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68节

  第754章 卓尔,给我等着

  “醒了?”卓风的脸上仍旧不是很好,放下电话后随手放在了桌子上,顺道递给我一万米粥,“起来吃点东西,都下午了。”

  我一愣,还有很多事没做呢,接过米粥看一下时间,立刻起身,“我都睡了这么久了啊,我要尽快整理手头上的报表了,不然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姐夫你先回去休息吧,我晚上回去。”

  “我留下来帮你。”卓风自己开了米粥都盖子,低头喝了一口。

  他想留下来就留下来,我没阻挠,只是想着手头上的东西实在要多,我必须要在离开之前都做好,忙了一阵不得已还是将谢晶晶叫来了。

  她还不知道我跟卓风结婚,好奇的看着我们偶尔的互动,就偷偷问我,“什么时候结婚啊,我都等着喝喜酒呢。”

  我愣了一下才给她看我手指头上的戒指说,“喏,结婚两天了。”

  “啊,啊?”她大惊。

  我不好意思的笑着解释,“我们偷偷的去领证的,我谁都没说,你别怪我啊。”

  “不是吧,这都不公开,你疯了?不行,你要请你们吃饭,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告诉我呢?”

  我是真的没想告诉任何人的,不过还是在谢晶晶的要求之下一起吃了晚饭。

  晚饭的时候卓风的电话又响个没完,他都没接,最后不得已因为对方的一条条短信打进来才出去接了。

  我看着卓风手里的电话,是一串号码,没有存名字,低头想了一下之前听到的事情,不禁多联想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谢晶晶后来说了什么我都没有在意。

  吃完饭谢晶晶又帮我整理了一番报表,时间不在了我才叫她回去。

  她还不想走,是张川来接她,她才离开,说是明天还来,我想想别人也不相信,只能麻烦她多帮我就同意了。

  谢晶晶一走,卓风也要带我回去休息,我看东西也整理的差不多就跟着他一起回来。!

  才到家,卓风的电话又响了。

  他还想出去接,我将他拦住,抓他的手不放开,他看我一眼,笑了,跟我说,“其实是个误会,我一直在澄清,你想听?”

  我轻轻点头,这件事不管是什么,我都想知道,他如果不告诉我,我也有办法查,可我不想因为我之间的一点点误会再叫我们产生什么矛盾。

  他想了一下就将电话接了,那边传来了女人的哭声。

  我死盯着卓风的脸,想知道他此时的表情。(!≈

  他有些不耐烦,皱眉说,“刘女士,我都说清楚了,你还想怎么样?当时在酒店的不是我,是我的下属,你不相信大可以去查监控,招人负责也该是当事人不是我。”

  我舒口气,看卓风坚定地眼神我知道没说谎,同时也在为自己的这点小心思感到自责,如果卓风真是这样的人,那他何必要的给我这么多呢?

  我没再听,卓风反倒拉着我不让我走,继续问电话里面的女人说,“你是刘家人吧?刘家人叫你这么做给了你什么好处?你非要赖上我?并且我说过,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我都不认识你,就不要说我们之间有什么,当时的时间我才结婚,这个跟我的妻子在一起,我有足够的不在场的证据,你想叫我妻子跟你说吗?”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当时我们还在床上翻来覆去,如果非要说是卓风做了什么,除非他会分身术,这下我更加笃定是我自己多想了。

  我对电话那面的女人说,“刘女士,不管你因为什么这么诬陷我丈夫我都有权利捍卫我作为妻子的权利,你想赖上他可以,直接找我,如果你能证明你们有什么,我大可以让步,并且给你一个你们能够子在一起机会,可你现在只会哭,你能得到什么呢?刘家人那边想怎么做我不干涉,可你现在的做法已经严重的干涉了我们的夫妻生活,我怕是会忍不住要动手的。”

  那边的女人声音顿时就停止了,半晌才蹦出一句话,“算你狠,卓尔,给我等着。”

  电话断线,恢复了屏幕上的照片,还是当年卓风拍的那张,该是他又做了加工,颜色更深了,不过样子还是没变,只不过在照片都另一边他放了自己的一张,是当年我偷拍他睡觉的样子,只有半张脸,可也知道是他。

  我笑着抢走电话,看了好一会儿才还给他,哼道,“想讨好啊?”

  他笑着捏我脸,逗我,“讨好你什么?你还用得着我讨好?现在这么厉害了,还不知道对方是谁就想动手了,你打算怎么动手,直接把人赶走还是下圈套?”

  我笑出声来,刚才还想假装生气跟他闹,可这人就是这么了解我,我也没了脾气,靠在他怀里撒娇,“我就是想气气你,谁叫你遇到了这样的事儿不告诉我还想瞒着我的,你都接了多少她的电话了?”

  卓风拉长音的“哦”了一声,一点头,“原来你还知道吃醋啊,我怎么没发现?”

  原来他是故意的。

  我生气的捏他,他痛的皱眉,嚷嚷了两声笑说,“就是想知道你在乎不在乎我,没想到吃醋的本事还不小,你怎么忍的住?要是我早就杀过去了。才结婚就出这样事儿,你不觉得奇怪吗?”

  哎?还真是。

  可我们现在该处理的人都处理了,刘家那边也没有这么长的手啊,现在还干明目张胆的直接来挑拨我跟卓风了?为了什么啊?我不懂!

  我摇头,“不知道,看样子不是刘家人?”

  卓风一点头,轻轻捏我的鼻子,“肯定不是,刘家人现在自己还忙的没时间外出,在国外因为生意吃紧面临很多难题,哪有时间管这里的事情。”

  那会是谁,还不肯放过我们,只是这个法子也太拙劣了,就算我会怀疑卓风,可我也更加坚信卓风不会糊涂的跟别的女人上床,并且我们都多大的人了,结婚之前发生的事情还追究的话就太没度量了。

  可我还真想到会是谁这么无聊。

  “那是谁啊?”

  卓风摇头,“不清楚,再看看再说,这个女人肯定不会罢休,我去叫人查查,现在……”他一挑眉头,看时间不早了,直接说,“睡觉,啊,没套子了,我去买。”

  他起身就走,我看时间都半夜了,“别处去了,家里没了吗?之前买的也用完了?”

  他哈哈大笑,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我还是很有体力的,上次买了一盒,都用了。”

  我脸一热,一晚上没休息,还能有才怪呢。

  我笑,“那,那去买吧。”

  他呵呵一笑,提了西装出门。

  等他回来,我都洗好了早,昏昏欲睡,顿时身后传来一顾湿漉漉的热气,双臂上还有没擦干的水珠子,环抱着我,我觉得浑身顿时一凉就醒了。

  他笑眯眯的看着我,眼睛里面是一团雾气,笑着说,“还想要吗?”

  我实在困的厉害,摇头说,“睡觉吧,好困啊,你不累吗?”

  他翻了个身,竟然直接压了过来,“不累,你睡你的。”

  “啊?啊……”

  第755章 铁打的

  我简直要散架了,不知道他都这把年纪了为什么还这么多精力,早上我的眼睛还没睁开,就被他强拽着去吃早饭。

  我实在起不来,他扛着我就下楼。

  他把牛奶送我嘴边喂我,我无奈的笑着看他,“姐夫,你是铁打的。”

  他哼哧笑出声来,“是啊,见到了你就壮的跟牛一样了,快点喝了,吃完再去睡会,中午我们再出去。”

  吃饱喝足我继续倒头就睡,他也陪我睡了一会儿,不过还是他起来的早,叫我起来后就送我去了公司,他则说要去查一查那个刘女士的事情。

  我没多问,直接上楼。

  谢晶晶早就来了,正在跟刘豆说报表的事情,好像知道了是哪里出了问题,两个人在会计那边忙的脚不沾地,我来了就跟我打了声招呼。

  我想在出国之前把所有的事情都分出去,每个不分都负责一个项目,就算我不在也能顺利进行,并且将这里的工作做好。

  我临时招了主管开会,这会才开到一半,就因为学到导师的电话不得已终止。

  我都差点忘了,我还是学生,还有一年才毕业。

  谢晶晶都说,她复读一年都快结束了,我这一直休息也不是个事儿,叫我回去看看。

  我想也是,至少出国前得有个交代不是?

  马不停蹄地打车到了学校,直奔到时赵万里的办公室,可坐在这里的不光有我的导师,还有我妈。

  当时冯科带我妈来,我没相认,我妈也没吭声就走了,之后冯科将她送到了附近的养老院,我妈最近去找找三柱子。

  人家已经生活够苦了,还要照顾她,她之前有钱的时候去照顾大柱子,现在没钱了却回三柱子那里,家里的大妞长大了明白事理,当天晚上气不过就跟我妈吵了起来,我妈自己又回了养老院。

  不想,此时她却出现在这里。

  她看我一眼,自知理亏,低头没吭声。

  我从她身边走过去,没看她,坐在了导师对面,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好。

  凡是我妈出现的地方,事情肯定简单不了。

  导师正在看报纸,是一张很老旧的报纸了,上面黑漆漆的字都脱了不少,模糊的只能看到一些简单的笔画。

  他估计是看完了才放下,摘了老花镜,放在桌子上,先是吸了口气,才看向我,跟着又将视线意向了我妈那里。

  “卓尔。”我妈泪眼汪汪的看着我,我没应她。

  她最近老了不少,眼角上的痕迹更深,脊背都佝偻,身上穿着破旧的老式衣衫,胸前的一排纽扣打的结结实实。

  她见我没应声,自己垂头抹泪,跟着说,“卓尔,是妈对不起你。”

  是啊,是她对不起我,因为她的一己私欲毁了我大半生,要不是遇到了卓风,我这一辈子都完了。

  我从前对她还有点同情,至少在心理上还能接受她这样的妈,我渴望亲情,渴望被拥有和照顾,可我排斥她在我身边,她真的不佩。

  导师这时候说,“卓尔,你妈妈做的事情是那个年代的人受的苦,你怪她怨她这都没有人干涉,不过我想问你一点事情,你要如实的告诉我,好吗?”

  我点点头,我心中的仇恨没有必要强加给别人,在导师面前我还能够很体面的克制自己,保持最后的安静,“导师,你说吧,我听着。”

  “恩。事情是这样的,当时你妈妈跟一个老教师签了协议,不过当时试管婴儿不发达,可你妈妈还是接受了,自然了,精子是你父亲,可卵子不是你妈妈,所以……”

  我大惊,不敢相信的问,“什么?”

  他的意思是说,我妈妈只负责生了我,而我身体却没以后我妈妈的?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浑身都在激动地发抖,如果是这样,那我的仇恨又是为了什么,我的父母又是谁?是因为我是女儿所以才将我送人了吗?

  我激动地呼吸都急促起来,手心瞬间冒了汗出来,不敢相信的看着导师,“导师,这,这不是真的。”

  “是与不是现在还没有办法说,你妈妈很清楚地知道当年这件事,但你是否是她所生就不知道了,并且你的亲生父母已经不在了,所以想证实也很难,其实不是没有办法,但是我需要得到你的同意。”

  什么意思,导师为什么要得到我的同意?

  我是谁,我的父母是谁?

  我一出生就在那个山村了,我哥哥可以作证。所以我为什么会被我妈妈带来山村,是因为我亲生父母后悔要别人生了我吗,所以现在才来与我相认?

  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一直痛恨的妈妈不是我的妈妈,却只是一个将我在肚子里面养成婴儿的载体。

  我接受不了,我接受不了,我失声大叫,慌张的对着导师和妈妈低吼,“我不相信。”

  我无法接受这样的我,我不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我的妈妈就是那个女人,我宁愿我的一出生就是被人期待却失望而不是自打一开始就被人痛恨的多余的人。

  我尖叫着冲出了办公室,一直跑向了路中央,猛然冲过来的车子呼啸着跑过来,我才知道躲闪。

  我不敢相信的愣在当场,看着车水马龙从我身边飞驰,大骂我是找死的蠢货,我却只满脸泪水的发怔站在路中间。

  不知道我在这里站了多久,卓风拽着我上了车子我才知道我的惊慌失措。

  他帮我擦干泪水,紧紧的抱着我,低声告诉我说,“别乱想,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回家。”

  我终于哭出来,抱着他祈求他带我回家。

  我的一辈子都渴望有个属于我自己的家,从前是跟着卓风,现在还是卓风,我的生活只有他了。

  连那个我一心要照顾的哥哥都不是我的亲哥哥,我是个无人想要的人。

  我大哭着要卓风抱着我,不要离开我,我渴望的一切美好只能寄托在他的身上。

  他不断的安抚我,叫我不要多想,这一切都是幻觉。

  可不是,不是啊。

  我清楚的记得导师说的每个字,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我妈又为什么会跟他说这些?

  我妈既然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不告诉我,只是因为她可以从我这里拿到钱吗?所以这才是她一直不认我的主要原因吗?因为我不是她的亲生孩子?

  我不敢相信的趴在被子里面,捂着脑袋,就像一个缩在乌龟壳里面的小乌龟。

  连续三天我都没走出房门,一转身卓风就在我身边。

  真好,我还有他。

  我窝在他怀里,死死的攥着他的衣袖,恳求他不要离开我分毫。

  “姐夫,别离开我。”

  “我在,一直都在,不会离开你。”

  猛然,门口有人敲门,我吓了一跳,李哥在门外说,“卓总,是个教师,说是卓尔的导师,想见一面。”

  不等卓风回答,我大声拒绝,“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