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39节

  第692章 我要走了

  这个名字我实在太熟悉了,此人之前到处散播谣言,报道我跟卓风的事情,持续了整整三年,后来跟薇儿结婚,就没了消息,薇儿流产后也不知所踪,没想到他一直给沈家做事。

  他的文件能送到我手里来实在是意外,不过更叫人意外的是他经手的项目。

  这个项目是之前沈之昂一直在做的,出事后我接管,我一直没搞清楚里面的一笔钱的去向,现在看来该是不需要查了。

  我叫刘豆去查一查这个徐志鹏,到底他想要做什么。

  两天后,我无数次躲避了卓风的来访,这一次再也躲不过的被他堵在了家门口。

  我正要上班,徐志鹏的事情也有了眉目,刘豆要当面跟我说,我才提着包要出门,卓风就来了,他提了很多东西,有水果和一些零食,最上面放着奶糖,那都是我以前爱吃的零食。

  他走过来,步履轻盈,好像得到了宝贝一样的在我面前轻笑,将东西递给我,说,“拿好。”

  我迟疑着没有去接。

  他将东西塞我手里,之后问我,“去公司?”

  我点头,“是,公司有点事儿。”

  “不急这半个小时,进去再说。”

  他反客为主,先进去了,我留在外面还在犹豫,左右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才无奈的往里面走。

  今天据说还有大暴雨,此时的天已经阴沉的不像话,风轻轻的吹,拍在脸上还有些痒,我抓了抓,不安的坐在他对面。

  他一直眯着眼睛看我,半晌才说,“我要走了。”

  我愣住了。

  怎么说呢,我想象过无数次我跟卓风最后的结局,却都没想过会是如今的样子。

  我以为他的离开会是风风火火的,可他很是平淡的告诉我,他要离开了。

  见我没吭声,他继续说,“我估计是不会回来了。”

  我的心啊,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早就没了,随着他的几次离开,其实这里早就空了。

  他吸了口气,眯起来的眼睛里面也填满了伤痕,盯着我看了很久才继续道,“那边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你这边已经稳定,我不知道还留下能做什么。我的公司在国外,周家也不打算再追究,我找了个人给我顶替罪行,这样的话只要我最近今年都不在外面走动就不会出事,卓尔……”

  我含着泪水,眼前的卓风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我想伸手去摸,却发现我已经没了勇气。

  他要走了,从此再不回来,我的生命中终于失去了他的存在,这不是我需要的结果吗?

  “卓尔,别难过,你已经长大了,自己可以独挡一面,如果不是沈之昂这件事叫我看到了你的处理能力,我怕是还当你是孩子,我以为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其实到了今天我才发现我给你的一直都不是你需要的,你渴望自由,你需要爱情,我给你的远远不够,或许你跟沈之昂很合适,医生说他苏醒的可能性很大,我会留下几个医生在这边,到时候全力配合他们,沈之昂会醒过来,至于别的事情,我想你已经不需要我插手。”

  一个一直说要守着我一辈子的人突然告诉我他要走了。

  我的脑子一直在盘旋这句话,他之后所说的内容我完全都没听进去,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卓尔,照顾好自己。”

  我颓然的坐在沙发上,再一次抬眼,眼前已经没了卓风的影子,沙发凹陷下去的痕迹都不见了,只有地上的一篮子零食。

  疯狂的泪水肆意的流下来,钻进我的心口,这里再没了火热跳动的心脏,只有被泪水填满的伤心泪水。

  卓风走了,他来只是想告诉我一声,连叫我去送行的时间都没有给我。

  当我缓过神来给他打电话,那边已经是关机状态,两日后再拨打,冰冷的“您所拨打的用户是空号。”在我脑海里面回响。

  我颓然的坐在靠椅上,垂头看着面前的资料,如何都坐不住,脑子也不转,只有一个想法,卓风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我渴望的事情终于实现了,可到了今日的我,却是这样的难过。

  刘豆进来,告诉我徐志鹏已经辞职了,人在逃,问我打算怎么做,我这会儿只泪眼汪汪的问他,“刘豆,你见着我姐夫了吗?”

  刘豆一怔,无奈的摇头,“卓总,卓总裁早就离开了啊。”

  我怅然的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

  晚上的时候,谢晶晶过来陪我,一直没说话,张川陪着我一杯一杯的喝光面前的酒,不知道什么时候酒水已经变了味道,酸涩之中还有些咸。

  谢晶晶安慰我可以去找他,把卓风找回来。

  我知道,再也找不回来。

  这不正是我需要的结果吗?

  他没有再因为我而做什么牺牲的蠢事,只这样放手离开,再不给我见面的机会,这不是我期盼的吗?

  我还找回来做什么呢?

  找回来之后呢,我能给他什么,卓风为我牺牲了多少?我回馈的才多少?我不想再亏欠他了。

  事情如此简单,道理也叫我想的透彻明白,可我就是难过,即便大醉不醒,也叫我无法平复我难过的心情。

  连续三个晚上的酒醉,我都没起床,呼吸都是酒的味道,这天早上,谢晶晶跟刘豆闯进我家里,告诉我,沈之昂醒了。

  我邋遢的穿着昨天晚上的黑色裙子,胸口前还有一摊水,不知道是泪水还是呕吐之后的口水,浑身满是酒气,脸没洗,头发也没梳,就跑去了医院。

  可坐在沈之昂身边的是张朵,她的孩子才出生没几天,此时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里来,捧着巴掌大的小宝宝,任由刀口如何的痛,她依旧忍着坐着。

  沈之昂见我进来,一怔,笑了,朝我伸手。

  我却没了过去的勇气。

  人家是三口之家,我算什么呢?

  我卓尔早些年为了爱情可以不顾一切,可现在的我,已经没了这份坚持。

  我站着门口笑了,“我,我才睡起来,我看你好了就放心了,你,你们先聊,我还要回公司,我晚点时候再来。”

  沈之昂叫我,“老婆。”

  我转身的动作稍滞,可张朵却说,“那就先去忙吧,之昂,你看看我们的宝宝,好看不?像你!”

  我心口剧颤,再如何想过去看看他,始终还是没有勇气。

  我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只觉得我不该出现。

  他醒了,卓风走了,孩子安全的出生,不管张朵是否还能留下来,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公司已经打理的很好,我该还给沈之昂了,然后呢?

  我该消失吧?

  从医院出来,我一个人漫步在大街上,一直没有找到目的地可去,天下之大,真的就没有我卓尔的容身之处啊。

  跟前,一辆突然停下来的车子挡住了我的去路,我茫然抬头,揉了揉还有些没睁开的眼睛,那车窗子降下来我才看清楚面前的是人谁,“冯总。”

  “恩,许久不见,这是去哪里?”冯飞轻声问我。

  我尴尬的笑笑,“我,我想四处走走。”

  “不介意的话,上来吧,我请你喝一杯。”

  我没拒绝,回头看一眼追出来的沈之昂的助理,对冯飞说,“好。”

  第693章 遗憾

  冯飞才回来没多久,上次杜老板给孩子办酒席他也是临时赶过来,之后就离开了,这一次过来估计会在这边住很长时间。

  冯飞看起来很儒雅,一瞧就是有身份的人,他说话慢声细语,举手投足都给人很舒服的感觉,我喜欢跟这样的人相处,尽管知道他也不是简单的人物,可与他待在一起会叫我放松警惕,再无心慌。

  冯飞侃侃而谈,说起了上次的事情,那时候我们才相识,他找我的原因是因为背后与卓风合作整垮冯科,无奈与冯科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危机就收手离开,没有给冯飞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他笑着说,“想来还真是有点遗憾呢。”

  我笑,“遗憾什么呢,想交手不是一直都有的吗?并且你们现在也还在暗中较劲,还有什么遗憾?”

  冯飞摇头,递给我一块他扒好的龙虾,之后才说,“正面交锋这么多年我们不相上下,他在国内市场,我在国外,中东北美都是我的底盘,可我不甘于此,现在国内才是块肥肉,我想打通这里还真的需要很大努力才行。”

  所以,他找我,该是为了合作?

  可我只不过是帮助沈之昂打理公司,我的小公司才一点点大,现在才七个人,我能帮他什么呢。

  “冯总,我怕是帮不上的。”

  “呵呵,过谦了,你能在短时间内就将沈家的公司治理的这么好,说明你是有本事的人,只是需要一个很好的平台。我可以给你提供这个平台,当然了,我有条件的。”

  可我似乎并没有这个兴趣。

  我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了,眼下只有跟沈之昂之间还没想好如何做之外我只想顺利的完成自己的学业,学校那边是最后一年了,这也是关键,导师说希望我能回学校好好研读,不然落下的最后课程怕是也无法顺利毕业了。

  对于公司这一块,我的兴趣不是很大,我是容易满足的人,有吃有穿,生活富足就很好了,现在经营着自己的小公司,有业务有员工,我不用闲着无事可做,也不用整日忙的东奔西走,这已经是我心中所想的生活了。

  我婉拒,“我怕是要忙一阵子了,学校那边还不能分神的。”

  冯飞又笑,“别这么急着拒绝我,你有一个月短时间考虑,我要在这边小住一个月,并且我这边也会给你相应的条件,你想好了再回答我,哦,是了,这件事关乎你的婚姻,想离婚还是想和好?我都可以帮你。”

  帮我?

  我自己都没想好呢,离婚吗?我不甘心啊,当初跟沈之昂相约好了再不分开的,可张朵这件事横在我们之间,叫我不得不放手的。但是一想到放手,我还真的没有做好准备呢。

  我深吸口气,无力的摇头,“估计是吧,我暂时还不想想这么多。”

  “呵呵,那就不想了,吃饭要紧,你应该多吃。”

  冯飞又给我端上来一份牛排,七分熟,看起来十分有胃口,可我最近却只对酒水有兴趣。

  红酒喝了三杯,我微醉,摇晃着起身,这会儿才回想起来我此时的形象,也无暇顾及,我只想早点回去休息,明天再去看沈之昂吧,今天心情太糟糕,我担心去了惹他不高兴。

  冯飞叫人送我回了家,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吐又吐不出来,索性起来去了卫生间洗澡。

  躺在浴缸里面,这一睡就没了时间点,我是被水呛醒的,挣扎了从水里面爬起来,抹了把脸,这酒劲儿和困意也彻底的没了,洗澡睡着险些将自己淹死,向来都是可笑。

  我爬起来,擦了擦身子,随便裹了条毯子出来,不禁吓了一跳,这楼下谁来了,为何所有的灯都开着?

  门口放着的一双男士皮鞋叫我意外的心情好了不少,第一个想法是,卓风回来了?

  可一转身,看着冯飞站在厨房,我就有些蒙,这……

  我正皱眉想他为何没走的时候他回头问我,“睡得很好?想不想喝点醒酒的东西?”

  我迟疑着说,“不用了,我现在已经醒酒了,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恩,一直担心你一个人出问题,正巧我也没有地方去,所以就在暂住一晚上。哦,你是同意了的。”

  啊?

  我竟然敢都不记得了,看来是真的醉的不行。

  他地给我一杯柠檬水,我喝一口,顿时浑身舒爽不少,鼻腔里面还有水没擦干净,我胡乱的抹了一把,最近实在没形象,也无心打理自己,只有忙起来才会叫自己舒服一点。

  冯飞坐在我左手边的单人沙发上,端着一杯参茶,喝了口后很是满足的笑着看我。

  我穿着是棉拖鞋,身上裹着浴袍,一双大白腿在外面,这么看来的确是有些不好,我不自然的起身,笑笑,“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东边那两间都是客房,东西都在柜子里面,冯总自便。”

  我急忙跑上来,踩的楼梯咚咚的响,推门要进房间的时候身后传来他的说话声,“小心,在再里面洗澡睡着我就要冲进去了。”

  我脸一热,无奈的蹙眉进了房门。

  吹干了头发再次躺在床上,周围的酒气冲的头疼,我只要先换了床单。

  这一折腾,又是一身汗,明明都是深秋了,还是热的难受。

  开窗通风,我下意识的点燃了一根女士香烟,香烟的味道从口腔蔓延,最后扩散到了整个房间,我就被白色的烟雾淹没,清香之中透着呛人的恶臭,从前我是及其厌烦这种味道的,此时却爱极了这样的香气。

  人都说酒不醉人人自醉,人不烧人人自燃,都是消除愁苦的良药,沾染上了就真的离不开了。

  香烟燃尽了一根,我又点燃了一根,拿起来轻轻吸一口,烟雾缭绕,我的心也开始了慢慢长夜之中的孤独遨游。

  沈之昂醒了,有张朵照顾,卓风走了,还有他的妻子照顾,甚至还会有属于他们的孩子。刘薇有了男友,一起出去深造,估计是不会回来了。谢晶晶也跟张川双方见了父母,都同意了两人交往,现在关系正火热。

  就连高可可都跟顾程峰快结婚了,现在在法国也很好。

  唯独我……

  我不禁苍凉的笑了一声,又猛吸一口香烟,走到今日,是我自己一手造成,怪不得任何人。

  夜寂寥,漆黑的天空上一颗星子都没有,犹如我此时的心脏,黑暗不见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