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42节

  第699章 你我好歹夫妻一场

  身为女人被赋予了太多的重担,就因为是女人一定要生育吗?我不过是长了个子宫,却要被用是否能够生孩子来做要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生孩子成为判断女人是否强大的标准了。

  我笑着回道,“是呢,至少我没有利用我的孩子要挟我爱的人。”

  张朵脸色才得意的笑容瞬间松懈,不屑的冷嗤,“别得意,早晚你会吃瘪,给你。”

  她这是来送资料的?我看一眼时间,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她这个时候过来还真意外,不过与沈之昂前后脚,我不得不多想点什么了。

  我看一眼资料,是之前张家想要受够我的小公司的合约,我之前给推了,不想这直接送到了我跟前。

  我看看资料,再看看沈之昂,这件事他该知道的。

  沈之昂没吭声,只用勺子轻轻搅拌米粥,而后送我跟前,我没胃口吃了,只闻着米粥的味道不错,提着合约的手就加重了力道,撕扯,嘶……合约变成了两节,再撕,成为了四块,我随手扔在了身后的垃圾桶里面,告诉张朵,“不管你耍什么把戏,有些事情是不会让步的,尤其是我的公司,你想收走可以,拿出叫我甘心情愿将公司让给你的本事来,你以为仗着张家的势力大就可以压的我喘不过气来那就大错特错了,我还真不想拿你们给我的那点钱。”

  其实张家受够公司给的钱不少,至少比冯飞给我的资金多,可我的目的不是要钱,是要名声和我的公司。

  张朵也没生气,只继续冷笑着哼了一声,坐在了我们对面。

  这关系多复杂。

  张朵曾经是顾洛的女友,还生了孩子,她后来还追求过卓风,却深爱着的人是沈之昂,并且也生了孩子。

  沈之昂是我的丈夫,从前睡了张朵,现在还睡了张朵,却是我丈夫。

  我呢?

  我跟顾洛的弟弟顾程峰有过一段,分手后我就跟了卓风,现在是沈之昂的妻子。

  如此复杂的关系中,我都有些分不清楚谁对谁错了。!

  可目前来说,我的立场是不变的,敌人始终还是敌人,张朵也不厉害,别以为她是我丈夫孩子的母亲,我也不会对这刚的敌人心慈手软。

  尤其,因为她抢走了我丈夫的很多第一次,我才更加应该对她恨之入骨。

  “张朵,这里是我的公司,你这个时候在这里怕是不合适,时间不早了,不如早点回去?我已经表明立场,公司我是不会出让的。”

  张朵仍旧坐着不动,此时看着的是沈之昂,笑着问,“之昂,之前我们说好的去吃夜宵,我找到了个好地方,一起去尝尝看吧?”

  我没说话,面对张朵的这样挑衅我是不放在眼中的,可以说我对沈之昂不爱,可我不是不在乎,这是身份的捍卫,可张朵的手段都是小儿科,从前我没少在李思念和徐娇娇那里尝试过。(!≈

  沈之昂摇头,“不去,我陪着老婆喝了米粥就回家去了,你也早点走吧,孩子那边需要你。”

  张朵不愿意的歪了脖子,紧抿着嘴唇生了好一会儿的气,继续说,“之昂,我们都说好的,你这就不认账了?我在你家里的时候你还说回去我那里看孩子呢,现在正好,我也才下班,这里离我家不远,过去看看吧,孩子也好多天都没看到你了。”

  沈之昂没说话,孩子的诱惑对他很大,如果不是我自这里,沈之昂该是会答应的。

  我笑,用勺子搅拌了一会儿米粥,这米粥做的真好,味道也很不错,只是我吃着这么难以下咽呢?

  吃了两口,我放下了勺子,对沈之昂说,“之昂,我吃饱了,我们回家还是陪着你去看孩子?”

  沈之昂感激的冲我笑笑,“不了,太晚了,我们回家。”

  如果我不允许他去,那是我的残忍,毕竟他是孩子的父亲,可如果我叫他单独去,那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孤男寡女,倒不是我不信任沈之昂,而是不相信张朵,相信她有无数个法子叫沈之昂就范,而我只能干瞪眼却什么都做不了。

  那沈之昂想去,我就陪着吧,不过是看孩子,看了就回来,他不走我也不走就是了。

  不想,沈之昂立刻起身帮我收拾了桌面,牵我手,问张朵,“不走吗?那我叫保安送你下楼?”

  张朵暴怒,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气的直跺脚,“之昂,你,你我好歹夫妻一场。”

  是啊,这话没错,他们到底是举行过婚礼仪式的,对外宣称是夫妻的两个人,并且还有了孩子,那就算是夫妻了,可这样的夫妻在一起还不如我跟沈之昂在一起呢。

  我说,“张朵,你们的夫妻关系是什么样子你心里最清楚,直到今天都还在利用之昂,不觉得心里有愧吗?”

  张朵利用沈之昂接近我们,接近我,她要的是我直接垮台,被她踩在脚下,可她忘记了我也不是蠢货,岂能给她机会?

  张朵冷笑,没说话。

  沈之昂拿了电话要叫保安。

  张朵这才转身离开。

  张朵一走,我反倒不急着回去了。

  “之昂,米粥没吃怪浪费的,我还想多吃点。”

  他呵呵的笑,捏我脸颊,“好,好,吃完了再回去。”

  他一勺一勺的喂给我吃,吃光了我拍拍肚子,还真是饱的很,“之昂,我明天以后早点回去。”

  他来这里找我就是想叫我回家,我理解一个人期盼另一个人早点回去的那种急切心情,再如何繁忙,也该知道回家,因为家里还有个人在等着自己,这就是家庭的意义。

  沈之昂点头,抱着我点头说,“我以后天天来接你。”

  不管我们之间如何亏欠,这份为了婚姻而共同努力的心的确是好的。

  可我们之间横着一个张朵还有一个小沈之昂呢。

  哎!

  回到家,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这个好久没回来的床,不过时才分开几天就变得如此陌生,等沈之昂洗澡出来,我才起身往床上钻,他伸手抱住我,低头亲吻我额头。

  渐渐地,身体有了变化。

  他火热的唇就要点着我这份干柴的火,顺着脖子向下滑落,身体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低喃,“啊,之昂!”

  “老婆,准备好了吗?”

  我迷乱的点头,捧着他的脸,意乱情迷之下,我有点分不清楚眼前的男人是谁。

  可熟悉的闭眼却清晰的在我眼前,可这份炽烈的需求却叫我有些迷糊,他是沈之昂还是卓风?

  身体的进入惊的我浑身紧绷,我自己也未曾察觉的低呼,“姐夫!”

  怀中的男人浑身一震,豁然起身。

  第700章 一起洗

  我也吃惊的睁开眼,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我刚才在喊谁?

  沈之昂定定的看了我半晌,狠狠的把我推开,起身冲了出去。

  我呆呆的坐在床上,失魂落魄,不知道要如何。

  良久,楼下传来了开门声,我这才起身往楼下走。

  他穿好了衣服,这么晚了要去哪里?

  “之昂,之昂!”我在楼上急切的叫他。

  “早点休息吧,我出去走走。”

  他推门出了门,我愣了一会儿才追出去。赤足的我跑起来十分吃力,可看着渐渐远去的才车灯我早已经忘记了什么叫疼痛。脑海中无数次闪过他刚才失望的样子,此时的他会去哪里,是找张朵还是回了公司,可不管他去哪里,我又有什么权利阻挠呢?

  我蹲坐在大门口,眼睛早就被泪水遮盖,一片荒凉的看着车子渐渐远走。

  跌坐在地上我不知道坐了多久,他回来的时候天都亮了。

  他拉我起来,一个公主抱将我送进了房间,我死死的抓着他的手,却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错了,这样的无意识叫我无法辩解,我的确是喊了卓风啊,可我不想的,我明明在很努力地忘掉他,为什么就是忘不掉呢?

  “卓尔。”沈之昂声音沙哑,低头看我,扭着身子的他看起来很奇怪,眉头的痕迹特别的重。

  我无力的吸口气,半晌才哽咽着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别离开,求你了,我道歉,我不想的,之昂,对不起。”

  我只能道歉。

  “我没怪你,只是当时……对不起,你坐了一个晚上吗?”

  我摇头,又点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只想到他离开后去的地方我就心如火烧。

  “别去找她,她不好,谁都行,她不好。”

  沈之昂竟然笑了,“以为我会出去发泄找别的女人?傻不傻?”

  我一怔,心里放宽的一点头,“不是就好,对不起,对不起。”

  “没必要道歉,我理解,我就是心情不好出去喝了两杯,你闻闻我身上有香水儿吗。”

  我很吸口气,果真都是酒气,没有别的味道。

  “我出去喝酒了,没找女人,听话,松开我,我去洗个澡。”

  我摇头,我不放,这个男人被我伤的体无完肤了,我放开他就飞走了,我真混蛋,我不放手。

  “笨蛋,那我们一起洗?”

  我紧紧的抱住他的手臂,渴望他身上的温度,心里反复的告诉自己,再不能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好了,我们一起去洗。”

  他打横将我抱起,我蜷缩在他怀里,一同进了浴室。

  没多会儿,浴室的雾气氤氲着,冒出来的蒸腾的湿气打湿了我的脸颊,我贪婪的在他怀里不停地亲吻他,试图要用我的身体一遍一遍的抚平他身上伤口。

  我已经伤痕累累了,我不能再叫人也受伤害了。沈之昂是我丈夫,是我最近亲的人,我该保护好他。

  “之昂。”

  他捧着我的脸,打量着我。

  我一遍一遍的呼唤他的名字,要将这个名字直接刻在心里,永远的刨除卓风的位置,一次不行就两次,我不想在叫眼前的男人受伤了,再不想。

  我扭曲着身体,火热的攀附在他怀中,就像一个很久未曾得到满足的荡妇,我乞求着他施舍给我点怜爱,哪怕继续弄疼了我也无所谓。

  “之昂,要我,求你了,要我。”

  他被我勾起的火肆无忌惮的燃烧,从不回应到了主动,一点点的攻城略地霸占我的身体。

  茫然的进入那一瞬,犹如撕裂的伤口,我一阵低呼,勉强这个开眼看清眼前的男人,是他,沈之昂不是卓风,我看清楚了不是卓风。

  “之昂!”

  “老婆,老婆,抱紧我。”

  我听话的抱住他的腰身,体会着他一次次给我的巅峰。

  随着身体的扭动,水流在周围啪啪的拍打,我尖叫着放浪的释放自己的激情,我从未像今天这样认真卖力气的去取悦一个男人,可这一切都值得,他是我的丈夫,是要共度一生的人。

  他也未曾想到我会如此疯狂,一次次的结束后还未转身,又一次将我压在身下,从浴室到房间,精疲力尽的滚落在地毯上,我们仍旧不想将彼此分离。

  他低头看着我,身下的坚挺犹如钢铁,“卓尔,看着我,你看着我,我是谁?”

  他也不确定的想要得到确认,填补他内心的空虚。

  爱着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他的内心该受到何种的煎熬?

  我心痛的大叫他的名字,“之昂,之昂,沈之昂,啊……啊……”

  天已经大亮,斑斑烈日从窗帘的缝隙折射进来,照在地上,打在床上,晒的人皮肤微痛。

  我慵懒的喘息,伏在他的胸口,听着那里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他一次次的亲吻我,温柔的就像此时的阳光。

  困意渐渐袭来,我趴在他怀里睡的像个孩子。

  再次睁眼,沈之昂早已经不在。

  我起身穿衣下楼,看到他正端着咖啡看资料。

  “之昂?”

  “恩?起来了,饿不饿?我叫人去做。”

  他起身迎着我过来,我签了他的手跟着他一切往客厅走。

  “不是很饿,就是腿软。”

  他轻笑,捏我脸,“那不多睡会儿?我叫刘豆自己处理事情去了,等晚上会和你联系。”

  我哦了一声,端起他喝过的咖啡杯子喝了一大口,“恩,有点凉了,这样喝对你胃口不好,我去在煮一杯吧。”

  他拉着我不动,“有人在煮,坐过来,陪陪我。”

  我们都是缺爱的人,从小就没了父母的疼爱,即便有兄弟姐妹也都失去了,长大后的我们哪怕是只抓到了一点点的爱也不舍得放开,我们这样的人及其渴望陪伴和温柔,就像现在这样,即便不说话没有交流也可以互相意味着,给对方温暖,这样才会有一点点的安全感。

  “老婆。”

  “恩?”我抬头看他,他眼睛真好看,闪闪发亮,估计是一夜没睡好,有点青黑疲倦,可还是漂亮的一双媚眼,勾魂一样的看着我。

  “我们办个婚礼吧。”

  我一怔,心口跳动的厉害。

  “之前太匆忙了,我只想给你需要的东西,可你没开口要的不代表我不该给,婚礼一定要举行,这是我欠你的。”

  他哪里亏欠我什么了,是我亏欠他太多,其实对于婚礼我真的不太在乎。

  “之昂,如果你觉得是因为张朵那边的话那就不必了,我不需要的,只要你对我好,我们现在还是夫妻那一切都不是问题。”

  他重重点头,一个吻落在我额头上,还是坚持说,“必须办,不想委屈你,给我点时间我去准备,你只管试婚纱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