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36节

  第686章 还没想好见他

  我下意识的攥紧了手,沈之昂啊,犹如一根刺进了我心口,痛却又不知道如何剔除。

  我哦了一声没说话。

  “他说晚些时候再过来。”

  沈之昂现在情况也不是很好,张朵在身边无法脱身,结婚即便不是真的,也已经弄假成真,他想甩都帅不掉。据说他的弟弟沈青在进了公司,两个人本就看似和睦,早就犹如敌人,沈之昂四面楚歌,情况非常糟糕。

  沈家才败落,很多眼线都在公司,沈之昂的处境还是不安全的,之前动手若是没有卓风帮助,他也不会这么顺利,他利用我的关系迫使卓风出手相助,这件事成为沈之昂不敢见我的主要原因,可我们之间的事情真要早一点解决才行。

  我轻轻点头,“姐夫,等他来了之后告诉他,我还没想好见他。”

  卓风恩了一声再没提这件事。

  站在夜风下,卓风一直没说话,我知道他有心事。沈之昂,我,他还有他保护着的‘妻儿’,此时和以后要如何处理都成了我们眼前放着的巨大的高山,就算我们都顺利的离婚了,可不代表我们以后还能在一起,可不离婚,我们就这样做过下去吗?

  算什么呢?

  我们婚姻中的另一半又都算什么?

  风吹来,我冷的瑟缩了一下肩头,仰头看卓风,他很疲倦,照顾我而一夜未眠,仍旧消瘦的他,看起来更添了几分疲惫。

  我心痛的说,“姐夫,你今天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能行的。”

  他没说话,只伸手轻轻的揉我头顶,半晌才说,“没关系,放你自己在这里我不放心。”

  我知道劝说也无用,只好说,“那你晚上找个地方睡一觉也是好的。”

  他轻笑,低头看我,一点头,温柔的说,“好。”!

  回去后没多久,他照顾我洗漱,我吃了药挂了吊针,也渐渐地睡着,睡到深夜,护士过来给我拔针,我睡到一半,迷糊的睁开眼就看到身边坐着的卓风,他垂头看着电话,飞快的打字,跟着很是沉重的叹息一声放了电话起身走了出去,我追着他的身影看的有些愣神。

  一直以来,都是他在我的背后帮我处理好所有的事情,我却对他的事情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如何帮他,这叫我遇到了事情只会一遍遍的乱琢磨,才会越乱越忙,越忙越添乱。

  他出去后打了电话,一会儿才回来,身后跟了个人,沈之昂。

  我一怔,惊得豁然坐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来,我真很意外。(!≈

  我们四目相对,该是他也很意外,惊愕的站在门口一脸的惊慌,半晌才说,“我,我以为你睡着了,我……”

  他如果什么都不说或者表现的更加平淡,我或许就真的叫他走了,可这么大的男人竟然表现的像个惊慌失措的孩子,叫我一瞬间冰冷的心暖了下来。

  “姐夫,叫我跟他说会儿话吧。”

  卓风点头,却走了进来,坐在刚才坐着的位置上说,“说吧。”

  沈之昂看看我,看看卓风,无奈的说,“那我还是先回去吧。”

  卓风不离开的意思就说明他是不想沈之昂跟我单独相处,他吃醋也好,霸道也好,都叫我无法拒绝。

  “恩,也好。”我对沈之昂说。

  沈之昂一愣,他满脸心伤。

  站在门口的他看了我很久才一点头,“好,我先回去了。”

  不想,卓风将他叫住了,“既然来了就说吧,过两天卓尔出院,我会送她去外地休息一段时间,这里最近事情多,我不想影响他,不知道下次你们见面是什么时候。”

  卓风又开始给我安排我的人生了,我有些反感的皱眉看他。

  他忽略我的眼神继续说,“卓尔的身体不是很好,之前一直贫血,我认识一个比较好的大夫,不过在外地,最近他有时间回国,我想带着卓尔去看看,正好这段时间你也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好好想一想你们之间的婚姻。”

  想了又如何,无非是分开还是不分开这两种结果,可不分开的话我跟沈之昂还能和好吗?

  他睡了张朵,我呢?我这边忘不掉卓风,我们谁都不好过。

  可直接分开吗?好像也没有那么容易,如果肯放手,我们何必还要折磨这些天都不见面呢?

  “姐夫,我……”

  卓风知道我要拒绝他,继续重复强调,“身体不好所有的事情都放一放,听话。”

  我瞪他,他只扫我一眼,继续说,“说吧,无非是什么时候离婚的事情,走到今天你们的婚姻也没有必须继续。”

  卓风说什么?他这是在叫我跟沈之昂离婚?之前他可不是这么决定的啊,他不是说了不干涉我的想法吗?

  “我不会离婚。”沈之昂直接说。

  我张开的嘴巴还没说话,就被沈之昂抢了先。

  他固执的继续说,“我说过不会离婚,谁都不能从我身边抢走卓尔,尤其是你,卓风。”

  卓风没吭声,只垂眸继续拿着电话编辑短信,我看一眼,没有记录名字,并且还是英文,该是国外的什么人。

  沈之昂见卓风没应声,这份排斥和鄙夷沈之昂无比愤怒,可他不是那种容易发火的人,只深吸口气,隐忍着继续淡定的警告卓风,“我不会放弃卓尔,你也趁早死心,卓尔是我妻子,不管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你都没有权利干涉,她暂时在你这里不代表一辈子都是。”

  卓风突然笑了,起身回头看沈之昂,问他,“你拿什么跟我争?说说?”

  原来,在卓风这里,他是一直都看不起沈之昂的,就好比冯科看不起陆少一样。但他的看不起不是物质上而是精神上,沈之昂对感情没有勇气,顾程峰至少还努力正面冲突过,可沈之昂只会躲藏隐忍藏匿,即便他主动追求我也是建立在利用我的基础之上,这叫他更对我有愧于心,不敢正面与我交涉。

  可我无法怀疑沈之昂对我的好和他对我们婚姻的坚持。

  卓风的怀疑叫沈之昂无法回应,只怒瞪着一双满是怒火的双眼打量卓风。

  卓风继续说,“卓尔留在我这里至少我可以给她人身的安全,你呢?”

  沈之昂目前尚且自身难保,父亲留下的张朵这张牌他还没有力量铲除,就别说将我带回去了。

  半晌,沈之昂走进来,目光近了,微微泛红,他问我,“卓尔,想跟我离婚吗?”

  我……

  我不知道。

  我答应过他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不会离婚,我要兑现承诺,可我现在竟然在犹豫。

  我不想对不起任何人,却发现在我犹豫不决的此时已经对不起所有人。

  “之昂。”

  “卓尔,你是我妻子,我们说过,这次事情过去,我们还会在一起,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分开,你不想兑现了吗?如果是因为我跟张朵之间……好,我容许你也出轨一次,我们扯平,再回到那个家。”

  第687章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我无法回答沈之昂的话,我不想给他失望更不想给他无尽头的等待,可我们真的无法回到从前。

  “沈之昂,你想过张朵吗?如何处理?你们现在才是对外公开的夫妻,你得到了你想到的,我同意了你走你自己的路,我想过这个过程的艰难,却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你跟张朵会……之昂,这件事我还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接受,叫我先想一想,至少叫我看到你跟张朵之间没关系了。”

  他怔怔的点头,双眼更加都红了,他比我好过不了多少,可这件事现在还不是最后决断的时候。

  “卓尔,等我,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沈之昂走后的三天里,各地爆炸性的新闻终于爆发了,沈家内部动荡,国内国外的公司都出现了倾斜,沈之昂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国内的公司股份已经占了百分之七十,这个压倒性的势力叫沈家的最后一点点东西也都成了沈之昂的囊中物。

  可沈家到底是家大业大,沈之昂想得到的远远不止这些。

  这天我出院,陆少带着开心一起来接我,告诉我顾程峰已经上了飞机,高可可却没走。

  我不是很关心,不过这个件事卓风还没查明白,相信高可可也是走不了的。

  当天晚上,顾程峰给我打电话,我犹豫了好几次,还是接了。

  “卓尔,对不起,知道你不会接受我的道歉,可我还是想说对不起。”

  我没吭声,心里十分难过,顾程峰在我心目中就是美好男人的存在,我亏欠他太多,却无法回应,我希望他好,不管他如何抉择我都接受,可是他对我……他知道我心中的阴影,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酒后乱性吗?我觉得乱的不是性,是人性。

  “卓尔,你不用原谅我,可我还是会道歉,是我禽兽。”

  我问他,“顾程峰,你有没有觉得当时自己不太对,或者说是被人喝了什么东西导致的?”

  他那边吸了口气,“卓尔,你到这个时候还在给我找借口吗?”

  我不是找借口,当时我就觉得他不该这么过分,并且为什么会突然冲击女卫生间?

  “顾程峰你好好想想。”

  “卓尔,当时去卫生间是我自己临时起意,我那么做也是急了,你可以嫁给冯科,嫁给沈之昂,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所以,真的是他自己一时间犯浑?

  “顾程峰……”

  “卓尔,对不起,是我一时糊涂,你可以不原谅我,是我禽兽,我这辈子不会再打搅你,对不起。”

  挂断了电话,我的心也空了。

  这么多年来,顾程峰就像雪山中生长的一朵圣洁的花朵,不管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他都保持着控制的理性,在我为难的时候出现,在我安定的时候给我温暖,可人再坚持也会失去最初的信念,才会走向疯狂,变成如今我们都憎恶的模样。

  当初我还在想,不管卓风最后是什么结果我都会叫他自在美好,可现在呢?我们藕断丝连伤害了多少无辜的人?

  我深吸口气,心口痛的厉害。

  错的是我,一直都是我。

  他们说的对,我卓尔就是个婊子。

  我窝在角落,一直在默默叹息,没有泪,只心口很痛。

  一夜静坐,我想了许多,从我走出乡下的那一刻起到现在,回过头思量,我错的离谱。

  早上,卓风敲门,送过来早餐,我看一眼,摇头,实在没胃口。

  他递给我报纸说,“看看就有胃口了。”

  我接过来瞧了一眼,心惊的问,“沈青不是跟沈之昂很好的吗?这次沈之昂夺去公司他背后帮了不少,怎么了背后捅刀子?”

  卓风摇头,“不是很清楚,不过沈青跟沈之昂之间似乎关系并不好,不过是因为利益牵扯,沈之昂伤害的是沈家,沈青是沈家人,他从小享受沈家的好东西,之前两个人走得近也是因为我这边的孩子,可现在孩子已经不重要了,自然分道扬镳,只是没想到沈青会下手如此狠毒,沈之昂这一次怕是损失也不小,沈青夺走的股份和公司,会叫沈之昂回到原点。”

  啊!

  我惊呼,豁然起身,“我要问问他。”

  卓风没阻拦我,我打电话给沈之昂,他没有接,我连续打了三次,第四次的时候接通的电话的对方却是张朵。

  听声音,该是还没起来。

  我听着懒洋洋的张朵的呼叫,“之昂,老公,你电话不接吗,吵死了,给你,是谁啊,都不存个号码。”

  我的号码沈之昂存的名字是亲亲宝贝,怎么会没有名字吗?

  我等待着,手都在发抖。

  这期间,电话里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