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3节

  第64章 我要撕了她的脸

  李思念急了,颤抖着手,怒目而视。

  高可可短暂的震惊之后也极为暴怒,想要还手,那手还未落下,又一个巴掌被拍了过来。

  高可可尖叫,“啊……”

  李思念站着没动,面色冰冷。

  卓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来,拽着李思念往旁边走,又过来拽我,将我挡在身后,对顾程峰说,“你送可可回去。”

  顾程峰点头,拉着高可可要走。

  不想,高可可尖叫着将顾程峰推开,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追着李思念要打过去。卓风眼疾手快,将她手里的东西夺下来,顾程峰又过去拽着高可可。

  李思念仍旧站着没动,李妍上前指着高可可大叫,“高可可,你个泼妇,你不说八道就该挨巴掌。”

  高可可在顾程峰怀里挣扎,尖利的嗓音好似划破长空的利刃,“啊,李妍,你也是个臭婊子,还有李思念,你们算社呢么东西,我们高家从来都没有将你们放在眼里,敢打我,我毁了你们,啊,顾程峰你松开我。”

  “可可,别闹了,我们回去。”顾程峰的双臂犹如铁钳,可仍旧无法禁锢住高可可的,高可可自己挣脱,李妍和李思念被推个措手不及,踉跄着倒地,顾程峰又来拽高可可,李妍也加入了撕扯,到底还是乱作一团。

  高可可尖利的指甲疯狂的抓向李思念,就算身子被顾程峰抱住仍旧在挣扎,“啊……顾程峰你松开我,李思念,你个臭婊子,你敢打我,你算个什么东西,松开我,我要撕了她的脸。”

  高可可闹起来绝对是狂风暴雨的气势,从前我不知道她竟然是这么厉害,当初我打她的时候可没见她多么大力气的还手,今天怎么就这么疯狂?

  我都看的愣住了,顾程峰一个人捆住她的腰身还有些费力气,抓着她一直往车里面拖,关上车门了没锁上车门高可可还想跑下来,一个不注意又跑了过来。

  “臭婊子!”

  高可可力气非常大,冲开了我们,直接撞向了李思念的身子,两个人一同滚落在地上。

  高可可比较瘦,动作也快,在地上滚了两周很快站起来,骑在李思念的身上扇巴掌。

  此时,李妍才过来,扯着高可可的头发将她拽下来。

  高可可嚎叫的同时,我们才缓过神来,卓风走上前将李妍拉开,顾程峰又去拽高可可,我将地上的李思念搀扶起来。

  她本来穿着白色的运动服,此时已经脏的不成样子,身上一大片污渍,头发散落下来,脸上和脖子上满是抓痕,看起来触目惊心。她仍旧镇定自若,只微微喘息,低头拍掉身上的灰尘之后走到李妍跟前检查李妍的身上是否受伤。

  高可可被卓风和顾程峰两人送上车子,等顾程峰的车子开走,这里才算安静下来。

  李思念看看我们,拉着李妍,对卓风说,“我回去了,你不用送我们,我打车叫我的助理来接我们,你跟卓尔玩吧!”

  卓风伸出手想拦住她,李思念却回头,“不要拦我,我现在没心情了,你们玩。”

  李妍也跟着李思念离开,两个人简单的收拾了衣物,拆了帐篷,直接下山。

  期间,卓风站在我身边,一只手牵住我的手没放开,只呆呆的望着。

  我站在他一步之遥的身后,看不到他此时脸上的表情,却也能切身的体会到他此时是多么生气。

  好好的一次旅行,就这么被搅合了。

  而这里等罪魁祸首其实不是高可可,而是李思念。

  李思念的突然离开不过是想躲避卓风的埋怨和追问,毕竟是她擅自做主将高可可和李妍都叫来了,如果没有李思念激怒高可可这件事,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儿。

  所以我知道,李思念打高可可那一巴掌的目的其实就是想掩盖一些别的事情。

  卓风肯定想问她都跟高可可说了什么,不想,李思念走的这么快。

  卓风回头看我一下,轻轻揉我头顶,问我,“还想在这里吗?”

  我点头,“想,除非姐夫不想在这里了。”

  卓风深吸口气,抱住了我,声音从头顶上传来,有些闷闷的,“这件事怪我,如果拦着李思念就不会发生了。”

  不怪卓风,怪只怪……

  哎,怪我。

  如果我不对姐夫有非分只想,如果我真心的跟顾程峰好了,那高可可不就知难而退了,姐夫也和李思念好好过日子,李思念更不会背后想出这么多幺蛾子啊。

  我深吸口气,这样的话我却没勇气说出口。

  “姐夫,我们收拾一下吧,我觉得顾程峰肯定会回来。”

  他点头,松开我,指着角落的一个坐垫,“你去坐着等我,穿上点外套,我来收拾,顾程峰那边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

  果然,顾程峰到天黑都没回来。

  卓风叫我给他发信息问一下,我却看着电话犹豫了。

  我问卓风,“就,如果顾程峰和高可可因为这件事好上了呢?其实我不喜欢顾程峰的,你知道的。我……”

  “你什么?”卓风打断我的话,递给我一瓶水,“好好吃东西,打电话问问他。”

  我皱眉瞪着他,他这是故意不叫我说出我的心里话的。

  我心里堵的难受,还是听话的将电话打给了顾程峰。

  顾程峰那边很久才接起来,有气无力,“卓尔,我过不去了,可可在我家里不走,吵闹了一个下午了,我头都要大了,我给她家助理打电话了,要很晚才会过来接她,我估计明天早上才能过去找你了。”

  “哦,那好吧,你好好陪着她,别叫她做傻事。我……”

  我想告诉顾程峰我这里只剩下我和姐夫两人,话还未说出口呢,就听电话里面高可可的叫声,“只卓尔吗,卓尔,我没事,我就是心情不好,我在顾程峰家里,这回我知道他家了,我以后可以自己找来,嘿嘿,你跟卓哥好好的吧,我一定一定不会放弃这次好机会,哈哈……你别乱说话,给我闭嘴。卓尔,我先挂了。”

  顾程峰打断了高可可的话,对我简单说了一句就离开了,可是电话没挂断,我也没急着挂断,就听到电话里面的顾程峰继续对高可可大叫,“你要做什么,啊,救命啊,非礼啊,高可可,你疯了,你把衣服穿上。”

  我一阵心惊,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抓着电话照自己的脸,一片惨白,我,我这是吓到了?

  卓风注意到了我的不对,好奇的问我,“怎么了?”

  我僵硬着脑袋摇头,“没,没事。”

  过了一会儿,我觉得心里有些不对劲,一想到孤男寡女的俩个人在那里肯定不会做什么好的事情,高可可也真做的出来,顾程峰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每次不都是想要和我那个吗,我就担心他会不会也和高可可那个。

  越想越是心里难受。

  “姐夫,你说,你说高可可会不会和顾程峰那个?”

  卓风正在添柴火的手顿住,半晌才说,“不要乱想,担心的话我们回去找他,你想爬山我们再回来。”

  我摇头,“不是,姐夫,我,我……”

  我了好几句我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过了一会儿,卓风又说,“也许会。”

  哄……

  我的心一阵激荡,心跳加速,脑袋在嗡鸣。

  他侧目看我,伸手将我拦在怀里,轻轻拍我肩头,“顾程峰也是正常男人,不过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也没关系,你不是说了不喜欢他吗?没必要难过。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男人不要也罢。别乱想!”

  我愣愣的点头,问他,“姐夫,那你也是正常男人啊。”

  我很明显的感受到了他的身子顿时一僵,却没吭声。

  我继续追问,“姐夫,你是不是?那你跟李姐姐两个人是不是也正常?那你跟我呢?”

  我还是问出来了,我就不明白了,顾程峰是正常男人他也是,那顾程峰每次都想和我那个,姐夫就不想吗?

  只要他点头,我,我……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要怎么做,我不能勾引我姐夫了,如果我做了什么事的话那李思念那边怎么办,两个人会因为我分手的啊,我不能做,我就是想知道。

  却不想,姐夫始终还是不肯告诉我答案的。

  他一直没吭声,就好像没听到我的问话一样。

  我泄气的垂头。

  过了很久,他突然说,“你不懂,很多事情会有例外的。”

  啊?

  我的确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想继续问个明白,姐夫已经起身去整理床铺了。

  等他回来,身后两个挨着的床铺都铺好了,问我,“睡哪一个?”

  我随便的指了一个,“那个。”

  他将火堆扑灭,过来拉我进去,交代我有事情大叫,他就在旁边,我哦一声,看一眼,没精打采的钻了进去。

  坐在帐篷里面,看着周围的漆黑,心情复杂。

  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就是觉得心里空空的,是因为顾程峰还是因为姐夫的那句话?

  乱糟糟的我脑袋都要爆炸,抱着枕头,躺在软绵绵的床榻上,我难以入眠。

  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安静,周围只有树叶的莎莎响,我们处在高山上,周围也没有野兽,连通鸟鸣都没有。可这样的安静却叫我睡不着了。

  我翻来覆去的翻身,越是翻身越觉得心情烦躁,索性拉开了帐篷直接站到了外面。

  外面的风和煦而又温暖的吹在脸上,夜里的时候没有很冷,反倒将白天的燥热吹散了不少。

  我蹲坐在树荫下,看着姐夫的那只帐篷,心中有了一丝想法。

  这个想法就好像疯长的荒草,不管的扩张,直接将我的全部理智吞噬。

  我一步一步的接近他的帐篷,却又突然挺住了脚。

  尽管距离很短,可我却想了很多。

  我跟姐夫的相识,相遇,后来他救了我,到了最后他又当我是亲生妹妹一声照顾,如今我们之间仍旧是一家人,可我的心却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么清明透彻,我渴望得到他,将他占为己有,不想他身边再出现任何女人。

  哪怕现在站在我和卓风之间的是徐娇娇姐,我的想法仍旧不会改变。

  故此,直接脱了身上的衣服,扒开裤子,撤掉了内衣,直接走过去……

  第65章 就算疼了我也不会叫喊出来

  帐篷的拉链在里面,所以我不能直接进去,可我可以将他叫醒。

  他说了自己的正常的男人,难道我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吗?

  我低头看一眼我的身材,我身高一米六三,体重九十三斤,该有的有,不是前凸后翘也不是干瘪,难道我就一点都不能叫卓风提起欲望。

  我不相信。

  我推了推帐篷,里面没有任何反应,我又低声叫他,“姐夫。”

  里面有翻身掀被子的声音。

  我继续说,“姐夫,我有些冷,能叫我进去吗?”

  里面很久才传来一声叹息。

  原来他早就知道我在外面做什么了。

  “卓尔,回去睡觉。”

  “姐夫,我那边很冷的,我想跟你在一起,我们各睡各的还不行吗?”

  我想有些时候我也挺有心机的,尤其是对姐夫。

  他又安静下来。

  我不依不饶,继续说,“姐夫,我就是想跟你挤在一起,这样暖和一些,你叫我进去吧!”

  “……卓尔,听话,回去。外面很危险,这里的蚊虫很多,我们没有带药过来,回去睡。”

  我有些泄气,可我衣服都脱了,不能就这么轻易妥协。

  “姐夫,我要进去,你叫我进去。”里面继续陷入了安静,但是我能看的到,他此时已经坐了起来,正面对面看着我,却因为隔着帐篷,看不到我的样子,我轻轻地扯了一下帐篷,“姐夫,叫我进去吧,我就是想跟你挤在一起睡觉,我什么都不做,我保证。”

  恩,我保证我肯定什么都做,只要你叫我进去。

  我险些叫我自己的这点小心思逗的笑出来,可看着姐夫仍旧望着我,我就知道我是能够打动姐夫的。

  过了很久,他竟然躺了下去,对我低吼,“回去睡觉。”

  我吓得浑身一跳。

  可我的倔脾气上来了,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就好像我做数学题一样,得不到我满意的结果我是不会轻易放弃。

  牛脾气上来,只能应往前冲。

  “姐夫,你不管我了?那我就坐在这里等到你管我为止。”

  我拉过软垫下,盘腿坐在地上,回头看他一下,又看看外面的天气,这里的星辰真没,好似一伸手就能够到,我对他说,“姐夫,你知道吗,外面的风景可好了,你不出来看看吗?”

  “……”他不理我。

  “姐夫,你不搭理我了?你不疼我了?”

  “……卓尔,你,你还小,有些事……哎,听话,回去睡觉。”

  “我不!姐夫,你看看不就知道我是不是还小了?你看看我。我现在不是那个干瘪的柴火妞了,真的不是了。你不是说了你也是正常的男人,那你能对李姐姐那么做,能对娇娇姐那么做,为什么不能对我那么做,我也是正常女人啊,我知道我有些笨,可我会学的。你教我,我肯定配合,就算疼了我也不会叫喊出来,我保证。”

  “卓尔!”

  他在里面又是一声低吼,气的直接坐起来,看着我的方向大口运气。

  隔着帐篷我们面对面,如果外面的月光再清晰一些就好了,那样他就可以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了,一定会拉开帐篷的拉链将我拽进去,一定会。

  我不理会他是否真的生气,继续说,“姐夫,其实我都知道的,你也是为了正常需求啊,那我不行吗?你说说,你不想吗?不是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我这不是在你身边吗。你随时想了就来找我,好不好?以前我还小,可我现在长大了,我真的长大了,姐夫!”

  “卓尔,你给我住口。”

  卓风暴怒,我听到了他在里面拉开拉链的声音。

  我有些迫不及待起来,起身就看到他高大的身子站在我跟前,穿着休闲的运动装,气的眼睛更亮了,他只瞪着我,居高临下。

  我激动的站起来,直接扑进了他的怀抱,双臂紧紧的扣住他的腰,不放开。

  “姐夫,你要我,你要我,我不会告诉别人,真的。”

  他站着没动,胸口大幅度欺负,身上的怒火就好像要将我燃烧,在他渐渐平息的怒气之后,要将我推开,我死死的抓着他的腰间不放开,他用了力气将我的手臂挣脱开,将自己身上的外套罩在我身上。

  此时的他已经恢复了平息,将我像裹孩子一样的裹起来,打横将我抱起来,送到了帐篷里面。

  我的手臂又环住了他的脖子,死不撒手,看着他紧抿的薄唇,饿狼扑虎一样的扑了上去。

  他转着脑袋躲开,不断低吼的呼喊我的名字,呵斥声音惊得方圆几里的鸟兽都纷纷奔走,我能听到耳边的嘈杂,可我的嘴唇仍旧不依不饶的找寻他嘴唇的位置,想要得到他对我的温存。

  他挣扎的厉害,又担心碰上了我,每一次快要挣脱出去的时候就放松了力气,我就会更加大力气的将他抱住。

  当他抓着帐篷要起身,我一个翻身将他骑在了身下,他脚下不稳,整个人扑进了帐篷里面,我们双双滚了进去,帐篷本就不大,两个人紧紧的贴在一起,险些将帐篷挣倒。

  他泄气的看着我,我低头瞧着他,他的眼睛里面在冒着火,平息下来的怒气又一次暴涨,直接怒瞪着我。

  我却低头,又将早就干下来的嘴唇贴了上去。

  他的脑袋已经没了躲闪的地方,只能任由我笨拙的想要撬开他的嘴唇。

  当他薄唇被我打开,我欣喜若狂,想要耐心享受,不想舌尖一痛,惊得整个人都从他的身上滑落下来。

  他咬了我的舌头。

  我有些失落,倒在他身边,心情也变得很差,开始捂着脸大哭。

  他一直躺在我身边,安静的不知道在做什么。

  等我哭够了,他才伸手过来轻轻拍我,“卓尔,你……不懂事啊。”

  我摇头,泪水摔在他的脸上,他惊的脸色都白了。

  我对他大叫,“姐夫,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你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我就那么叫你讨厌吗?”

  他起身坐直了身子,与我的距离有一些远。

  因为帐篷里面比较黑暗,我看不清楚他此时的表情,只觉得他异常的痛苦。

  我继续哭,哭的无比的伤心,声音越来越大,以至于我的喉咙都变得沙哑。

  “卓尔,你还小,我配不上你的。”

  我浑身一颤,哭声戛然而止,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原来在姐夫这里是这么想的吗?

  此时,我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姐夫,可我觉得你配的上我啊,我不小了,我明年就满二十了,我是大人了,真的。”

  他又将我身上的衣服裹好,轻轻吐口气,“卓尔,你还是小,很多事情不懂。喜欢不代表什么。你我之间差距太大,你叫我姐夫,叫我叔叔都可以,我们始终无法越过年龄的接线,你还有大把的青春,会遇到对你好的男人,比如顾程峰。”

  我生气,干嘛提起他。他今天指不定多逍遥快活,我却又一次勾引姐夫失败。

  卓风断断续续的跟我说了很多,我听得有些迷糊,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姐夫,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喜欢。可是。”

  我急了,喜欢就是喜欢,没有什么可是,我捂着耳朵不想听。

  他却扯着我的手,继续说,“喜欢分很多种,你是我妹妹,是我亲人。”

  “姐夫,我叫你姐夫,我最多是你的小姨子,我们有什么不能的?”

  他无比泄气的看着我,又要伸手过来扯我身上的衣服。我将他的手拍开,他惊的愣住了,到底还是将我身上的衣服裹好,我以为他还要再说什么,却不想,他直接起身出去了,临走前告诉我,“我们明天回去,你早点睡。”

  出去游玩彻底泡汤,我跟卓风回来的路上遇到了赶过来的顾程峰。

  他打着哈欠,冲我招手,叫我坐到他的车子上去。

  我没迟疑,不顾卓风的阻拦还是过去了。

  我告诉卓风今天不回去了,叫他去找李思念。

  卓风的表情我没看到,只是等我和顾程峰的车子走出去很远了都没看到他的车子开过来。

  顾程峰一面在扯上打着哈欠一面问我,“你跟卓哥咋样了?”

  我摇头,“不提他。”

  顾程峰看我一眼,将车子停在了路边,侧过身子来看我,单手撑在车座后面,好像审查一样的将我上下看了又看,突然就笑了,“我有机会了?”

  我摇头,“我不知道,我现在很乱。”

  “哦,那就是有机会喽,成啊,被拒绝的滋味你也尝到了,我有点幸灾乐祸呢?”

  “那就笑话我吧,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拒绝,不过我以后都不想了,真的不想了。”我发誓。

  顾程峰当做玩笑话的呵呵一笑,“傻子,卓哥在想什么你都没弄明白就主动献身肯定会闹崩的,走了,陪我喝一杯去。”

  到了酒吧,顾程峰买了很多的酒,各种颜色,一样一样的给我介绍,最后指着我最近的一个灌装的酒说,“这个叫是失身酒,喝一杯就断片,你想不想试试?”

  我看一眼,问他,“我失身?你跟我吗?”

  他笑着摇头,“我没那么卑鄙,不过就是告诉你别乱喝。”

  我哦一声,端起来仰头一口喝光,放下空下来的罐子,碰的一声摔在桌子上,继续和第二杯,他拦着我的手,“酒不能这么喝,要慢慢的品,哎?”

  他还是没拦住我,我继续喝了第二杯。

  等我放下罐子,眼睛已经有些看不清楚了。

  我看着他,顾程峰从一个变成了两个,两个又重叠,最后变成了四个。

  我冲他勉强笑笑,直接扑进了他的怀抱。

  这一觉,睡得我昏天暗地,直接睡了两天。

  睁开眼,身边是熟睡的顾程峰。

  我轻轻推他,他翻身看我一眼,将我抱住,“醒了?睡了两天了,继续睡吧,天还没亮。”

  我迷糊的恩了一声,果真继续睡,只是我往他怀里贴了贴。

  他身子一动,抬头看我一眼。

  我也睁开一只眼睛看着他,他的表情怪异起来。

  顾程峰轻轻的一个翻身,就将我压在了身下,俯身问我,“想不想?”

  我没吭声,只觉得呼吸渐渐变重。

  他低头,有些凉的吻落下来,唇齿相交,呼吸着彼此的味道。

  “卓尔,给我吗?想好了吗?”

  我重重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