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64节

  第745章 答案

  我之前猜测大柱子真正要联系的人不是冯科,这会儿他就将我妈给松来了,这……

  意外,震惊,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我妈这阶段好像瞬间老了好几十年,从前还是一个稍微有点姿色的妇人,就算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不小的痕迹,可还是能看得出来她年轻的时候样子,可如今她已经老的我有些认不出来了。

  她的眼睛还有些问题,看不大清楚东西,直直的视线一直看向别处,却没注意到不远处的我。

  我没吭声,她自然是不知道面前站着的人是我了。

  我转身看冯科,没多问,现在我是被动,我不想这件事继续叫冯科威胁我,他有意图,自己说便是。

  冯科轻笑,走到我身边,笑着指着我妈的方向说,“可是你母亲?”

  我没应声,也没瞧他,我正在想冯科的用意。

  他当年是见过我母亲的,但是没什么交集,毕竟我妈妈的事情都是卓风在处理,并且当时我哥哥也在的,我妈这边缺钱了也不需要我们露面,冯科对我妈的印象顶多就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势利眼,现在看来,他应该比我知道的还要多。

  他眼睛里面的精心算计已经出卖了他,并且告诉我,他得来我妈的手段一定不光彩,并且直接将我妈送给我,他背后该是有什么目的。

  冯科现在的公司运转还算顺利,我背后的人还没动手,卓风这边还没开始行动,冯科这里只有来自家里的一些压力和社会大环境下的阻碍。他能用得上我的地方怕是没有,至少我现在还没想到。

  那他想利用我妈在我这里得到什么呢?

  我手头上资金不多,生意合约也不归我管,冯飞那边也忙的整日不见人,顶多给我看看月末的报表,就算他找也应该直接去找冯飞而不是我,难道他不知道我妈在我这里已经不重要了吗?

  我记得之前我去村子里面看望我妈,水库开闸门,整个村子都被河水淹没,当时我的心就已经死了,而我妈是拿了卓风给她的医药费离开跟着大柱子一起走的,在我看来,她已经跟着河流死了,再不会出现,如今的我见到她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她是我妈没错,可她却做了比所有的坏人都要坏的事情,抛弃,利用我这个女儿,还如何在我这里讨到半点亲情?

  冯科现在还将她送到我身边来,到底是威胁不到什么东西的。

  既然不能威胁到我,我自然是无所畏惧。

  如此想来,我反倒轻松了许多。

  我问他,“冯科,你这是什么意思,从哪里找到她?”

  “呵呵,你既然认识我就直说,免得我们浪费时间。”他一摆手,身后有人拉着我妈离开,他坐了下来,端着水杯喝了口水,见我还站着,始终没吭声。

  我目送我妈离开没了影子才坐下来,心中一直在猜想,我妈到底知道多少关于大柱子的事情,是否我将人带回去是有好处的呢?

  “卓尔。”冯科笑着唤我。

  我这才回神,看向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冯科已经老了许多,眼角的痕迹更重,眼神更加犀利。他微微眯了眼睛,手指头在桌面上轻轻敲打,半晌才说,“冯海的事情我听说了。”

  我挑眉,眼神从他的脸上移开看向别处。

  冯海与他穿一条裤子,天下皆知,现在说冯海做什么?该不会告诉我冯海就是他的敌人?

  可我会相信吗?

  不出所料,他继续说,“冯海这一次来想将从前的东西和位子都抢回去,呵呵,你也知道,我们冯家人多,自然事情就多,可我现在孤立无援,所面临的困境是你无法想象的,从一开始我就表现的想要跟卓尔合作,无奈与卓尔不想与我合作,我只能在背后做点我能做的事情。在我得知冯海回来后就一直在查他的动作,不想还是迟了一步,你出事我真的很意外,我知道我去看你定然不会高兴,所以我就做了点别的事情,你妈妈我想办法给弄回来了,相信她知道很多你想知道的事情,想问你自己去问,我还没有开始询问过,所以……”

  所以他从一开始回来就是想跟我合作?

  最开始他给了我一些乱七八糟的视频,告诉我卓风妻子的事情,甚至提醒了我沈之昂当时想除掉卓风的手段,事后因为我的赶到,沈之昂临时改了主意救了卓风,在之后的一些小细节冯科都有提醒过我。

  不错,一切看起来都是他在提醒我要注意危险,可这些不能证明他冯科就是真的想跟我合作的。

  也不能说,我卓尔必须同意跟他合作。

  当年的事情我历历在目,恨之入骨,这会儿因为蝇头小利就叫我收手,我是做不出来的。

  我笑,“冯科,我不管你是用了什么法子将我妈找回来,我都可以告诉你,这个女人我不会再管了,从她带着最后一笔钱离开后我就下定了决心再不会理会她,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我现在只想过点情景日子,你也说了,冯海这次回来是想拿回属于他的东西,既然是属于他的东西,那你就还给他吧,跟我好像也没有关系,我又什么要铤而走险呢?”

  冯科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我会如此说,脸上一点意外都没有,他总是势在必得高高在上,即便得到了我的拒绝仍旧淡定如斯,“卓尔,我知道你恨我,可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想除掉我的心思我懂,可你也要知道,冯海当初丢掉的东西是谁造成的?”

  卓风。

  我记得当初卓风利用冯海得到了冯氏集团的的股份,冯海可是出了不少力,最后冯海退出,拿着一点点钱离开,才渐渐的消失在视线之内,这次回来就这么大动作,该不会他那边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或者说是想明白了当初的事情,真正吃亏的是他而不是冯科吗?

  当时卓风的目的只是想叫冯科跟我离婚,并非真正想要冯家的东西,可真正弄丢自己地位的只有冯海。

  这一次他直接冲我来看来还真是目的明确呢,趁着卓风的人都不在动手,能做多少是多少,亡命徒被抓被打,都跟他扯不上关系,还真是厉害。

  我想了个明白,也开始斟酌起来冯科的意图了。

  他这是真的想合作?可凭借冯科的本事,处理冯海不是轻而易举吗?

  他的手指头终于不在桌子上敲打了,也叫我烦躁的心情安静不少。

  他继续说,“你可知道冯海的背后都有谁?”

  这我还真不知道,卓风也才擦冯海是跟冯科联手,却不知道背后还有这一层关系。

  我没回应,只安静的等着他给我答案。

  良久,他的声音才静默的从喉咙里面滚动出来,说出了我意想不到的名字,“冯飞。”

  第746章 痛苦万分

  任由我如何安抚自己镇定,始终都无法叫自己镇定下来,冯飞,当真是个我意想不到的意外。

  之前我怀疑过他,却也相信他不会如此做。可现在被亲口告知,还是无比令我震惊的。

  我深吸口气,没吭声。

  冯科继续说,“你可以不相信,我回头会给你一些资料自己去查,我相信你的人是可以查到的吧?”他将一部老旧的电话送到我跟前,又说,“有些东西不能只看表面,事情会变,人也会改变,你该相信,至少我这次回来之后再没伤害过你。”

  他留下电话给了我一份资料,起身离开了。

  我呆坐在这里足足半小时才起身往回走。

  东西拿回来我直接扔进了书房的办公桌里面,至少现在是没有时间打开看的。

  冯飞是否如冯科所说这样,我要亲自去了解才知晓。

  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冯飞了,他最近在开子公司,并且因为我的公司的时候忙的脚不沾地,吃住都在公司。

  隔天我来的时候,他还在开会,办公室没人,我直接去了他办公室,将黑客交给我的一个窃听器黏在了他的桌子下面。

  我在办公室等了他足足半小时才回来,冯飞还在打电话,说的是最近子公司的事情,交代完了助理进门,送来了资料,他低头看了一会儿才抬头看我。

  “冯总,这么忙,我真是有点过意不去,我的公司看来要自己经营才行了。”

  他舒口气,似乎很高兴,“太好了,我正想是否将你的公司暂时托管,资金已经慢慢回流,我们之前说好的撤资协议我已经叫人拟好了,只要钱到账我这边就可以直接脱身了,实在太忙,最近很累。”

  他的确是累,看着人都瘦了一圈。

  我笑笑,问他,“那冯总最近真是太辛苦了,我的公司我来做比较合适的,您这边才开了子公司,相信业务很多吧?”!

  他呵呵的笑,一脸的无奈,“没办法,为了今早的壮大起来,我不得不抓紧了,年底前要上市才行,不然我这边手头上的股票都无法出手,到时候亏损很严重的。”

  我点点头没仔细问他公司的事儿,毕竟跟没关系,不过闲聊,看了一下他给我的资料就起身离开了。

  出来后没多久,卓风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在公司,他正好路过,想跟我吃个便饭。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也就答应了,相约在附近坐下来,黑客那边就在陆续给我发送冯飞这边的窃听音频,都是截取的内容,一条一条发的很缓慢,我看着电话一直在跳没理会,陪着卓风吃了饭结束打算直接过去,可卓风却好像不打算放我走。

  他放下了筷子,擦了擦手,看看我,又看看电话,蹙眉说,“你这里都知道了什么?还在查吗?”(!≈

  我点头,捏了一块紫薯吃,有点甜,味道还不错。

  他继续说,“冯科找过你了?”

  我说,“姐夫想说什么就说吧,我会照做的。”

  他笑了,靠着椅背,盯着我看了许久才继续刚才的话题,“卓尔,我知道你在做什么,不过这件事很危险,还是别做了,交给我来做,好吗?”

  我没应声,这件事我做了许久,我不想半途而废,从前都是卓风给我安全,现在我也想给他安全,他生意才上轨道,事情多,调查事情本就力不从心了,我这边闲的没事做,我想做点事情。

  他又说,“冯科那边的情况你知道的不多,并且一直被他牵着走,我不想再发生从前的事情。”

  从前的事情?他说的可是我继续相信了冯科的鬼话,跟着冯科离开步从前的后尘?

  “姐夫,你觉得我还是当年的卓尔吗?”

  冯科说的话不能全相信也不可不相信,他跟我卖惨,肯定有目的,并且目的不单纯,可他绝非是只想要我了,人都是有欲望的,需要的也更多,他要借用我的手铲除冯家的所有障碍,首当其冲的就是冯飞。在冯科这边看来,冯飞才是他最大的障碍,可冯飞却是我最大的帮手,所以他想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可冯科忽略了一件事,冯飞跟我是捆绑的,他想在我这边动手脚也要问问我是否同意,他急着撤资,又想立刻上市,目的就是想立刻栖身于高层跟冯科平起平坐。

  他的目的一直都很简单并且动作快,所以就算怀里冯飞,我也不会怀疑他的目的。

  他或许在达到目的的途中会利用我跟卓风,可他绝对不会做坑害我跟卓风的事情。

  商场之上,没有绝对的盟友也没有绝对的敌人。

  冯科想挑拨,还真是差了点火候。

  “姐夫,相信我,不会出事的,我很有把握,你现在就做好自己的公司吧,余下的事情交给我。”

  他知道劝说不了我,就再没吭声,只交代我注意安全,顺道指给了我两个保镖。

  吃了饭过后,卓风又去约见客户,临走之前在车里亲吻我,口腔里面满是刚才喝的咖啡的味道,醇香而又缠绵。

  亲吻我许久才将我松开,低头看我的时候眼神都是亮晶晶的,他问我,“卓尔,想好了什么时候结婚吗?”

  我笑,“姐夫,我在想,给我点时间。”

  “我知道,就是担心有点等不及了插手你的事儿,会叫你厌烦。”

  我笑出声来,轻轻一个吻印上去,抱紧他,“姐夫,你该知道我是很想结婚的,只是我不想再重蹈覆辙叫我们受委屈了,以后都路还长,我们慢慢走,好吗?”

  他点头,“好,我慢点走,你也慢点走,我们等一等对方,这样一转身才会看到彼此。”

  我们都很忙,忙到只能在吃饭之后的短短十分钟内在车内互相拥抱取暖,给对方最后的温柔。

  我抱着怀中熟悉的身体,渴求着时间慢一点,我的动作快一点,这辈子再不想失去他。

  卓风啊,上半辈子是你在保护我,下半辈子就换成我来保护你,你专心去做自己想做的生意,我来铲除异己,排除万难。

  他离开后,我先去看了哥哥。

  他很不好。

  人都说那个东西一旦染上了脑子都会变,并且一次碰上这辈子都别想戒掉。

  我之前没看过他戒毒的过程,今日一见,更令我知道了我对冯科的恨意是多么的重。

  冯科,早晚把这个人碎尸万段。

  隔着厚重的玻璃门,哥哥扭曲着奇怪的姿势趴在地上,手背上的青筋都变成了黑色,他痛苦的哀嚎,浑身颤抖,鼻涕泪水流了满脸,那痛苦的声音就像在我的心口上插了无数根刀剑,痛苦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