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52节

  第719章 一切都归于原点

  回来的路上经历了三天,我不想坐飞机,哥哥和陆少轮着开车,走高速,经历了七天的时间才到我熟悉的城市。

  这里依旧繁华,我离开一个多月,却恍如隔世。

  在高速路口上,等着我的卓风拿了一件我最喜欢的红色风衣披在我身后,他颤抖着手捧着我的脸,打量了很久才粗哑着嗓音说,“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我大哭着扑进他怀里,这段时间的高度紧张叫我浑身疲惫,好似褪了一层皮。

  卓风才知道这件事,他一直都在国外忙着公司的事情。

  他说我之前发了邮件给他,叫他不要再跟我联系,他伤心不已,甚至国内的电话在丢了之后再没有补办,而陆少那边也因为收到了我的一些消息而没有在意,只随意的在跟卓风联系的时候会说一些我的事情,说我在国外求学,不想被人打搅,他也联系不上。

  卓风却不死心,一直在找我,可世界那么大,才一个月的时间能找多少地方?

  他怎么想都没想到我会被人直接卖掉做人家的生育工具。

  沈之昂知道后没来见我,而是直接处理张朵。

  替身小张护着张朵,两个人也针锋相对起来。

  这件事沈家人也拿在手心里对付沈之昂,他四面楚歌自身难保。

  卓风说不想插手,要么沈之昂离婚,要么叫他一败涂地。

  而我,回来后在医院躺了三天。

  我总觉得在那里吃点东西都不太卫生,胃口特别的不好,却经常想吃牛肉面。

  可这里的味道实在不对,我吃了好多家都没有觉得不太对。

  这天晚上,卓风带着资料来了。

  他说,“那个哑巴我们找到了,之前你什么都没有说,我们也没调查出来,是他自己去自首的,他写了很长的信坦白了这件事,说不会上诉,法院那边判决还没下来,估计至少十年。”

  我不是圣母白莲花,不会给害我的人一分一毫的怜悯,哑巴也不例外。

  我没任何犹豫地点头,“知道了。”

  卓风也签了字,叫律师去办理,可我还是动了恻隐之心求了卓风。

  “姐夫,治好他的病,可以吗?”

  不为别的,只为最后他想通了将我放开,我才能安然无恙的回来。

  卓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点头答应了,可他是有条件的,“可以,但是沈之昂这边我会帮忙,说来你失踪他也有责任,是他相信了张朵才会亲自去赴约叫你一个人这边没了保镖的监视,不然也不会出事。”

  我没吭声,沈之昂的情况不好,卓风不帮我自己去做也好,“姐夫,去办吧,我想再睡儿。”

  深夜的时候,我给刘豆打了电话,叫他将最近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我才知道,沈之昂为了找我出了车祸,才出院没多久,脚走路还有点不利索,我的公司冯飞在打理,并且这么多人中只有沈之昂不相信我直接离开去了国外,只有他一个人在默默的寻找我。

  倒不是我身边的人不重视我,而是沈之昂始终坚信我不会不信守承诺突然反悔。

  我吸口气,追问他,“他公司现在面临什么问题?他父亲呢,张朵呢,那个小张还在这里吗?”

  “哦,小张带着张朵走了,沈总给了他们一笔钱,不过孩子死了,是在两个人逃走的时候出了事,也算是报应了吧,只可惜了无辜的孩子,后来两个人也分开了,小张因为腿没治好,张朵这边也破产,两个人整天吵架,离开后才一个星期就分手了,在那之后小张就没露面,张朵却在国外。沈总这边……恩,卓总,我向您还是亲自问问吧,沈总那个人你不是不了解,他总担心你走了所以做任何事都特别小心,他知道对不起你,也不敢跟你联系,最近都在家里喝闷酒,我去过两次,家里都快发霉了,情况不是很好。至于公司……还不错,沈家人放手走了,守着国外的一个小公司过火,并且沈总的大妈得了癌症,没活头了。”

  一切都归于原点了,尘归尘土归土,不管人在世间多么的坏,多么的好,到头来还是要面对死亡。

  只可惜了,在这一场生命的旅途中,离开的都是好人。

  那么徐娇娇呢?

  我放下电话,躺在床上开始仔细的琢磨。

  她才是那个真正罪有应得的人吗?

  答案已经无法知晓,唯有无尽的折磨。

  我给沈之昂打电话的时候是第二天的早上,这里的天气暖的很,很多人开始穿春衫了,踩着清脆的脚步,隔着厚重的玻璃都听得很清楚。

  我握着电话的手都很酸,沈之昂那边却一直不说话。

  他不吭声,我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静默了十来分钟,他说,“老婆。”

  我哽咽,这个男人为什么总叫我心疼?

  “之昂,你快好起来吧,我需要你。”

  想到在哑巴那里的那段日子,我过得真的是生不如死,包括睡觉都抱着剪刀,生怕他就扑过来,总算熬出头,我迫切的回来,可我首要想到还是我跟沈之昂之间的夫妻关系。

  这个男人一直坚信我不会违背诺言,一直没有放弃找我,我无法感动。

  他突然说,“卓风帮了我,我才能脱险,他说因为我是你丈夫,卓尔,我想过,我要放手了,我配不上你,卓风才能给你安定的生活,我给不了,我得了公司,可我这一路走来都始终依靠别人,甚至依靠你,我利用了你,从一开始我的就在利用你,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放手,我们离婚,你去跟卓风在一起,这样我才会安心。”

  他挂了电话,我依旧呆若木鸡的捧着电话,心口痛的厉害,脑袋在也嗡嗡作响,他放手了,终于肯定放手了,我为何在迟疑?

  隔天,我就收到了沈之昂的离婚协议书,是之前我发给他的那一份,我已经签了字,所以他直接签字就可以生效。

  我没有任何情绪的放在一旁,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仰头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脑袋放空。

  卓风握我手,告诉我,“之前我收到了项链,可从国内转到国外要一个月的时间,刚才李哥给我打电话说你给我邮寄了项链。”

  我给那个高中生的地址是冯飞的公司,却为何转手到了卓风这里,那项链也只有冯飞才认识啊。

  “姐夫,我没有邮寄给你啊,我当时说的是冯飞的地址,并且上面的联系电话也是冯飞不是你啊。”

  我知道卓风在国外,并且相恋只有冯飞认识,我失踪后他还能收到项链肯定知道情况,我当时也是因为时间太紧迫没想到别的计划,就算这个计划在无用处也不会转手就邮寄到了卓风这里啊。

  卓风皱眉紧皱,半晌才说,“冯飞最近都在国内,他知道这件事,并且他一直在忙公司的事情,不该插手此时才对。”

  不,我怀疑的不是冯飞,是别人。

  第720章 一个是爱情,一个是责任

  那么是谁能够经手冯飞身边的业务呢?

  “姐夫,通知冯飞,他身边有人要害他,不然为何将这个东西转到你那里,这不是摆明了要诬陷冯飞吗?”

  卓风一点头,低头想了会儿才拿出电话来,“李哥,包裹放回去,直接退回原来地址,现在就去做,好,你再去查一查冯飞最近都工作动向和他身边的人,包括从前的老部下。”

  挂了电话卓风也说出去看看,冯飞最近因为我的公司的事情在忙的脚不沾地,他想过来都没机会。

  临走前,他交代我说,“婚不相离的话就去找他,我叫人开车送你过去。”

  我吃惊的望着卓风。

  他竟然笑了,请揉我头顶,“傻瓜,我都说了会叫你自己拿主意,我不会阻拦你的决定,你想爱谁是你的自由,我留在你身边也是我的自由,懂了?”

  卓风,沈之昂,两个我无法放下的男人,一个是爱情,一个是责任,我哪个都不想伤害。

  可是婚姻呢?

  我看着那份离婚协议书,里面的内容做了一些修改,后面还有附加的条款。

  沈之昂给了我沈氏集团的一部分股份和现金,并且房子和车子都给了我,我之前是什么都不想要的,他却给了我这么多,这叫我心里更加难过。

  我看着他洋洋洒洒的样子,想到了我们在一起的林林种种,泪水涌了出来。

  不管他如何利用我,这个男人对我的心不是假的,他跟哑巴不一样,哑巴的目的很赤裸,眼神中都透着赤裸的表情,好似要随时都把我生吞活剥了,可他在克制,才会在失去控制的时候发疯。

  沈之昂一直隐忍的,感情在如何热烈也像端庄的绅士,不冒进,不冲动。

  他起初是利用我,后来发现这份利用竟然还有深深的爱意,在一辈子的仇恨之中他无法叫自己拒绝对我的利用得到的好处,只能一点点的叫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

  或许我们永远的在一起才会叫他好过,可他却选择了放手,叫自己更加绝情。

  我深吸口气,抹掉泪水,给律师打了电话,“给我去办理离婚手续吧,恩……之前的一些手续不用做变动,他修改过的的内容我不接受,你就说我说的,他的钱我不会要。”

  沈之昂想用金钱弥补,我不接受,如果他真的觉得对不起我,那就别离婚。

  责任也好,爱情也罢,我选择了不会轻易放手,这是我当初对他发誓要做的事情。

  晚上的时候,他亲自过来了。

  他样子很颓废,消瘦都不成样子,若非那双熟悉的好看的眼睛,我不知道眼前站着的高大的男人就是沈之昂。

  他坐在我跟前,该是来之前特意洗了澡换了衣服,可身上还是掩盖不住的酒气。

  他垂头,很久才说话,“老……卓尔,你为什么不要呢?这些钱是你该得的。”

  我问他,“你还想叫我老婆吗?”

  他没说话,眼神躲闪。

  我继续问,“你为了复仇隐忍了十多年,可为什么面对自己的感情就做不到这么努力了?在我出事后你一直在找我,你坚信我不会放下你不管,你知道我是个说话算的话的人,可为什么现在觉得我就能答应了?”

  “我……卓尔,是我利用了你,我对不起你。”

  “难道真正偿还的方式不是更加对我好吗,为什么是离婚?”

  “因为我想叫你跟着你爱的人在一起,而不是只因为一个当初你在不清醒的时候立下的誓言而对继续留在我身边,我不想你自己难过,我爱你,可我不能再看着你跟自己相爱的人不在一起。”他有些激动的提高了嗓音,眼睛通红,不知道是因为喝酒还是因为情绪激动,好看的眼睛盯着我看了许久才转移视线。

  我无力的吸口气,面对他的说辞我是无法反驳的。

  我为了一个当初脑子不清醒的时候立下的誓言叫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以为我对得起了我的婚姻,却伤害了两个深爱我的男人。

  “卓尔,如果可以,我真的不会放手,可你要知道,这段时间比我还要担心的人是卓风,即便你走了他都没放弃找你的希望,要不是他的人还在国内巡视你的消息,也不会那么快就找到你。就连你的哥哥都没想到你会出事,真正了解你的不光是我,还有卓风,你们九年了。你拍拍良心自己想,你非要跟我在一起,除了婚姻的责任还有什么?难道不是因为太过恨卓风才会一赌气跟我在一起的吗?”

  我,我……

  我惊愕的张大了嘴巴看他,这个答案太过震惊,我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我不知道。

  他抓我手,重重的亲吻,“卓尔,这么久以来,我以为你会爱上我,可你没有,一点都没有。你心里装着的只有卓风,不管是恨还是爱,你只想着他,遇到了困难你可有想过我呢?即便你将项链邮寄回来第一个想到的人还是他,你可知道我都在国内找你?”

  不对,不对,他为什么这么说?

  “之昂,项链只有冯飞认识,我是叫人邮寄到他公司的,你为什么这么说?”

  沈之昂一怔,呆呆的看我,半晌才才道,“之前冯飞的一个员工告诉我,卓尔,项链的事情还谁知道?”

  我摇头,想到当时在场的人只有我身边的员工啊,冯飞送给我的时候卓风也来了,还有……

  我惊愕的大叫,“刘豆。”

  “你别紧张,我去查查,刘豆不该会这么做,并且项链这件事实在太不对,舍近求远也就罢了,为什么直接邮寄给卓风呢?又为什么一定要我知道?这项链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是啊,什么意思,我也糊涂了。

  沈之昂想了一会儿才继续说,“这样,我去找卓风,我们好好商量一下,你在这里不要乱走,好吗?等我的消息。”

  “好。”

  他起身,走到门口,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停下来,回头对我说,“卓尔,你找机会跟卓风好好谈谈吧,其实你们才适合在一起,这段时间他都在找你,不比你好过,我,我走走了。”

  沈之昂走后没多久,刘豆自己就来了。

  他提了一篮子水果,看样子是才从公司出来,身上还有很重的香水味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瘦了下来,加强体育锻炼以后整个人也强壮了不少,眼睛也做了手术,再不是四眼了。

  他笑起来很和气,一瞧就是脾气好的人,可他的眼神里面少了刚从大学毕业出来之后的那种美好,多的是社会上的阴谋算计。

  他坐在我身边低头看我,习惯性的还想推眼镜,想了想就觉得不对,尴尬的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