了窗子,外面已经开始热起来,阳光明媚,暖风何须,花儿都开了,房间里面的盆栽才洒了水,也散发着不一样的光彩。

  日光斜斜的照在张朵的脸上,她促狭着眼睛打量我,继续说,“你离开他,我就能跟他在一起了。”

  我说,“你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结婚办婚宴,该发生的都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