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43节

  第701章 不好意思

  沈之昂喜欢给我,我就收着,不过工作太忙,试婚纱都是临时挤出来的时间,沈之昂担心我来回奔波太累,就叫我在公司等,叫人将设计师都请到了公司去,往往是我在开会呢,设计师到了给我量尺寸,会议结束,她就给我看样式,连续七天都在折腾这件事。

  终于得了空闲早点回家,沈之昂却不在。

  我知道他也在因为跟他爸爸内斗的事情忙的无法分身,我索性做好了晚饭直接去公司找他。

  提着饭盒进去,助理也不在,只有一个新来的职员,我们彼此不认识,他对我打了声招呼,就没阻拦我。

  我直接进门,沈之昂不在,放下饭盒我随便的找个地方地方坐,这才打电话问助理,助理却说沈之昂一直都在办公室。

  我没多想,放下电话等他回来,这会儿就听到了隔壁的休息室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我下意思的起身去看,推门。

  赫然,两个人赤身裸体的人,男人是沈之昂,女人是张朵。

  我觉得吧,捉奸在床这种事我实在没经验,可我能够亲眼见到还真是……

  怎么说呢,我没有生气,更没有暴怒,只觉得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得到了解脱。

  一直以来我都渴望着婚姻幸福美满,我身边的男人能够给我足够的温暖,可事实往往叫人不尽人意。

  沈之昂的身体我了解,我受不住的,可张朵却只戳进喉咙,满是享受,感官上的刺激叫我浑身发抖,我下意识的说了声,“不好意思。”直接关门出来了。

  我颤抖着脚步,在门口徘徊了很久,慌乱中打翻了桌面上的饭菜才回过神来,提着手包出来。

  助理这时候也会来了,很匆忙,该是才买了什么东西回来,见到我的时候很意外,吃惊的问我,“深夫人,您怎么了?”

  我摇头,保持着最后的理智,“没事,你先别进去了,沈总现在脾气不大好,你先出去忙吧。”

  他愣愣的点头,“哦。那我先出去转转。”

  我戳破了他们都好事,却依旧故意他的面子,这份理智是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出来后,我还安静的开了车子,回了家,看着我的东西,发愁的想我是拿走还是不要了,可我竟然觉得我就当做没发现好了,婚姻不就是如此吗,多少家庭看似完整,其实背后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悲欢离合呢?我也不例外吧,沈之昂多情,帅气有能力,还是个懂得耍手段的男人,能够走到今天的他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对于我的温柔已经足够多,我还奢求什么呢?我给不了他爱情,他给我的是否是爱情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选择的不会去阻拦。

  我随便的挑选了两件衣服,想了想却都没有拿,只提着从前我最喜欢的一个白色的手包离开了。

  这会儿电话打了进来,是沈之昂。

  我没接,直接按了关机,直接回了办公室。

  因为最近交接做的很好,我这边手头上临时没事,所有员工也都提早离开,偌大的办公楼就只有我一个人。

  我叫人送上来一箱啤酒,打开来却一口没喝,直接用座机联系了冯飞,相约在酒吧,我们说起了最近的工作事情。

  冯飞很是满意我的决定,打算暗中给我几个生意做交接,我答应了,看了看他的合约,准备明天就做。

  可事情说完,我还是不想走,冯飞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他问我,“不高兴?”

  我摇头,想了想,我能表现的如此平静的确是很意外的,换做别人的夫妻不是应该大吵大闹吗?可我却只安静的像没发现什么一样。

  我问他,“冯总,你结婚多久了?”

  “七年。”

  七年之痒,可现代社会,能够熬到这个时候的其实真不多,那么我呢?我经历过两次婚姻了,最多才坚持了一年,我跟沈之昂之间呢?好像压根都没顺利过。我不禁自嘲的笑,“冯总,是不是我不适合结婚?”

  冯飞轻笑,“婚姻不是适合的,是需要经营的,我常年在外,她一直在法国,我们两地分居了七年,你说这样的婚姻叫婚姻吗?七年来我们见面的次数只有其次,一年一次,只在年末相聚,每一次都觉得像个陌生人,她甚至都有点不记得我的样子。呵呵,是不是很可笑?其实婚姻对我们这种人来说是累赘,除却生儿育女,我们没有别的事情要做了。”

  是啊,可是沈之昂呢?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说她一直都在利用我吗?

  如果是利用的话,那就利用吧,我无所了,我欠他的,我应该偿还。

  如此想,我反倒释然了。

  既然我不适合婚姻,我也不会经营,那么我就活该在婚姻中受伤害,既然不期盼什么了,我的心口也没有那么沉重了。

  “冯总,谢谢你。”

  他好奇的问,“谢我什么?谢我给了你一些婚姻上的意见?错了,每个人的婚姻都不一样,我的意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去想,看你需要什么了。你需要婚姻不需要爱情,那你的婚姻就只是个婚姻,是个围城,这里面没有爱情只有利益和关系。如果你需要爱情也需要婚姻,那就找个彼此相爱的人结婚,好好去经营,不过这样很难。”

  是啊,哪有两全其美的事情,人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在这坟墓之中,我们都是行走的行尸,自己尚且神志不清,如何叫另一半保持清醒?

  我摇头,将手里的酒水一饮而尽,“还是要谢谢你,我懂了如何做。”

  我既然选择了婚姻,不需要爱情,那么就这样吧,沈之昂啊,我不需要努力什么了,何必还要叫自己费力的去忘掉谁呢,我就是我,婚姻继续,可不能防止我爱谁。

  可卓风的平静生活我不想去打搅,我只想他放在心里,永远的封存。

  酒杯放下,我搓了把脸,“冯总,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还想再坐一会儿。”

  冯飞轻笑,提着的包又放下了,“美女在这里没走,我岂能离开?陪着你就是了,想喝酒,我奉陪。”

  冯飞不是很能喝,一杯酒下毒就脸红了,他呵呵的笑看着我,我却很清醒,眼睛里面没有醉意,可我的心却醉了。

  人都说难得糊涂,我就是活的太明白,我也糊涂一次,沈之昂这件事我就当做不知道吧。

  喝光了酒桌上的酒水,我也开始迷糊了,眼前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卓风,他一点都没变化,好似许久没见的他已经胖了一些,加强身体锻炼,依旧那么强壮,是那种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人。

  第702章 为什么不相信

  他安静的坐着,垂眸看着我,也不吭声。

  我知道他不是卓风,可眼睛就是逃不开他的样子,我一遍一遍的确认,“冯总,冯总?你,你怎么变了?”

  他不说话,只眉头打结,我看着看着就想笑,“呵呵,我看错了,我最近老是看错人,真该死,我早该忘掉的,哎,不想了,不想了,喝酒……”

  这一醉,就是隔天中午,我在一个酒店醒过来的,衣服还在,那就是没事发生,可这里只有我,桌子上放着一个歪歪扭扭的字条,看样子该是这里的服务生写的,“卓总,一个先生送您过来,用了您的身份证,钱付过了,他交代您醒过来后就可以打电话叫早餐了,他已经安排好,有需要请拨打前台座机。”

  我呼了口气,按了按电话没亮,才知道我一直都关机。

  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十五分,我才睡醒,今天事情不多,相信刘豆他们会处理好,我也没着急,洗了澡出来画了个淡妆,撒了点香水出来,早午饭就这么被送到了房间。

  是才烤出来的牛排,味道不错,还有一杯酸奶,我问服务生,“那先生为什么给我准备酸奶?”

  服务生说,“先生交代您胃口不好,多喝酸奶,所以没有准备红酒,需要红酒?”

  我摇头,“不了,酸奶也不错,有水果吗,樱桃什么的。”

  “有,早准备好了,那位先生交代过的,我这就去拿。”

  哦?

  冯飞知道我喜欢吃樱桃?

  我狐疑的皱眉想了一会儿,没头绪的摇头,牛排已经切开了,一块一块的分好,我捏着叉子一块块的吃,味道好熟悉啊,像极了很多年前卓风做的那些。

  昨天晚上我似乎也看到他了,这人思念一个人,连呼吸都会有他的味道,真是可怕。

  饭后水果端上来,我也吃饱喝足,叫人送了一套衣服给我,换好了出来,直奔公司。!

  刘豆正叫人在会议室开会,我进来的时候才开始,刘豆问我,“卓总,没有变化的话我是否可以继续了?”

  我点头,摆了摆手,看一眼文件,问题都修复了,现在看来是没什么问题,刘豆说到一半的时候沈之昂来了,他安静的坐在角落,看着我。

  我没理会,叫刘豆继续。

  会议进行了三个小时才结束,所有人离开,我才起身要走。

  沈之昂先起身,朝我这边走来,我没躲闪,正视他的双眼,此时我在心中想,他会给我怎么样一个解释?是说迫不得已还是利用谁的关系?亦或者说,从始至终他爱的都是张朵而不是我呢?(!≈

  我没吭声,等着他说话。

  他却笑着抓我的手,“老婆,我定好了位置,我们出去吃吧。”

  我是真意外,不过他都装作没发生了,我也不想问,到底是没兴趣的,婚姻吗,不过如此啊,我印象中的好男人也不过如此,还真是可笑。

  我挣脱开他曾经握着张朵胸口的手,用纸巾擦了擦,还是觉得有些脏,不过我说话的语气倒是平和,“之昂,我吃够了,中午吃的很好,现在四点多一点,距离我下班时间还早,我想去忙一会儿,你如果没事就等一等吧。”

  他一怔,垂眸看我的手,我将纸团扔出去,提着文件从他身侧一旁走开。

  他一伸手,将我拽住了,“不问理由吗?”

  真是好笑,这件事难道不是他该主动告诉我吗?或者说的当时就叫他的人追上来给我个合理的说法?

  “之昂,你的人一直跟着我的吧?”

  他摇头,“最近没有。”

  我倒是奇怪了,那之前跟着我的人是谁?不过我不想追求了,我现在只想和平的继续生活,哪怕他背后跟张朵苟且,面前跟我恩爱,可我不会在允许他碰我,一根毫毛都不允许。

  “之昂,我不追问了,因为没有必要,至于结婚仪式就算了,你结过婚的,忘了吗?”

  他皱眉,满脸的不相信,“老婆,不觉得这是个误会吗?”

  我果真是笑出声来,捏紧的手很想给他一个巴掌,可我没动,已经没有必要叫我动怒了。

  我说,“之昂,你想要我相信你这是误会吗?别的不说,你的尺寸我知道吧,你的样子我知道吧,你的身材我也知道,当时……”我一阵犯呕,那个姿势我从未试过,因为胃口不好,嘴里面有点东西我就恶心,也从来没有想到会给男人那样过,可张朵在做,并且是给我眼前的那个丈夫。

  他此时竟然在对我说这是个误会。

  我真希望我当时就眼瞎了。

  “之昂,趁我现在还能理智的时候最好别激怒我,我不知道我能做出什么来,你走吧,不然我叫保安了。”

  他死皮赖脸的跟上来,“老婆,这就是个误会,那个人不是我,你为什么不相信?”

  我如何相信?

  “你如何证明呢?你是说我看到的都是假的?我做梦了还是被灌了药?还是说有人找了个跟你一模一样的人?之昂,撒谎也要高明一些,这样真的太拙劣。你现在找我就是想挽回婚姻吧,放心,我不离婚,就算离婚,也是等着你提出来,让开,我要去忙了。”

  从这以后,我没见到过沈之昂,离婚的事情也没有任何人提起,他那边的消息我反复听到过,毕竟冯飞背后给我的生意都是跟沈家的公司有关系的,来往的资金都是我一人经手,每次都能听到他手下人说沈之昂的事情。

  张朵再没出现过,是好还是坏都无从得知,我只忙于我的工作,苦于奔波。

  一个月后,我的公司终于初出有了成绩,看着会计分录的记账,一进一出都相跳跃的心脏,最后的结余不是负数,的确叫我欣喜不已。

  我叫刘豆准备定酒店,全公司上下都去庆贺一番,他找了一家才开张的酒楼,就在公司附近,我看了菜单,当时就签了字。

  晚上七点,公司上下一百多人陆续到场。

  我站在高台上讲话,看着我亲手培养起来的人,心里不知道多高兴,什么婚姻,什么爱情,与我已经距离很远,我的眼中只有工作,权利,地位,一样都不可或缺。

  讲话完毕,掌声如雷,我走下高台,酒席开始,接连接了几个敬酒之后出来,我躲在卫生间,看着镜子中光鲜靓丽的自己消瘦的样子,不禁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