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34节

  第682章 不能轻易饶了他

  她摇头,泪水也摇出来,“他喊着你的名字。卓尔,你能体会到那种感受吗,他故意灌醉了自己才会对我动手,要不是喝醉了还关着灯,他肯定不碰我,他想得到公司已经计划了好几年,现在终于如愿了,沈家的公司都是他的,他父亲的大老婆被逼得跳楼,现在人还没抢救过来,沈家乱了,可是他却不开心,他说身边没有你。卓尔,你放手吧,好吗,你们离婚,你去求他,求他跟你离婚,跟我过日子,我们再生一个孩子,慢慢就会忘掉你了,好不好?”

  其实很多时候女人总会搞错一个误区,男人是否会忘掉一个女人不在乎身边的女人是否给自己生孩子,就算生活好,一路顺利,不争吵,相敬如宾,可心里装着的还是那个放不下的人。

  好比我。

  我们都是爱情的傀儡,就算得到了美好的家庭,心中想的还是最深爱的人。

  沈之昂亦如如此。

  如果不是通过张朵之口,我还不知道沈之昂一直放在嘴边的爱是真的。

  他也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说说顽皮的黄色笑话倒是很在行,真正掏心掏肺说些真心话只能被逼急了才会说出一句半句来。

  我深吸口气,这件事其实不在我。

  “张朵,离婚的事情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我以为他会来找我,可我等了他很多天都没有看到人影,这说明哪个不想放手的人是他。他告诉我他出轨了,之后再无下文,我们说好的不分开是否会兑现还未知,我需要的是看到他这个人,但你要清楚,是否离婚跟你们能否幸福在一起不发生冲突,即便我跟他离婚了,你们也未必幸福。”

  张朵嘤嘤的哭,看着就叫人心疼,可她我真是心疼不起来。

  为了爱情不择手段不好说是还是不好,只能说她太急功近利,并且利用自己孩子这就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作为母亲,她竟然三番五次利用自己的孩子成就自己的目的,太过残忍,得不到爱情也活该。

  我赶她走,实在不想叫自己更晦气,并且跟沈之昂之间的事情我也不需要她来左右。

  张朵还不太愿意走,似有不说通我不想离开的意思,但我的想法可不是一般人能说的通的。

  佳佳站在我身边,指着她说,“不走我就动手了。”!

  张朵抹掉脸上泪水,不甘心的抽噎,“好,我走,我走。”

  她离开没多久,沈之昂的电话也打了进来。

  佳佳叫我接,我却按了拒绝接通。

  沈之昂想解决问题就直接来找我,都这个时候了还犹豫什么?

  我不在乎他出轨睡了张朵,我在乎的是他是否还在乎我,只要他沈之昂还说,老婆我们回家,我就心甘情愿跟他走,可他没有这么做,那我们就拖着吧。(!≈

  晚上卓风回来,说是要带我出去一起吃饭,佳佳也临时回了陆少那里。

  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人来车往,灯火辉煌,似乎很久都没有这么出来过了,并且身边坐着的是卓风不是别人。

  车里面放着轻缓的音乐,车窗开了一条缝隙,外面的风吹进来,一扫车内的沉闷,我穿的有些多,即便如此还是热的难受。

  卓风将车窗又降下来一点,外面的嘈杂声音更大了,听不到音乐声,街角行人的议论倒是听到真真切切。

  “好像商界又要有大变动了吧,卓家垮台了之后那个大厦换了主人变成了周家人,周家人也出事了,现在换成了冯家,才站住脚,后面的那栋大厦就卖给了沈家,啧啧,有钱人就是好,到处买大厦玩儿。”

  “哈哈,傻不傻,那是商业斗争,吞并懂不懂,这都是不见血的战场,背后都是十几亿的动荡,不过跟咱们也没什么关系吧?”

  另一个哼了一声,“什么没关系,没看股票起落吗,我都亏了好多钱,那个卓尔集团又起来了,草,早知道我就买卓尔集团了,沈家的那个公司就是个空壳子,股票都没长,也玩不转,这里是帝都,到底是卓家人的天下,那个卓风厉害,我回去买了身家的股票买卓尔集团去,肯定发。”

  三个人提着公文包,该是白领,此时才下班,正着急的赶着去乘坐地铁,周围车水马龙,所有人都在着急往家里赶。

  各自有各自的烦恼,却不知道烦恼背后,议论的却是烦恼之内的我们。

  卓风关了车窗子,绿灯亮起,车子缓缓启动,他看我一眼,说,“想问什么。”

  我还用问吗,卓风可不是善茬,他帮助沈之昂没错,可背后不知道得了多少好处,看似沈之昂得到了一切,其实也不过是个空壳子,所以股票不增,卓尔集团借此机会涨幅比较大,那该是卓风背后借此机会叫自己洗脱了罪行,找了替罪羊,并且借力爬坡,叫卓尔集团起来了。

  我想问?我想问的是沈之昂那边的情况。

  “姐夫,你下手轻一点,他沈之昂不是你的对手。”

  卓风似乎心情很好,哈哈大笑,“还是你了解我。不过他动了你,我不能轻易饶了他。”

  先捧高,再狠狠的摔下来,这是卓风的一贯作风,只是从前我不太懂,只知道跟在卓风身边就好,现在亲身体会了才知道这里面多么残酷。

  卓风说的对,如果我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我对他,怕是要躲开得更远了。

  到了酒店,他停好了车带着我往楼上走,七拐八拐的才到了他预定好的房间。

  一进门,我彻底凌乱了。

  这哪里是家常便饭,明明就是鸿门宴。

  冯科,冯海,冯飞,汤姆,沈之昂,张朵,还有熊叔,以及陆少,角落坐着我哥哥,以及很多从前生意上的熟人,还有姨妈和卓不凡,差不多都到了,所有人将目光投向我们,像凌迟,像审视,像刀子,像浪潮。

  我紧张不已,激动不行,可手却被卓风紧紧的拉着,离不开,放不了。

  进去后,哥哥冲我们招手,卓风拉着我坐在了角落的位子上,原来不是他开的酒席,是杜老板。

  陆少的好友杜老板生二胎,听说还是双胞胎女儿,他爱极了女儿,特意在查出来是女儿这一天就临时摆了酒席,来的人不多也不少,都是大碗,名人生意人,好人坏人,客户死对头都来了。

  第683章 处处留情处处留种

  最关键,他还特意做了分开,我们这一桌都是我们的好友,陆少自己来的,没带开心,还有一些从前很熟悉的卓风的朋友以及客户,并不尴尬。

  可沈之昂那边就不一样了,冯科,张朵,张博远没来,张欣来了,冯家人几乎都到场,看次序该是按照身份高低来排序的,前后还有很多人,大多都是我们的仇人。

  并且,位置相对,一抬头就看到了彼此。

  我的位子比较特殊,灯也有些昏暗,卓风故意安排我坐里面,挡住了全部的光线,所以坐下后我是看不到沈之昂的。

  但是,我能看到张朵。

  她垂眸,妆容淡淡,衣服是白色的简单样式,今年流行的款式,肩头上特意别了一朵小花,看起来添了几分光亮。

  她猛然抬头,看向我,我直视她眼睛,笑了。

  她却绷着脸,狠狠瞪我一眼,转头,露出肩头上的一片青紫,最后看向沈之昂。

  我一怔,沈之昂做的?不应该。沈之昂就算是跟男人之间被逼急了都不会动手,他怎么会对睡在身边的女人动手?

  正在我走神之际,杜老板过来了,哈哈大笑,站在主位的位子上说了一番话,他是高兴的,脸上都带着光亮,四五十的年纪了,还是很年轻,最近好像还瘦了一些,看起来更健康了。

  话毕有人送了礼物,说了一些客套话后这酒席也就开始了。

  才夹了一块青菜,我还没来得及吃,身边就有人端着菜盘子过来,送到我跟前,低声说,“是沈总交代的,沈总说待会儿叫您在外面等一等。”

  我盯着那人手里的几样小菜蹙眉,这都是我喜欢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没胃口吃。

  那人冲我笑笑,转身离开了。

  我把盘子放下,琢磨着沈子昂的心里想法,他没有勇气去找我,却在这里叫我留下来,是想做什么?他难道不知道我们的关系这里的人知道的很少吗,并且他才拿到沈家的资产,还有很多事情没处理好,现在就暴露一些细节怕是会被有心人利用啊。

  更主要,他不知道我现在不想见他吗?

  我正提着筷子要吃,卓风将盘子抢走了,眉目拧着,看是不高兴的,“吃完了我们就走。”

  他的意思是不想我跟沈之昂碰面的。

  我没吭声,继续低头吃饭,酒席倒是很好,可我实在没胃口,吃了一点就饱了,端着水杯子喝了几口卓风起身,回头跟人交代一番要跟我出来。

  这会儿,顾程峰也起身,随后的哥哥和卓风这边的人也都起来了。

  唯独陆少没动,他是杜老板的朋友,自然是不会走的那么早。

  看这情况,该是有事情发生。

  我正担心,冯科说话了,“听说卓总的老婆最近在国外度假。”

  恩,言外之意你手里牵住的卓尔是什么关系啊?

  这番话无疑将我们的推到了舆论的顶端,想不被注意都不行。

  我深吸口气,给自己打气。

  冯科是想叫我跟卓风丢脸,可这件事其实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他语气说我们不如说我跟沈之昂是夫妻关系,却偏生提了卓风妻子的事情,我猜测,冯科该是在给卓风提醒什么。

  卓风没说话,回头看他一眼,笑了,继续拉着我走。

  冯科不依不饶,“卓总,您的妻儿现在在国外无人陪同,你在这里陪着妹妹,有点说不过去吧。”

  卓风还是没说话。

  我绷不住冯科的挤兑,转身说,“冯总,我们卓家的事情您那么关心是为哪般,我嫂嫂现在是否安好也轮不到你来插嘴,并且,我哥哥的家务事你如此上心怕是不好吧。恩……我倒是听说冯家现在很热闹,哦,我昨天一个朋友说您的父亲老当益壮,七八十的年纪了现在还天了个小孩子?我算算啊,与冯总可是相差了三十多岁,呵呵,怕是比您的儿子年龄还要小,真是有趣。”

  我胡编乱造的,反正是叫人难看,我管这件事是真是假,反正他父亲吃药还找女人是事实,菲菲给我的视频我可是看到一清二楚。

  冯科脸色微变,瞧不出任何不对,只眯了眼睛打量我。

  他还以为我是当年那个愚蠢的丫头轻易被他利用吗?再不是了,我现在学会反击,更知道如何下狠手。

  卓风轻笑,添油加醋,“看样子是真的了,我也听说了,恩,看来改日我还要去冯家吃喜酒,呵呵……杜老板,您的女儿有玩伴了。”

  杜老板哈哈大笑,好似浑身的肉都在颤。

  角落坐着的陆少也结果了话头,“真是新鲜,哎呀,这年头什么事情都有,我算是长见识了,不过好好包养应该会有的吧?”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冯家私生子最多,名义上是老一辈的传统,一夫一妻多妾,其实还不是私生子。

  有钱人,就是事情多,处处留情处处留种,才会叫冯家这么热闹。

  冯科脸色不红不白的,旁边坐着的汤姆脸色不是很好,压粗红了脖子要反击,冯飞轻咳了一声,他压着满肚子的和哦器,也就坐着没动。

  我跟着卓风出来后,才坐上车子,卓风没急着开走,只笑着看我,半晌才说,“卓尔,嘴巴不饶人啊,忍一忍就好,冯科也无非是想叫沈之昂那边暴露,何必跟他计较。”

  我才不给冯科看好戏的机会,沈之昂是否会因为这件事闹起来先不提,他冯科想看好自我可不容许。

  “姐夫,冯科是我敌人,这辈子都是。”

  如果当时不是他,我现在都跟卓风生了个漂亮的小孩子,即便我们分开了,孩子还在,可孩子没了,我们也分了,这份心里的痛,我忘不掉。

  卓风亦是皱眉,没说什么,只轻轻点头,发动了车子,指着前边的那个人影说,“还是不要见了。免得暴露马脚,沈家那边还没处理干净,为了你好也为了他好。”

  我顺着卓风的手指方向看过去,明白的点头,“知道了姐夫。”

  我盯着沈之昂看了很久,直到车子转了个方向,我仍旧没有将视线收回来。

  他身边站着张朵,张朵的手紧紧的搂着他,生怕沈之昂就扔下她不管。

  我不禁同情起张朵来,她这是何苦呢?

  跟着不在自己的男人在一起,又不会幸福,整日担惊受怕,还不如得不到。

  回来后卓风特意下厨给我做了饭,他知道我在酒席上没吃饱,自己也盛了一点,我们靠在沙发上一面吃一面看电视,吃光了喝饱了,互相看着电话发笑。

  岁月静好,好似一切都回到了很久前的每个夜晚。

  若非顾程峰的突然来临,我真的都忘记了此时我们彼此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