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44节

  第703章 礼物

  于我而言,眼前的一切是我所需要的吗?

  闷声哭了很久,洗掉了脸上的妆,再抬头还是那个满是自信的我。

  从卫生间出来,转身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还以为自己看错,可听声音却是那么熟悉。

  沈之昂啊,我多久没见到了?

  我还打算过去看个究竟,可走出去两步就被才来的冯飞给叫住了,“卓总。”

  我一怔,转身看向他,他今天穿的很休闲,看得出来比我还要高兴,“恭喜,我才来,抱歉,不知道哪里有男士卫生间。”

  我指了指角落,“在那边,我先回去了,你早点过去,我们好喝一杯。”

  他笑呵呵的,“好说好说,啊,这是礼物。”

  他从兜里面拿出来两个小盒子,看起来很精致,可我不知道送人礼物还有一次性送两个的?“还送了两个吗?”

  他恩了一声,急着走开了。

  我一面往回走一面拆包装,一个里面是钻石项链,看起来价格不菲,少说也有个十几万了,另外一个是很普通的小画框,手工自己做的,看得出来是用心了,并且……那落款的就叫我很意外了。

  之前跟沈之昂和做的一个客户就是这个人,很神秘的外商,做的是水产生意,一直没露面,倒是经常见到他的助理在国内,之前冯飞跟我说过这个公司,难道是那个人送我的?

  东西放进包里面,那个项链我打算还回去,太贵重不说也实在叫我无法接受。

  可冯飞很久才过来,看样子都喝了一顿了,脸都是红的,我好奇的问,“这是中途还有打劫的?喝了不少吧?”

  他笑,“是,一个老相识,你也认识。”

  我诧异皱眉,顺势往门口的方向瞧,不禁想到了刚才看到的沈之昂,于是问,“你跟他还有业务上的往来?你的生意好像也没涉及到他那边的吧?”

  冯飞笑眯眯的看我半晌没有这个面回答,只说,“或许是呢?呵呵,不提了,喝酒喝酒,我今天可是有备而来,喝了不少的醒酒药呢,为的就是能陪陪我的好帮手,来,我先干了。”

  我笑着端起酒杯,看着他喝光,也将项链还给他,自己才喝。

  他怔怔的看着我,有些不高兴的问,“为什么还回来?不喜欢吗?”

  我说,“是啊,不喜欢。太贵重了,我不敢收,不如那个相框来的意义大,我宁愿你给我写一句祝福的话都比送项链要好。”

  他哈哈大笑,跟着才说,“恩,反倒是我的不对了,可我都送了你不能还给我了,不如还我一份礼物?”

  哦?这倒是有趣了。

  我也打趣的点头说,“那你选一个吧,要等价才行啊,我买得起,虽然你没给我发工资。”

  他儒雅的笑笑,指了指门口。

  我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眼神定格,手里的空杯子咣当一声落在了桌子上。

  那个人,就好像神一样,叫我丝毫没有准备的闯进了我视野之内。

  我不敢相信的眨巴眼睛,刚才还没擦干净的脸上挂着水珠子,此时正顺着眉峰往下流,我下意识的使劲揉眼睛,再次看清楚,确定没错,是他,卓风。

  无数次出现在我梦中的男人,他竟然来了,并且直接进来的,连声招呼都没有,他总是给我这么多的意外,叫我无法招架住。

  冯飞低声在我耳边问我,“够不够本?”

  我愣了会儿,茫然回头,此时卓风已经走了过来,被刘豆等人簇拥着热情的拉到了这边。

  本是公司的小聚会,不想来都是大人物,冯飞,卓风,实在意外。

  “卓总?”冯飞再一次小声提醒我。

  我愣了楞,将桌子上的酒杯摆放好,此时发现自己的手都在发抖。

  我有些局促的说,“啊,够本了,我,我冯总,您这是早有准备吗?”

  冯飞摇头,“相框就是出自他的手,礼物都收了,人也该见一见。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集团总裁卓风先生。”

  所以,卓风背地里一直在跟沈之昂做生意,甚至还跟我合作过,他就从未离开过我的视线?不,确切来说是我从未离开过他的视线。故此才会出现在这里?

  我迟疑着伸手出去,他笑着,轻轻握住,跟着说,“卓尔,许久不见了。”

  是啊,许久了,大半年了吧,却好像半辈子这么久一样,上次见到他如同上辈子的事情。

  我垂眸,到底是不敢直视他双眼,低声说,“是啊,很久不见,多谢卓总的礼物。”

  他笑着松开我的手,从容的坐在了我对面,跟着对冯飞说,“多谢引荐,我一直想见见我合作的合作方那个女强人,不想今日见到实在意外啊。”

  他这样的官腔实在叫人接受不了,不过在这样的场合还真是避免不了的假意打圆场,我也没有太在乎,只说,“是,是。”

  期间,我们话不多,冯飞说了不少,估计是酒精上来了,他脸色更深,喝到最后舌头打结,最后告诉我,“上次的牛排就是卓总的手艺,若非他提醒,我都忘记了准备樱桃了。”

  我大惊,猛然抬头,对上卓风的眼。

  所以他回来多久了,上次我跟冯飞一起喝醉是很久前了。是他送我回去的吗,还是说只在背后做了牛排就没出现呢?那我当时酒醉见到的人就是他,不是做梦?

  我凌乱,卓风啊,到底想干嘛?

  酒席结束,员工们陆续离开,我这里则也安静了起来。

  卓风始终没动筷子,酒也没喝,喝了两口果汁,就这样一直安静的坐着。

  他偶尔看着我,眼神发亮,目光灼灼,深不可测的眼神要将我全部看穿了进去。

  我起初还有些拘谨,此时也没有了任何感受。

  我发誓不离婚,我说到做到,我跟沈之昂之间就算成为了仇人也不会主动提出离婚,至于卓风吗?我想,还是藏在心底吧,他现在如何?过的好吗?我不关心。

  酒醉,我勉强扶着桌面站起来,踉跄着跟他打了声招呼要走。

  不想,卓风也跟我一起出来。

  刘豆叫人送走了冯飞,我则站在门口拦出租车,身后卓风问我,“用我送你吗?”

  我摇头,摆手,极力拒绝,“我打车回公司,还有事,卓总,有缘再见。”

  多可笑,不知不觉的就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有缘再见,有缘再相会吧。

  到了公司,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来的,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浑身燥热难耐,不知道是不是我把空调开的温度太高了,整个房间都发闷的厉害,我起身去关掉,又觉得冷的厉害,想去翻找条被子,转身之际,房门开了。

  沈之昂匆匆走来,抓我的手,问我,“见到他了,要跟我分手了是吧。你想跟他走,是不是?”

  第704章 将我送给卓风

  我没力气跟他周旋,这么久不出现就是要质问我这个无聊透顶的问题吗?我扯开手推他,“沈之昂,我现在很累,叫我休息,你先回去,我们的事情改天再说。”

  他冷笑,问我,“卓尔,你还是想走,是不是?那天的事情我跟你解释了,你不相信。”

  真是笑话,我怎么相信,我亲眼所见,还叫我怎么相信,难道我要骗我自己我看到的不是真的?那个男人不是他?

  我躲开他的视线,提着被子往房间里面走,他跟着我钻进来,我无奈的任由他跟着,自己蜷缩在床上,脑袋才枕在床上困意袭来。

  沈之昂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爬山床,手上像是燃了火,一路往我身上点火,我无奈的推他,软绵绵的却浑身无力,燥热的厉害,不知道是怎么了,却爱极了他这样的抚摸,我明明很讨厌的,即便我们没有离婚我也不想叫他的身体碰过了别人之后再来碰我。

  “走开。”我勉强坐起来,推他的手却被抓住,他轻轻一带,将我拉进怀里。

  “老婆,那个人真不是我,为什么不相信我?”

  狗屁,我低骂,巴掌还没拍上去他就将我压在了身下。

  巨大的压力险些压的我没透过气来,我无力的抗争在他身下却变成了另外一种勾引。

  “走开,走开。”

  我不顾他的脸,指甲狠狠的戳上去,甚至听到了划破皮肤的声音。

  沈之昂就像疯了一样在我身上攻城略地,一寸寸的拨开我身上的衣服,我惊吓不易,这酒也醒了大半,狠狠的踹向他的身体。

  “沈之昂,你疯了吗?疯了吗?”

  他浑身一颤,估计是被我踹的痛了,转身落在地上,咚的一声,我也借力起身,看也没看推门往外面走。

  沈之昂在后面追我,走到走廊的尽头,他还是将我抓住了。!

  我无望的拼死挣扎,尖叫声响彻整个空下来的大楼。

  可这一层就算是喊破了喉咙也不会叫楼下的保安听到。

  我们还是夫妻,保安即便在监控里面看到了什么也不会干涉,这样的夫妻真是可笑啊。

  “沈之昂,我不爱你,你别碰我,我被你利用是我自己愿意,可我现在不愿意了,你松开我,松开我……”

  我尖叫,嘶吼,试图唤醒此时已经发狂的人。(!≈

  我最后一脚,狠狠地踹在他下体,声音巨大,他也彻底的的松了手,皱眉看着我,大口喘息,半晌才说,“卓尔,那个人不是我,为什么不相信?”

  我已经不想确定是不是他了,是与不是都无法改变我们之间的隔阂。

  “沈之昂,我说过,你变成什么样子都不会离婚,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后的底线,你想做什么跟我没关系,那个人是不是你都不重要。你知道吗,当时我见到了之后竟然有种解脱,我终于不用在一个我不爱的男人身上努力了,我甚至觉得很庆幸你想通了肯放开我。你去找她吧,我不爱你,也不值得你爱,懂吗?”

  “卓尔!”

  沈之昂咆哮,急的团团转,在我跟前走了好几圈,红着眼告诉我,“那个人不是我,是我的替身,即便是结婚那天的人也不是我,我想一直隐瞒,只有这样张朵才能放松警惕交出最后的东西,我家里人才会放过我。卓尔,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解释?”

  什么?

  我大惊的望着他,他就像一只失去了方向的困兽,在我面前不断的徘徊,一直都没停下来。

  我不懂的想,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人不是我,不是我。是另外一个人,当初我出事,第一次就因为张朵吃了亏,我消失了一段时间,后来我找到了一个人,他肯整容手术乔装成我,以后都很多次出现的大多不是我,除了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才是我,知道吗?你看不出来吗?我以为你会理解我,至少会相信我,可你太叫我失望了,我宁愿这个计划一开始都没有发生过也不想你这样误会我。当时我也在想,是否该试探你,可我后悔了,我不知道你会过去。你不爱我,我知道,为什么要说出来?”

  沈之昂有点语无伦次,可我还是听懂了,他不想亲口说出我不爱他的话,只求我能够像从前一样努力的去爱上他,可我做不到,这个事情即便不是试探也成了一种试探,证明我对他真的一点付出都没有。

  “我……之昂,我……我必须说,我不爱你,你知道的,我不爱你,我在很努力地想爱上你,可是那个人……就是你,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你知道的多对你没好处,我父亲对你动手了知道吧,所以卓风为什么会回来,之前你下班回家,中途跟了三个人,我的人都被杀了,卓风知道这件事后是一个星期后,他回来也正是冯飞约你那次,你们从酒吧出来,是冯飞的人帮了你。那次开始,我的父亲就已经打了你的主意。你说我还敢对你说什么?现在我家里人看你一个人做生意慢慢壮大起来就容不下你了,可我不能拦着你做你想做的事情,我只想你安全。”

  我就像一条被人拧干的抹布,顺着墙壁一点点滑落,水流也慢慢的流淌下来。

  这一切,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们以为我们都在用力的为了对方好,却不知道这样的好却是最深的伤害。

  “张朵最近都没出现不知道为什么吗?的确,你不关心,你只想做好自己的生意,你要强大,你以为你强大了就可以被人畏惧,可想害死你的人不在乎你是否强大都会动手。大柱子你忘记了吗,不管你在哪里他都在盯着你,之前险些抓到他,现在又叫他逃了。卓风回来我猜到了,他不放心你,可他没做什么。我说过,你是我的妻子,谁都别想抢走,我以为冷战一个月后你会想清楚来找我,可我没想到你见到卓风后会这样,是我高估了我自己的感情还是低估了你对卓风的感情?”

  都不是,是我太愚蠢,是我自私,是我没有兑现诺言。

  我说过的要渐渐忘掉卓风,我说过的要对沈之昂好,我说过的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不分开的,可我一次次的反悔,我一次次的想要逃开,是我的错,我的错。

  我泪水成线,处手冰冷。

  “我不想的,我不甘心的,可我不想你出事,卓风跟我说好了,带你走,他当你是妹妹照看,至少这样你会安全,你的公司冯飞来看着,我这边处理好了我家里的事情我就去找你,好不好?”

  什么?他来找我是想告诉我将我送给了卓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