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63节

  第742章 姐夫,你变坏了

  我站了一会儿,捡起地上的衣服,也出来了。

  这件事叫我们尴尬了一顿饭的时间,刷碗的时候,为了争抢一只碗,彼此看着彼此笑,才彻底的化解了尴尬。

  他笑着剐蹭我的鼻子。

  我问他,“姐夫,生气了?我不是别的意思,就是想着我们至少要在这些事情结束后才能安静的结婚,我不想再委屈你了,这么多年都是我在委屈你,我不想那么做了,我也不是从前那个不懂事小丫头了,不需要非要依靠你,我们要共同努力才行,是不是?”

  他笑的无比温柔,端着碗抱紧了我,“傻瓜,我都知道,不要解释,只是在提醒你,没事别勾引我。”

  昂?

  我仰头瞪他,所以刚才他是故意的?那自己不难受,万一我把持不住了呢?

  “姐夫,你变坏了。”

  他亲我一下,笑了,“我一直都很坏,走了,刷碗吧,晚上我们去看看顾程峰。”

  晚上出来之前,陆少给我们打了电话,那群人已经抓到了十七个,剩下的正在外逃,都是职业的打手,多半都是亡命徒,每个人身上都背着人命的,不过卓风不想正面处理,他的意思是冯海那种人正面处理就便宜了他,顶多判个几年就出来了,再花个钱找个厉害的律师,肯定是缓期,所以还不如自己解决。他决定,等自己的人过来后自己来处理。

  我没阻挠他,知道卓风稳妥,并且这件事我也赞成他的决定,冯海那种人就算是被抓了,也不能轻易放过,至少要在他进去之前好好教训才行。

  到了医院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我跟卓风撑了一把雨伞从院子外面走进来,他搂着我,雨伞都偏到了我这边,本意是想照顾我,可风太大,反倒叫我们都淋雨了。

  进来后他帮我打掉身上的水珠子,我也慌手的帮他擦脸上的水,高可可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真是恩爱啊。”

  我跟卓风同时转头,看到了红着双眼却一脸嫌弃的高可可。

  她手里提着袋子,该是买的生活用品,东西还不少,叫她歪了半个身子。!

  她哼了一声,轻蔑的说,“还真是狗男女,你们这么多年都不嫌腻歪吗?”

  我没吭声,这种话都听习惯了,好不好的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卓风也不会跟她计较,只问,“顾程峰醒了吗?”

  高可可没回答,继续说,“你们这是打算在顾程峰面前装恩爱?那我还是劝你们别去了,免得叫他伤心,这不利于他养伤。哦,对了,听说他还是为了就卓哥受点伤?也真是蠢,难道对待自己的情敌不该是直接动手吗?为什么还要救你?真搞不懂,啧啧。”

  高可可这样冷嘲热讽的实在叫人厌恶,我理解她的心情,却不代表我可以一直容忍她。(!≈

  这么多年来我跟卓风的关系饱受争议,可身边的人却都是祝福的,他们知道我跟卓风是多么不容易,如今高可可已经是顾程峰的妻子,她为什么还是不收心好好的看待这件事?既然如此痛恨顾程峰,为什么还要跟他结婚?甚至还要带着孩子来找冯科?找顾程峰的不痛快也是找她自己的不痛快啊。

  难道看着自己的丈夫一直对自己不好她就高兴?我非常不理解她的心里,真的不理解。

  我无奈的深吸口气,还击道,“高可可,顾程峰是你的丈夫,他现在受了伤,你该好好照顾他。是,他是为了我姐夫,可事情太突然,我们也很自责,这件事你该帮我们而不是在这里落井下石的说风凉话,你不关心顾程峰还不允许我们关心顾程峰吗?”

  她哼了一声,扫我们一眼,“关心?他什么时候关心我了?真是笑话,死不了就活着,我过得不好的时候他又在哪里?”

  她狠狠的瞪我一眼,转身往里面走。

  我跟卓风互相看一眼对方,都没吭声,默默的跟在她身后。

  高可可就是嘴巴不饶人,回头瞧我们跟着也没说话变本加厉起来,“你们还只能是伉俪情深呢,卓尔,你说说,你魅力那么大,那么多男人喜欢跟着你,该多享受啊?”

  这有什么好享受的?喜欢我的人多了不是好事,是坏事,我求的也不多,只希望跟卓风安静的厮守,可就因为这么多人不懂得才会插手争执,叫我跟卓风之间走的如此艰难。

  怎么这样的事情到了高可可这里却成了好事?

  “卓尔,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啧啧,当初我就纳闷,你明明可以跟卓风结婚的,为什么还有选择沈之昂呢?现在懂了,你是想跟所有喜欢你的男人都好过一次,最后再回头去选择最好的,真是好算盘啊,不过也真是难为你了,这么能折腾了,没死还活着,你命真大。”

  这话真难听,可我无法反驳,阴差阳错叫我跟卓风之间多次擦肩而过,我与别人的婚姻都是迫不得已,跟沈之昂那时候我也只是想报恩,知道他利用我也义无反顾,报恩结束,我也没能全身而退啊,就算我不爱沈之昂,我在这份婚姻中也不是胜利者。

  爱情是把双刃剑,伤害都是双方。

  我垂眸,盯着地面,看到了高可可那双已经坏了的高跟鞋,她该是跑了很久才过来的吧,看着她内心多凉薄,其实也是担心顾程峰的。

  高可可继续说,“卓尔,不如我跟顾程峰离婚算了,这次他为了卓哥受伤,差点死了,其实也是为了你,你当初为了沈之昂报恩就答应了他求婚,那这一次也为了顾程峰一次就跟他结婚吧,回头再拿到一些股份和钱,那你可就是真的成了世界首富了,哼!”

  她猛然转身,我没注意到,险些撞到她身上去。

  卓风及时拉住我,此时暴怒,警告她,“高可可,说话注意点,我跟卓尔之间的事情跟你跟没关系,顾程峰当时受伤的确是为了救我,可主要原因是因为对方正在打电话叫人去找你的下落,我抢走了电话,没注意到身后突然送过来的刀子,顾程峰当时被绑着,没办法才用身体去挡。难道这件事追根究底该报恩的不是你吗?是否你也该嫁给我啊?”

  高可可一怔,脸色大变,刚才才渐渐好转的眼睛又通红起来。

  我不想闹起来,轻轻扯卓风。

  卓风也不是想闹,就是看不过她的坏脾气,对我点点头,转了话头说,“高可可,你自己好好想吧,很多事情其实不是你想的那么冷血无情的,都是你自己心中的仇恨太多,别把我们都想得那么坏。”

  第743章 滚回去

  人都说自己坏心眼才会觉得全世界都是坏心眼,可其实高可可不坏,只是她一直得不到别人的关爱,总想找一些关注点,却不知道,顾程峰讨厌的就是她这一点。

  当年我们一同上高中的时候,高可可那么追求他,顾程峰都没同意,就算家里把两个人的事情都落实了顾程峰还是想着法子逃走,追根究底的原因是他讨厌高可可的脾气和性格。

  可这多年都过来了,高可可还是坏脾气没变化,更多了几分刁蛮,她再如此下去,不知道顾程峰这边能怎么做。

  其实高可可人还是不错的,只是她的脾气太坏,有些时候还会好心办坏事,说话不给人留情面,才叫身边朋友越来越少。

  看着她的样子也是可怜,可我们都是有心想帮忙却无从下手,她这个多次的性子肯定会当我们是坏事的人将我们都得罪了。

  推门而入,传来了顾程峰的咆哮,“滚,滚回去。”

  他这是在对谁大声叫?

  我跟卓风都很纳闷的看过去,就听高可可尖叫还嘴道,“顾程峰,你不要得寸进尺,我来照顾你是看你可怜,你以为你多重要,叫我滚?好,我现在就滚,你去找你那个相好的去吗?可你别忘了,那个女人这辈子都不会爱你,你就是个多余的傻子,你比我好的了多少?”

  高可可来这里绝对不是看顾程峰可怜,她是真的想照顾顾程峰。

  顾程峰如此说,谁都会伤心,可他发脾气是因为什么?

  我进门,呵斥他,“吵什么啊?”

  顾程峰一怔,转身看向我们,还要大叫的话就没说出来。

  卓风关了房门,将高可可发脾气仍在地上的东西都捡了起来,放好了才说,“你这样怎么养伤?”

  顾程峰吸口气,半晌才喘匀了呼吸说,“我没事,你们怎么来了?”

  我说,“看看你,谁想到你不欢迎我们?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大吵大闹的?高可可也不容易。”

  高可可冷笑,抹掉泪水,尖利的声音在不大的房间里面震颤,犹如敲打在胸口上的鸣钟,“贱人,用不着你在这里装好人,我怎么样跟你没关系。”

  看吧,我就知道只要我搀和了高可可肯定会不领情,可她这样真的是既可怜又可气,我却不能眼巴巴的瞧着她被顾程峰赶走,说到底还不是为了顾程峰好?

  我有些时候也懂,高可可这么爱他,为什么不能好好说话,心平气和呢?凡是慢慢沟通,顾程峰也不是铁打的,就算不动心也不会这个时候了还对她大呼小叫才是。

  我没吭声,高可可对我的敌意由来已久,我不予争辩,她如果能因为多骂我两句就这件事平息了我反倒愿意被骂。

  可一开始高可可就对我跟卓风冷嘲热讽,他自然是不愿意的,现在高可可直接骂我是贱人,卓风彻底暴怒了,指着高可可怒吼,“滚!别不知道好歹。”

  顾程峰看我们一眼,张了张嘴,想说又没说。

  我猜测,他该是不知道要说什么的吧?

  一个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卓风对他比顾洛对他都好,高可可又是他妻子,就算两人积怨已深,可也不能当着我们的面多说什么,自然是不知道如何开口说话了。

  我也不怕被骂,反正都是骂过无数次了,继续说,“姐夫,我没事。高可可,你想骂我就骂个痛快,顾程峰也不是真的冲你来,他需要你照顾的,是吧,顾程峰?”

  顾程峰看看我,看看高可可,眉头皱的厉害,半晌才重重一点头,“恩。”

  本以为这个尴尬就这么化解了,至少给了高可可一个台阶下,却不想她依旧不领情,指着我大骂,“我用不着你可怜我,我跟顾程峰的事情更加不需要你来插手。卓尔,你就是个婊子,你脚踩好几条船,勾搭了一个又一个,现在还来装好人,你算什么东西?你……”

  “啪!”

  等我缓过神来才看到顾程峰因为撕扯的伤口而疼痛难忍的样子,脸上的皱纹都捏在一起了,形成一道道沟壑。

  刚才那一巴掌就是他打的,不惜扯断了手腕上的输液针,不惜叫自己伤口裂开,也要甩给高可可一个清脆响亮的巴掌。

  足见,他是多生气。

  我没上去劝说,高可可挨这一巴掌的确不严重。

  顾程峰的怒气没有因为这一巴掌的力度之大而消散,继续指着高可可大叫,“你给我滚,立刻离婚,带着你的孩子去找冯科,给我滚,我永远不想再看到你,滚。”

  高可可哭的凄惨,却是无声的,抽噎的力气都很小,看着我们的时候只捂着半边脸,很久都没动。

  一时之间满屋子的宁静,医生和护士徘徊在门口不敢进来,这么僵持,我以为高可可真的是知道了自己的错误,就算不道歉也该就这么算了。

  她不知道从哪里扔出来一个花瓶,直接砸向我。

  我看到的时候就是一个漆黑的影子奔着我的脸飞过来,等我要躲开,卓风一把将我拉开,跟着就是迟来的顾程峰的一双手。

  那花瓶直接砸在了顾程峰的手背上,咣当一声,花瓶在半空中翻转了两周,落在地上,“咣当”巨响,瓶子落地,碎裂成了渣滓。

  高可可嘶声尖叫,“顾程峰,我们离婚,我诅咒你这辈子得不到卓尔,永远得不到。”

  她跑走了,房门撞开后很久都在前后摆动,哗啦啦的摇摆,与我此时的心情像极了。

  顾程峰沉默着,歪头看向窗外,血水从白色的纱布里面渗透出来,鲜红刺鼻。

  卓风拉着我出来,医生和护士才进去,手脚麻利的给顾程峰补救伤口。

  才过危险期,高可可就闹了起来,伤口裂开是小,感染了就问题大了。

  我的心提到了喉咙口,担忧的看着里面的顾程峰,心情复杂。

  换做从前,我肯定会自责,琢磨着我是否该过来看他,可现在我清楚的知道,错的不是我,是高可可。

  我依偎在卓风的怀里,低声问他,“姐夫,高可可是不是挺可怜的?”

  卓风哼了一声,“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是啊,高可可可恨,也可怜,她自己意识不到吗?

  其实当初顾程峰跟她结婚就证明了顾程峰是想给高可可一个很好的未来的,就算不能全部接受也在开始好转,不然顾程峰是绝对不会接受她的。当年谢晶晶那么追求顾程峰,他不是也没答应吗,就算后来赌气一样的在一起了,到头来还是会分开,顾程峰是恩怨分明人,做不出来我当年的那些糊涂事,可这些高可可都不懂。

  她硬生生的断送了自己的将来,看着已经开始将她重视的人慢慢赶走,伤透他的心,最后换来的又是一场悲剧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