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66节

  第750章 松开我

  如果非要追究的话,那就真的是我找人做的。

  可我做的错了吗?冯科得到这样的下场不是很好嘛!

  上天不公,总是叫祸害活很多年,好人命途多舛,如今我愿意做这个坏人,叫冯科尝遍人心冷暖,不好吗,他该感谢我。

  可冯飞的表现真叫我意外,我歪头打量他的脸色,满脸怒火。

  他这是担心吗?眼神里面流露出来的情绪还真是一点没有虚假。冯飞不是最痛恨冯科的,为什么现在却在生气,他的样子就是在职责我,如果我点头说冯科的事情是我做的,他手里捏紧的电话估计就要随时扔向我了。

  我笑,没说话。

  冯飞恶狠狠的瞪我,继续发怒的站起身,声音尽管低沉,却是隐忍的怒火,“卓尔,你这是在玩火,知道吗?你知道冯科在我爸那边多重要吗,你得罪了冯科一个人等于得罪了全冯家的人,你不想活啦?”

  知道他不是因为我伤害了冯科而责怪我,我舒了口气,说不怕是假的,我还真的没想好如何应付整个冯家。

  冯家人口多,除了冯科和冯海,背后还有汤姆和那个更加厉害的冯家老头子,以及一直从未露面的两兄弟以及另个女儿。

  三个妻子,生了这么多,冯家人还真是多的厉害。

  不过冯家老头子将公司拆开,最大头给了冯科,这已经是偏心。

  身为冯家的正牌妻子所生的冯飞却占据着最为少数的公司股份,他自然是希望看到冯科倒下去的,可不想,却是看到的这个样子。

  一损俱损,冯家倒了,冯飞也就完了。

  可他还是坚持在这个时候跟我拆分公司,撤资离开,自己承担一切风险。

  我突然敬佩起他来。!

  在冯家那样的生活氛围下,冯飞却能始终保持这样的初心,当真是难能可贵。

  诚然,在我的生活中和身边是缺少这样的朋友的,可我之前却在怀疑他。

  我自愧不如的深吸口气,抱歉的说,“冯飞,对不起,可我不得不这么做,现在的情况是离线的箭,我已经不能收手,并且……”我将文件往桌子上一拍,一字一顿,肯定的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合作的公司不会出事,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叫你一个人承担,冯家那边的风险我们一起来承担,并且法人是我,我相信就算冯家出事,你这边也不会损失多少,所以这个撤资的合约,我不会签。”

  冯飞大惊,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我笑了,从容的像个站在沙场上等待死亡的英雄,淡定的告诉他,“这件事我早就想过了,即便冯家出事,你也不会出事,并且我要的只是冯家,你跟冯家没关系。”(!≈

  在我看来,早就将冯飞拆分开了,好人和坏人分配而立,当面帮助我跟卓风的人我不会忘记,跟伤害过我们的人一样,我都不会忘记。

  冯飞摇头,“不可以,这件事一旦被公开,我们才上市的公司损伤是最大的,光是股票这一块就能叫我们亏空,你尽快签字,至少可以保住你这边,卓尔。”

  我看一眼合约上的内容,全都是按照我们之前约定好的条款打印,只在最后一条上面写了这样一句话,“全部资金归于卓尔集团。”

  就冲这行字,我不会签。

  文件是夹在文件夹里面的,我从里面抽出来,一共两页纸,交叠放好,从上至下我又看了一眼,对着中间的痕迹撕开,嘶……一份为二,再撕,变成四片,回头团成一个球扔进了垃圾桶。

  “冯总,回去吧,我在最苦难的时候你出现,所以我也做不到你在苦难的时候离开,我既然有本事叫这件事闹大,更有本事收场,你给我点时间就好。”

  冯飞不敢相信的瞪着一双红的眼睛望着我,刚才还那样震惊的视线中竟模糊的多了一层莫名的温柔,他慢慢走过来,站在我跟前,高大的身子就想一座高山,要将我侵吞,这样的男人永远给人无比强大的安全感,不似卓风那样的雷厉风行,却也不缺少一丝霸道,儒雅的样子更叫人舒心,是万千女人首选的好男人。

  他突然伸出手,吸了口气,低声说,“这么多年,我以为我冯飞只能活在冯家的阴影里,就算我如何在外面做的风生水起,还是无法摆脱冯家的打压,只因为我母亲当年阻拦其余的几个女人进门,我父亲就怀恨在心,一生不准我管理公司。我一辈子无能,只知道自己做生意,却不知道反抗,我以为当年冯科的双胞胎姐姐的死是因为我母亲,现在才知道,即便不是我母亲阻拦,那个女孩子还是活不长。这件事叫冯科一直怀恨在心,他开始报复全家人,我父亲知道他的野心,却助长,越发的叫冯科在冯家霸道,我们姐妹几个,只能看着,却什么都做不了。呵呵,冯家,或许这样是个好结果。”

  我无法想想生活在这样家庭下的兄弟姐妹之间到底会是什么样子的感情,之前我结婚的时候见的也不多,我大闹婚礼的时候看到的也只是冯家的冷漠,现在终于知道,这样的冷漠只对冯科。

  除却冯科和几个不成气候的冯家人,其余的人都像冯飞一样诚信。

  “冯总。”

  冯飞轻笑,一伸手,将我抱了个满怀。

  我一怔,脑袋嗡的响了,瞬间白了一片。

  他的呼吸沉重,心跳如雷,在我耳边低语,声音温柔,好似冬日严寒之下的温柔清风,围绕在周身,“卓尔,谢谢你。”

  我轻轻点头,“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

  “可我想……”冯飞欲言又止,话到了关键却没有再出声,只深吸口气,手臂收紧,将我抱的更紧。

  半晌才说,“卓尔,当年你结婚,我第一见到你,觉得我印象中的卓尔应该是另一种样子,小小的,瘦瘦的,看着胆怯,可心中却怀着恨。我听说你要下毒给冯科,很是意外。”

  我有些懵懂,听的云里雾里,不知他要表达什么。

  仰头看他,他好看的下巴上剃掉的胡子略显青黑,高挺的鼻子上是一双温柔的双眸,薄薄的嘴唇轻轻地抿着,弯起的弧度都是那么好看。

  冯家人都好看,各自有特色。

  “冯总,你,你松开我吧。”

  他低头看我,距离很近,脸都要挨到一起了。

  我一怔,不自然的笑了,后退两步,可他的手还是握着不肯松开,滚烫的手包裹,叫我的手背都起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子。

  我尴尬的挣了挣,陡然房门被推开,我们同时转头,卓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

  第751章 弥补

  我尴尬的盯着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觉得刚才的事情就像一个是我正在做偷情的女人,而该立刻给卓风一个解释,可我却不知道如何解释。

  冯飞先说,“你来了,我正跟卓尔说公司的事情,她不同意解约,你说说她,这个事情必须现在就做好,不然等冯家这边出事了卓尔也会受到牵连。”

  卓风点点头,现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才走过来,扯我的手往另外一面走。

  我的脚有些沉,跟着他站在另一侧,拉开了与冯飞的距离。

  此时的房间安静着,我垂眸不敢看卓风,只盯着自己的鞋面,今天我穿的是白色的休闲运动布鞋,不知道是谁踩了衣角,鞋尖的地方有些脏,上面能够看清楚对方鞋底的纹路,黑色的几条线就想落在斜面上的虫子,蜿蜒曲折。

  “卓尔。”

  “啊,啊?”我猛然抬头,对上卓风的眼。

  “这件事你想好了?”卓风问我。

  我挣了会儿才点头,“是,我不同意他撤资,合约我是不会签的,冯家的公司暂时不是还没事吗,就算有事我也能应付,钱我有,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叫卓风损失更大,并且这里的公司我是法人,就算出事也是小事,不会怎么样的。只是顾程峰想加入的话要慎重了,我不想他跟着我一起受牵连。”

  卓风轻笑,深看了我一眼,才对冯飞说,“卓尔都这么决定了我也没得说,毕竟是她的公司,我不会插手,就这么样吧,没事的话冯总先离开,我还有点别的事情跟卓尔说。”

  冯飞吸了口气,盯着我的脸看了半晌终究是什么都没说,无奈的转身提了文件夹就出去了。

  冯飞一走,我立刻送来了卓风的手,刚才的尴尬实在叫人心里难受,我知道我该跟冯飞那么亲近,我也相信冯飞只是一是时间的激动才会过度的举动亲密。可卓风的突然出现却叫这件简单的事情变的有些严重。

  “姐夫,刚才……”我想,我必须做些解释才好,毕竟我跟冯飞之间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卓风却说,“刚才什么?没什么,我都看到了,不怪你。”

  那就好,好在卓风了解我,我笑笑,尴尬也因为他回应的轻笑而瞬间烟消云散了。

  我低头看我一会儿,突然才想起来说,“我买了你喜欢的一些小东西带过来。”

  袋子里面是一些小拼图玩具,之前我上高中之前就很喜欢的,不过当时他说我学习已经很累脑子了,就没给我再买,在之后这个东西就已经脱产了,不想现在还有。

  我当宝贝似的捧着,还能想想当时对这个东西的挚爱,可如今,我已经没什么感觉,有的只是对当时的一点遗憾的弥补。

  “姐夫,为什么买这个啊?”

  “恩,突然遇到了就买了,知道你当时喜欢,也是想弥补一些什么。”

  “姐夫。”我抱住他,主动亲了一下,他身上奇怪的味道叫我的动作稍有迟疑,我怔了一下没有在意。

  他没有回应我的亲吻,只轻轻拍我的后背,告诉我说,“顾程峰出院了,顾洛来了,接到了住处去照顾,现在在找高可可的下落,孩子在冯家,顾洛担心那个孩子不安全,并且顾洛还想找一找他自己的孩子。”

  当时张朵离开,带了俩个孩子走,顾洛的那个孩子下落不明,小张跟张朵的孩子被沈之昂带走了去照顾,顾洛一直都在担心,现在亲自来,估计也是有了什么线索了。

  如此,我就想到了许久不见的沈之昂,不知道他在外地还不好不好?

  想的有些走神,卓风突然叫我,我才回神,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我想到了以前的事儿。”

  “忘了吧,都过去了,对了,冯海逃了,现在冯家的公司接受调查,估计还会找到你这里来,你最近都不要出远门。我手头上事情不多,能多陪陪你,你想在市里哪里多转转?我们现在就过去。”

  哦,原来卓风是兑现几天前的承诺来了,所以刚才还在开会,现在一有时间救过来了,之前我说我时间多想多走走,可是没人陪我,他答应了陪我却也没空闲,现在有了多余时间就来了,我却都有点忘了当时的事儿了。

  “姐夫,我当时就是那么一说,不过还是有地方想去的,我们去西面的度假村看看吧,顺便再回老山村瞧瞧。”

  乡下早就没了以前的样子,可那个地方我还是能记得每一寸土地上的建筑。

  从前的土房子都被拆了,留下的只有记忆和那片土地了。

  卓风想了想,一点头,笑着说,“好。”

  路上的时候我们商量好了先去之前的那个村子,再顺路去度假村。

  我们开车先到了他救我的公交车站点,这里还在,不过周围的高树都变成了高楼,公交车站也变成了另外一种模样。

  到的时候是晚上,这里依旧亮如白昼,走动的彩灯好似天上的云彩,将这里布的光辉耀眼。

  卓风拉着我站在公交车站的路口,瞧着整个山下的建筑群,陷入了安静。

  我也没说话,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想着之前的事情。

  那一年我十六岁,卓风二十六,他因为在这边耽误了行程而被大队伍落下了,不得已要等最后一班公交车下山,而我就在此时出现。

  当时背后追我的是整个村子的人,老张家后院的狼狗呼和的满山嚎叫,我穿着被撕烂的衣服,被卓风所救,他抱着我从前边的那条下山的草地上一路逃走。

  我不禁扭头,看着身边站着的卓风,他似乎真的老了,这么多年过来,我们历经风雪,给彼此的都是伤害却没有半点美好,就算如此,依旧无法将我们彼此分离。

  我说过,从前是他守护我,那么以后就是我守护他。

  他给足了他能给我的一切,以后我要双倍偿还。

  如今冯家已经陷入困境再无法翻身,我理应对应我的承诺,给他足够美好的一生。

  “姐夫。”

  他轻轻转头,低声“恩?”挑眉间,笑了。

  “我们结婚吧。”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