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56节

  第727章 被人唾弃

  这么多年来我生活在这个城市,却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从未安静的坐在街角看车水马龙,更加没有停下来想一想我这么多年走的路是否正确。

  记得之前网上有人骂我跟卓风是狗男女,真想敲死我们。

  我当时不明白,我们做错了什么会对我们有如此大的仇恨,难道在这些事情之中我们不是受害者吗?

  可答案已经无从知晓,唯有继续坚持自己的路走下去。

  夜晚的城市依旧喧闹,到处都是灯火,我顺着一条路一直走,走到尽头再拐过一条长长的通道,终于累的在附近找了家咖啡厅坐下来。

  李哥的车子一直跟着我,我没理会,只进门的时候叫他一起跟我过来喝一杯,李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下了车子。

  多少年来李哥都跟着卓风身边做事,他的生活我一点不知情,今天才知道他早已经娶妻生子并且已经离婚,他说自己的命是卓风给的,并且自己是个工作狂,当时结婚是女方逼得紧,实在没办法才结婚,婚后也过得不幸福,他很多次想要挽回已经无法回到从前恋爱时候的感觉。

  我问他,“李哥,你怎么看待我跟卓风之间?”

  他吸口气才说,“其实人和人之间不需要那么复杂,想了就要,不违法不犯罪,对得起自己就行。你总在乎别人的看法,那活着多累?并且你也该知道,你跟他现在都是单身,想发展也没人阻挠,更无人能说出什么来。”

  的确是啊,之前我做过错事,我们都有婚姻还勾搭在一起,的确是被人唾弃,可人只看结果却不看过程,都以为我跟卓风既然成了家都不该继续藕断丝连,却不过问我们之间是因为什么才在一起。

  我无力的笑笑,“李哥,我觉得很累,没了从前那个勇气了,一想到我跟卓风在一起后会被很多人阻拦我就特别的害怕,真的。”

  “傻瓜,你们这么多年都没分开,那还有什么事情是可以叫你们分开的?你长大了,卓风也老了,你们都该有自己的选择。卓家现在已经不过问你们的事情,你的阻力会小很多,并且你要相信卓风是有能力保护好你的。”

  不,就因为我还需要保护我才会叫卓风更加疲倦,我要的不是保护,是主动,我们要相辅相成,共同努力。

  在一段关系中,一个处于弱势,一个处于明显的霸道高端,这样的地位是不平等的,只能叫我们都会疲倦。

  我现在也不是弱小的卓尔了,我也可以撑起一片天。

  那既然我们分不开,等事情结束,我们一定要在一起,他不想跟我和好我就去追求,就像那几年他追求我一样,我想我能够做到。

  想通了心情也就好多了,跟李哥坐了坐我们也回去了。

  谢晶晶很早就回来了,我回来的时候她正在洗脚,手里捧着一本书,看到我进门笑了,指着桌子上的夜宵说,“我没吃给你留着的,你尝尝,特别好吃。”

  我看一眼,是炒粉,之前我就喜欢吃的,她一直记着,遇到了味道好的就会给我带回来,似乎已经成了我们之间不成文的一种规定了。

  我也是很饿了,坐下来毫不客气的消灭干净,“晶晶,我都吃光了啊。”

  “恩,吃吧吃吧,你该多吃点长点肉,要不一阵风吹来人都飞了。”

  夜里的时候,我跟她说起了我在山上的事情,听的她一直抱着被子紧张的不吭声,等我说完了她很久才叹息一声问我,“卓尔,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恨那个哑巴?”

  我点头,“是。”

  “可其实他也是可怜的人,是因为环境造就的。不过一想到他脏兮兮的手抓你,我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哎,人啊,真是坏透了。”

  是啊,人真的是坏透了。

  夜里,我一直噩梦不断,脑子里面全都是过去的事情,尤其是冯科和哑巴的两张脸不断的互相出现,叫我发了一身的冷汗。

  早上,一通奇怪的电话叫我才安定不久的心跳到了喉咙口,“卓尔。”

  我惊讶的险些电话掉在地上,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安妮的声音。

  可我清楚地知道她已经不在了,这个人肯定是谁在恶作剧。

  “你是谁,别装神弄鬼,想做什么?你拿着安妮的电话做什么,你打什么鬼主意?是张朵还是冯科?如果是薇儿的人我劝你还是早点收手,你这么做对你没好处。”

  那边片刻的沉默后哈哈大笑,竟然是个男人,很陌生。

  可笑声过后我就知道是谁了,大柱子。

  “卓尔,你那个死妈在我手里,你想看看她吗?”

  我妈妈在他那边我知道,大柱子用她来要挟我还真要没什么作用,不过他能够拿到安妮的电话并且盗用了她的号码我就不得不重视了。

  “大柱子,你想要什么直接说,我一定会给你,但是安妮这件事你得给我说清楚。”

  他冷笑,问我,“你真是狼心狗肺,你不关心你妈却关心一个已经死了很久的人?看来你跟我是同一种人,都是坏人,卓尔,你说你们家里人是不是骨子里面都透着贱人的习气,才会叫你这么贱啊。”

  他骂我什么我都承受,这么多年我被骂的还少了吗?如今我已经丝毫不在乎,只继续镇定的说,“大柱子,我妈妈的事情我不想知道,你随便处理,你骂我多难听都没关系,你想要什么直接说,我会给你,不过你要告诉我安妮的电话你是怎么拿到的,你想用她的身份做什么?”

  安妮是影视传媒公司的千金,当年多少人窥探安妮想要跟她接近,奈何安妮的脾气性格实在过于直接,所以她真的没什么朋友。

  我们能相处下来那么久也不容易,我不介意她的直来直去,她不介意我出身卑微,我们互相依偎,不然感情也不会那么深厚。

  她的死叫我深受打击,我一度以为我不会再有好朋友,我自己调节了很久才缓过来,而死后的她我更不希望有任何人污蔑她。

  “大柱子,你说话。”

  “哈哈哈,你急了,你也有在乎的东西,真难得。我以为你只在乎卓风,可他我动不了,你连你妈都不在乎,我实在没办法就将主意落在了她这里。呵呵,没想到啊,卓尔,你还在乎一个死人。呵呵,其实我没别的目的,就是想吓唬吓唬你,偶尔给你制造点小麻烦,我过得不好,你也休想好过。”

  不对不对,他的目的绝对不会这么简单,我不相信的说,“是吗,那你继续骚扰我吧,看看我能不能在乎,并且我还告诉你,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别叫我找到你,至于你说我那个妈,你大可处理她,但你也要想想后果,你还以为我是很久以前那个傻子卓尔吗?错了,大柱子,我是铁打的,你想折磨我?太嫩!”

  第728章 姐夫,对不起

  大柱子哈哈大笑,警告我,“那就等着瞧。”

  其实他的威胁对我一点作用都没有,只要憾动不了卓风,那我这边也很好处理,我都不需要找保镖,只要他出现我就报警,抓到了人还能蹦哒到哪里去,我在意的是他用安妮来折磨我。

  安妮是我的好闺蜜,过去的事情就算已经远到我记忆不是很深刻,可这份感受是不会改变的,他想叫安妮在我心中的地位变成厌恶的可怕的,可他错了,我不再是那个只会哭闹的傻姑娘了。

  挂了电话,我叫人去查找电话来源,肖恩那边也很快给了我之前的回复,告诉我微信的登陆地址是在国内的一个小镇子上,不过具体还没查到,因为是手机流量,查起来是很费力气的。

  我也不急,大柱子既然已经承认了找我的理由是想折磨我,我倒是想看看他是如何折磨我的。

  大柱子这件事我没告诉任何人,卓风都没有说,只想自己做。

  至于我妈妈,我想,她跟我没关系了吧?

  不是世间所有人都可以做母亲,尤其是她,她不过是企图想借用生孩子这个功能活命,那么她生出来的所有还在在她看来都是有目的的,儿子还好,可以叫她获得一些资源,可女人呢?好比我,只能成为她仇视的对象。

  爱是相互的,她没有给我母爱,我又如何回馈给她?

  这天晚上,卓风终于忙完了临时得空约了我,这事我回来之后我们第一次如此安静的坐下来好好的聊天。

  面对面对着的他看起来很疲倦,只是那张脸依旧没有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叫我仍旧恍惚,我们知否还在很多年前的那段时光,青春伴随左右,我们有大把的光阴在一起虚度。

  他给我夹了一块排骨,放下了筷子,自己却没吃,我也没心情吃,我们所面临的问题其实很严峻,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之间的感情发生了变化,从前无话不说,如此却找不到共同话题。

  良久,他告诉我,“沈之昂最近在拓展国外的项目,估计要出差很久,你有时间去看看他吧。”

  到了现在卓风仍旧想叫我跟沈之昂之间的关系简单一些,可他不知道,其实我与沈之昂的关系本就不复杂。

  我点头算是答应了,却没有想过要去。

  我问他,“姐夫,你最近很忙吧?”我明知故问,没话题故意找话题,这叫我们之间的关系更加尴尬。

  他笑了,这才提着筷子吃东西,告诉我说,“我们之间很疏远了吧?多久不在一起吃顿饭了?”

  我在心里盘算,是啊,多久了?一年还是两年?上一次他突然回来给我做饭吃,我还挑三拣四?

  “姐夫,对不起。”

  他一怔,抬头看我,一脸的无奈,眉头都皱了起来,“为什么要道歉?”

  “我不知道,就是觉得很对不起你。”

  他吸了口气,看得出来心情沉重,也明白我的道歉是有原因的,我们互相爱着对方,却早没了从前那种非要在一起的勇气,我宁可跟一个我不爱的男人结婚被他利用也不肯回到卓风身边去,这导致我们之间的裂痕越来越深。

  他沉默了坐了很久才吭声,跟着起身挪了一个位置,坐在了我身边的位子上。

  我有些紧张,这样近的距离已经很久不曾有过了,我们曾经赤诚相见,彼此相拥,后来还曾因为互相想念而深夜偷情,最后有了孩子,之后呢?最多牵牵手,连吻都没有了。

  可我对他的身体依旧很熟悉,身上哪里有伤疤,腹肌什么形状我都清楚,却再没有那么力气去碰触,似乎欲望早就从我的身体里面挖空出去,变的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他先是叹口气,跟着一伸手。抱住了我,无奈的说,“卓尔,我说过的,一直在等你。”

  我一怔,泪水顿时就噙满了双眼,转眸看向他的时候已经有些看不清楚他的脸部轮廓了。

  他却笑了,屈指轻轻擦掉我眼角的泪痕,低声说,“知道你也不舍得离开我,但是少了一份非要跟我在一起的决心,我可以等。”

  等啊等,当年就是他等我,等我长大,等我变得成熟,后来我终于到了年龄变成了他期盼的样子,我们却分开了。如今,我们都不需要再估计是是非非,却依旧在我。

  “姐夫,我不知道怎么做。”

  事情太多,抉择更多。我想过无数种结局,却只有一种是我们在一起的结果,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可以选择出国念书,可以自己经营公司再找一个相爱的人过一生,或者我继续当一个锁在乌龟壳里面的小乌龟,整日躲藏在校园里面再不接触社会,只有最后一种才是跟他在一起,走入婚姻的殿堂,生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

  可从前的我只想着跟他在一起,无论经历多少风雪,我只想跟他在一起。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欲望如此多,多到都无法装下他了。

  “姐夫,等事情结束,好吗?”

  他笑笑,“无论什么理由,我都会等,你只管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就好。”

  我泣不成声,趴在他怀里哭的跟个很多年前的孩子一样的脆弱,其实,不管我再如何变得坚强,仍旧是他身边一个长不大的小姑娘。

  饭毕我们出来,天上下了雾蒙蒙的小雨,本就黑暗的天更像是深不见底的深坑,他拉着我的手,从石阶上下来,钻进车内,顿时一股暖流袭来,李哥笑着回头看我们问,“去哪里?”

  我说,“回学校啊,先顺路送我回学校,再送姐夫回公司。”

  李哥的脸部表情夸张的松垮,跟着跟着很是无力的哦了一声说,“知道了。”

  他该是以为我跟卓风和好了才会高兴,可我们才说好,再等一等,至少我该将我身边的坏人处理干净,不然我又多了一个被人利用的人,那我们在一起还是不会平静。

  到了学校门口,卓风坚持要送我进去,一直送到了宿舍,进门,看到谢晶晶正趴在桌子上看书,他就停住了,“我不进去了。”

  谢晶晶一怔,慌忙起身,大叫着打招呼,“卓哥别走啊,进来,进来,你都很久不来了,进来坐坐。”她给我调皮的使眼色,自己跑去倒水。

  我笑了,轻轻扯卓风的衣角,“那就进来坐坐吧。”

  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