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67节

  第752章 不容易

  卓风愣住了,看着我的眼珠子都不知道转动。

  我笑着握着他的手,重复道,“我们结婚吧,戒指我回去准备,我不会求婚,不知道要做什么,要不等我们回去了我再想办法?”

  卓风继续发愣,半晌才眨了一下眼皮,跟着眼眶就红了,猛然将我抱住,我的脸撞进一个温柔结实的怀抱,满是他身上的味道。我狠狠的吸了一下,满足的闭上眼睛,继续说,“我们结婚吧。”

  他连声回应,“好,好,我们结婚,我们立刻回去就结婚。”

  他说怕我反悔,担心再出什么事情叫我们再分开,所以原定计划在度假村的小住三日也取消了,直接回去拿各自的户口本。

  我的户口本上只有我的一个人的名字,他的户口本上也只有他自己,我们合二而一,等我们拿着两个红本本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登记处的最后一对儿。

  站在台阶上,迎着面前的落日余晖,不敢相信的看着手中的东西,半晌才回过神来,知道我们这是真的结婚了。

  从前我总遗憾,我结婚两次,却都没有一个正常的婚姻流程,也后悔当时为什么不跟卓风早点领证结婚,不想这一次真的走到了一切,我们还是这样匆忙的领证,一丝一毫都没有考虑结婚该做什么,该准备什么。

  就连跟随我们而来的李哥都是才见到我们手里的结婚证才知道我们是来结婚而不是来逛街的。

  尽管我跟卓风相识并且在一起拉锯战的这么多年,可到了今日才真的切实体会到什么叫夫妻。

  今生今世,我们再不分离。

  “姐夫。”习惯的称呼怕是这辈子都更改不了,可今日这样叫他,却叫我倍感亲切,就好像老公老婆的这样亲切自然。

  李哥说要给我们庆祝,我跟卓风同时摇头。

  卓风说,“又不是小孩子了,婚姻就悄悄的进行悄悄的过,卓尔觉得呢?”

  我重重点头,到底还是卓风了解我。

  “好。”

  李哥抓了抓脑袋,“那至少要叫我请你们吃顿饭啊,你们……不容易。”

  是啊,真的不容易,走到今日,谁又容易了?

  卓风同意了,说好只通知朋友一声,可被陆少知道的事情岂能就安生了,起初是只有李哥,等我们到了地方吃饭的时候才发现来了不下上百人。

  礼物就收了不少,就别说礼金了。

  不过是一顿便饭,就闹的满城轰动,不过卓风还是给了面子敬了杯酒就拉着我出来了。

  我来开车,我们去了最开始在郊区的那栋房子。

  这里徐娇娇出事后就把房子变卖了,如今再回来,这栋房子已经拆了建成了水池。

  我们坐在水池边上,脱了鞋子,水温还算好,至少不冷,四肢脚丫子在水里面噗通,溅起来的水花飞溅,我们闹成了一团。

  卓风抱着我,揉我在怀里,突然问我,“后悔吗?”

  我笑的多了呼吸还没平静,大口呼了好几口气才说出话来,“后悔什么”

  “后悔跟我结婚。”

  我摇头,坚定的说,“这辈子做的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这件事了,姐夫,我不后悔。是我提出来的,我肯定不会后悔,你不要怀疑我。”

  他红着眼,有些哽咽,笑了,抱我更加的紧,手臂都有些微微颤抖,“那就好,再不能离开我了。”

  “好。”

  夜里,我们在附近的酒店住了下来,环境有点欠缺,毛巾都没有,他出去买了回来,我就坐在床上等他。

  他提着袋子回来放下,脱了衣服看我,笑了,我的脸却热了起来。

  想起来,我们最开始的第一次也是在外面,当时他还特意关了电话不想外人打搅,当时我是多么的急切拥有彼此,觉得只要得到了对方我们就不会分开,可造化弄人,我们分分合合了多少次?

  现在,我们已经不再年轻,身体上的接触已经习以为常,可时至今日再一次回到原点,我仍旧有些羞涩。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好意思的说,“没想到我还会害羞。”

  卓风含着笑,眼睛都弯了起来,眼角上的痕迹清晰可见,我心痛的用手指去抚平,他抓我的手,放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揉捏,对我说,“不要紧,我喜欢看。”

  猛然间,我也想哭,等来这份的相聚已经耗费了我们接近半生的力气,终于走到今日,我竟然有种恐惧,担心一个不小心就叫彼此再一次分开了。

  我扑进他怀里,紧紧的抱着他,感受着怀中的真实。

  “姐夫,我不是做梦吧。”

  他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的温柔,轻轻揉我的肩头,“不是做梦,傻瓜。”

  真好!

  我仰头看着他的眉眼,鼻子,嘴唇,纤细的下巴,自从他消瘦下来以后再没胖起来过,更显年轻英俊,可我还是怀念当时那个强壮的他。

  我心痛的说,“姐夫,你多吃点,胖起来才好看。”

  他笑出声来,捏我的下巴,“不喜欢我现在这样?”

  我喜欢,都喜欢,就是心痛。

  “我都喜欢,都喜欢。”

  他轻笑,捏着我下巴的手微微收紧,只低头,就唇齿相碰,温柔里面满是柔情,唇畔似乎早就熟悉了彼此的味道和痕迹,只在这一刻轻轻的相触就能叫彼此瞬间找寻到从前的美好。

  软舌卷曲纠缠,是我们多年来的爱恨缠绵,透过口腔一路蔓延。

  身体渐渐发烫,当最后一件衣服褪下来,身上一丝凉,惊得我抖了一下。

  卓风拉开了身后的被子盖在身上,他的身体像火,要把我融化了。

  我缩在他怀里,等待着那迫不及待的冲撞带给我的刺激,他却迟迟不动,只低头耐心的亲吻我每一片皮肤。

  我被吻的已经没了理智,脑海中只有他美好的身体和身下的那块火,哼唧了很久乞求着他抱着我尽快的进入。

  我抓他的肉,却已经使不上力气,“姐夫,你,你要我,要我……”

  他轻笑,“要你,怕你受不住。”

  我恩了一声,双膝环绕,身下的火热紧紧的贴到了一处。

  “姐夫,要我。”

  “我要你,要你一辈子。”

  “啊……”

  不曾想,多年之后的今日在一起拥有,猛然的进入带给我仍旧是丝丝的疼痛。

  我哼唧了一声,绵长的叫声在不大的房间里面像极了盛开了烂漫花朵,伴随着他的律动畅游在这样烂漫的夜晚之中。

  床榻,地毯,沙发,包括冰冷的墙壁上都留有我们彼此的痕迹,他一次次的得不到满足,一次次的将我带到顶峰,热浪退却又渐渐升腾,火热的纠缠要把我烧着了。

  天微微亮,他才大口的呼吸着将我松开,低头看着我的已经昏沉的样子。

  我歪头看他,有些看不真切,大抵的轮廓却是如此的真实,我捏他的脸,“姐夫,不睡吗,要折腾散架了,还想来?”

  他笑着,抱着我翻了个身,滚到了床里面,低头在我的鼻子上留了一串痕迹,告诉我,“是啊,给我吗?”

  我怔了怔,勉强睁眼,摇头,却换来他的不依不饶,“啊……姐夫,我,我没,唔……”

  第753章 顺便,造人

  整个两天时间,我们都没有走出酒店,害的陆少担心的满城找我们,最后在酒店楼下将我们堵住了。

  我才跟卓风从酒店出来,腿都还在发抖,他拉着我的手正要出去吃东西,陆少怪异的眼神就在我们身上来回的扫,暧昧的好像要将我扒光了看一样。

  “没事就成,我们都还瞎担心,以为你们一个精尽人亡了一个被折腾的爬不起床了。”

  我没好气的捶他,“陆哥,你都这么把年纪了还没正经。”

  他呵呵的笑,手里的电话往我脑门上拍,跟着说,“不开玩笑,给你们个好消息。”

  不用他说我们也知道是什么好消息,冯家被抓了三个,当时找的亡命徒来杀我们的人是汤姆人做的,冯海只是背后的执行人,加上之前他手头上的案子,冯海也被抓了,冯科这边倒是没事,因为大柱子招了,与他联络的人不是冯科,而是冯海,所以冯科一点问题都没有。

  可我一点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冯科现在改好了不代表以前的错事就可以一笔勾销,并且他不该在最后还陷害了我哥哥。

  这些我都已经在电视上看到了,尽管报道的不多,可也清楚里面的事情经过,卓风说不打算追究,现在回去是想好好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好了之后我们出去走走,至少要一个月的时间都在国外不会回来,顺便,造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非常认真,我说我暂时不能生育,他却说,那就顺其自然,或者去找个代孕,问我的意见。

  其实我没意见,谁不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呢,代孕也是损伤的别人的身体,可我还是想试一试,并且代孕这件事我是真的无法接受的,从前我就是因为这个事情逃出来的,我什么还要叫别人也承受呢?

  我想过一辈子不要孩子,可我喜欢孩子,尤其喜欢自己的孩子,之前的孩子没了已经成为我心中的一块疙瘩,不生的话会叫我一辈子都难过。

  又因为,我的身体不是不能生,是暂时怀不上。

  卓风的意思是要我好好调理,最后找代孕,这个在国外是被允许的,他绝对会找正常渠道不会叫我后悔自责。

  我想了一晚上,还是决定自己生。

  这才商量好下楼,就遇到了陆少,他将我们在电话上看到的事情又叙述了一遍,最后告诉我们,“冯飞暂时不露面了,公司交给了我,你说我忙不开啊,你们先回去处理完了再走也行。”

  冯飞现在家里情况复杂,他再如何置身事外也必须回去,公司只能交给我了,可找不到我,就找到了陆少。

  陆少全程调查,最后才找到这里来。

  回了公司的时候已经快天黑,所有人都没走,因为我不在,冯家出事,公司上下都以为公司要破产,都不敢离开,生怕就出事了什么事情拿不到工资。

  我的出现打破了这个谣言,同时,我提前了半个月给大家发了一点工资,才叫一些人留下来同我一起加班。

  冯飞经手的生意都很清晰,我这边处理起来也很方便,只是因为都是他单独经手,所以在河边很多人觉得拿不到钱了就打算毁约,我要做的就是安抚所有人并且按照工期正常进行。

  晚上十一点,卓风那边先忙完了过来,带了一些夜宵,分发下去后给我留了一份鸡蛋糕和一份鸡汤。

  我看了一眼觉得有些腻,不想吃,他逼着我吃了几口才同意我继续忙。

  等我再抬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卓风还在,只是他已经累的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坐在他身边看他,就算是睡着他的眉头依旧是皱着的,拢起来的痕迹看起来就好像一座小山丘,恨不得用熨斗将那快地方抚平才把手。

  刘豆这时候进来,手里报了一捆文件过来,着急的话才说了一半,“卓总,我觉得这些东西有点问题,我……”

  他愣在门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的冲我笑笑。

  “放桌子上吧,都是些什么?”

  我给卓风盖好了衣服起来,刘豆的说话声音也放低了,“哦,就是之前的一些报表,我之前对了一些,发现了不对之后就因为忙别的事情没继续,后来卓总的那个同学谢晶晶来过,也对了一部分,她说问题太多,实在找不出具体原因了,叫我叫卓总查,可你都不在公司,我就给放起来了,现在找起来知道差在哪里,是中间却了三个月的记录,凭证都没有,好像故意隐藏起来的一样,并且数据也不对,借贷不平,不知道这是怎么入账的。”

  我看来最上面的一层看了一眼,都落灰尘了,并且上面还有一些标注的错误之后没有进行修正的凭证。这一堆足有一年的东西了,找起来实在费劲,我看一眼时间,“你们先回去,今天就别来了,叫公司也放一天假,后天再来,这些我回头叫我同学过来帮我查,先放着吧。”

  “哦,行,那我送你们吧,那……卓总能开车吗?”他看一眼卓风。

  我摇头,“没事,我会会开车,你先回去,叫所有人都走吧。”

  “那也行,我先走了卓总。哦,对了,卓总,之前有个人来说找你,后来就走了,前台是个新手,说不认识,估计也是卓总熟人,他说会直接去你家里。”

  去我家里?熟人吗?那怎么没给我打电话或者直接上来?

  我低头想了一下没想到是谁,“哦,没事,你先回去吧。”

  看卓风睡的比较沉,我不想打搅他,索性就叫他继续睡了,我则睡在了另外的沙发上。

  早上,迷迷糊糊的起来,听到他在讲电话,我翻了个身,可还是听到很清楚。

  “这件事你没有必要跟我说,当时我已经喝醉了不清楚,你想找替死鬼不要来找我,我现在很客气的跟你说,你要是非要闹僵我奉陪,可你要是影响我的婚姻我绝对不让。”

  什么事请还能影响我们的婚姻了?

  我转身,要问他,卓风竟已经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