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37节

  第688章 我怀孕了,是他的孩子

  从窗户这边望过去,他就站在烈日当空之下,穿着睡衣,蓝色的那件,脚上却穿着皮鞋,该是自己开车来的,手里提着车钥匙,耳边放着电话,翘首企盼。

  出去后,我一步一缓的朝他走,脚步莫名的有些沉重。

  他看着我过去,一伸手,将我抱住了。

  我不知道为何感觉得到锋芒在背。

  我,沈之昂,卓风,张朵,我们一重重的关系中,谁都不干净了,为了爱情也好,为了彼此的欲望也罢,我们都失去了最开始的样子,才会变成如今的复杂肮脏。

  我是沈之昂的妻子,我对他有责任,我却深爱着卓风。沈之昂利用我,爱我,却背后与张朵举办了婚礼,而卓风又因为当初的周家与一个不相识的女人成了接盘侠,如今妻儿远在国外,他则这边照顾我。

  混乱不堪的我们,处在各自肮脏的位置。

  我嗅着他身上还没散去的酒气,还有一些淡淡的不属于我的味道,不一样的香水儿,不一样的触感。

  “之昂,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没有爱的婚姻本就是脆弱的,现在你们还在一起,我们又算什么呢?”

  沈之昂不吭声,抱我更紧,有些哑声说,“不是的,她是早上才过去的,我昨天喝醉了回去,因为沈青的的事情我找到了一些朋友帮忙,当时只有我们几个男人,张朵今天凌晨才过去,我不知道的,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忘掉这件事。”

  沈之昂在我面前一直是卑微的,他知道因为他利用我才叫我走到他身边是可耻的,可同时他又是那么爱我,这种爱有种变态的可悲。

  这叫我更加心疼他。

  我回应他的拥抱,将他圈住,搂住纤细的腰,他似乎瘦了不少,一个人默默承受了那么多年,如今终于看到了希望,可却慢慢走的变了样子,他也是受害者。

  “之昂,我相信你。”我诚心的说。

  他笑了,重重点头,抱我更紧,继续说,“再给我几天时间就好了,这边的事情我会处理干净,到时候我来接你回去。”

  沈之昂从未在乎过我跟卓风之间是否有些不正当的关系发生,只是固执的要我回到他身边。

  我好奇的看他,他深邃的眉眼上满是愁容,他也是担忧的。

  “之昂,我没有越线,我不想被人骂我是婊子,我知道我在卓风这里不好,可我必须在这里,只有在这里才能叫你不分神,才能叫你安全,才能叫你少一分被沈家人握住的把柄。”

  他红着眼点头,“我知道,我都知道,所以我没怪你在这里,如果,我是说如果会发生什么,我也当做不知道。”

  我心口剧痛,泪水在眼圈里打转。

  沈之昂走后我才回了房间入眠,这一切担忧终于在三天之后有了消息。

  沈青的死讯传来,第一怀疑人自然是沈之昂,可当时却抓了熊叔。

  卓风跟我说的时候特别平静,熊叔是个讲义气的人,背后如何做的细节他不清楚,可也能够清楚熊叔这么做是因为什么。熊哥出狱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从前的人也都走的走散的散,最后去了沈之昂的工厂,沈之昂知道他是谁,却没在乎,只看中的是他的收益。

  熊叔早些年做过工厂,还是工厂的领班,后来才走错了路,进了黑道,老一辈的手艺人都是高手,自然深得沈之昂的看重。这几年沈之昂将熊叔看成自己的人,走哪都带着,慢慢的关系好了,熊叔在背后也帮着沈之昂调查我的消息,两个人关系更近。

  之前我被大柱子堵在了停车场,熊叔跟沈之昂也在查,最后找到了大柱子,熊叔自己过去处理,却因为大柱子收到了消息提前有准备熊叔吃了亏,熊叔没告诉沈之昂,自己在乡下养了半个月,这才回来,就发生了这件事。

  卓风判断,熊叔这么做,沈之昂都不知道。

  不过沈青一死,那沈家就少了一个与沈之昂抗衡的重要的人。

  可沈之昂也彻底的激怒了沈家,现在他避而不见人,该是在躲着沈家人动手。

  我想求卓风帮我去看看具体情况,这个心里的想法还没说出口,卓风就说,“我已经叫人去看了,还没消息,相信不会出事。”

  我舒口气,看着报纸上的内容一阵心惊。

  又过了三天,卓风这边终于有了消息,沈之昂暂时无事,躲在公司不出门,所以也很少有人见到他来回奔波。

  我放心下来,可有人不放心,张朵。

  张朵来的时候正下大雨,豆粒大的雨水落下来拍在身上一定很痛,张朵浑身湿透,头发一缕缕的黏在脸颊上,脸上的妆早就被雨水洗掉了,涂抹的厚厚的一层粉还沽在脸上,东一块西一块的看起来十分狼狈。

  她站在门口看着我,没说话,流下来的泪水在告诉我她的无助。

  张朵这个女人也是爱情的牺牲品,可她用了非常的的手段,才会叫自己如此难看,想好都难。

  “张朵,之昂那边情况很好,你何必到这里来闹?”我冷声问。

  “卓尔,你以为我是来闹的吗?”她该是哭了很长时间,声音都是沙哑的,身子在抖,站了一会儿地摊上已经湿了一大片。

  我无奈的蹙眉,没说话。

  她问我,“之昂在哪里,你知道的吧?”

  我是知道,可我不想告诉她,她必须离开沈之昂才能,沈之昂没赶走她,不是因为爱她,是在利用她,知道张朵是沈家的人,是眼睛,是耳朵,沈之昂再没握把之前是不会割掉她这根线索的,好比当年的那个大屁股女人,也跟了沈之昂好几年。

  沈之昂利用女人这一点还真是厉害,所以也会利用我。

  哪怕现在沈之昂利用我,我也不怪他,婚姻的牵扯,叫我明白沈之昂的不幸,同情也好,声母泛滥也好,我都没将沈之昂看成坏人,相反,我很同情他。

  我告诉张朵,“我不知道,你想见他自己去找吧,你们不是夫妻吗?”

  张朵突然冷笑,笑着笑着就笑出泪水来,对我尖叫,撕声力竭,“我怀孕了,是他的孩子。”

  第689章 我的孩子需要父亲

  我彻底凌乱了,同一个办法用了很多次,每一次都管用。

  孩子啊,为什么这么多人轻易就有了,而我却始终都没有,即便有了也保不住?

  我颓然的后退两步,不敢相信看她。

  她继续大叫,“这一次是真的,是沈之昂的孩子,日子不会错,我张朵是爱他的人爱他的身体和心。卓尔,你快告诉我他在哪里,我要见他,我的孩子需要父亲。”

  张朵的尖利嘶吼就像捶打在我胸口上的锤子,叫我呼吸都苦难。

  卓风抱住我,我惊慌的推开他,茫然看着他满是担忧的脸,“姐夫,我,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叫她走。”

  我跌跌撞撞的上楼,将自己锁起来,楼下依旧传来张朵的尖叫,很久她的声音才消失。

  窗户外面,卓风的人将张朵抗走的激烈抗争,脑海里面全都是沈之昂跟她在床上云雨的样子,再也抑制不住的大声哭号。

  夜里。

  沈之昂的电话打了进来,他事无巨细的问我在这边是否还好,说了一些他的情况,暂时警察还没去找他,可他不想叫自己目标太大,所以暂时都在公司没出门,只希望事情早一点过去,至于熊叔那边他在找关系给熊叔打官司,叫我再等几天就可以回家。

  我听了他的安排,心中莫名的生出一丝报复来,我等他,我听他的话,我守着最后的底线,我兑现了承诺,可是他呢?孩子都有了。

  我问他,“之昂,我跟卓风做了,还有了孩子,你会相信吗?”

  他那边没有了声音,很久后电话就挂断了。

  我看着黑屏的电话冷笑,明白了他的决定。

  这件事不管换成谁都无法接受的,那我又如何接受?!

  我想了两天,终于在这天早上做好了决定,我叫律师将之前准备好的离婚协议打印一份给我送来,与我一道去沈之昂的公司。却不想,中途接到沈之昂司机的电话,叫我当时昏倒在路中央。

  沈之昂被人从十七楼推下去,幸好在终于有五个玻璃窗户遮挡,人没死,却进去了手术室后一直都没出来,现在距离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七个小时。

  我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坐在手术室外面的凳子上等着他出来,可时间又过去了很久,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我急的在门口团团转,手里握着我跟他的离婚协议书,脑袋都要爆炸了。

  卓风赶来的时候带来了几个脑科专家,几个医生商量了一番进门,这一进去又是无尽的等待。(!≈

  这天晚上,人终于被推了出来,却告诉我,“怕是要成为植物人了,暂时没有苏醒的迹象,脑子里面还有两块淤血,暂时还不能取出来,要等一等看情况才能急需手术,所以现在是能宣告,成为植物人。”

  我的泪水成仙往下流,连哭声都没有。

  这个噩耗犹如当头给了我一刀,将我整个人劈开了两半。

  张朵赶过来的时候蓬头垢面,鞋子都丢了一只,跪在医生面前祈求能够将沈之昂抢救回来。

  我则坐在凳子上,毫无思绪的看着她,任由她在这里哭号。

  良久,医生散了,张朵过来闹我,大叫着骂我是扫把星,是我的过错,是我拉着沈之昂不放手才会造成今天的模样,她要我将沈之昂还给她,孩子需要父亲,他需要丈夫。

  丈夫?

  我一怔,抬头看她满是泪水的脸,狠狠的拍过去,“张朵,如果不是你暗中帮着沈家做事,不是你勾引沈之昂,不是你利用孩子做要挟,不是你背地里设计陷害沈之昂,沈之昂会在公司出不去吗,不是你偷偷的送消息给沈家人,沈家人会过来寻找他吗,推他下楼的人不是你也脱不开关系,你现在来之则我?凭什么?”

  她捂着脸,泪珠子啪嗒啪嗒的流,半晌才说,“我是他举办了婚礼的妻子。”

  我冷笑,撕碎了离婚协议书,“我才是他妻子,我们领证了,受法律保护,你什么都不是?你利用他,他利用你,不过是一场交易,你给我清醒点,只要我还在你就休想进沈家的门,至于你的孩子,到底还是私生子。”

  我豁然起身,真的很想一脚踢翻她,可想到无辜的孩子,我只好作罢。

  我叫律师撤消了离婚的手续,直接去了沈之昂的公司。

  此前他坠楼的一些痕迹已经做了标记,警察来过三次,做了一些笔录,现在现场仍旧有警戒线,公司的人也都走了大半,两栋连着的沈之昂建造的帝国就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我看着这里的破败,琢磨着当时他站在窗户前的样子,是否整日都在发愁的想我?可背负了太多的他是否也赶回感觉到无助?

  我狠狠吸口气,这里周围充斥了沈之昂身上的味道,一切都是如此熟悉,好似我们仍旧相安无事的抱在一起睡在同一张床上。

  我不能离开他,尤其是在此时。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我朝三暮四,甚至背地里想过要跟着卓风离开,可我到底还是坚持了下来,沈之昂在我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一直守在我身边,如同现在的他,也正需要我的存在,我不能走,一定不能走。

  “卓总。”

  刚才我叫人将刘豆叫了来,我能相信的人不多,想支撑起沈之昂这个烂摊子,我只能用我自己身边相信的人。

  “来了就好,别人呢?”

  刘豆看一眼这里的杂乱,微微蹙眉,瞧着我身后的窗户,沈之昂就是从这个地方被人推下去的,现在已经换了窗子,可这里仍旧没有人收拾,该是都担忧着。

  他继续说,“都来了,在楼下呢,是不是我们现在就上班?那卓总的公司我们还回去吗?”

  “回去,两头都不能放下,不过重心在这里,我那边的小公司偶尔回去一次就好了,留着前台,再叫人去招聘两个过去,你们主力在这边,去找司机和沈之昂的助理,将之前的一些资料搬到这里来,我要在这里办公。”

  沈之昂,你为我撑起过一片天地,现在该轮到我回馈给你了。

  刘豆迟疑着离开,我则坐在地上,一点点的拾起地上的资料。

  作为合法妻子,我是第一次出现在这里,知道难以服众,可我还是要撑起来,手段不够狠,我就学,不够精明的话我就精打细算任何人都不相信,我不相信我这几年的书白读。

  晚上的时候终于安排好了我的人,公司来过几次想要阻止的人都给我呵斥出去。

  想走的我不留,想留的我不敢,但是想在这个时候出卖我给我小鞋穿的人我可不会轻易放过。

  沈之昂,我等你醒过来亲自给我一个交代,孩子也好,张朵也罢,还是我们已经走到尽头的婚姻,我能做的只有将你想要的东西还给你才能知足。

  晚上回去,卓风的车子停在公司楼下,我迟疑着,坐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