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57节

  第729章 顺便带着孩子认一下父亲

  门口又走来一人,熟悉的样子和风格,只是如今一大一小,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瞧着我们。

  “卓尔,不请我进去吗?”高可可说。

  我们同时回头,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高可可手里牵着的那个小孩子身上。

  小孩子该有六岁了吧,我都游戏既不清楚了,不过看着他的眉眼跟冯科那么像我就有点介怀,可小孩子是无辜,我自然不会将怨气洒在他身上。

  不禁叫我想到了我跟卓风的孩子,如果还活着,那该也不小了。

  我有些恍惚,这会儿卓风走了进来,与我并肩而立,示意高可可进来,我这才回神,主动去找了个苹果给小孩子。

  小孩子叫冯临,很大气的名字,希望他的将来也是一个大气的男子汉,而不是像他父亲一样暴戾狡猾。

  冯临不认生,自己抱着苹果说了声谢谢,乖乖的坐在凳子上眨巴大眼睛看着我们。

  我喜欢的不得了,却不知道如何相处,到底是没经验,生怕我说的话他听不懂,又担心我说错了话他会哭,局促的我左右为难,卓风过来牵我的手。

  我一怔,回头看他,他问我,“时间很晚了。”

  对啊,这么晚了高可可领着孩子来这里的确是叫人意外。

  我这才问她,“你不是一直在法国的吗,怎么突然回来了?这么晚了来这里,是才下飞机?”

  高可可说,“是,我来看看你,顺便带着孩子认一下父亲。”

  顾程峰跟高可可一处处于两地分居状态,高可可要照顾孩子,还要追着顾程峰走,导致两个人关系越来越远,最后到了一种只要碰面就吵架的程度。

  我不敢多问,更加不敢主动联系他们任何一个,生怕就因为我的出现叫他们之间的问题更多。

  “回来要常驻了吗?”我没接高可可的话问她。

  “恩,估计是,我想跟顾程峰离婚,他不同意,可我不能耗着一辈子,孩子需要父亲,他给不了我就只好带他来找冯科了。”

  原来是这样,可冯科会同意吗?

  想到冯科那个样子我就头疼,之前还威胁我,最近也没动过动静了,不知道背后搞什么名堂。

  “可可,我的房子闲着,你要是没地方住就住在我那里吧。”

  高可可笑了,眼神里面满是恨意。

  我这会儿才注意到,她变化真大,好像老了很多,生活的琐碎叫她一个人过得很辛苦,从前那个光鲜亮丽的少女早就不在了,有的只是岁月留下的痕迹,甚至多了一条很深的鱼尾纹,笑起来的时候痕迹更深。

  “看我做什么,看我变成这副鬼一样子你高兴了?”她问。

  我没说话,我哪里会高兴,想到从前我们的关系,如今变成这样子,我也有责任,可我不会带着仇恨的眼神,除了依旧在想方设法要害我的大柱子和冯科,我谁都不恨,恨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高可可,你恨我不怪你,可我现在想帮你,孩子需要父亲没错,可冯科他……我想你还是尽量不要接触到好。”

  冯科本就是危险的人,就算站的远了也能感觉他身上但发出来的危险气息,就像是定时炸弹,随时都能爆炸。

  “卓尔,我来就是想问你,顾程峰如果还没忘了你,你会选择他吗?你宁愿选择沈之昂也不选择他,你知道这件事对他打击多大吗?我来找冯科没错,可我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想替顾程峰问你,你对他到底是什么感觉?这么多年了,顾程峰对不错,到头来你选择结婚的男人不是卓风不是别人,却是才认识没多久的沈之昂,这是什么?你知道不知道,因为这个问题,顾程峰整日借酒浇愁,他每次都当我是你,问我同样的问题,想过我的感受吗?你们的感情我什么要夹杂我?我跟他才是夫妻,可他却从未将我当成是他的妻子。卓尔,你给我个解释。”

  我怎么解释,我当初跟沈之昂结婚是也是机缘巧合,我当时脑子不清楚,他又照顾了我那么长时间,如果换做是顾程峰我想我也会答应,这不是谁的问题,是谁出现的问题。

  顾程峰那边我早就没有给他希望了,放不下的是他啊。

  我何其无辜。

  “高可可,顾程峰如何我管不了,可你早就知道他跟你结婚不是因为爱你,是因为家里逼迫,你知道原因,现在你过得不幸福却来质问我,这是为什么?”

  高可可冷笑,指着我,刚才还勉强保持的镇定已经变了样子,拧眉大叫,“卓尔,顾程峰亲口告诉我,你给过他希望,给过的,如果你再坚持一段时间,沈之昂就不会趁虚而入,那不幸福的婚姻是你跟顾程峰,而不是我。”

  原来她怨恨的不是我,只是看着我过的比她好而心生嫉妒。

  我无奈的吸口气,她不过是外表变了,可性格却没有任何关系,到底是那个泼辣的女人。

  “高可可,当着孩子的面不要说这些,还是那句话,我对顾程峰除了亏欠我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如果非要说是我的错,我认了就是,可你不能因为看着我过得比你好就来给我找麻烦。再者,你看到的我是很好,其实我过的并不好。”

  我经历了这么多,难道换来一点点的安静都不行了?为什么所有人都不想看到我过好日子?

  高可可满脸是讥讽的冷笑,“你过得不好?鬼才信,你得来的今天的一切是怎么回事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你就是那种爱钱如命的女人,为了得到别人的东西你不惜嫁了一个又一个,身边还挂着一个卓风,你简直不要脸。”

  这种天大的误会到底是谁说的?这是多么恶毒的人才会想到这种思路?

  可我却无法反驳,因为在表面看来,这都是事实啊。

  高可可不顾孩子的哭闹继续指责我,莫须有的罪名一条一条的像鞭子抽打在我身上,痛的我浑身发抖。

  卓风终于忍无可忍,暴怒咆哮,“高可可,住口,再胡说八道,你知道后果。”

  第730章 包裹

  卓风一直隐忍没说话就是不想叫我更难做,这件事说到底还只是我跟顾程峰之间的事情,他插手了那就更麻烦。可高可可却说个没完,卓风也绷不住脾气了,继续警告她,“高可可,你如果想在国内外呆,就老实一些,孩子需要父亲,就去找冯科,卓尔跟顾程峰没关系,即便你说的那些有可能发生,那也不过是假设,并且卓尔现在是单身,你无权干涉她的私生活,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叫司机送你走,住在我那里或者卓尔那里都可以。”

  高可可是一直都害怕卓风的,身为旁观者,她比我更加知道卓风的霸道和手段,只是卓风不屑于用在高可可身上。

  高可可看似刁蛮泼辣,其实她也不过是生活所逼之下的弱者,父亲不爱,母亲无能,她才会成为今天的样子,当初被迫嫁给冯海之后就再没好过,她将一切的不好全都怪罪在我身上也是可以原谅。

  可我要去怪谁去啊。

  “高可可,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时间不早了,小孩子也需要休息。”

  冯临很乖,一直坐着不吭声,看着我们争吵也没有哭闹,仍旧抱着我给他的苹果看着我们,眼睛大大的,非常好看。

  我轻轻揉他头顶,他竟然冲我笑了,一口流利的法语,大概意思我能听懂,问我是谁,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睡觉。

  高可可该是明白的,暴怒的脸瞬间变了,温柔的冲冯临说,“乖,我们现在就走,回去好好睡觉,明天就可以见到你父亲了。”

  他嘿嘿的笑,从凳子上跳下来,对我和卓风摆手,“再见。”

  他的汉语不是很好,还有些口齿不清,说话的时候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怎么看都跟冯科很像。

  我惆怅的皱眉,开始顾虑起那个孩子将来命运来。

  冯科不忍他该怎么办啊?

  卓风轻轻揉我后背,“别多想,我会安排。”

  谢晶晶一直站在门口看着我们不说话,这会儿才走来,问我,“卓尔,你不会是心疼那孩子吧?你可真是瞎操心,人家父母都没多想,你想那么多做什么,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你看看卓哥,都四十了,你们既然分不开就在一起算了,管别人怎么说呢,反正都这么多年过来了,就算是石头也是被融化了,你们就偷偷的领证,也不公开,等事情过了再公开就好了啊,反正我看着卓哥这样子叫人心疼。”

  我脑袋嗡的一响,的确,我也心疼,非常心疼。!

  卓风他都快四十了,说到底是我耽误了他。

  “姐夫……”

  卓风却笑,“顺其自然,有些事情强求不来,你才离婚,还不用考虑这些,眼下好好安顿下来才是真的,我先回去了,你们早点休息。”

  卓风起身走了,走的很匆忙,好像在逃,我痴痴的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心口难受。

  谢晶晶凑过来,打量我,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里面满是担忧。(!≈

  我知道她在想什么,其实我也在想,可我匆忙就跟卓风结婚了,那我对得起谁呢?

  卓风说的对,我才离婚就结婚,这对谁都不好。我甚至都没有准备好就匆忙决定了,这不是另外一种伤害吗?

  “晶晶,我会考虑的,你说的其实也对,只是我姐夫说的也对,我才离婚就结婚,我怕我的匆忙决定叫我后悔。”

  她点头,含了口气在嘴里面,鼓着腮帮子像含了块糖,跟着吐出去,笑了,“好吧,我们早点睡觉,明天上课去了。”

  上课啊,我都很久没去了。

  果不其然,第一节课我就睡着了,导师看我直皱眉,上次他训我的事情我还记得。

  看他出去,我也跟了出去。

  站在教师办公室的楼道里面,他转身看我,很是无奈,一甩手,怒哼了一声,“进来吧?”

  上次他就说我上课不认真,我休学一年后再来还是这样,他肯定不高兴,我来也是想跟他说明情况,可进了办公室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导师,我,我想……”

  他叫赵万里,一直对我很好,可我却总是叫他失望,再多的解释也都没有用。

  我支支吾吾了一阵,他一摆手,从抽屉里面抽出来一个本子给我,“回去看吧,上次的测试还算不错,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不能耽误了,不过这本书看完了要记得还给我。”

  我看着本子上飞扬的赵万里三个字笑了,再看他,总觉得他很亲切,连声答应,“好好好,我一定好好看。”

  心情大好,中午的午饭都说了不少,可总有人不想叫我好过。

  大柱子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这一次还是用的安妮的声音,我真好奇他用的软件是什么,能模仿人说话这么像。

  “大柱子,你无非是要钱,我给你就是了,养你我还养得起,不过是当做一条狗,偶尔饿了就跟我狂吠,可我也说了,做人要有底线,你不知道哪天忍耐不住了直接对你下手,那就不好玩了,所以你还是趁早收手,知道吗?”

  他狂妄的大笑,跟着说,“好啊,我回头给你点东西,你就知道我不是好惹的,哈哈……”

  隔天下午,我才下课回来,谢晶晶说要跟张川出去吃炒冰,我则临时往公司走,才到了公司没多久,助理就给我送来了一个快递包裹。

  包裹上没有名字,地址电话都没有,只有收件地址和名字,包裹的很严实,看不出是什么东西来。

  坐在我旁边的卓风也盯着看了一会儿,我就要拿剪刀拆开,他说,“我来拆。”

  我没动,他用车钥匙将包裹的外包装划开,里面顿时一股恶臭,我惊得站起来往后面躲。

  卓风看一眼盒子,直接提着扔进了垃圾桶,走向我抱住我说,“别看。”

  我的眼睛被蒙住,我也没挣扎,只听他对外面人说,“去报警。”

  我心口剧颤,紧张的问他,“姐夫,是什么?”

  卓风没说话,只抱着我的怀抱紧了紧,手还盖住我的眼睛,我挣扎不得,只能任由他抱着。

  没多久警察来了,那个包裹被带走,警察问了我一些问题,我如实说,最后将卓风交道了一边,他们的谈话我还是听到了。

  警察说,“卓总,还是尽量小心一些才行,现在这些犯罪分子比较猖獗,又行踪不定,找起来比较麻烦。”

  卓风低头吸烟,给了那个人一根,那个人拿在手上没抽,继续说,“这回是手指头,下回就不知道了,一定要小心,我回头叫人好好查查,你这边也提防着些。”

  卓风一直点头没应声,猛然回头看我,给我一个眼神,很快的跟那个警察说了句,“知道了,麻烦了,你们先回去吧,这边我会配合的。”之后走向我,挡住了我看向外面的视线。

  可手指头三个字却在我耳边萦绕。

  那是谁的手指头?又是谁邮寄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