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59节

  第733章 她还有我

  卓风的味道我一直都没忘记,就像刻在身体里面了一样,早就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我们拥吻了很久,要榨干了我胸腔中的全部呼吸才勉强叫自己平静下来。

  他松开我,眼神依旧火热充满欲望。

  我轻轻推他,他才起身,转身看着窗户,半晌才平息下来说,“卓尔,我们或许也可以先结婚,暂时不公开。”

  我猛然抬头,看着他寂寥的背影很是痛苦的皱眉,婚姻啊,那么重要,我却已经草率的经历了两次,先是为了他,后是固执倔强的为了我自己,而现在呢?我为了谁?

  两次都是失败的开始和结束,这一次就可以了吗?

  当初那么多人反对我们在一起,走的如此艰难,现在我们仍旧无法分开,依旧有人想看着我们分开,可我们却直接考虑结婚,这样的婚姻会幸福吗?

  我得不到答案,相信卓风也给不了。

  我没说话,是真的无法回应他。

  他没有逼问我,只说,“考虑一下也不错。”

  我点头,还是没应声。

  “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他匆忙离开,险些搬到地上的盆子。

  我能想象他对婚姻的渴望,也能知道他对这份感情的期盼。

  他的生命中也有了三次婚姻,一次是假的,另外一次是迫不得已,最后都是平静的收场,我没有问他在婚姻中是否也后悔过,可至少他能够做到善始善终,与我不同的是,他的态度都很明确,我却始终犹豫不决。

  如果真的是我们这辈子都分不开了,我真想在努力一次,叫自己活的有姿色,不为了自己只为了他。

  可在这之前,我要处理好那些隐藏在背后想要害我的人。

  冯科,薇儿,大柱子,还有沈家。

  沈之昂那边忙的脚不沾地,却不知道其实沈家人一直没放松警惕,之前肖恩提醒过我,沈家一直有人跟踪我,却不是沈之昂的人,那么就是他的父亲了。

  我们已经离婚,沈家人还不肯放过我,就不要怪我手段残忍。

  我给黑客发了信息,顺便叫他查找一写冯科与大柱子之间联系的一些重要信息,足够叫他吃牢饭的那种,至于薇儿,我还真想跟她见一面。

  叫人跟薇儿联系,我们相遇在了三天后的一家泰国财管。

  这天下了雨,不过一直下的不大,阴沉的天空上总是飘着乌云,即便雨水停歇了还是黑乎乎的天气,来的时候路上塞车十分严重。

  我直接进了里面的一个雅间,提前半小时在这里等薇儿的到来。

  她现在叫江华。

  散装好了摄像头,我坐在首位,服务生进来三次问我是否上菜,我看时间差不多就叫她们将饭菜端上来,这一等就足足等了两个小时。

  她胖了,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一些奇怪的激素的药物,人都变了样子,胖的很奇怪。

  我盯着她看了很久才注意到自己目光中的不对,很快将目光移开,问她,“最近都在哪里?”

  她没说话,放下了已经残破不堪的书包,勉强坐下来,大口喘息了一声说,“我怀孕了,在备孕,对不起来迟了。”

  原来是怀孕了,可她胖的太离谱了,要不是我对她还算熟悉,真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就是薇儿。

  “薇儿,你不回家了吗,卓风一直都担心你的。”

  卓风之前提起过她,说是已经安顿好,可不知道为什么薇儿还在外面飘荡,甚至不时的将手伸到我这里来。

  “呵呵,家?早没有家了,我表哥没跟你说么,我的父母早就不在了,我现在是无依无靠的人,丈夫离婚,自己怀着孩子,走南闯北没想到自己把自己混成这样,不过也自在,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人管我,不像你,想自在走自在不起来。”

  这倒是真的,我想自在也自在不起来,倒不是身边的人管束我的太多,而是我背负的担子太沉重。

  我没多在这些家长里短上停留,直接开门见山,“薇儿,收手吧,你针对我对你也没有好处,并且你现在也不是自己,你还为了孩子着想,想想你以后的路怎么走,我知道你一个人过得很辛苦,等孩子出生你要更多问题,我都可以帮你。倒是不是我有钱了就怎么样,而是我真的不想看着你一个人受苦,说到底我们还是一家人。”

  其实在来之前我想过,不管她是谁,我都不会手软,可现在却看到她这样我就下不去说了,解决问题其实有很多种方式,温和的是最简单也是最实际的,只要她答应,我可以给她更多,只要孩子别出事。

  我失去过孩子,所以对孩子有其的有一种爱护和保护的执念,不管是谁多坏,那孩子都是无辜的。

  不想,她冷笑的扫我一眼,满脸的鄙夷,“卓尔,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感激你吗,你错了,我能来只是想告诉你,我不会收手,你也奈何不了我,即便我现在杀了你我也不会怎么样,因为我是孕妇。其实法律是把双刃剑,我能害人也能自保,这是我的本事,而你呢?不过是有几个臭钱,你还有什么?”

  “她还有我。”

  我惊得猛然抬头,卓风推门而入。

  我能注意到,薇儿脸上的震惊喝震怒,她比我更加意外卓风回来。

  可她却以为卓风能来是我的安排,回头扔了盘在过来,幸好我躲开的及时,盘子擦着我的嘴角飞了过去。

  卓风快走几步,“没事吧?”他皱眉问我。

  我摇头,“姐夫,你怎么来了?”

  “恩,听说你在这里等人,一直没出来,就有人通知我了,我过来看看。”

  薇儿大笑,眼中却满是凄凉,随手洒了面前的饭菜,“还在演戏,你们以为你们这样就能在一起了?表哥,你不看看卓尔的嘴脸吗?她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姑娘了,她心狠手辣,还想对我这个孕妇下手,之前的那个孩子是怎么没得,你不记得了?”

  她说的孩子是我的孩子还是她的孩子?

  我说,“薇儿,我的孩子没了我们都很伤心,那是意外,至于你的孩子……我不知道是因为,但至少不是因为我。”

  当时她说是因为卓风,我没相信,现在看来薇儿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谁。

  卓风无力的吸了口气,朝我走来,坐在我身边,任由薇儿如何激动他依旧镇定自若,“薇儿,那事你该知道因为你自己,你要利用孩子破坏我跟卓尔,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谁,不过想叫你收手,徐志鹏利用你报复,你都知道,为什么还执迷不悟,即便离婚他还在利用你从前的身份在背后捣鬼,多少公司因为他遭受损失,你不清楚吗?你一直找不到工作不是因为我,是他。”

  江华摇头,泪水满脸,她一脸的不相信,依旧恨意慢慢的尖叫,可早已经泣不成声,话不成句。

  第734章 我还真是第一次

  江华大叫,“我父亲就是你害死的,卓风,是你害死的。”

  薇儿家里之前是跟着卓风底下一个分公司做水产生意的,不过他是中间商,赚的是差价,距离他流程我不清楚,只知道当时卓风出事,所有的客户都赔了本,事后他去找了人家做补偿,但什么会出人命呢?那差价好像也不涉及到最后的商户,没有本钱哪里来的赔本一说?不过是生意出错不赚钱就是了。

  卓风无力的摇头,却没回答。

  我心口一惊,难道是真的?

  “是你,刽子手,刽子手,我父亲出事后我妈妈也自杀了,都是因为你卓风,你当时眼里只有卓尔,你想过我们这些家里人吗?的确,我们都是想攀附你们家有钱,你父亲病重后我们就将重心转移到了你这里,可我们家从来都没有想过霸占你们的东西,就是想老实的赚钱,你为什么还要害死他?他都五十多岁了,你怎么下得去手?”

  我不相信的看看江华,看看卓风,相信这里面一定有误会。

  卓风再如何狠毒都不会这么做的,我反驳她,“江华,你冷静点,这件事或许有误会,你听他好好解释。”

  卓风抓我的手,用了力,点头,“的确,是我做的,但事不在词,你父亲当初在我公司捡了多少便宜我就不说了,后来我出事,唯一帮助我的只有陆少和卓尔,卓尔变卖了所有的首饰,陆少在已经拿不出资金的情况下卖了三处房产,而你们?家里人只会觉得我出事是假的,真正帮我的却是你们看不起的人。薇儿,我当初举报的时候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你父亲,我仓库的存货数量是定额的,少了大半,那就是接近几百万的东西,我不举报我就面临吃官司,当时卓尔在冯科手里。我急需钱,你叫我在那么做?”

  什么?当时冯科没有继续对卓风动手,可卓风还是面临了很严峻的经济问题吗?我当时变卖了首饰也没多少钱,我只是想帮他,没想到他那时候会那么困难,而我却后来怪他不早点动手将我从冯科手里带走。

  我反手抓他的手,心口无比的难受,我们之间究竟还有多少误会是我不知道?卓风为什么不说,如果我都一清二楚,我们还会一波三折的走到今天吗?

  “姐夫,我都不知道。”

  他看我一眼,摇头,“有些事情没有必要说,那个时候我担心的是你。”

  江华哈哈大笑,“看看你们,到了现在还要纠缠,真是执迷不悟,的确,我父亲做错了,他活该,被抓了也活该,可你为什么要逼死我妈妈,就因为我妈妈在你父亲下葬的时候大闹吗?”

  我当时回来后陆少跟我提了一些卓家当时的情况,很多人都在埋怨卓风,却不知道背后会闹成这样。

  卓风一面因为我而自责,一面又要面临公司的困境而无法翻身,失去了父亲,失去了爱的人,他是如何走出来的?!

  我心痛的无以复加,怪我,都怪我。

  面对江华的职责,我不满意的大叫,“江华,你妈妈有抑郁症,她随时都会自杀,而你在哪里,你只会职责我们,你当时在国外跟你的丈夫风花雪月,你享受自己的新婚,该负责是你,不是我们。你想过卓风的感受吗?他当时也是迫不得已,并且在那种情况下你父亲还要偷仓库的东西无意识雪上加霜,你想过他的出境和感受吗?江华,你别在执迷不悟了,好不好?”

  她大哭,不甘心的撕扯着喉咙,最最后的抗争。

  其实她早就看清楚了这一切,只是仍旧不甘心,只想找一个宣泄的出口,而这一切的根源只是因为当时我被迫嫁给了冯科,才会叫发生一系列的事情。

  卓风带我出来后就没说话,只安静的坐在车内一直歪头看着车窗外。(!≈

  在我窥探不到的内心中,他比我更加痛苦无助,当时的情况多么负责,他被打的不省人事,在那期间失去了两个重要的人,一个是我,一个是他父亲。

  他从未对我表现过任何不满,只有满满的宠溺和无尽的等待。

  我不想叫他等了,可我更加不能叫他再一次面对这样的无助。

  我已经强大,再不能成为他的负担。他给我撑起了接近十年的天空,这次该轮到我来了。

  我紧紧的依偎着他,一路无言。

  到了家里,卓风把自己关进了书房。

  我没有去打搅他,生疏的厨艺还能叫我勉强做一些他最喜欢的西红柿鸡蛋面出来,我尝了一口还不错才端着去书房。

  一声敲门,他没应。

  再一声,门开了。

  我们四目相对,他愣住了,跟着就笑了,轻轻揉我头顶,依旧温柔的说,“知道是你在做,我都闻到了香气。”

  “那赶紧吃吧,饿了吧?”我端着面条往里面走。

  他点头说,“恩,你的那份呢?”

  “我们吃一碗,锅里面还有,就是我没找到洗洁精,所有只找到一只干净的碗。”

  他呵呵的笑,开玩笑的说,“那就舔干净。”

  我也笑,放下了碗筷捏自己的耳垂,都放了很久了,面条还是那么烫手。

  他过来帮我吹手,跟着交叠的握在一起放在他胸口前。

  我感受着他胸口前的震颤心跳,一下一下的就像给人动力的军鼓,“卓尔,我们结婚吧。”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这么强烈的要求了,不过依旧是疑问的请求,好似我的施舍一样,听起来竟有些心疼他。

  “姐夫,等一等好吗?我手头上有些事情没处理完,等处理好了我就找你结婚。”

  从前都是他跟我求婚,这一次换做我来求婚,好不好?我心里发问,却没说出口。

  他给我的太多了,我数不过来,可我能给他的却是成为他的累赘,从今往后,我要跟他并肩而立,再不会成为他的拖累。

  “好!”

  他轻轻抱住我,情绪有些激动,手臂都在发抖。

  在长久的挣扎之中,我们其实所要求的都很简单,老婆孩子热炕头,最纯真原始的东西,才能安抚我们彼此受伤的心灵。

  他也是伤痕累累的人,我不能用一颗完好的心去安抚他,至少我可以去爱护他,保护他,给他从前一直给我的东西。

  我紧紧的回应,抱住他已经瘦了一圈的腰,一点点的回味我们失去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