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4节

  第66章 我是不是一个婊子

  顾程峰一直盯着我的眼睛看,好像在确认什么。

  我见他犹豫,主动脱了衣服。

  他愣住了,低头看着我的胸口,突然吻激烈起来。

  我呼吸都有些上不来,任由他霸道的在我的身上索取。

  他就好像一条缺水了很久的鱼,渴望水泽。我就是那养活了鱼的水,给他无限温柔,他贪婪的在我的身上吸允。

  吻了我很长时间的我们互相紧紧的抱着对方,感受对方身体上的火热。

  他的身体在颤抖,热的好像火烧,要将我焚烧。

  他低声呼唤我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卓尔,卓尔……”

  我却有些心不在焉。

  脑海中不断的蹦跳出姐夫的样子,他的帅气,他的认真和他的关怀,每一种表情都已经深深的刻画在我的脑海里。我强迫自己不去想他,他的样子却依旧顽皮的跳到我的跟前。

  顾程峰的动作轻柔的好像一汪温泉,每一次落下的手在我的身上,我都要战栗一次。

  突然,他停下来,看着我,“卓尔,你叫我,叫我的名字……”

  我知道,他想确认我是否真的想好了,是否还会继续叫错名字。

  我大胆的呼喊他,“顾程峰,顾程峰……”

  他笑了,好像阳光一样,吻又落下来,稀稀疏疏的吻在我的身上,不断的留下一串痕迹,好似要将我最后的清醒榨干。

  当他的双腿在我的身下撑开,我顿时大惊,身子也开始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

  他却慢下来,火热在我的身下不断的摩擦,迷乱之间我听得到他在我耳边问我,“想好了吗?很痛的,卓尔,想好了吗?”

  我闭着眼睛重重点头。

  “你看看我,你看着我,看我是谁。”

  我睁开眼,看到的是顾程峰,他双颊绯红,眼睛微微眯着,薄唇有些红肿,上半身上满是结实的肌肉,低头深情的望着我。

  我看得清楚,他是顾程峰,是我认识的那个顾程峰。

  “顾程峰,我知道是你,我知道。”

  他不是我姐夫,不是。

  我会将我的第一次给他,不管我们以后如何。

  “卓尔,我来了,你忍一忍,痛了就抓我。我慢慢来,你,你忍着点。”

  我咬着薄唇点头,感受着同样紧张颤抖的他。

  他有些笨拙,低头看着我的身下,双膝又撑开一些,我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火,好似要燃烧我的全身。

  他抬头盯着我的眼,那火热慢慢的,“啊……”

  我想,顾程峰多年以后再不会碰别的女人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吧……

  姐夫出现的时候,就好像发怒的豹子,拳头落在顾程峰的身上发出一阵沉闷的巨响。

  我翻身起来,衣服都未来得及穿上,跑过去拽姐夫。

  姐夫发疯了一样痛揍顾程峰,满足子追赶。

  顾程峰被打的一个措手不及,只知道后退,脸上满是青痕,血水从鼻子飞出来。

  我的尖叫声和姐夫暴打顾程峰的声音交相辉映,整个房子都在震颤。

  我不顾一切的横在姐夫和顾程峰的中间,大叫着卓风的名字,“卓风”。

  我清楚的看到他发怒的每一个表情,就好像一把刀子深深的刻进了我的心口。

  我大哭求他不要动手,“姐夫,这是我自已愿意的。”

  顾程峰已经被他打的趴在地上大声呼吸,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

  我将衣服盖在顾程峰的身上,姐夫过来拽着我起身,提着我的裙子给我套在身上。他始终不说话,手臂因为用力而不断的在颤抖,每一次落在我的身上都好像触电一样。

  “姐夫,你说话啊,你这样拦着我会怎么样,我迟早都会跟别的男人。你不要我,我就不能找别的男人了吗?你也答应了顾程峰追求我,不是跟他睡也会是别人,你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哭的泣不成声,任由他帮我穿上裙子套上外套。

  “姐夫!”

  他始终不理会我的叫喊,看着我的身上衣服穿戴整洁,拉着我的手不放开,另一只手打了电话,叫了救护车,拽着我往外面走。

  我站在门口不动弹,一只手死死的把住房门,“姐夫,姐夫……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你放开我,放开我。”

  我无助的好像一个被人抢走了玩具的孩子,大哭着,渴望他能够松开我。

  “姐夫,你会有家庭,你会有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可我也一样啊,我不能一辈子待在你身边,我是自由的人,我要自己的生活,你拒绝了我无数次,难道就不允许我找别的男人吗?顾程峰会对我好,为什么不行?为什么不行?”

  “……卓尔,任何人都不行,跟我回家。”

  “不,那不是我的家,那个家不是我的家,那是你和李思念的家,不是我的家。我不回去,我不回去。”

  顾程峰这时候踉跄的走出来,满脸血水,随便的用身上的衣服擦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上了一条四角裤,细瘦的腰上满是血污,顺着肌肉的线条往下流淌。

  站在我身后,哼哧了一鼻子的血水,指着卓风大骂,“你就是想霸占的卓尔,你不要她还不准她找别人,你真卑鄙,小人。”

  卓风浑身一怔,回头怒瞪着他。

  顾程峰却笑了,拽着我扒着门的手,使劲的握住,指着卓风冷笑,“你给我听好了,就算是你打死我,我也不会放开她。卓尔跟我是自己愿意。就算她现在还不能理解自己做什么,她是成年人。可只要有我在,她就不需要懂太多,因为我可以保护她。你能吗?卓风,你能吗?你看看卓尔,这几年跟你在一起,他受了多少委屈?跟着你的女人又有几个有好结果?我姐,卓尔,现在还有李思念,你吊着一个,挂着一个,全都想占为己有,你这么做对得起谁?啊?”

  卓风本握着的拳头渐渐松开,看着我的时候眼神也暗淡起来。

  他张了张嘴似乎要辩解,可还是没说出来什么,怒瞪我和顾程峰一眼,依旧拽着我不放,“跟我回去。”

  我摇头,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

  一边是卓风,另一边是顾程峰,我谁都挣脱不掉,被他们拉着好像一条绳子,拽了又拽,谁都想将我拉到他身边去。

  “姐夫,姐夫……顾程峰,顾程峰。”

  正在我被扯的没了力气的时候卓风一拳头挥了过去,顾程峰闷哼一声,仰头倒在了地上。

  我吓得一声惨叫,要去看顾程峰,却不想,整个人被卓风抱了起来,直接往外面走。

  他将我扔进车内,碰的一声关了车门,站在外面没进来。

  车门上了锁,我出不去,只能看着顾程峰趴在地上不动弹却无能为力。

  卓风没急着走,等待着救护车过来了他才上车,看我一眼,叫司机尽快开车。

  顾程峰被抬上救护车离开,我们的车子也渐渐走远。

  到了住处,卓风将我锁进了书房,我就蹲坐在地上,一直在哭。

  我担心顾程峰出事,等我哭够了开始大力气的敲门,苛求卓风放我出去,至少该告诉我顾程峰是否出事了。

  “姐夫,姐夫……姐夫……”

  “卓尔,别闹了,他没事。”

  我怎么会是在闹,我就是想去找顾程峰。

  “姐夫,你这么做开心了吗?开心了吗?”

  “卓尔,不开心不重要,做人本就不开心。你跟他交朋友可以,可不能做别的事情。”

  “……有什么不同呢?”我抹掉了泪水,蹲在地上,头依靠在门框上,听着他在外面有些沉闷的声音。

  “很不同,身体交付出去了会改变很多东西。你还小,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如果你现在是大学生,或许我会接受。可现在不行。”

  我吸了吸鼻子,“姐夫,如果,如果就算我跟别人发生了关系,如果我跟别人结婚了,有了孩子,可那个时候我还喜欢你呢?”

  他没有回答我,只在外面发出一长串的叹息。

  “姐夫,你知道的,我就是想要你啊。我,我这么做想忘掉你,我知道你要跟李思念在一起了,那我就是多余的那一个。我现在自己了一种解决问题的办法,不好吗?或许我忘不掉,可至少我给了你自由,给了我自己自由,不是很好嘛?姐夫,你说呢?”

  “……卓尔,如果一直这么想问题,我就一直不会同意你跟别人接触,这么想是不对的。”

  哪里不对呢,哪里不对?

  难道要想他和李思念那样为了利益必须在一起,不管对方是否喜欢对方也要互相睡在一起,才是对的?

  “姐夫,你跟李姐姐之间的做法就是对的吗?为了公司,为了钱,为了利益,你们不喜欢对方,却要接受对方,这样做就一定是对的吗?”

  “……卓尔,好好休息,我去给你做饭。”

  “不,姐夫,不……”

  我疯了一样的在房间里面大叫,愤怒和这样的无助叫我失去了理智,我将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摔了出来。

  住处的房子里面摆放着很多的书籍,最上面一层是卓风最喜欢看的几本书,我疯了一样的扔出去,砸在窗户上,发出一串嗡响。

  “啊……”

  我嚎啕大哭,趴在地上打滚,撕扯身上的衣服。

  这样的发泄叫我没有得到一分一毫的痛快,反倒更加烦躁。

  我渴望的东西始终不得到,难道叫我放弃了换一种方式生活也不行吗?

  卓风,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

  我闹的累了,躺在地上仰头看着天花板,周围满是狼藉,泪水已经将我的眼睛蒙上的一层雾气,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

  后来姐夫进来,端着饭菜,将我从地上抱起来,直接送进了浴室的浴盆里。

  温热的水流喷洒下来,流淌在我的身上,却温暖不到我的心。

  周围被氤氲的雾气包围,可我仍旧冷的浑身发颤。

  他的手很温暖,每一次沐浴乳揉搓我的身体的时候都带着几分火一样的灼烧。

  我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看,他不躲闪,也不看我,专注的帮我清晰身上的污垢。

  等他的手落在我的腿上的时候突然停止了。

  我一把拽住他的手,瞪着他,“姐夫,我是不是一个婊子?”

  卓风怔怔的看着我,眼睛里面有红血丝,跟着摇头,“不是,别听别人乱说。”

  他继续帮我洗澡,洗好了又用水冲干净,等回头去拿浴袍的时候我起身从他的身后将他抱住,“姐夫,别推开我,好吗?”

  他站着没动,只垂着头,“卓尔,很多事情很复杂,你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你为了公司为了家族,可以娶一个不爱的女人,可我呢,我要怎么办啊?你舍得将我放走吗?”

  第67章 卓风,他心动了

  他的脊背瞬间挺直,半晌才说,“傻瓜,事情不是这样。”

  “姐夫,你总以为我是小孩子,所以很多事情都不告诉我,可我长大了,如果你不拦着,我早就跟顾程峰在一起了。你可以和李思念在一起,我就不能和顾程峰在一起了吗?”

  他连忙摇头,转身将浴袍披在我肩头,又用毛巾来擦我的头发,过了很久才说,“对于我来说你的年龄还很小,很多事情做不得。你可以和顾程峰在一起,却不是现在。他的家庭和他自己暂时还不能照顾好你,如果你牺牲太大,将来哭的是你自己,我能做的只能现在拦着你。你可以恨我,可我必须要做。”

  我不想听他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打着为了我好的名义做着他认为对的事情。

  我有些生气的反驳,“姐夫!你不要避重就轻,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我想要的是你,你为什么从来不回应?你直接告诉我,告诉我啊,是因为年龄还是身份地位?我可以努力,姐夫!”

  他的手顿住了,却再没有说什么。

  我知道,这又是一个没有任何结果的胡闹。

  我们依旧会恢复从前,我还是他身边听话并且学习好的卓尔。

  可他呢?

  他已经在我的心中渐行渐远了吧!

  尽管我们再不会争论这个问题,可我与卓风之间或许再也不会有这么近亲了。

  我晚上我故意躲开他一起吃饭,他每次过来叫我吃饭,我都不搭理他。

  卓风注意到了我的不对,也不跟我计较,只将饭菜放我跟前就出去,一整天都围在我身边转。

  我第一次这么讨厌他出现在我身边,好像赶不走的苍蝇。

  被他看着真是难受,度日如年。两天后,他才敲门叫我换好衣服出去。

  “姐夫,我不想出门,出去了还要找别的男人,你不是不同意吗?”我故意气他。

  他不搭理我,只轻蹙眉头,递给我一件新的裙子,“穿上,我们去医院,你不想看顾程峰吗?”

  我想,我一直都想。

  到了医院,车子没停稳我就开始往撤下跑,卓风就跟在我身边,好像守护财宝的小士兵。

  我跟顾程峰都没说话,我只坐在他身边看着他,想问问他哪里疼,他却不看我。

  我知道他在生我的气,可我早就想过来了,卓风却不允许。

  临走之前,我告诉顾程峰,“顾程峰,你还想叫我做你女友吗?不想的话我就要做好准备忘记了。”

  他愣一下,这才回头瞧我。可是看了我很久都没给我答复,最后看着我身后的卓风,似乎在询问我姐夫的意见。

  我有些生气,跺脚,“顾程峰,你别挨了打就害怕他,我在问你呢,你看他做什么?”

  “……卓尔,不是怕他,我是想……”

  “想什么?说话吞吞吐吐的,还是不是个男人?”

  他轻声咳了一下,“我是不是男人你还不知道吗?差一点……不是,那个,卓尔,我怕我耽误了你,你是不是要回国了?”

  我的确是要回去了,所以卓风才会同意来我看他,可这不影响什么吧?

  他却说,“你回国了,我却在法国,我们见不到,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会尽量过去找你,可要是我一直过不去,那不耽误了你找男友吗?”

  哦,原来是这样,我不禁笑了,“傻子啊你,谁稀罕要我?”

  顾程峰噗嗤一声笑出来,“我要啊,你什么时候走,我送你。”

  “后天,你伤没好,就好好养着,我到了给你打电话。”

  我笑着冲他摆手,还想再说什么,已经被卓风给拉走了。

  顾程峰还在病房里面对我大叫,“傻子,等我回去找你,要是忍不住了,就找一个比我好的。”

  真是蠢货,什么叫忍不住了?

  呸!

  我还想回头骂回去。卓风冷哼一声,拖着我就出来了。

  上了车,卓风接了李思念的电话,两个人约定好了出去喝咖啡,我不想去当电灯泡,要卓风送我回去,他偏要带着我一起去。

  我有些生气的问他,“姐夫,你是不是以为我还能跑回去找他做点什么?”

  顾程峰当时被打,肯定落下什么毛病了,卓风还一点不知道抱歉的样子,瞪我一眼,“是。”

  我生气,扯他的手臂。

  他吃痛,哎呦一声,却没再说什么。

  我们到了咖啡厅,我借着上卫生间的机会想躲开一段时间,不想李思念也进来了。

  我们看对方一眼,不知道要说什么。

  她仍旧笑呵呵的,好像这样的表情早就挂在她的脸上挥之不去。

  “李姐姐,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开心?”我看着镜子里面的彼此,突然之间觉得这样子也不错,可我就是做不到,我喜欢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这样才会舒服。

  她拿着口红轻轻的涂抹,轻轻抿了一下才说,“因为人啊,不开心也是活,开心了也是活,既然开心的时候活的会舒服,为什么不开心一点呢?你以后就会懂了。”

  “……哦!”

  她提着手包,看我继续微笑,轻轻拽我衣袖,“走吧,你姐夫等你点甜点。”

  吃什么甜点也无法叫我再开心起来了,看着是填的,可吃起来确实苦涩。

  我低头猛吃,吃了三块,这样下去我估计会成为一头猪,要是真的成为猪就好了,没烦恼,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无欲无求,多好!

  李思念和卓风每次在一起话题都很多,可是卓风却很是牵强。

  我看着两人一个安静的笑,一个冷峻的坐着,就好像互补的两人,不管怎么看都很和谐。

  却不知道,卓风和李思念之间,其实一点感情都没有,可依旧要坚持。

  公司啊,利益啊,哎……

  我深吸口气,将最后空下来的盘子放下。

  卓风就那么看着我,之后将自己跟前的温水递给我,“不能再吃了。”

  我点头,摸着嘴角,看一眼李思念。

  她仍旧在校,跟着拿出了电话,对我们说,“我要走了,我提前回国,卓尔,我们国内见。”

  我一愣,茫然地看着她,她走的这么匆忙?

  卓风反倒尤其的镇定,好似松了口气的样子,也跟着李思念站起身来,“我送你到机场吧,怎么走的这么匆忙?”

  “恩,就是因为匆忙才临时叫你出来,不然你会跟我一起喝咖啡吗?不过,还真不是,呵呵,我走了。”她意味深长的看我一眼,扭着纤细的腰肢,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卓风站着始终没动,也没坐下来,他在为刚才李思念的那句话难过。

  李思念平时约卓风是约不出去的,就算在家里卓风也在故意躲闪她,李思念每次都会闹了一肚子火走。这样的矛盾只会叫人更加厌烦。

  这一次却一反常态的没有生气,甚至直接离开。安静的李思念是充满了令人同情的颜色的。

  这样的落差会叫人心里更加难过。

  卓风,他心动了。

  我偷偷打量他的眼睛,眉目俊朗,却微微敛上一层寒霜,他心里难过着。

  我轻轻扯他,“姐夫,去追,送李姐姐到机场,她这么走了一定很难过得。”

  卓风回头看我,愣住了。我迎着他的目光,继续说,“其实我不该过来的,你们约会不用每次都带着我,我也有自己的生活,你不叫我去找顾程峰我也可以自己玩儿的,你去追,我在这里等你,不是很快的吗?”

  卓风继续怔怔的看着我,眉目中间的痕迹更加的深了。

  我继续催促,“姐夫,你总说我什么都不懂,其实我懂的很多。你们将来是要在一起的夫妻,你总是这么对她,李姐姐也会难过得,她也是脆弱的女人,需要你呵护的。我是你妹妹,你给我的爱太多。”

  他脸色顿时煞白,眼睛里面的内容也多起来。

  我却笑了,“姐夫,我懂得,我都懂,你走吧,我在这里等你。”

  他却坐下了下来,摇头,“不用了,已经追不上了。”

  我伸长了脖子看看外面,这里等交通一直不好,路很窄,周围也全都是各种行人,车子走过去真的是很费力,所以姐夫追也是来得及的。我轻轻推他,“去啊,追的上,肯定追的上,就算追不上,你在半路打个电话,李姐姐那边也会很开心,不然你们怎么度过一生?”

  一生,多漫长啊!

  无爱无欲,两个人之间只依靠金钱和利益,真的能够走的长远吗?

  卓风比我想到多,比我知道的多,可他却忽略了李思念的感受。

  不管怎么说,李思念也是一个女人,是家庭之中的另一半,卓风不能这么自私的将全部的关怀放在我这里。

  卓风定定的望着我,默了很久,终于才一点头,抓起车钥匙,回头看我一下,我笑着冲他摆手,“去吧,我知道咱们的住处,我坐的烦了就自己走。”

  他还是不放心的样子。

  我继续对他挥手。

  卓风一步两回头,我故意没去看他,只用余光看着他终于离开了我的视线才站起身来,结了账,出了咖啡厅。

  我知道顾程峰的医院在哪里,路上的时候我故意记清楚了路线,拦了个出租车,写了医院的名字,直奔顾程峰那里。

  顾程峰见我的时候正在龇牙咧嘴的换药布,他一直没吭声,等包扎好了回头看我,却又笑了。

  他的手腕上被玻璃划了一条长长的血口子,触目惊心。

  我坐在他身边,担忧的将他身上打量一番,问他,“你怎么不叫出声来,憋着多疼?”

  他呵呵的笑,还用那只受伤的手来扯我脸,“叫出来那是男人吗?之前差一点就成为男人了,哎,幸好没落下病根。”

  “你还能开玩笑说明没事了,那跟我出去走走?”

  他看一下身边的轮椅,一点头,扶着床边的栏杆坐了起来,“扶着我做上去吧,我的脚脱臼了,现在还不能走。”

  这么严重!

  我惊愕的看着他,突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卓风下手这么厉害。

  我开始有些讨厌起他来。

  顾程峰却剐蹭我鼻子,笑笑,“没事,死不了就得和你在一起,扶着我。”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搀扶到轮椅上,推着他出去的同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我们同时抬头去瞧,就听他惊讶的大叫,“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