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71节

  第761章 是为了他

  我皱眉瞪她,一句话没说,大道理大家都懂,说多了也无用,只想叫她闭嘴别多管闲事,我就谢天谢地了。

  她哼了一声,也算是识相,再没吭声。

  赵启却没说什么,但沉默的他就表明他是赞同那个女人的话的。

  静默的间隙,我听到了耳边放着的音乐,悠扬婉转,是沈之昂喜欢的一首国外的舞曲,即便过了很多年依旧流行。

  听得入神,我们再没说什么。

  耗费了大半个晚上,也算是不欢而散。

  我看着赵启酒后开着自己的新宝马载那个女人离开,自己则坐着李哥的车子跟在了身后。

  不过是顺路,可我连顺路都不想,叫李哥掉头绕道走。

  这会儿,前边查酒驾的就将我们给拦住了。

  不巧,前边被堵住的就是赵启,两个人被带走,不过赵启喝的不多,估计也只是罚款扣车,我这边做了检查就放行了。

  从车里面看过去,赵启很是配合的双手高举,这该是在里面多年的经验了,他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的老实靠在车边上,等待交警检查酒精含量,那个女人跳着脚的大骂,闹的满街的人相互观望。

  李哥哼了一鼻子,有些鄙夷,“这年头不进去窝几年还真不老实,听说那个赵启当年打架斗殴没少给你父亲丢脸,后来出事的确是被冤枉的,你父亲也是不忍心,可没找律师,就是想叫赵启进去尝尝滋味,不想赵启进去后还惹事,加刑了好几次,要不早就出来了。”

  所以赵启在里面是被治理的很老实了,可他到底还是一只叛逆的恶兽,到了关键时刻也会发怒。

  我有些感慨的叹息,“李哥,是我姐夫叫你去调查的赵启吧?你都知道些什么啊?”

  “哦,也没什么,就是一些从前的事儿,赵启就那样了,不过赵家人不错,都受过高等教育,可以接触接触,毕竟是你家里人。”

  一想到二叔一家人的温馨,我就会不自觉的微笑。

  车子到了家里没多久,卓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是坐的自己的私人飞机,中午在边界线暂停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就是想问我怎么样。

  我说了刚才的情况,并且将我鉴定结果告诉了他,他比我都高兴,说话都是笑声,“好,太好了,卓尔,你跟家里人约着出去吃点东西,我几天后就回去了。”

  我本不想提起他在国外的工作的事情,可想到沈之昂,我还是嘱咐他小心。

  他呵呵的笑着急着挂了电话。

  我则将电话打给了沈之昂。

  那边很久才接通,该是因为时差的缘故,他还没起来。

  “之昂。”我低声唤他。

  他那边很久才应声,“卓尔?”沈之昂很是意外,半晌才笑出声来问我,“怎么会联系我?”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疑问和不自信,叫我也有些不自然了。

  沈之昂到底还是我心口上的一块疮疤,尽管很浅。

  “恩,就是想问问你最近的情况。”

  “哦,我不错,在国外,恩……你找我有事?”

  他这是故意的隐瞒我呢还是真的不知道我打电话的目的?我笑着说,“你说呢?”

  “……哦。是为了他。”

  看来是清楚的,我们分开后就失去了联系,我只在卓风的一些交谈中知道他的去向,结婚的那一天他发了短信祝福,还叫人送了礼物,我没收就叫人返了回去,之后再没任何联络了。

  若非这一次卓风公司出事,我甚至都不会想起他来。

  足见,我对他,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

  夫妻一场,我们留给彼此的怕是也不多,只是不知道他对我是否还有那么执拗的感觉?

  我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之昂,我姐夫公司这件事,我想叫你给我个解释。”

  沈之昂沉默了半晌,突然就笑了,无比的凄凉,“卓尔,你知道你这么问对我伤害多大吗?”

  我浑身一颤,抓着的电话的手就抖了抖。

  他继续说,“我们是做过夫妻,我错过,可我改了,我及时止损,我只希望你不恨我,却没有想到你却始终将我当成陌生人。我们夫妻一场,我得来的却只是你最后的质问和怀疑,如果我做了什么,我还会接你的电话吗?卓尔,我以为你是心里没有我,没有想到你压根我看过我。我们同床共枕那么久,你还不了解我吗?是不是在你心里我沈之昂就是个见利忘义的人?”

  我……

  我被问的哑口无言,是啊,在我心里,他不是这样的人,可我为什么要这么问,我甚至都没有侧面的去了解已经觉得沈之昂做了什么。

  他又说,“你跟卓风之间的关系那么好我一直妒忌,可我也没有办法,你的成长是我没有参与到的,我无法插足你们这是我的无能,我清楚地知道我自己的地位和能力,所以我一直在躲避你们,甚至到了国外。你……”他深吸口气,叫自己镇定下来,很久才继续说,“我以为你至少不记得也不该怀疑我,可你却如此质问我,卓尔,我说我没做,你会相信吗?”

  我……

  我摇头,他是看不到的,可我说不相信我却说不出口,我只在听到卓风对着电话里面发牢骚就以为这件事是他做的,怀疑过的,可我还是打了这一通电话来质问他。

  我真不应该啊。

  “沈之昂,对不起。”

  “没有必要道歉,你已经做了,怀疑我是应该,可你不该质问我,我说我没做过,你可以不相信,我行得正,没事我挂了。”

  我痴痴的抱着电话,早就没了声音,可心头上的剧烈颤抖在提醒我,我做了亏心事。

  在我与沈之昂之间,错的是我啊。

  我明知道我不爱他,却非要拉着他跟我一起,我以为我被他利用就是弥补,可感情不能和别的事情混为一谈。

  哭坐在房间里面很久我才回过神来,这件事我还真都需要了解详细了才行。

  黑客那边还没消息,我问谁也都是白问,卓风都以为是沈之昂做的,他当时在电话里面的是多么生气我都能够知道,可现在只能等。

  晚上的时候,我正跟李哥吃饭,商量着周一的中午要跟二叔一家约在哪里吃饭比较方便,才说到热闹的时候门铃响了。

  大门是关着的,电门推不了,不过来这里的大多都是熟人,直接喊人或者提前打电话,不想这会儿是按了门铃,那就是陌生人了。

  李哥跟我互相看了一眼,他叫我在这里等,他出去看看。

  我不放心,卓风不在,总是提着心的,也跟着出来了。

  不禁吓了一跳。

  两个半大的孩子,手里握着一米长大刀,血粼粼的站在大门口,看我们出来,其中一个稍高一点的孩子敲打铁门,“开门。”

  第762章 大柱子的两个儿子

  李哥立刻拿了电话叫人过来,我则想继续走过去瞧瞧。

  他们不是别人,是大柱子的两个儿子。

  离得有些近了我才看清楚,其中一个孩子的肚子上缠着绷带,里面的血已经透了,尹红的血触目惊心,身上还有很重的恶臭。

  小一点的孩子厉声咆哮,“开门,你还是我们姑姑的话就救我们。”

  李哥拦着我,“不能开门,我已经叫了人过来。”

  那大的一阵谩骂,“还是我们姑姑吗,你直接报了警吗?也不问问我们怎么了?真后悔我们当初帮着保护你奶奶。”

  哦?

  三个孩子只剩下两个,看外貌该是老二和老三,那么老大呢?

  我记得之前视频上见着的的确是三个孩子,大柱子出事后他们就失踪了,警方那边没有消息,此时却出现在这里,这是发生了什么?

  不过我妈?呵呵,我有妈妈,可不是那个女人,我的妈妈还在国外呢。

  我问他们,“你们这是怎么了,不说清楚我是不会开门的。”

  老二说,“姑姑,我杀了我哥,他要去找奶奶,说我爸就是奶奶告密的,可我们不想跟着我爸了,我们想要,大哥就打我们,我生气就跟他打了起来,不是故意杀他的,我还挨了一刀呢。”

  我倒抽口气,这三个孩子本该有个很好的未来,就算跟着那种父亲也不该是这样的结果。

  我叫李哥开门,领着两个孩子先进了房间,随后叫李哥报警。

  大柱子那边还没审判,估计还没将三个孩子的事情说出去,可他们跟着大柱子走的时候还小,这几年在外面肯定吃了不少苦头,看着他们还有救,我不想再叫他们误入歧途。!

  不过报警之后,他们该是也要面临一些罪行的,只是还小,估计会被送进孤儿院的。

  三柱子那边已经很困难了,他们再过去怕是负担不起,这两个孩子也都快成年,在孤儿院好好学习将来也不会误入歧途。

  我给他们倒水喝,老二看起来伤的不轻,捂着肚子一直在皱眉,脸色都是白的。

  我见他情况不好,不能再拖了,不得已打了电话叫救护车。

  车子才到没多久,警方也来了人。(!≈

  老三见到是警察,大叫着要操刀砍我,骂我是混蛋是婊子,我只站在李哥的背后,皱眉瞧着他们。

  李哥感慨的说,“到底是杀人犯家的孩子,你做的再好也不会领情的,只希望他们以后能学好。”

  学好与否已经不重要了,大柱子人已经被抓,我可不想再留后患。

  至于我那个名义上的妈,还是算了吧,我跟她没关系。

  我恨她,要不是她,我当年也不会被流落到乡下,更不会闹的家破人散。

  隔天一早,卓风的电话就跟催命一样的打了进来,他是听说了大柱子家三个孩子的事情担心,飞机才落地,就追问我事情的原有。

  我知道的也不多,只说了我没事,他也就放心了。

  只在电话里,卓风有点黏糊,像是我们才热恋的时候那样,“卓尔……想你了。”

  我垂头掩嘴笑,“姐夫,我也想你,你快去快回啊。”

  “恩,三天后就回去,这边事情估计不要紧。”

  我笑,捧着电话心里都乐开了花,可我竟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卓风突然紧张起来,追问我怎么了。

  我说,“姐夫,我想你了。”

  他呵呵的笑出声来,“等一等。”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挂了电话,我看着电话上跳出来的屏保画面还在发怔,他的微信视频就发了过来。

  我接起来,刷等一下,脸就热了。

  这么多年,从未像今天这样甜蜜过,也从来不知道,我也会像娇羞的小姑娘似得知道什么叫害羞。

  我捧着脸,笑看视频里面的他。

  他该是躺着的,身后是酒店特有的白色的床单被罩,他身边放着一本书,看周围光线有点昏暗,还是晚上,他本该睡觉的。

  “姐夫,才过去时差能调整的过来吗?现在很累了吧?”

  “还好,看到你就不累了,你抬头,我看看伤了没有?”

  我听话的抬头,也趴在了床上,一手拖住下巴,一面说,“姐夫!”

  “恩。”

  “……呵呵,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在的时候总觉得话都说不完,你一走了我就想看你就觉得高兴。”

  他低沉的笑,好看的唇形,轻轻的抿,笑声停止也传来了他的哈欠声,“老婆。”

  我紧绷着的身上的一根线犹如他温柔的双手轻轻的谈了一下,瞬间惊的浑身软了下来,卓风的情话不多,可每一种语气都叫我随时放下紧绷。

  我伏在手腕上,害羞的摸了把脸,“老公。”

  “呵呵。傻瓜,你这是要去上班了吗?”

  我点头,甜甜的笑着。

  想到我们是夫妻,再不分开,这就比做任何事情都会叫人觉得幸福。

  才不过分开一天,就想的厉害,我恨不得现在就买了飞机票飞过去找他,可都是成年人了,事情太多,这样偶有的甜蜜也足够叫我满足。

  “恩,那你早点出发吧,我要休息了,一会儿要去见一个客户。”

  “好,你记得吃早饭,不要饿到了。”我说。

  他笑呵呵的,“好。”话还没说完,对着电话,吧唧一口,声音还挺响。

  我哈哈大笑,看着镜头上自己红着的脸,也学他的样子亲了一口,“姐夫,早点休息。”

  挂了电话,我捧着电话还在心跳加剧,好似怀里的不是电话就是他,甜蜜围在身边,似乎比外面的阳光都要浓烈。

  我磨蹭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下楼去公司。

  上午没课,中午约好了跟二叔一家吃饭,下午跟着二叔一起去上课。

  饭桌前,姐姐笑着介绍她的男友,是一个比她小五岁的小男生,看起来斯斯文文,是个混血儿。

  不知道混血儿是不是都这样子,每次见到这样的人都会叫我想到顾程峰。

  他该早就回法国了,之后再也没有联系,不知道现在过的好不好。

  我正想的走神,那边的姐姐的小男友突然问我,“你就是卓尔?”

  我点头,“是,您好。”

  他看着我伸过去的手,只点头,没有接。

  我尴尬的笑笑,将手收了回来,开始局促。

  被人折了面子还真是不好过,可这握手也是外国人发明的啊,他故意没接我的手不就是不给我面子吗?

  哥哥出面给我解围,“家庭聚会就别客气了,吃饭吃饭,这个不错,卓尔,你尝尝。”

  我舒了口气,看着哥哥夹到我碗里的排骨,我提着筷子要吃,那姐姐的小男友就说,“听说你们结婚了,是吗?卓风是你的养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