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49节

  第713章 我想孩子了

  我恍惚了一身,身上因为军大衣御寒已经不那么冷了,之前还总闻到这里有奇怪的味道,现在适应后反倒闻不到什么了。

  山上风更大,我将军大衣裹的严严实点,顺着山道一直走,走到了尽头才看到这里漫山遍野的药草。

  他不能说话也总是试图要跟我讲些什么,指着远处的高山一直比划,我也不理解,只瞧着那山连着山,我逃出去的希望真是渺茫啊。

  他拉着我一直走山道,走了大半天终于停下来,山下的一处茅草屋下是流淌着的小溪,地上很多垃圾食品的包装袋子,他看了好像很生气,执拗的将垃圾袋都收了起来,我好奇的看他,他比划了一阵见我也没名字就没有站再解释。

  回来后,他告诉我,“垃圾东西会污染药草。”

  我这才明白的点头。

  晚上,我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倒是很早就入眠了,翻了个身,我看着他。

  他其实长得不丑,就是人比较黑,此时没有灯光,只有一点点的月光,他整个人就像是被黑暗淹没了一样。

  我无奈的蹙眉看了好久,到底是睡不着,起身看着窗外。

  我将白天看到的放一点点的记下来,翻来覆去的想,我要是走出去改走那条山路,我能走多久,要带多少东西?

  突然,身后被人戳了一下,我惊愕的回头,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揉着眼睛看我。

  我对他勉强笑笑,低声说,“我想孩子了。”

  孩子葬在墓地,那个属于我的地方。

  他一怔,愣愣的点头,写了一会儿递给我本子,我借着月光看,他说等有钱了接过来养,你还在在哪里还知道吗?

  我肯定要说不知道,如果我知道了是不是就代表我可以随时都抱着可以回去的想法了?

  我继续撒谎说,“不知道,那也是一个穷山沟,只是男人对我很好,除了这些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悻悻的,看起来还满同情我。

  我没再说话,只继续看着月光,想着此时属于那个城市的一切。

  沈之昂我的丈夫在找我吗?是不是因为家里的事情忙的脚不沾地了,沈家人都是变态的,他可一定要小心啊。

  卓风离开了,改不知道我出事的,不知道其实挺好,他可以自己开始自己的新生活,永远的离开我的舒服,那才是我想要的。

  那我的公司呢,刘豆应该管理的很好吧,他长大了,最近一年在我的公司锻炼的很好,所有的合约都能谈得拢了,那小子将来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

  冯飞会帮助处理我公司的事情吧,他才是背后的大老板,千万不能看着公司倒下去,那是我的全部心血。

  哥哥最近都没有联系,他一直在想跟嫂子复合,嫂子却避而不见,甚至连孩子都不想叫哥哥看到,哥哥最近瘦的厉害。

  开心渐渐的好了起来,最近还想着要接一些广告,陆少整个重心都在开心这里,两个人还在备孕,开心说想试一试,万一要是能怀上就生下来。

  陆少也收心了,会所不经常去,即便过去也带上开心一起。

  从前俩个人就寸步不离的,不过那时候陆少当开心是床伴,开心当陆少是靠山,互惠互利,谁会想到也会成为分不开的一对儿情侣?

  顾程峰跟高可可现在已经结婚,却过着异地分居的日子,高可可收敛了脾气,主动讨好,顾程峰也不是冰山,整个人看起来沉稳多了,可关系依旧不是很亲近。

  如此看来,但凡是跟我有关系的人,不管是谁都过得不好。

  我是不是有毒可以传染啊?

  哎!

  我吸了口气,无奈的蹙眉。

  哑巴捏我肩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好了一段话给我。

  我看了好久才看明白。

  他一直有自己的计划,他计划着盖新房子,买汽车,住洋房,可是自己认识字不多,买药材的时候也经常被骗,可也没气馁,他说攒了很多钱了,可以该大房子,住在镇子上,这样就可以带着我出去转转,而不是在这里受苦受穷。

  我突然感动的泪水在眼圈里转,男人能真心实意的为了一个人这样真的难能可贵,殊不知,我时刻在想着如何逃走。

  我点头,笑笑说,“那你有机会带着我去镇子上看看吧,我不逃的,我就是想买件衣服,我身上的衣服都臭了,我还想洗澡。”

  他皱眉想了想,一个起身坐了起来。

  其实现在也才七点多,这里冬季黑天来的早,并且没有娱乐节目,天黑就睡觉,平常这时候我还在公司加班或者应酬。

  他起身出去,一会儿就搬了木桶进来,放下后指了指里面,我低头瞧了一眼,里面很脏,还有没融化的冰雪。

  他递给麻木,比划了一番。

  我这才知道他是要我做清洁,我擦干净了洗好了抹布放在一边,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烧好了热水进来。

  氤氲的雾气喷过来,哄的整个房子都暖融融。

  他笑呵呵的,水放满,试了试水温,“啊啊!”

  他比划了一下自己就转身出去了。

  我愣神的看着水桶看看他,心情复杂。

  诚然,我是缺少关爱的人,别人对我的一点点好我都会无比感激,我清楚地知道他对我好是想我留下来,可我却无比感动,甚至有一种变态的妥协想法。

  我拍自己的脸,脱了衣服钻进去,顿时浑身都舒服了起来。

  之前不知道那群人将我掳走后怎么对待我的,身上一直有淤青,到现在都没消肿,也实在是吃不了多少好东西,我瘦的厉害,泡在水里面要漂浮起来。

  渐渐地困意袭来,外面传来敲门声我才惊醒。

  我慌乱的起身,擦干了身子,胡乱的穿上秋衣秋裤,才说,“进来吧,我洗好了,刚才在里面睡着了。”

  不想,进来的不是哑巴,是他妈。

  老妇人瞪我,身后跟了两个手里握着麻绳的人,我顿时心惊,知道情况不妙。

  老妇人尖叫着指着我大骂,“贱人,想跑?还叫我儿子送你去镇子上,你想到真好,洗干净了正好,趁这机会给我儿子伺候好了,给我绑了他。”

  我没躲闪,更没挣扎,挣扎没用,还招来一顿读的,我只能妥协。

  看着他们三两下将我捆起来,两个粗野的汉子盯着我的身体一阵瞧。

  老妇人见着情况不妙推了两人一把,“行了,都回家去,把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捆进来。”

  哑巴也被绑了?

  我大惊的看着哑巴被捆着扔了进来,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站起身怒瞪自己的妈。

  其中一个汉子说,“要不是他去找我借马车,我还真没怀疑呢,这大半夜的借马车干啥?肯定是被这个骚货撺掇的想溜走了,你这个儿子不光哑巴,脑子是不是也坏了,我家大叔攒了一辈子的钱就买了个这个女人,要是跑了钱不就打了水票?”

  第714章 跑不了

  老妇人哼了一声,摆手,不耐烦的哄人,“我家里的事儿我能处理好,你们回家去吧,明天我叫哑巴给你们送点山货过去,放心好了,跑不了,我比谁都知道。”

  那个男人看了我们一眼,转身走了。

  哑巴蹲在地上没动,只等着自己的妈。

  老妇人走进来,锁了房门,看着我们,眼珠子带火一样的瞪我,“小骚狐狸,我知道你不安好心,你是诚心要骗我家儿子呢,我儿子实诚好骗,可我这个当妈的可不好骗,你想走可不行,至少钱得给我们双倍拿回来,现在那人都走了,我去哪里要钱去,所以啊,你必须留下来。对方可说了你是生过的,我们也没有那么多讲究,什么大姑娘不大姑娘的,能生养就成,给我们生个三四个就成了,家里人丁兴旺,生活还能好起来,你看现在冷冷清清的,实在没意思,我老婆子想抱孙子都抱不到。”

  这种思想什么时候能从人的脑子中剔除出去我想他们也就真的脱贫致富了,难道不知道越生越穷,越穷越生吗?并且女人的存在可不是为了生孩子,也是人,拥有与男人共同的权利和地位。

  哎,这些他们不懂。

  我也懒得去辩解,只说,“我没想跑,是我想穿新衣服,我买回来还没穿过干净衣服,哑巴说给我买,我说我要洗澡他就去给我烧水了,哑巴对我这么好我为什么要跑?并且我已经生活了,被卖过好几次的我不想再被卖了,哑巴对我好就成,我就没想过要溜走,是你一直防贼一样防着我,我有什么办法?并且……”我脑袋往哑巴那边移,示意老婆子看过去,“你好好看,那是你儿子,你亲生儿子,你就能看着自己亲生儿子受苦?绑了他就能做你想做的事情了?”

  哑巴咿咿呀呀的了一阵,脑袋晃了晃,急的脖子都红了。

  老婆子看看我看看自己儿子,眉头打结,很久后突然大叫,“你少胡说八道,我儿子是我儿子,他才不会跟你穿一条裤子,你给我老实点,别给我儿子灌迷魂汤。”

  我笑,“我是他婆娘,不跟我穿一条裤子跟你穿一条裤子吗?妈,你看看你儿子,他够可怜了,你还不肯放过他,他都成年了,是家里的当家的,你还想控制他?”

  挑拨家里人这件事我还真不在行,不过是这些年跟着姨妈和李思念那里学来的。

  并且看哑巴的情况就知道这么多年被家里父母管的太严格,他对自己的父母其实是一点感情多没有的。

  我只要三五天就能破坏两个人的关系。

  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坚持到那时候。

  可现在我抓到了好机会就不会放过的,我继续说,“哑巴,你看看你妈,你都娶了老婆了,你给老婆买东西怎么了,我还给你生儿子呢,她给你什么了,整天打你骂你,哪有这样的母亲?我生了我的孩子都当宝贝一样供着,要不是因为我被你们买来我现在跟孩子过得好好的。”!

  哑巴一怔,红眼盯着他自己妈,他的眼神证明了我说的是对的。

  这样的家庭哪有关爱?跟我一样,但凡是有一点点的好都当做是宝贝一样供着,有些时候会因为这小小的恩惠分不清楚好坏。

  可我现在很清醒,跟自己的自由和生命安全相比,我可不会同情他们任何人,包括哑巴。

  不等那老妇人说话,我继续添油加醋,“哑巴,我是你媳妇,以后跟你过一辈子的认识我不是她,我给你洗衣做饭,我给你生娃,她呢?只会压榨你,你想想他回来因为什么?还不是看你家里日子好了跑回来要钱的?你爸爸死了她伤心过吗?”

  哑巴更愤怒了,起身冲向了老婆子,老婆子直接倒在了地上,哎呦了好久才停下来,指着我大骂。(!≈

  哑巴也不没停手,站起身撞她,看着动作有些傻乎乎的,可他在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到底眼前的女人是他妈妈,不能动手打,只能如此了。

  老婆子见状也起身溜走了,看还是锁了房门,留着我们两个被捆住的人在炕上发呆。

  我问他,“你妈妈对你不好,是吧?她没事就拿东西打你,还只打你的头,你不会说话却能听到是因为后天造成的吧?”

  他垂头不吭声。

  那看来我说对了。

  他身上的伤可不少,很多已经年头很久了,可以肯定是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那能对他这样的肯定不是指望他一切的父亲,一定是这个被买来却无力抗争只能从他身上发泄的母亲了。

  就像当年我妈妈一样,因为我是女儿,她无法改变事实,我父亲对她不好,她就会撒气在我头上,只因为我不是儿子。

  这样的人真不值得同情,相反的,还应该更改受到惩罚。

  她明知道自己是受害者,应该叫别人逃出苦难,却变本加厉加害别人,实在可恨。

  我继续问他,“你妈妈跑了很多次自己回来也是最近几年的事情吧?看情况她外面过得不好吧,我们都是苦命的人,她肯定走了很多家了,知道你爸爸对她还不错才回来,其实也不是真的心疼你,她是恨你的,可是没有办法,她要活命,可又不甘心在这里,面对这里的贫穷和你们的好,她只能折磨幼小的你,是不是?”

  他猛然抬头,眼珠子通红,泪水在眼圈里打转。

  傻小子,到底是被自己亲妈害的。

  我无力的摇头,“我不怪你也不怪她,我既然选择留下来就会安心在这里跟你过日子,反正我都这样了,我抗争也没有用,你真心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想办法给我松开,我被绑的好疼。你别看了,我身上也有伤,之前有个男人对我不好,老打我,我跑了无数次,后来就跑不动了,我领教了被打的滋味,我再也不跑了。”

  其实我身上的伤口都是这么多年被人逼的,还有一些是之前出车祸造成的,痕迹很欠了,可还是能看出来一块一块的像条虫子趴在身上。

  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个镰刀,递给我之后背对着我,我两个紧挨在一起,镰刀顺着他后背上的一条痕迹狠狠一拉,绳子才断裂。

  他帮我松绑,这会儿功夫我的身上就被捆出了一条青痕。

  我扭了两下,不在乎的包裹上被子,他蹲在炕头上,看了我好久,突然要趴向我。

  我紧绷着身子坐着没动,他靠近后仔细打量我,伸手从我的脖子上拽了一条链子。

  我这会儿才注意我到脖子上戴着钻石项链,是之前冯飞送我的那一条,之前我没找到首饰搭配,就戴上了,现在唯一陪着我的只有这个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