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69节

  第757章 赵启

  我泪水在眼圈里打转,落在手背上,一片凉。

  他递给我一张纸巾,继续说,“其实我们都在找你,找了二十多年,呵呵,我比你大十岁,正好十岁。”

  那不是跟我姐夫一样大吗?

  那个年代有什么不同呢?我只听卓风说当年他出生前后国内才试行计划生育,可很多家庭还是希望家里多生孩子,但是多生孩子会影响当时的父母工作,升迁和前途都会大打折扣,甚至会罚款受到处分,所以那时候的重男轻女非常多,验证母胎男女从而流产的也多。

  那是多么可怕的一种情况啊,也造成了多少的女人悲惨?

  无疑,我就是多余的那一个,被抛弃,从已经确认我是女儿开始就被抛弃,那之后还找我做什么?

  真可笑。

  我凄凉的冷笑,抹掉脸上的泪。我在不哭了,为了这样的亲情我哭有什么用处,徒增悲伤,难为的还是我自己。

  我安静的坐着,再没任何举动。

  赵启又说,“当年的具体情况我不是很清楚,你要是想知道可以去问赵万里,那是我们的二叔。我找你只有一件事,一份协议。”

  我安静的看着他从身后的包里面拿出来一份文件,两张纸,安静的摆在我跟前,脸上的笑容不变,只话语更加冰冷无情。

  “我们的父亲不在了,可遗产还在,你签了字,遗产会执行,不过我的要求是你只拿钱,公司和一些字画留给我,你觉得钱少我可以弥补给你,只有这一点要求了。当年父亲生病,参与照顾老人的事情只有我,所以……”

  所以,他这是要我放弃遗产来的。

  哈,真是可笑啊,我没参与养老所以不能继承家里的遗产,他甚至可以直接来跟我谈条件了,若非这个名义上的父亲给我留了东西,这家子人都不会来找我了是吧?

  还亲哥哥呢?他不如我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给了我无数的钱和后盾,若非我哥哥被冯科算计,现在他还会是市内有名的风云人物,不知道比眼前这个所谓的亲生哥哥强了多少。

  我冷笑,低头看一眼桌面上的资料,轻轻一撕,分成了两节。

  “赵先生,首先,遗产的事情我不知道,并且律师并未找到我叫我如何放弃遗产,你单方面的给我这个东西实在说不过去,再者,你以为你说你是我哥哥我就可以相认了吗?并且遗产是在所有继承人签字之后才会生效,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怕是不能如愿了,我卓尔呢,别的不多,就钱多,你给我的那点钱我还真不在乎。再者,我的脾气你怕是不了解,你逼迫我做的事情我还真不想做,所以这个东西,拿回去。”

  我将撕碎的协议直接扔回给他,礼貌的笑笑,再看一眼这里的咖啡厅,警告说,“如果我喜欢,这里我都可以买下来,你缺钱直接说,何必拐弯抹角呢。至于我的哥哥呢?我只有一个哥哥,他姓肖,不姓赵。”

  我提着包起身,本以为自己说的如此潇洒霸道,转身之后也会正确面对,可不争气的我,到底是哭了出来。

  我走的很匆忙,脚下的高跟鞋都险些走丢了。

  直到回了家,我都没从这件事中的怒火中脱离出来。

  卓风看着我,没问,只给我一只水果盘子,里面早就做好了水果沙拉,递给我一只牙签,我戳了戳,没心情吃。

  他却笑了,坐过来抱着我问,“谁惹我宝贝了?”

  我瞬间没了脾气,他可是鲜少说这样的话的。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姐夫,你这么说话我浑身难受。”

  他呵呵的笑,捏我脸说,“看你生气我都不敢说话了。”

  噗,我有那么凶残吗?

  我缓了会儿才将这件事告诉他,卓风听了后没吭声,自己低头吃了几口水果才抬头,他抽了张纸巾给我,跟着问我,“想知道你家里的事情吗?赵家的事儿。”

  其实我的内心深处是想知道的,可我还没准备好,如果不是赵启来找我,我想就这么糊涂的过了,现在看来不清楚不行,一个为了钱财的男人可是任何事情都做得出来,说不准他下次就再来找我了。

  我犹豫着,还是答应了,“那好吧,你说。”

  卓风斟酌着,拉我手上楼,我们相互抱在一起他才告诉我。

  赵家,我父亲叫赵德谦,是国内有名的收藏家,家里自然是很多古董名画了,赵启想要的就是那些东西。

  我母亲是大学教师,在当时,计划生育才刚实行,管理严格,我父母却很想再生一个女儿,因为大儿子赵启当时很顽皮,衙门管束不好就不指望他什么,所以在国外找了当时的医生和先进的医学技术想要代孕。

  自然了,我的生母就做了这件事,她当时可以拿到十万块钱,在当时的年月十万块可是非常多了,可没想到,这件事败露,被赵启说了出去,赵德谦就将我生母送走了,我生母没拿到钱不甘心,可自己有无处伸冤去,索性直接又走回到了之前代孕的这个村子遇到了我爸。

  之后的事情就是我所了解的那样了。

  我妈在没露面,赵家也人不知道我的去处,甚至还以为我死了,并且来村子找过,都因为村子里面的故意包庇和隐瞒而没查到什么。

  这件事后我父母闹离婚,我母亲出国再没回来,我父亲重病多年,之后立了遗嘱,委托了我的二叔也就是我的导师到处找我。

  其实我导师赵万里很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只是还不确定,也因为我的事情比较多没来打搅我,可赵启却一直窥探家里的东西,赵万里不想赵启拿走就不得已去找我生母,想叫这件事早点解决。

  我深吸口气,听卓风简单的叙述后久久不能平静。

  如果是真的,那我该相认的,我更加不该痛恨他们,他们也是迫不得已,最后导致我命运波折的是生母。

  可现在我父亲已经不在了,母亲不知去向,只有二叔了。

  我摸了把眼睛,心里滋味有些奇怪,却也知道是高兴地,却很平静。

  我以为我会激动的发狂,却只平淡的看着卓风轻笑。

  “姐夫,我不是没人要的野孩子。”

  第758章 像做梦一样

  卓风点头,“对,是命途多舛,如果你想好了,我带你去找你二叔,至于那个赵启,还是算了。”

  我失笑,点头说,“其实我不稀罕那些遗产的,我只想要亲人。可是……”

  可是,如果我是在几年前,那我肯定会用遗产换亲情,可现在的我不会那么愚蠢了,我不想做圣母,最后得不到遗产也得不到亲情。

  赵启那种人就应该什么都得不到,他就因为照顾了父亲就想拿走全部的东西这个理由实在荒唐。

  在没有亲情的人眼中,可是任何事情都不重要的,包括父母,想必他当时的照顾也只为了拿到家里的钱财却不是真的想照顾自己的父亲。

  所以,我不会让步。

  “姐夫,我不会让步的,该是我的,我必须拿到手,并且……”我往他怀里挤了挤,“我想找到我妈妈。”

  那个女人也是不容易,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失去了女儿,所以跟我父亲离婚远走国外,至今没有消息,还不知道是否还活着。

  我一定要找到他。

  “姐夫,能帮我找到我妈妈吗?”

  “已经在找了,遗嘱也有你妈妈一份。”

  是啊,我父亲是愧疚的吧,找了我一辈子,最后临走还将这件事托付给了我二叔,当时他也是出于保护我和家里人才会如此,罪魁祸首就是生我的那个女人,是她不相信我父母动了恻隐之心才会将我带走,带给我了不一样的人生轨迹。

  “姐夫,想现在去见我二叔。”

  前几天还是我导师,此时已经是我家里人二叔了。

  我见到他更觉得亲切。!

  他看着我,笑的眼睛都眯起来,笑着笑着就哭了,抓我手不放开,哽咽了一会儿才说,“你啊,被带走的时候还在肚子里呢,才五个月,哎……谁想到一转眼就成大人了。要是你爸爸还活着,一定很高兴,你不知道,后来他想你都眼盲了,他后悔,是后悔啊。”

  我也跟着大哭,泪水成河,我也是失去孩子的母亲,我知道这份感受。

  可造化弄人,事情已经如此,我们只能惋惜了,好在,我的家里人都还在。

  “二叔。”我毫不犹豫的说。

  他顿了的一下才一点头,“好,好,坐坐。”(!≈

  相认的地方是卓风定的一个酒店,包厢里面来了几个人,除了我的导师我都不认识。

  不过看着就能知道,站在他身边的是我二婶,以及他的一双儿女。

  到底是知识分子,瞧着就是不一样的,说话谈吐都张弛有度,坐下后二叔说了我父亲的事情,也提到了我妈妈。

  他说,“你姥姥还活着呢。”

  我一怔,这才紧张起来,我姥姥吗?我也有隔着辈分的亲人吗?

  我局促的看着他,张了张嘴,不敢相信的问,“二叔,我姥姥她,她……”

  二叔点头,“是,活着,今年都八十七了,呵呵,还算硬朗,我经常去看她,一个人生活在市里也是方便些的,你妈妈走后她也没消息,只是账户上一直有钱给打进来,不过最近两年都没了,我去查过,没查到,我的能力也有限,估计是怕我找到躲着吧。你妈妈那边还有个舅舅,前几年去的,他是个出租车司机,出了车祸,留下了一个女儿,现在也在国外,很少回来,早就结婚了。恩……哦,这个是你婶婶,这是你哥哥姐姐,都比你,呵呵。”

  我顺着二叔的手看过去,婶婶,她已经不年轻了,话不多,看起来也是老师的样子,梳着干净的头发,花白,眼睛有些不大好,看大清楚位置。我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才知道她是忙人,她的目光是不准确的,却还是保持最基本的微笑,朝我伸手,方向不对。

  我立刻去握住,“婶婶,我是卓尔。”

  她温柔的笑笑,“好好,我看不见,前几年上课突然晕倒,摔到了头,眼睛坏了,别见怪。”

  “没事没事,婶婶好。”

  “好好,呵呵。”

  “妹妹,我是你二姐,这是你大哥,我们都比你大一两岁,都知道你,之前我们还是校友呢,没想到你就是我们妹妹。”

  原来都是校友,我在这个学校都出名了,不对,确切来说我在国内外都有名的,当年跟卓风的事情可是闹的沸沸扬扬,多少目光看着我们。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大哥,二姐。”

  “呵呵,不要见外,我们是一家人啊。”

  是啊,这才是一家人,只有亲情没有尔虞我诈。

  真好!

  我像做梦一样,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跟家里人相聚后,二叔的意思是要帮着再办一下婚礼,我本事不想同意的,可家里人一致要求,说结婚不能悄无声息,并且按照礼数,他们还想给我做点什么。

  我是真心感谢,含着泪的答应。

  回来后,我久久不能入眠。

  “姐夫,你捏我一下,这是真的吗?”

  卓风笑着真捏了我一把,还挺疼的,我吃痛的皱眉,“是真的,可我怎么不敢相信呢。”

  从前我就觉得我是个没人要的孩子,好事肯定时轮不到我的,就算我得到了什么令我意外的事情我也无法接受,如今这件大事还真的是叫我很意外呢。

  他说,“是真的,我并且我调查过了,这家人还不错,一家子都是知识分子,教育很好,肯定不会叫你失望。二叔一直都在找你,之前他无意间跟我提起过一些从前的事情,我也侧面了解过他,他对家里人都很好,其实你父亲也很好,只是早年做了错事夫妻不和,之后就一直生病,好在你还有个不错的二叔。至于你那个哥哥,就算了吧,能避免就不要接触,他再找你的话叫他来直接跟我说,这件事不能让步,不管遗嘱是什么,你现在最要紧的找到你妈妈回归家庭。”

  是啊,我需要的是家庭的温暖。

  我笑着,往他怀里钻,这么多年终于叫我盼到了我想要的东西,犹如一场梦。

  二叔说我就是他家里的孩子,可我还是想做个亲子鉴定,跟卓风说好了偷偷的做,算是给自己一个心里安慰。

  之前家里人吃饭的时候卓风就偷偷拿了二叔的一根头发,他已经交给医生去做了,明天就能有消息。

  我呼了口气,想到了肖老大,觉得这件事暂时不能告诉他,并且他给我的钱我都拿了出来给他治病了,余下的我想留给嫂子,不管怎么样,他始终是我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