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73节

  第765章 他不值得你爱

  我看一眼那边站着的哽咽的小姑娘,警告她,“我姐姐是瑞士著名的珠宝设计师,并且已经跟他相处了三十多年,是青梅竹马,你这样的小姑娘不知道出现了多少个,你不过是他欺骗的众多女孩子中的一个,最后受伤害了也只是你自己,你小小年纪就不知道自爱,以后有的是你受的,你以为看他的皮囊就可以付出一切了,不要忘了,你出卖的可是自己的身体,打胎和生孩子都对你不好,你好好想想自己的想来,没了谁都一样活,但是你身边多了一个祸害可就是一辈子都完了,你大好前程,自己好好把握。”

  那小姑娘怯生的看着我,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做,慌了,哭的更伤心。

  我没经历过这个年纪该有的烦恼,我所有的记忆之中只有卓风,如果说我是不幸的,可我遇到了卓风就是我的幸运,都说这个年龄的小姑娘总会遇到一两个渣男,我确实没有遇到的,就算以后我也在卓风那里学到了如何分辨,不会叫自己受伤害。

  相信她走的弯路会很长,但此时的伤害是受定了。

  她张了张嘴,却说,“可我爱他。”

  我无力的吸口气,“爱是可以忘记的,他不值得你爱。”

  我最后撇一眼徐渊,鄙夷的哼了一声,甩手离开。

  张川已经手术出来,看样子还不错,就是脸色发白,看着我的时候还在开玩笑,“这大忙人亲自过来我面子真大。”

  谢晶晶笑嘻嘻的接过我手里的东西,回头嗔怪他,“都这样了还逗呢,老实点吧。”

  我笑笑,坐在了远处,看着张川,该是没问题了,可想到他家里的情况,也为张川感到不安,不管自己在外面受了多大的委屈,家里却没有温暖,这心多伤啊。

  我没说我给她妈妈打电话的事儿,跟谢晶晶商量了我们一起来照顾张川这件事,才敲定,就被张川给拒绝了。

  “我说你们当我是病秧子啊,我打球都是第一个,踢球也是进球最多的,打架我都不含糊,这点小刀口就能难住我了,放心好了,我没事,谁都不用来,饭菜我叫外卖,你们上课的上课,上班的上班,三天后拆了药线我就回学校,马上要实习了,我在新公司特别努力,拿了工资就还给卓尔。”

  到底是男人,这才是有担当的样子,可我不想他逞能,直接说,“那倒不用,你就照顾好我家谢晶晶吧,我们少来没问题,你自己真能行?”

  他呵呵一笑,拉着谢晶晶的手往怀里拽,“我说到做到,我什么时候叫你们受委屈了?”

  这倒是。

  如果张川不是有那么一段不好的过去,他如果出生在好家庭,肯定是我姐夫那样的好男儿。

  我满意的看着他,一点头,“那行,我跟晶晶就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出来后,谢晶晶还不放心的跟张川发微信,我看她甜蜜的样子就没说我的顾虑,可我还是侧面问了她,“晶晶,之前你们双方家长见面后,你家里人怎么说的?”

  谢晶晶愣了一下,脸色就不好了,“其实我爸妈不是很同意。”

  我就猜到了事情会是这样,皱眉看着她,心里也没底了。

  我的朋友不多,当初我没能照顾好安妮,失去她后我萎靡了很长时间,这会儿好起来了我终于意识到我要照顾我身边的所有人才能叫自己也过得安心,尤其是我的朋友。

  谢晶晶是我一路成长相伴的好闺蜜,她好了我才会更好。

  我不想她再走安妮的后路。

  可一想到她现在的男友张川,我就还是带着遗憾的。

  “晶晶,你去了解过张川的家庭吗?”

  她摇头,“他不叫我去,说家里就只有点破钱了,不过他都没花,他他爷爷走了后给他留了不少,足够在市内买一栋洋楼了,可他都没要,自己赚钱自己花,还给我零用钱,我看他特别累的,可他说不累,我问过他妈妈为什么不跟他联系,他就说没妈,我就再没问了。”

  双方家长都见面了,岂能还没妈妈,之前我还通了电话,那不是没妈,是张川也知道他妈妈对他的是没有感性的。

  一个被逼迫买卖而得到的家庭,生下了孩子,那个女人要多么心软才会珍惜被拖累的孩子?

  换做是我,未必都能做到呢。

  如果当初我没能从山里面逃脱,甚至给哑巴生了孩子,我或许都不会多看孩子一眼,并且更因为孩子拖累了我一生对孩子冷漠,如同哑巴妈是一样的。

  那样的女人其实也是可怜的。

  我无奈的摇头,真事儿还真挺难,好在张川对晶晶还不错,或许事情会转机呢。

  要知道,妈妈的位置就算不重要,也在家里举足轻重,如果他们结合后因为那个妈妈阻挠或者是添堵,岂不是成了第二个姨妈?那谢晶晶就是我啊。

  我倒抽口气,吓坏了自己,希望这都是我自己乱想。

  “晶晶,如果你发现张川对你不好了,一定要立刻分手,知道吗?”

  她怔了,满脸震惊的看着我。

  我以为她会鉴定的说好,却在沉默许久后一点头,“我知道,你别乱想,我没事的,他家庭的事情我都考虑过,我不是以前那个不叫你省心的傻瓜了,我知道轻重,你放心吧。”

  我放心下来,好在她是清醒的。

  到了学校没多久,姐姐打电话给我,听声音该是才哭过,她问我,“卓尔,是不是今天遇到了他。”

  她口中的他自然是徐渊了。

  我知道就算是有所隐瞒,她也是知道了这件事,所以还是直接说了吧。

  “姐,是的,我遇到了。”

  “他是不是身边带了个小姑娘去医院打胎?”

  这是多么坚硬的心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换做是我,我肯定就提了刀子杀过去了,岂能还能心平气和的说这些?

  “姐,能听我一句劝吗?”

  “卓尔,劝说没用,大道理我比你懂,可我放不下啊,你知道吗,我们在一起三十多年,怎么能说放手就放手呢?”

  可难道就因为这三十多年,就可以放纵他伤害自己吗?我无法理解,或许是真的因为伤痛不是在自己身上,所以无法感知什么叫痛吗?

  我吸口气,叫自己镇定下来,“姐,还是好好想想自己的以后,你被这样的一直拖累也不是办法,好歹你也有自己的生活要过啊,你至少要为了自己考虑,并且我二叔那边也担心不是?”

  她哽咽,半晌才说,“我知道,卓尔,你出来,陪我喝一杯。”

  见谢晶晶这边没事,我也提了包出去,打车到了她说的酒吧,才下车,就看到了徐渊。

  徐渊身边没别的人,我不知道是不是进去找我姐的,可我姐现在的样子,怕是不能想见他,我一想到今天徐渊的样子就作呕,立刻就飞奔了进去。

  第766章 你爸爸叫卓风

  酒吧还算安静,音乐声音不大,里面的人倒是不少。

  进去后,我找了一圈,问了吧台才知道我姐的位置,远远的,就看到了坐在里面的两个人。

  徐渊握着我姐的手,我姐只低头,偶尔在抹泪。

  不知道徐渊说什么好听的在求得我姐的原谅,可我实在是看不过去了,这个男人再好也不能要,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直接拍死算了,谁跟了他谁倒霉。

  我气不过,几步走过去,拉着我姐挡在身后,指着徐渊说,“你说什么花言巧语哄骗我姐,今天的事情我可是亲眼看到的。”

  徐渊一怔,盯着的我眼睛竟然发红,没回答我的问题,越过我看向我身后的我姐。

  我姐轻轻扯我的手,“卓尔,我们走。”

  徐渊却不依不饶,一把将她拉住,力气很大,我姐一个趔趄栽倒,我惊吓不小,眼瞧着她的高跟鞋在地上打滑,整个人扑了过去,“姐。”

  “咚,咣当!”

  我的脑袋撞在了地上,我姐的后背撞到了后面的玻璃桌子,徐渊的手背挡住了我姐的头,却没挡住她的后背,整个人跌进了玻璃桌子上面,伴随着一阵咔咔的声响,咣当巨响,桌子爆开,玻璃碎片散了一地。

  一只碎片擦着我的眼角飞了过去。

  这时候,一个黑影犹如闪电飞了过来。

  我没看清,就被一双手拽走了,抬头瞧清楚才知道是李哥。

  “先走。”

  李哥轻轻推我,我拉着才起来的姐姐往外面走,随后听到了李哥揍徐渊的声音,拳头跟锤子一样,砸下去就肯定是见了伤口的,只听一阵尖叫,李哥也冲了出来。!

  我们三人上了车子,姐姐担心我的脸,地区是伤口比较大,一直在流血。

  到了附近的医院进行了简单的清理,医生说应该会留下一条疤痕,叫我去买一些祛除瘢痕的药水用。

  之间我受伤药水用了不少,家里还有,也没当回事就直接回来了。

  到了家里姐姐一直过意不去的给我道歉,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徐渊。

  她跟徐渊家里是邻居,当年都在城西的四合院住着,后来拆迁就都搬出来了,但是房子还是在附近,上学放学都能遇到,虽然刘渊比她小,可那人聪明,五岁就上学了,我姐姐毕业后没多久他也参加工作,因为一次机会认识了当时的老板,做了股票,就发了财,这几年在外面混的还不错,可人却很风流,叫我姐一直伤心着。(!≈

  我听了个大概,也明白了我姐的想法,她是有心要分手的,今天也是奔着分手去的,要不是我过去,相信那个刘渊还用从前老法子哄骗她,惹得她心软分不开。

  我问她,“姐姐,那你现在想好了分手吗?”

  她看我一眼,笑了,“分,必须分,再不分开我的脑袋就真的是绿帽乌龟了。”

  这玩笑可不好笑,我垂头没吭声,希望她是真的想明白了。

  晚上我叫她在家里休息,晚上的时候睡在一起,她就问起了卓风。

  我顺手将床头柜子里面的相册翻出来给她看,介绍我心中的卓风。

  从前我怨恨过他,不过现在满心欢喜的都是对以后好日的向往,卓风在我的心中就是我完美无缺的人,我是说不出半个不好来的。

  姐姐看了一阵笑,最后定格的看着一张照片愣神,问我,“卓风是不是之前在乡下做过摄影?”

  我点头,“是啊,你怎么知道,是不是我姐夫的摄影作品在国外也很出名?”

  姐姐摇头,“不,这个人我见过,在乡下。恩,叫我想想……”

  她低头想了一会儿,一直摇头,“没想到,不过好熟悉,我之前在乡下走了很长时间,就是想找灵感,那时候是我的低谷期,刘渊出轨,我难过,想过分手的,之后我爸说出去走走会好一些,我就去了乡下看风景,见过的,可具体是哪里就不清楚了,我记得当时他在资助一个乡下的小姑娘,买了很多东西,当时校园里的孩子们都是初中生了,开玩笑的话以后嫁给他。”

  卓风之前是资助过很多贫困生,这是我知道的,不过还有这些事情啊,可我都不在乎了,我们现在已经结婚,那段往事也不算什么。

  “我好像知道一些,很有趣的吧?”

  姐姐低头又想了一会儿,摇头,“有点忘了,回头我想起来再跟你说吧。”

  她放下了相册也没睡着,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一宿,我也被搅的没睡好。

  早上起来,看着镜子中的一双青黑的双眼,我无奈的蹙眉,本想着先去学校,谢晶晶那给我打电话说去医院,张川不在了,我送走了姐姐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

  这会儿,卓风给我发微信说他上了飞机,那边的事情已经交给了手下人去查,先回来看我再过去。

  我回复他路上小心,就没了消息。

  到了医院,门诊处的一个小姐姐拉着一个孩子,小姑娘该有十九岁了,她的妈妈也很年轻,看着比我大不了多少,拉着我问了附近的门诊位置,我也不是很清楚,随手指给了一个护士就急忙跑开了。

  谢晶晶在病房里面急的团团转,看我过来拽我手不放开,“卓尔,我要急死了,他电话没拿,护士们说他自己出去了一早上都没回来,我要急死了,你说我要不要报警啊。”

  还真是感情深厚呢,这会儿就担心了要报警,那警察叔叔可忙死了。

  “晶晶,别急,我们出去看看,要不你给他家里打电话问问,或许是家里人来了一起出去了呢,多大的人了还能出事?”

  “不是啊,我就是担心啊,之前他妈妈来过的,说是没钱了打牌,两个人还吵了一架,我担心张川气不过气的跑回家去了,才手术结束再闹起来,那手术不就白做了?”

  原来是这样,可担心也不能解决问题。

  “我们现在出去找找,你别急。”

  我叫李哥在外面找,我们就在病房等,没多会儿,张川被李哥背回来了。

  果不其然,张川这是回家吵架去了,脸色还雪白雪白的。

  谢晶晶急的大哭,跑出去找医生,都说了没事还是哭的没完。

  张川一直皱眉道歉,见到谢晶晶终于点头了才舒口气。

  这会儿,有人来敲门。

  “不好意思,我妈妈眼睛看不到,我不认识字,我不知道怎么出去了,姐姐,你能帮我带出去吗?”

  那小姑娘可爱的很,比较矮小,眼睛很好看,白白净净的,瞧着就喜欢。

  我点点头,多注意看了她妈妈一会儿就送她们出来到门口,谢晶晶也跟着出来,说是要去张川家里看看,我叫李哥送她,打算直接在病房等,那眼盲的女人就说,“女儿,我们来医院为什么不通知你爸爸?你爸爸叫卓风,是这里的有钱人,你去给他打电话。”

  我心猛然一跳,脚步不稳,身子跟着抖了三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