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53节

  第721章 你想怎么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眼前的大男孩儿与我之间多了一份隔阂,很疏远,我也有些不自然。

  之前我跟沈之昂怀疑他出卖我们,还是挺对不起他的,他可是在我困难的时候帮了我不少。

  “刘豆,你这是交了女友了吧?”

  “嘿嘿,还是卓总厉害,一瞧就瞧出来了,我说了你可别生气,我女友是公司的人。”

  我知道是谁,“那个前台?”

  “恩,她比我大两岁,不过我不介意,她总说我太小不喜欢,我追了好久呢,嘿嘿,卓总,别辞退我啊,我们在公司没交集,真的,我都在私下里联系,嘿嘿,我们还商量什么时候结婚呢。”

  我笑,“不会,只要不影响工作我不会介意,你们好就成。”

  “恩,嘿嘿。卓总,你好点了吗,什么时候能去公司啊,冯总都要忙疯了,整天脾气特别差,看了我们就训人。”

  冯飞在我印象中是个儒雅的大男人,不管他如何生气都不会发脾气的,刘豆如此说我还有点不相信。

  “是吗,那肯定是你们做了错事了,他可是很少生气的。”

  “是啊,我也纳闷,最近你不在,他就经常发脾气,我们手下人做事可难做了,好在人还不错,卓总也在帮忙,我们才能顺利签了一些协议,哎卓总,公司现在可好了,到底是卓总厉害。”

  他口中的卓总是卓风。

  沈之昂说的对,卓风总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帮我,不管我在哪里,他都在我背后,我一转身就能看到他,可我却总是忽视他。说来,我们已经很久不曾好好坐在一起说说话了。

  我惆怅的点头,再没了说话的力气,刘豆也因为急着去见客户就离开了。

  我摸了电话出来,卓风今天过来的时候给我的,号码还是之前的那个,软件也都下载好了,我登陆了微信,看到了谢晶晶和刘薇给我发来的无数条留言语言,知道这俩个丫头担心我都要疯了。

  我一条一条回复,知道谢晶晶跟张川在见过父母后两家人一起吃了个饭,相约两人毕业后结婚,因为她是硕博连读,她说想一直念书,张川要在读研究生的同时赚学费,家里也说了不支援,就是不想两个人一直伸手要钱。

  谢晶晶说的很高兴,刘薇却不是了。

  她跟男友分手了,因为男友是国人,很多思想接受不了她家里的条件,故此两个人一直在争吵,最后无奈才分开。

  她说现在只想好好上学,希望我也能过去。

  我翻看了两人的朋友圈,我一点点翻看过去,傻呵呵的笑,也开始想念起我们的学生时代来。

  下意识的我反倒安妮的朋友圈的时候惊愕看到她在更新,并且在我失踪的那段时间。

  我睁大了眼睛看了好久,手都在发抖,很久后才平静下来给她发消息,没有得到回复,跟着再发,竟然将我拉黑了。

  我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

  再回过头去将她朋友圈的东西截图,才保存两张,已经看不到了。

  安妮在我的好友里面消失,好像不存在过一般,若非我刚才截图,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这会儿,薇儿打电话给我。

  之前她设计绑架我,最后将我卖到深山,可她是受了张朵的指示,作为动手的刽子手她该走的远远的,现在却来联系我,胆子可不小。

  “薇儿,你……”

  “呵呵,卓尔,你该叫我一声姐姐的。”

  她冷笑,打断了我的话。

  我跟她无冤无仇,为何要害我。

  “薇儿,我没说这件事你参与,你该知道我在保护你,为什么还要联系我,你想怎么样?”

  薇儿是卓风的远房亲戚家的表妹,我没将她说出来就是不想叫卓风身边失去太多亲人,不管她出什么目的,都是她做的手脚。

  “呵呵,你如何做事你的事儿,我打电话只是想警告你,卓尔,即便你跟沈之昂离婚了也休想跟我表哥在一起,你配不上他。你要是真的为了我表哥好,就自己消失,不要耽误了我表哥一辈子。”

  她挂了电话,周围安静起来,可她的话却一直在我耳边萦绕。

  原来她被人利用的最终目的是以为我的消失可以换来卓风的别样生活。

  我深吸口气,心情沉重,我跟卓风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我只一心想要一个人,对他好。卓风也如此,可为什么我们在一起就不行了呢?

  我始终无法理解。

  抱着这个想法我睡的迷迷糊糊的,后半夜卓风来了。

  他来的很匆忙,该是才忙完什么事情,手里提了点东西,我也被惊醒了。

  我开了灯,揉着眼睛看着他。

  他笑着问我,“吵醒你了?”

  我摇头,“没有,你怎么晚了还来啊,怎么不回去睡?”

  “恩,事情处理好了,不过还是不放心你,就顺道过来了。继续睡吧,我看会儿书就走。”

  这都凌晨三点了,还看什么书?

  “姐夫,回去睡吧,这么晚了别看书了,对眼睛不好。”

  “恩,时差还没倒过来,还不困。”

  我差点给忘记了他一直在国外的,“是啊,那我也陪你吧,反正我都睡了整个白天了,现在也不困。”

  他没拒绝,只温柔的点头,书也放下了,帮我噎好了被角才坐下来。

  我看着他忙,想到薇儿的话心里打鼓,我跟沈之昂离婚了,也不代表我们可以在一起,我还叫他姐夫,他还关心我,我们之间没多少什么也没少什么,只是一想到走到一起,我就觉得我们之间的确是少了不少东西。

  “想什么呢?”他问我。

  我说,“姐夫,你离婚后一直在国外做生意嘛?”

  “恩,卓尔集团还在,我就经营着,不然没事可做。”

  我哦了一声,想到安妮的事情又告诉了他,他抓过电话看了半晌也皱眉头,“这可真奇怪,账号还记得吗?这个查起来不容易的。”

  “不记得了,之前她的微信账号就是手机号,后来改了,是一串英文,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没记住,姐夫,安妮都走了好几年了,这件事怎么跟灵异事件一样啊?”

  卓风也纳闷的说,“的确,该是被人盗用了吧,不过时间还是在你失踪那段时间,你刚才跟她说话还把你删除了,那只能证明还有人在用,或许不是她,是别人呢?”

  也有可能,可太奇怪了,那么久都没有人更新,突然就发了一堆心里鸡汤和奇怪的配图实在是叫人惊讶。

  “姐夫,能查到吗?”

  “试试看,我先发个信息,再给你说说项链的事儿。”

  第722章 家暴

  项链那边已经邮寄了回来,查到了来源,邮寄的人是张朵,冯飞当时压根没收到,并且张朵顺着线索摸索找到了那个帮助我的一家人,好在因为我被救出来打断了她的计划,不然那家人也凶多吉少。

  卓风已经叫人给那家人送去了报酬,安顿好了那个高中生在市内最好的学校。

  我听后一阵唏嘘,好在一切都没来得及,好在医院的护士帮了我。

  他又说,“医院的护士也安顿好了,调去了市内大医院工作,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我摇头。

  卓风做事我岂能不放心,我只是还未从这件事中的惊悚中平静过来。

  沈之昂以后怎么办,他孤独一个人能行吗?

  哑巴那里接受治疗,不管好与不好都与我无关了,那个老婆子如果当时帮我一点点我也不会如此痛恨她,不过她也受到了应有的报应。

  至于这件事里面的薇儿,我没说什么,我想,还是叫她好好的安静的生活吧,失去了孩子的母亲都会疯狂,我可以理解,只是我要多防备才行。

  “姐夫,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你查到了张朵想将项链邮寄到你那里的意图吗?”

  他点头,喝了口水,“只是想叫我知道你过得很好,不过她搞错了一点,项链不是我送的,是冯飞送的,如果我迟一天过来,那条项链到我手上,我或许就会直接找到你了,好在你机灵想了别的办法。”

  我笑,还真是机缘巧合呢。

  “那就好,那就好。”

  他轻轻的揉我头发,“身体没事了吧,明天我再叫心理医生给你瞧瞧,如果没什么问题我们就出院。”

  “好。”!

  心理医生我认识,之前给我治疗过,他看到后冲我笑,简单的问了几个问题后就走了。

  下午,我们就办了出院手续,哥哥也来了,还有嫂子。

  看着嫂子身边站着的另外一个男人,我知道哥哥为什么最近变化如此大了,嫂子是不会回到他身边了,那两个孩子也被嫂子带着,只是偶尔回来送回来陪陪哥哥。

  哥哥情绪不是很高,简单的介绍了一番就自己去了别的车子里。

  嫂子拉着我还挺热情,孩子送给身后的老实男人,问我想不想出去走走?(!≈

  我看时间还早,就跟她一起出来了。

  我们去了以前常去的饭馆,坐下后她点了很多海鲜,拉着我热情的唠家常。

  说着说着,她就哭了。

  我没打断她,知道她心里苦,这么坚决的跟我哥哥分开肯定有她的原因,却不知道,竟然是因为家暴。

  她说跟我哥哥在一起那么久从来不知道我哥哥喝酒后还会耍酒疯,当着两个孩子的面差一点将她掐死,好在当时有保姆在,不然她就死了。

  我无比震惊,吃惊的望着她,家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的。

  她抹掉泪水,“其实你哥哥以前挺好,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这样,我们当时的确争吵了,可他也不应该掐我啊,大叫着要掐死我。卓尔,你是不了解你哥哥,其实他这个人很暴力,我以为他能改,人啊,还真改不了。”

  如何改?三岁看到老,出生以后没多久的性格脾气都注定了,这辈子是改不掉的,可我个哥哥会家暴我还真是挺震惊,也难怪嫂子那么坚决的要跟他分开。

  “嫂子。啊,我,我叫你姐姐吧。”

  “呵呵,没关系,叫什么都无所谓,我家那位是个老实人,话不多,就喜欢做点生意,赚的不多,可他至少不家暴,最主要他对孩子好,他不能生育,我还有孩子,我们就凑合到一起了,我说了我不结婚,当初跟你哥哥就准备结婚的,我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他那一拳头下去就彻底的打散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是啊,多好的感情都不能轮拳头,男女体力很久相差大,两口子过日子和和气气的才能过好,真的因为什么事情争吵那也没有隔夜仇,我哥哥怎么做的出来?

  “嫂子,那你以后就跟他过了?”

  她摇头,“走一步算一步吧,要紧的是孩子现在需要一个美好的家庭,我不能叫她们从小看着自己父亲有暴力倾向啊,那孩子影响多大?”

  我是举双手赞成的,可想到从前那么好的两个人说分就分了,还是挺惋惜。

  “嫂子,有苦跟我说,我跟我哥哥之间虽然联系的不多,可我的话他还是听的。哎,什么时候的事情啊,我都不知道。”

  她笑笑,抹掉泪水,给我夹菜,“不说了,吃饭吧,我们都好久没见了,过去的事情不提了,你吃这个,味道很好的,我走了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怕是想见面都难了。”

  这顿饭吃的心里很不好过,身边的人一个个的离开,我却素手无策,可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叫他们不得不分离,我也只能站在一旁束手无策的观看。

  嫂子喝了很多,走的时候是被那个男人抱走的,看得出来男人是很心疼她的,反复交代我路上小心,直到我点头了他才开车离开。

  我站在路边想打车回去,可我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要去哪里。

  是回我自己的住处还是去哪里?

  实在没地方去那就回学校吧。

  谢晶晶不在,这个点儿不是在上课就是跟着张传出去约会了,我呆坐在宿舍的床上,看着我从前跟安妮的合影,越看越想她,最后还是去了山上的墓地。

  惊异的是,她的墓地不在了。

  我询问了这里的工作人员,他们说这个墓地早就在一个多月前就移走了,此时那里空着,还没有人购买,问我买不买?

  我愣了会儿,笑了,“不了,没这么推销的啊,我可不买,还没活够。”

  那个人摆手,“备着以后用啊,这都是有年限的,以后买更贵。”

  我无奈的走开了。

  即便我死了,我的骨灰也要洒向大海,才不会葬在冰冷的底下,有人想怀念我就抱着我的相片说话,我肯定会跑过去相拥,葬在这里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撒手人寰再也不在人世间了?

  出来后我叫人帮我查找最近安妮一家的去处,才知道安妮家的公司现在做的那么大,她的父母又生了一对儿龙凤胎,并且此时已经在国外定居了,夫妻和谐,因为有了安妮这个事情,他们无比珍惜彼此的夫妻生活,倒是幸福了不少。

  可安妮已经不在,不知道她知道因为自己的死换来了父母的和好,还多了家庭成员是该高兴还是该哭呢?

  因为公司在国外,所以他们这一年来都没回来过,可安妮是他们女儿,难道就不想她吗?至少要来祭拜吧?

  犹豫再三,我还是拨通了安妮父亲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