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54节

  第723章 变得我不认识

  他知道是我,我没介绍自己他就知道了我是谁。

  他那边很是一串冗长的叹息,跟着说,“你的事我都听说了,还好吧?”

  我哽咽了,想到从前跟安妮的林林种种才知道最伤心的不光是我还有她的家里人。

  “叔叔,我很好,现在回来了,已经没事了,你那边……很好吧?”

  我有点不知道如何询问,生怕问错了地方就叫他想起伤心事来。

  他呵呵的笑,“好,至少现在还是个家了,以前那不叫家啊,不过安妮看不到了,哎,从前我们对她关心不够,出事也怪我们,那个李思念现在被判刑了吧?”

  我恩了一声没多想,李思念我该去看看吧,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叫事情有始有终。

  “叔叔,我想问你点事儿。”

  “问吧。”

  “你知道安妮的微信谁在用吗?”

  他那边短暂的沉默后无奈的说,“我们从前不用微信,最近才开始,可安妮的电话都一起藏了,我也不知道她的微信,加的上吗?”

  原来是这样,看来他是不知道微信的事情的,那我还真不好查了,电话都埋了那微信号怎么的也该销号了吧?可是安妮的墓地呢?

  “叔叔,安妮的墓地在这边,你们来看过吗?”

  “哦,我们迁移走了,之前你不在,我叫手下人去做的,你要是想她就过来吧,顺便请你吃个便饭。”

  我心里的石头落地了,总算是安妮没出事,那微信的事情我慢慢再查,不能叫安妮家里人再受到打搅。

  “叔叔,我有时间就过去,我也很想她的。”

  “好孩子,你在那边也自己照顾好自己。”

  挂了电话,我坐在车里面嚎啕大哭,安妮是我青春的玩伴,也是我第一个好朋友,那段时间如果不是她陪着我,我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可她却突然离开了,我至今无法忘掉看到她躺在地上的样子,苍白而没有活力,我也第一次知道一个好好的人突然就没了生气是多么的无助。

  她该有更好的生活,却永远的停留在了那个青葱岁月。

  生离死别是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东西了。

  如果可以换,我宁愿死的那个人是我,而不是善良的她。

  回到学校宿舍没多久卓风问我在哪里,我说我想最近都在学校好好调整一下自己,公司有事才会过去。

  卓风交代我好好上课就挂了电话。

  我则在跟肖恩联系,希望他能帮我调查处安妮微信的事情。

  肖恩最近都在俄罗斯,他说那边有个工程很抢手,虽然说做黑客很赚钱可是风险太大,想慢慢的转型,可是因为经验不足,一个人在那边没少吃亏,这会儿才刚刚有了起色。

  我们在电话里面聊了很久,他听了我的事情后一直沉默,半晌才说,“卓尔,你太苦了。”

  我苦吗,我想不是很苦的吧,至少在我的身边还有很多爱护我的人,我笑着说,“表哥,你这是在感叹什么啊,我不是没事吗?”

  “呵呵,是啊,就是最近发现自己老了一大截,总是喜欢感叹,得,不说了,你叫我查的事情我会去做的,回头再跟你联系,我这边还有点事要忙,你照顾好自己。”

  “好,多谢表哥。”

  我想了想,又问了他我哥哥的事情,“表哥,你了解我哥哥吗?”

  “怎么说?”他十分差异的问。

  我说,“他有没有暴力倾向。”

  我哥哥家暴这件事犹如一根耿在喉咙里面的刺,吞咽不出去,浑身难受,如果哥哥真的这样,我希望他一辈子都单身也不要祸害别的女人。

  肖恩却说,“其实我不了解,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大哥他喜欢打架,唯独对你挺照顾,当时我们知道原因了还很嫉妒,当然了那时候小不懂事,不过现在我不是也挺照顾你的吗?”

  我笑笑,“是啊,谢谢表哥了,那你还知道我哥哥喝酒了之后什么样子吗?”

  我印象中我哥哥喜欢喝酒之后就呼呼大睡,没见他耍酒疯啊。

  “哦,这个还真不知道,我们很少一起喝酒的,喝酒了他也就回去睡觉了,我还真不清楚,怎么这么问?”

  我没说原因,这件事外人知道的不多,我说出去了对我嫂子那边影响也不好,侧面了解不到,我只能直接去找我哥哥问清楚。

  挂了电话,我就直接去了我哥哥那里。

  问了一圈才知道他最近都在陆少的会所看场子。

  叫我意外的是,他竟然左拥右抱,怀里坐了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那只手正揉捏女人胸前的柔软,看得出来他是没喝酒的。

  我吃惊的看着这一切,心都在痛,我哥哥这是堕落了还是我一直不了解他的另外一面?

  他看到是我也很意外,叫人先出去,随后自己点燃了跟香烟。

  我站在门口没急着进去,开车门,还叫人将地上的狼藉打扫了一边,地上满是烟头,还有很多……套子?我一阵作呕。

  哥哥吸完一只香烟看我,依靠在身后的沙发里,松软的真皮沙发凹陷下去,他整个人显得有些渺小,我总算知道了他为什么会瘦成这个样子了,整天都在这里不吃饭只喝酒,女人还那么多不瘦才怪。

  我气不打一处来,可我还在极力克制,走进去坐在他对面。

  他双眼下满是青黑,看得出来这是没休息好,并且比我之前回来的时候还要瘦。

  “哥,你这是……因为嫂子吗?”

  他没说话,自己给自己倒了杯酒,喝光了放下酒杯哈口气才说,“卓尔,你怎么来了?”

  他的语气很不好,对于我的突然出现很不满意。

  这样的态度叫我更加不高兴,“哥,你该问问你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要这样一辈子吗?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他笑笑,又点燃了一根香烟,猛吸了一大口才说,“卓尔,我很好啊,现在不是很好吗。”

  他变了,变得我不认识了。难怪在所有人都在找我的时候唯独他没有找我,我真怀疑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还在女人的怀里放荡,怕是打断了他的好事了吧。

  “哥,你哪里好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哪里好了?”

  “我很好,只要没死就是好的。别人都有家,我没有,我想给一个女人一个家她却走了,孩子也没了,你说我好不好?不过现在很好,女人多,我要的就是这样的生活,本来就这样。”

  我怒击,起身给了他一巴掌。估计也是因为有血缘关系的吧,我如何生气,这巴掌拍的也不是很重,自己的手还生疼,我暴怒的大喘气,瞪着他。

  哥哥却很不是不在意的用气吹了一下自己的腮帮子,吐了口气出去跟着就笑了,“妹子,你开始教训起你哥哥来了?”

  第724章 我就是个废物

  看着他吊儿郎当的样子我更加生气,一个快四十的男人了,怎么还是一点正经样子都没有,之前我认识的哥哥就算是黑道上的人也是个讲义气的好男人,身边的兄弟们都当他是自己的兄长一样看待,可他现在怎么就成了不入流的小地痞了?

  “哥,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跟外面的那些地痞有什么区别?嫂子走了孩子也不在不是你自暴自弃的理由,你应该叫自己活的更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直自暴自弃,你看看你,你……”我气愤的踢了一脚地上的套子,这脾气就上来了,手臂一扫,将桌面上的东西全都扫落在地上,酒瓶子和酒杯子碎裂成渣滓,哗啦啦的一阵响。这还没有叫我解气,我又狠狠一巴掌拍了过去,“啪!”

  哥哥怒了,豁然起身,怒瞪着我,眼睛通红。

  我也不甘示弱,有本事他就也动手打我,那家暴男的本性暴露无遗,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叫他进去,打我是我活该,可嫂子呢?给他生儿育女,再生气也不该动手啊。

  “哥,你想打我吗,像你打嫂子那样?”我尖叫。

  他的身体犹如瞬间被放了气的气球瘪了下去。

  刚才还暴戾的双眼也垂下了眼角,无力的吸口气,颓然的坐在了原来的位子上。

  我继续质问,“你不吭声就是你真的动手了,是吗?嫂子不管做错任何事情都不是你动手的理由,你还当着你孩子的面动手,你简直疯了。你忘了我们在乡下的时候见到的男人打老婆的惨状了?最后女人一怒之下实在忍无可忍就提着刀子杀了全家,你也想那样吗?”

  哥哥摇头,跟着咆哮,“我不想,可我,我……我不知道。”

  他承认了,酒后打人,刚才还想打我,他的家暴倾向是根深蒂固的。

  “哥哥,你在外面喊打喊杀那是因为你要生存,可你在家里就不该这么做,嫂子再强大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是你亲手将你们的关系打散的。”

  他烦躁的抱着脑袋,头都伸进膝盖里面,再次抬头,眼睛里面满是泪水,“我错了,可我不知道怎么做,当时我,我被人吃了东西,冯科来找我,说要给我一笔生意做,只要我答应了,就不会追究我从前的事儿,并且也不会碰你嫂子和孩子,他当时才回来,之前跟你见过面的,之后就去找了我,我没想到他会在我的饭菜里面下了毒,我现在……我现在是隐君子,我戒不掉,我当时打你嫂子是真的有幻觉,事后也很后悔,可我,我,哎……我搞砸了,卓尔,你哥哥我就是个废物。”

  我的心犹如被人突然划开了一道扣子,调出来全都是血粼粼的内脏,却唯独没有心,那里早就空了,可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身体的血液在欢腾。

  人都说那个东西沾上了就人就毁了,所以我哥哥如此消瘦是因为那个东西而不是因为他一心要自暴自弃。

  冯科,我从前还想过放你一马,现在休想叫我对你手下留情了。!

  我叫人带着我哥哥去戒毒所,他起初还不肯去,事后我不得已将这件事告诉了陆少,他起的摔碎了桌面上的烟灰缸,徘徊在办公室的角落急的一脑门子汗水,跟着一转身,“我压他去,卓尔,你在这里等我,冯科那个狗东西,老子不会饶了他。”

  陆少将两个会所给我哥哥管理,他是一直相信我哥哥的,所以最近一直没有过问他那边的事情,这件事暴露出来才知道我哥哥因为听了冯科的话早就将会所廉价处理掉了,此时不过是陆少挂名,并且一直亏损。

  陆少气的眼红都红了,见到我哥哥给了他三拳头加一脚,我哥哥当时趴在地上没起来。

  我看着心疼也没上去阻住,叫人将我哥哥送去戒毒所的路上我给冯科打了电话。

  他那边传来很轻的笑声,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从前叫我觉得很好听的声音此时却尤其的逆耳难听,我说,“冯总,我都回来了,你不给我庆祝庆祝吗?”(!≈

  我忍受着滔天的恨意,捏着自己的衣服一角,恨不得现在就亲手掐死他。

  冯科却笑着问我,“想我了?卓尔,我时常在想,我们在床上的时候的亲密,其实你很无趣的,可我就是喜欢你的无趣,呵呵!”

  我继续忍耐,低声问,“是吗,那么你也是个无趣之人了,正好我们凑成一对儿,不如找个机会见一面?”

  “哈哈,我求之不得,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现在,如何?”

  我一口答应,“好。”

  收起电话,看着已经被带进去的哥哥,我犹豫着是否该给嫂子发条消息,至少这件事哥哥是自己不受控制,嫂子有权利知道事情全部,可想到她现在的幸福样子,加上我哥哥的情况不受控制,怕是一辈子都无法从这样黑暗的世界中走出来我就断了跟嫂子联系的想法。

  “李哥,姐夫现在还在忙吗?”

  “恩,沈之昂那边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估计是要忙一阵子了,他经验不足,很多地方经常出错,卓风说暗中帮一帮,就当做是你送给沈之昂最后的礼物。”

  卓风始终在给我擦屁股,我却无能为他做点什么,包括我的离婚都是他一手处理。

  我无奈的蹙眉,“那就叫他忙吧,至少不用操心这边的事情,我哥哥的事儿你先别说,好吗?”

  李哥犹豫着回头看我,到底还是点头答应了,“那我得跟着,冯科那小子不地道。”

  毕竟我们还在一起生活过一年,冯科那个人什么德行我多少还是了解的。

  “李哥放心吧,不会出事的,我有分寸,我们走吧。在东旺那条街上的酒店,之前我们去过的。”

  李哥一点头,踩了油门,车子哄的跑走。

  这家酒店已经很多年了,从前在酒店的后面是顾程峰那栋房子,后来因为市政规划拆迁已经迁移,据说给了他不少钱,可顾程峰不是需要钱才不肯签字,是他想着那份念想。

  那时候我还去住过的呢,我们还没像现在这样陌生,彼此之间也都过得很好,可现在呢?

  各奔东西,各自有各自的惆怅,谁都没有过上美好的生活,反倒被生活所累,浑身伤痛。

  我胡思乱想了一阵,车子也到了。

  冯科就站在门口等我,手里提这个袋子,见到我的车子过来,先笑了,若非了解他什么样子的人,还真的会被他的外表骗了,可我此时见到他脸上的笑容就像用刀子给他划开。

  “冯总。”他帮我拉开车门,我也笑着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