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61节

  第737章 解决我的家事

  晚上的时候,黑客来了消息,叫我过去看看,他说事情很紧急。

  他给我看到是一段视频,视频上出现的人我不认识,但是他对面的人我最熟悉了,是大柱子。

  大柱子的手里面是刀子,他快步跑了出来,身后跟着三个半大的孩子,其中一个孩子手里拽着一个人,是我妈。

  画面很清晰,可以看到我妈脸上的惊恐和三个半大孩子脸上的淡漠,我妈不想被抓,动了就几下,其中的一个孩子就举起了拳头,毫不犹豫去的砸向我妈的脸。

  当年我妈对他们那么好,如今他们却对她拳脚相加。

  我妈痛苦的嘶吼,跟着被大柱子一砖头拍在了脑袋上,再没了任何声息。

  跟着大柱子将我妈交给了面前站着的男人,并且说了什么,情绪很激动,这时候走出来的大柱子媳妇要去抢大柱子手里的刀子,两个人撕扯下来,大柱子发了疯,刀子直接穿透了女人的脖子,血水飞溅,三个孩子却冷眼旁观。

  大柱子失控的用刀子在他老婆的身上刺了不下三十刀,还用砖头砸头,直到那个可怜的女人再也没有了挣扎。

  而这一切,面前的那个男人始终都没有动,甚至移动都没有,等大柱子平静下来,穿着西装的男人扔出来一个箱子在地上,转身就走了。

  突然没有了声音,那个男人也戴着墨镜,所以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为什么只能听我妈的惨叫声,别的声音都没有?”我颤抖着手按了一下重复播放,继续盯着画面看。

  心里早就揣了把刀子,随时都可以刺向那个残忍的凶手。

  黑客说,“视频是在冯科的那边电脑上窃取的,估计是被他发现了,做了临时拦截,我这里只能收到一半的音频,不过我可以去找一找,只是我想要需要换个地方才行了,这里怕是要被发现了。”

  为了他的人身安全我必须照做,最后将他安排在了陆少的一个会所附近,这里人多,环境嘈杂,但是出了事也是最方便转移的,并且我交代了黑客一旦发现不对立刻跑进会所找陆少,我给了他我的一个贴身的东西,交代了一番才出来。

  回去的路上我都在发抖。

  我妈妈看样子是没死的,不然也会发现她的尸体才对,这件事看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也正是这件事造成了大柱子媳妇的死亡,可那个穿着西装的人是谁呢,给大柱子的箱子里面放着的是什么呢?

  我皱眉想的脑袋都疼,等司机告诉我说地放到了我才回过神来。

  不曾想,我是想回学校的,竟然告诉司机来的地方却是卓风家里。

  房子里面亮着灯,卓风应该早就回来了,他没跟我联系,我想是知道我要在学校的,可我来都来了,时间也不早了,等我回了学校宿舍也关了门,索性直接下了车子,就进来了。

  推门进来,门口的地上放着两声鞋子,其中一双是卓风的,另外的一双不知道是谁了,难道是陆少?

  我看一眼这个别墅,最后看向了房门紧闭的书房,走近了也听到了里面传来的说话声。

  卓风说,“沈之昂走后这边的市场倾斜不小,想要做起来其实也容易,只是我们要忌惮冯科那边,冯飞说资金不足,想做大很难,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投入点,只是不知道你是否对这一行熟悉。要知晓转行不容易,你现在做的新型能源不是很好吗?为什么突然又想做这个了?”

  两一个人说话声音很小,估计是有些远,我听的不是很清楚。

  过了一会儿,卓风又说,“你那边其实这一行发展很缓慢的,或许是因为生活习性导致,所以有些困难,不过无所谓的,你要肯下功夫还是来得及,只要资金足。不过之前我给沈之昂投了不少,还没收回来,你要是想用钱只能等一等了,我国外的资金调集不回来,暂时也无法帮你太多。”

  我走近了才听到另外一个声音,“是啊,我知道,卓哥,我来主要目的也不全是为了钱,还有别的事儿。”

  是顾程峰。

  我心口一颤,下意识的手就伸了出去,直接推开了房门。

  映入眼帘的,就是顾程峰正端着酒杯在地上徘徊,听到声音转身的看向我。

  卓风坐在靠近门口的沙发上,翘着腿儿,手里也有一只酒杯,红酒喝了大半,只剩下一小口了。

  两个人同时看向我,同样的成熟老练,可我看向两个人的眼神却是不同的。

  今天谢晶晶还问我顾程峰是否好,不想转身他就来了,人啊,还真不能挂念。

  他来这里其实还有一个目的,该是为了高可可吧,听说高可可却找冯科了,冯科避而不见,高可可带着孩子日子也不好过。

  进了门我才知道我这样进来多尴尬,想了想就要走。

  卓风叫我,“来都来了,还回去吗?”

  顾程峰也说,“该不是因为看到我了吧?”

  他都这么说了,我还怎么走?

  我笑笑,“不是,就是没想到你在这里,我没敲门就进来了,是不是打搅了你们说话?”我明知故问,真是愚蠢,懊恼的又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我去给你们煮咖啡,别喝酒了。”

  卓风却一招手,“过来,别忙了,咖啡有,你进来。这件事叫你知道也没什么,正想问问你的意见。”

  哦?

  我迟疑着,还是进了门。

  我坐在了靠近卓风这边的凳子上,依靠在身后的椅子背,有些坚硬,叫我浑身都难受,我扭了两个姿势才觉得舒服了一些,也给自己倒了杯红酒。

  卓风说,“顾程峰想入股你的公司,冯飞说暂时资金太少,即便入股了也是不够,可顾程峰想在这边的水产上分一杯羹,有钱大家赚,他那边已经稳定,出来做点别的收入也是好的,只是这件事也需要你的同意,毕竟公司是你的。”

  是我的没错,可我都很少回去了,几乎都是冯飞在做。

  可叫我意外的是顾程峰竟然来这里不是为了高可可,他只做生意嘛?

  可他们都没提,我也不好当面问,只说,“倒是可以,就是有点难了,饱和状态的市场里面赚也赚不了多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别的城市,咱们这里不靠近海口,运输不方便,我当时想的是直接转移到海边,就是资金不够。”

  顾程峰呵呵一笑,满脸自信,“我有啊,卓哥也说可以给我出点。我来这里就是要做大,控股的公司必须有我一份才行,呵呵!”

  我跟着呵呵笑,这会儿他话锋一转,又说,“其实还有一件事,我来这里是想解决我的家事。可可她不回家,还要带着孩子认冯科,我只好来了。”

  这话……

  我听着这么奇怪呢?不禁仔细打量起眼前的顾程峰来,他变化真大,我已经不认识了。

  第739章 我找你里面的那个臭婊子

  三个人顺着另一个方向走了,我还是蹲坐在原地没动,一来是实在走不动了,二来是担心附近还有人,我一出去肯定被发现。

  可我不能不走,这么耗下去不知道卓风那边会怎么样,所以必须想办法离开。

  陆少的会所都在城西,我要去那边还真的只有一条必经之路,所以我不能自己过去,要想方设法打个电话才行。

  正琢磨着,我想到了谢晶晶,她之前有个表弟在附近的高中上学,最近在准备考试,家里人给他在外面租了个房子,当时是我给找的公寓,并且就在前边不远处到地方。

  我正犹豫,桥下边又跑过了几个人,冲着一个方向奔了过去,我看了一会儿,终于听不到任何声音了才从桥上下来,踮脚往另一个方向走。

  那个下孩子的公寓楼密码我还知道,到了地方我直接按了楼下的电话,对方很久才接听,我说了我的身份,公寓楼的大门就开了。

  这孩子还算体贴,在电梯门口等着我,我一看到是他,刚才提到喉咙的心就放下了。

  他吓的脸都白了,推了推眼镜,不敢相信的问我,“卓姐,没事吧?”

  我摇头,“没事,快进去,我要用你电话用,你想好借口,明天不要去了,我担心你这边也有危险,快点进去。”

  对方来路不明,但是对我们的情况了解如此深,并且还叫了这么多年明目张胆的在小区内闹,足见这个人背后的势力不简单,所以但凡是跟我有关系的人我都要同时一下不能叫任何人出事。

  我先联系了陆少,陆少当时还在睡觉,他听我说完只交代我不要乱走就挂断了电话,我则一个个的通知我认识的人,连公司的刘豆我都没放过,叫他暂时不要去上班。

  隔天中午,陆少的电话打了进来,同时谢晶晶也来了,给我送来了鞋袜,跟在他身后的张川手里握着一把套了报纸的刀子,进门后还不忘看好门外的动静才进门锁好。

  “卓尔,吓死我了,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以为我表弟出事了,现在有消息吗?”

  我摇头,“还没有,刚才陆哥给我打电话,还没说话就挂断了,我还在等。”

  张川看我一眼,也安慰我,“放心好了,肯定没事的。”

  我也希望没事,只是想到当是卓风和顾程峰样子我这颗心是放不下来的。

  一夜没睡的我精神百倍,得不到他们的消息我的脑子都要爆炸了。

  到了晚上,这里的房门被敲响了。

  我们同时紧张的看向门口,都没出声。

  张川先起身,提着刀子,走到了门口,握着门把手低声问,“谁?”

  “找个人。”外面的人声音清冷,听得不是很和善。

  我的心砰砰乱跳,捏紧了桌子上放着的水果刀子,也走了过去,与张川对视一眼,示意他继续问。

  “你找谁?”张川问。

  “我找你里面的那个臭婊子。”

  糟糕,果真找到这里来了,因为猫眼被我们从外面给封死了,里面也看到,外面的人正想办法扯开,同时有人踹门,巨大的声音一阵猛过一阵,“草,开门,臭婊子,我知道你在里面,想要卓风活命就给我出来,老子要的就是你,给我滚出来,少叫我浪费力气。”

  只要我吗?我不相信,可卓风和顾程峰在他们手里是肯定,但不代表我愚蠢的现在就可以出去。

  理智告诉我,不能出去,出去后不光我被抓走,我身后的三个人也会受到牵连。

  我没吭声,张川举着刀子对外面低吼,“草,干什么,你找到是谁我不认识,给我滚,要不然老子报警了。”

  “报警,你报警试试,我现在叫你死。”

  口气倒是不小,可不报警真不行了,至少我要保护好这里的人。

  我正抱着电话要报警,外面踹门的声音没了,跟着传来低吼,声音杂乱,似乎很多人。

  谢晶晶吓得身体在抖,拉着我的手,低声问,“卓尔,我怎么听着是有人打起来了呢,是不是卓哥叫人来救我们了?”

  我摇头,还不太确信,正想走过去看个究竟,外面熟悉的声音传来,“卓尔,开门。”

  是卓风。

  我还不太确定,仍旧没吭声。

  张川继续问,“你说谁,还不走我报警了。”

  “是我,卓风,卓尔没事吧?”

  我瞬间松口气,立刻开了房门,顿时一股血腥气传来,看到的是眼前浑身血水的卓风和已经躺在了地上的七个人,其中一个人的内脏都被刀子拉了出来,一条肠子拖在地上。

  谢晶晶吓得尖叫,张川转身拉着她往里面走。

  卓风则是拉住我,“没事吧?”

  我颤抖着看他,确信没事了才点头,哽咽着问,“姐夫,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是冯海的人。”

  冯海?我们跟冯海没仇没怨,为什么要下毒手?

  “姐夫,我……”

  “先别说了,跟我走,陆少,你叫人送他们走,我们先回家。”

  我被卓风蒙着眼睛拉走,身后谢晶晶还在紧张的叫我,“卓尔?”

  “没事,晶晶,你跟着陆哥他们走不会出事,到了地方给我发个信息就好。”

  “真没事吧,到底怎么了啊,吓死我了,这里不会被发现吧?”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卓风脸色情况该不是很好,不过我相信卓风,不问缘由的相信,“晶晶,去吧,我们过会儿联系,这里会有人处理好的。”

  我先跟卓风上了车子,还没坐稳,车子呼啸着跑走了。

  坐在副驾驶的陆少回头看了我一眼,先是很无奈的吸口气,跟着才说,“顾程峰伤的挺重,现在还在手术,但是我们现在还不能过去,那边有人盯着,你别担心,我已经叫人去找高可可了。”

  “顾程峰受伤了?伤到了哪里,没事吧?为什么会这样,当时怎么了?这群人说是冲我来的,是吗?查清楚了是冯海吗?我跟他没仇恨啊。”

  陆少没说话,卓风只卓美,脸上的血迹早就干涸,黑乎乎的在脸颊上,看起来无比狰狞。

  我很久没有看到卓风浑身发怒的样子了,当年他初出跟着陆少在外面混也没有如此过,即便背后处理黑道上的事情也会存着几分温和,可现在的他身上却满是怒火,犹如才从火里面走出来的火人。

  我没敢再多问,也深刻的体会到这件事是多么令人恐慌。

  到了地方,卓风突然暴怒,甩手摔坏了桌面上烟灰缸,碎裂的渣滓落在地上,散落的到处都是,里面的烟灰飘散在空气中。

  “姐夫!”我低声叫他。

  他猛然转身,暴戾的双眼中熊熊燃烧的怒火才渐渐熄灭,盯着我看了半晌才吐了口气,低声说,“没事。”

  “怎么会没事?这件事是冯家人在报复,如今两兄弟练手,冯飞都躲着见不到人呢,能找来那么多亡命徒直接找到你家门来,摆明了就是豁出去了。卓风,你还不打算告诉卓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