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72节

  第763章 真心相爱

  真是好笑了,之前人都说我跟卓风是兄妹关系,这已经很荒唐,现在却又说他是我养父,岂不是更加乱了?

  不过卓风收养我是事实,他比我大了十岁,可他如何也不能成为我的养父啊。

  这样的话在外面面前我是不会在乎的,说了就说了,我自己过多好就成,可此时面对的却是我二叔一家子,他一个小男生也不是没见过世面,更不是没初入社会的傻白甜,为什么这样的话都能说得出口?

  可瞧着二叔这边,我还是要给他几分面子,就当做是一个问题接了,“不是,他只是我名义上的哥哥,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并且法律上我们是受保护的,我们已经是夫妻。”

  我正常回答,勉强叫自己看起来多么镇定,到底是在意的。

  姐姐不高兴的瞪了一眼那个小男生,却没说什么。

  二叔脸色不好,也没吭声。

  人家都受过高等教育,面子看的更重,我这样的过去是肯定会给他们丢脸的,并且还是姐姐男友亲口问出来,事实便是如此,自然他们是面子上尴尬的。

  哥哥笑了笑,“我们吃来吃饭,大家见个面,都是一家人,快点吃吧,菜都凉了。卓尔,你尝尝这水果,很新鲜。”

  我看他一眼,刚才还能装出来的庄重此时已经装不下去了。

  僵持之下,那人又说,“别生气,你们肯定会怪我,我就是好奇了,其实我爸妈也是这样的关系,我只是很好奇,他们现在分开了,各自组建了家庭,却仍旧保持联系,像多年的夫妻一样,这叫我很是困惑,几年前我爸说,他其实一直都当我妈是女儿看待,就算对她在意,也是家里人的一种长辈关系,算不上爱情,所以……抱歉,是我多嘴了。”

  我还以为他是故意叫我们都难看,现在看来是他情商低,我也就不怪他了。

  可他映射的另外一层实在叫人接受不了,难道说我跟卓风之间也是父女的情感吗?

  我可以很肯定的说,不是。

  我跟着卓风是平等的夫妻之间的真心相爱。

  自然,这番话我无需跟他计较,也不不需要向外人解释,我跟卓风已经结婚了,那我们就是同甘共苦的夫妻,再不会分离。

  饭后,哥哥拉着我说了会儿话,说到了姐姐的那个男友,两个人还是青梅竹马,家里人都同意,可是我二叔不同意。

  二叔的意思是要我姐姐找一个也是教师的老实人,而不是那种整日在酒场上风花雪月的人。

  我一怔,下意识的看向那个人,刚才没仔细记他的名字,现在好像想起来了叫徐渊。

  我只点点头没说什么,别人家的感情问题我作为外人插手不好,就算他刚才冒犯了我,相信也是无心的。

  哥哥还说,“那个人就是个花心萝卜,可你姐是个傻子,从小就在一起了也说分不开,睁只眼闭只眼,两个人都处了三十多年,还是不结婚,呵呵,不结婚就不结婚吧,我劝你姐姐分开她也不放手,自己抓了一个小三就难过一段时间,等她好过来了徐渊又找了一个,这什么时候是个头?”

  跟着哥哥的一声叹息我也吸了口气,这样的感情还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呢?

  “哥哥,那还是劝说姐姐想开点,说实话,那个徐渊,我不喜欢。”

  哥哥呵呵的笑,帮我开了车门,“其实我也不喜欢,走了,我送你到学校,顺道我也要去赶飞机了,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见面了。”

  “啊,要做了吗?我都不知道,还想等卓风出差回来我们一家子再聚一聚呢。”

  他摇头,潇洒的捋了一下自己的碎发,“到底还是国外好,自在,你要是相聚了我就回来了,来回也方便不是,上车吧。”

  车子到了学校没多久,他就发了微信给我,说国内有事请直接开口,叫我躲开那个徐渊,说那个人很不好,他看不起。

  哥哥是一个比较随性的人,看着就是脾气好的,能从他嘴里面说出讨厌谁,那可证明那个人是真的很差劲了。

  耐不住,姐姐喜欢。

  我将哥哥的微信名字存好,他叫疯狂,他的设计理念都是疯狂的,人送外号疯狂,还有人叫他疯子,我也随口打了疯子二字上去。

  他的头像是个很儒雅的现代西装的样子,依靠在夕阳西下的阳台上,手里端着酒杯,懒散而又有限,脸上散发着慵懒,谁会想到这样的人会设计出那种疯狂的作品来。

  人还真是的不能光看外表呢。

  “哦,我们也是校友?”

  真不巧啊,这是冤家路窄呢还是巧合?

  徐渊笑眯眯的看着我,把玩着手里的一块玉坠子,该是才从他手腕上摘下来的,估计是一种习惯了,玩了会儿又戴了手腕上,指着校园里面的建筑,“我就在那个学院上学,是设计学院,你呢?”

  原来都是设计学院的。

  我笑,“我没有设计天分,我是学财务的。”

  “哦,高级注册师啊,导师跟我老丈人一样了,不过也不错,脑子灵光,赚钱也快吧。”

  我笑笑,这话没法接,我对赚钱没多少头脑,只会算数学。

  “不进去吗?”他问我,下意识的靠近了几分。

  陡然接近的气息惊的我浑身一怔,瞬间后退,吃惊的看着他。

  他似乎没注意到自己的不对,挨得我特别的近,暧昧的像是对我有意思,可他这样的人身体内散发出来的风流是无法阻挡的,总会叫人觉得他是故意而为之。

  可我都结婚三次了,还差一点就做了妈妈,这样对我还真都对他这样的小把戏不上心。

  我又躲开了一些,说道,“我要走那边,跟你不是顺路,再见。”

  疯子说的对,徐渊这样的人,很不好,我也瞧不上。

  分开后,不想他再跟上来,我走的很快,几乎是小跑。

  估计是这几年实在是太没安全感,遇到了陌生人我都会不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躲开是最好的结果。

  才上楼,就险些与正要跑出去的谢晶晶撞到一起。

  “哎呦。”我们同时惊呼,看准了是对方才笑了扶住彼此,异口同声的问,“去哪里?”

  我笑,“回宿舍啊。”

  她也笑,“张川生病了,我要去看看,你跟我一起啊。”

  张川改好后我们相处的还不错,他是谢晶晶的男友,或许将来还是老公,是一家人,我自然也是担心。

  第764章 徐渊

  “在哪里,严重吗,你才知道的,我跟你一起去。”我拽着她一起往下面走,走的脚步飞快,高跟鞋在楼梯里面咚咚的响。

  谢晶晶急的满头大汗,着急的说,“才知道,是急性阑尾炎,送医院去了,我没通知他家里人,我自己过去看看,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是小问题,可我之前得过的,我知道多严重,我担心啊。”

  阑尾炎是挺受罪的,尤其是急性的,能把人疼死,不过做了手术就好了,只是要看眼中到什么程度,开刀是肯定的了。

  “慢点,你别摔了,这边。”

  谢晶晶急的手心都冒汗,走路不稳。

  到了医院,问了一路才知道人已经推进去手术了,创伤不大,微创手术就能行,谢晶晶还是担心的跳脚。

  我帮她安排好了病房,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她急的就会转圈,我安抚了她好一会儿才能出来买生活用品,陪床是肯定,估计是要一个星期,谢晶晶肯定不会放心自己留在这里,我先提前给张川家里打了电话。

  接电话的是张川那个我从未见过面的妈妈,也是个被买来的可怜女人。

  不过张川家里拆迁过来后,家里得了不少的钱,老张死后家里也安生多了,张川父亲外出打工,家里只有他妈妈自己,生活条件上来,听说整日出去打牌,也算是安逸。

  可到底是对张川没感情的。

  她听说张川生病,只哦了一声,手里的麻将啪的一声扔进了桌子里面,说了句,“二筒。”电话就挂断了。

  我站在门口愣神,想到了以后的谢晶晶,这样的家庭,怕是要一地鸡毛了。

  张川家里人指望不上,那我就多抽点时间过来吧,这么想着,提了东西进门,又在走廊遇到了熟悉的身影。

  我不禁嘀咕,这一天三次遇到,真是不幸。

  本不想正面打招呼,却偏偏正面相遇,我又不能立刻戳瞎自己,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去说话。

  却不想,徐渊身边的小姑娘先娇滴滴是说话了,“老公这个人是谁,是不是你的老相好,我不吗,你说好的只爱我一个。”

  额?

  还真是我的不幸,我这算不算捉奸啊?

  我正不好意思的想直接当做没看到岔开走,那徐渊就说话了,“不,是我的一个妹妹,卓尔,去哪里啊,看到我不说话吗?”

  还真是脸皮厚,我姐姐那边不管他就随便了,当着我的面都不知道避讳了吗?

  这还没结婚就这样了,结婚后岂不是要直接领家里去了?真不明白我姐姐那是怎么想的,怎么就看上了这样的人?

  我皱眉看他一眼,再看那小姑娘,估计是才上大二的小姑娘吧,肯定超不过二十五,这就做了人家的情妇了,小年轻人还真是会玩。

  “徐渊,你这样不好吧?”

  我到底是绷不住心里的这份怨气的,直接问。

  他笑笑,“没什么不好的,你姐都不管我,也不给我,我就出来找了,不过她怀孕了,我带她来打胎,回头再换个。”

  那小姑娘一听,脸都绿了,当时就咆哮,“老公,你说什么?”

  还没结婚呢就叫老公了?

  “我说什么,你不是听到了?那你还是打胎不打了,你想生我就养着,可你跟我可没关系,但是你要想好了,以后你可是被孩子拴住了。”

  真是卑鄙,男人都是仗着这一点才会有恃无恐,利用女人的母爱,害了一个又一个,导致多少家庭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到头来妻子人老珠黄,转身踹翻,再搂着新媳妇过日子,孩子生了一箩筐,却没见付出多少父爱,才会早就一个又一个薄情的男人。

  我气不过,甩手给徐渊一个巴掌。

  声音不大,可力道不小,我的半个手臂都麻了。

  我以为那个小姑娘至少不高兴也该不吭声的,谁知道她像护着小母鸡的老母鸡,直接扑向我,要给这样的男人讨公道。

  我真是愚蠢,忘记了恋爱中的一些女人都是蠢货,尤其是她这种被吃的死死的小傻瓜。

  我后退几步,躲开她的手指头,徐渊一伸手将她拽开了,低吼,“给我老实点。”

  那小姑娘气的跺脚,满脸泪水的哼了一声,“老公,她打了你。”

  徐渊却不在乎的说,“我知道,用不着你管,先走开,别还没进手术台就被打掉了孩子,给我老实,还以为你多听话,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小姑娘大惊,泪水扑簌簌的往下流。

  这要是别人我或许还能继续帮她,可刚才她的举动已经叫我意识到了她是多么的愚蠢,我帮她都看不出来,那只能叫她自己吃这个亏了。

  我我看一眼徐渊,笑了,“说来我还要叫你一声姐夫的吧,今天的事情我是不是要告诉我姐姐呢?或者直接告诉我二叔呢?”

  我二叔最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了,就算姐姐要恨我,我也不想看着这样的人跟赵家有关系。

  哥哥姐姐都是高等教育的出色的人,我二叔二婶也是教师,家庭里面的气氛这么好,为什么偏要拉一个这样低等的人进来?

  从前我还以为站了外国人的血脉就至少会比我们大山里的人好一些,现在看来还真不如大山那些买卖人口的人,至少他们还知道有了媳妇后不出去找了。

  小动物还知道有了相伴的另一半都不会抛弃,何况是人呢,徐渊还不如一只狗。

  我鄙夷的瞪他,推开他靠近的肩头。

  他却笑眯眯的又靠近几分,问我,“你这是为赵家打抱不平?”

  我没吭声,是不是重要吗,只要这种人离我们赵家人远一点我就感恩戴德了。

  “卓尔,你可能不知道,我在外面找了不少于二十了,可你姐姐在乎过吗?”

  真是狗屁理由,就因为要试探我姐姐是不是在乎就可以随便找了?并且感情可不是拿来做试探的,他的脑回路还真是奇葩。

  我知道跟他说太多也无用,道理讲了一火车皮他也还是喜欢到处拈花惹草的混账东西,只希望他尽快的离开我姐姐,还给我姐姐一片清净。

  “徐渊,我姐姐那边怎么样我不管,你该管好你自己,这件事我卓尔既然看到了我就不能不管,你最好将这件事处理好,但凡是出了一点事,我都不会放过你,你该知道我卓尔不是好惹的。”

  徐渊一怔,脸色大变的望着我,刚才还能巧燕善变,此时却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