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节

  第4章 他的女朋友

  可我实在太害怕了,已经浑身无力,四肢乱颤。

  他急了,蹲下身,拍拍自己的后背,对我说,“我背你!”

  我坐在草地上仰头瞧着他,那高大的身子蹲下来的时候就好像一座山。

  他见我没动弹,竟然上前一把将我打横抱了起来,我的双颊一片火热,这份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羞臊惊的心口一阵狂跳。

  我紧张的问他,“你的包都不要了吗?刚才没拿上啊。”

  他笑笑,对我说,“丢不了,现在还是你比较重要。”

  他的笑容温暖的就好像此时渐渐攀升上来的太阳,晒在身上温暖的不得了。

  太阳照到头顶上的时候,他接了一通电话,跟着对我说,“车子来了,我们马上就可以安全的离开这里了。”

  离开的时候,阳光正好,微风阵阵,吹在山间的小道上,那一丛丛的青草随着风儿摆动着腰身,就好像一个个正在对着我们招手的俏佳人。往常我从没有注意过这样的风景其实也很美。

  那是因为,从前这样的风景里面没有卓风。

  我在他的身边睡着了,睡的异常的香,路上失去了多少烂漫的风景和城市的繁华我都没有看到。

  到了地方的时候,我犹如在梦中,只痴痴的瞧着,说不出话。

  他身后高大的房子,像宫殿一样繁华。

  我从车里面下来,都有些不敢下脚,怕脏了比我身上还要干净的地面。

  他却毫不在意的拉着我的手腕,慢慢的往前走。

  此时,门口出现了一个女人。

  她穿着艳丽颜色的裙子,嘴唇涂抹的更加鲜艳,脸上的笑容就好像盛开在天上的锦绣山花,可在见到我的时候瞬间碎裂成尘。

  “你……这个小姑娘是谁啊?”她的语速很快,噼里啪啦的就好像落在盘子里面的豆子。

  我紧张的搓着手,低头瞧着我脚上穿着的破烂的花布鞋,头不敢抬。

  卓风拉着她往边上走,低声耳语,女儿脸上神情瞬息万变。

  我知道,他们在说我的事情。

  我的心提在喉咙口,我担心她要赶我走。

  因为我看到了她眼中的厌恶。

  女人安静了一会儿,低头没吭声,自己进去了,卓风笑着朝我走来,对我温柔的说,“我们到家了,进来吧!”

  我怯怯的不敢动,他的手却很暖,很坚定。

  进去后,我局促的站在门口,主动脱了脚上的脏鞋子,可脚丫子更脏,爬了一晚上的山路,里面全都是灰尘,出了汗,那脚丫子就成你脚。真狼狈!

  卓风却只笑笑,叫来了一个年级大的阿姨照顾我,阿姨带着我去了楼上,帮我放了洗澡水,告诉我洗好了叫她。

  我在偌大的池子里面洗了又洗,不敢搓身上的灰,怕脏了这个大池子,可是不搓又觉得身上太脏了,人家会嫌弃,磨蹭了很久还是阿姨绑着我洗好,她又给了我干净的衣服,拉着我下楼。

  那个那人就坐在楼下,看的出来,她心情很不好。

  卓风不在,房间里面安静的厉害,我有些怕。

  坐下后,我一直埋头。

  过了很久,女人突然叹了口气,对我说,“以后你就是我妹妹,你叫我姐姐,我们可以收养你,但是有一个条件……”

  她的话没说完,抬头看着我。

  我微微皱眉,心又开始碰碰乱跳,怯声问,“是要把我送回去吗?”

  她又叹了口气,好像很沉重,跟着又沉默起来,皱眉,“你现在还小,不能做那些,等你十八了再做。”

  我有些不明白,好奇的瞧着她,突然觉得她的美丽很冰冷,看起来叫人徒增冰霜,我胆战心惊。

  她又说,“我身体不好,不能怀孕,你来生。”

  代孕?

  第5章 你不爱我

  任由此时我的小脑袋还想不明白这里面的盘根错节,可我知道,诱惑的背后,我是没有任何退路的。

  毫无疑问,我答应了。

  姐姐叫徐娇娇,是卓风的大学同学,两个人已经恋爱七年。

  七年啊,那该很漫长吧!

  我胡思乱想着,浑浑噩噩着。

  一晃,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七天。

  卓风很忙,自送我回来后我几乎看不到他。

  这天,卓风依旧回来的更晚,姐姐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面吸烟,等卓风回来了她才上楼。我就蹲坐在房间的的地板上听着脚步的声音,一声一声,好像敲击在我心口上的锤子,紧张不已。

  我将房门开了一条缝……

  意外的,对面的房间房门半掩,里面亮着灯。

  暧昧的粉红色房间里面到处都飘散着酒气,似乎周遭的空气也醉了一般。

  徐娇娇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抚摸上卓风高挺的鼻梁,就好像贪婪的得到了一件宝贝,轻柔的动作不想惊醒已经熟睡的人。

  火热随着带有魔力的手慢慢的撩拨下去,顺着高挺的鼻子落在红润的薄唇之上,就算是睡着,唇角仍旧上翘。

  徐娇娇也微微笑着,尽管因为酒醉双眼迷离,可觉得这张她已经盼望了很久的薄唇终究会在自己的唇畔之下,她迫不及待的落了下去。

  不想,卓风醒了,并且一把将她掀翻,有些踉跄的站起身,使劲的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床上趴着的一丝不挂的她。

  半晌,他才回过神来,走过去……

  我腾的吓的脸都白了,刚才,我看到了什么?可我依旧没有将目光移开,甚至对上徐娇娇的脸,她明明看到我了,却只将目光淡淡的从我的脸上扫过,继续摆出妩媚的姿势。

  卓风一伸手,白被子铺盖在了她肩头。

  我松口气。

  她惊愕的抬头,瞧着他,吃惊的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卓风无奈的深吸一口气,将地上脱下来的零散的衣服捡起来递给她,“我喝多了,很累,你回去睡吧!”

  “卓风!”徐娇娇有些生气的大叫。

  “你不想回去睡的话……我,就回公司了!”徐娇娇激动的从床上走下来,几步走到了他的跟前,一把将自己身上的被子扯下,“卓风,你看清楚,我是徐娇娇,是需要男人的徐娇娇,是你的女人,我们恋爱七年了,我们该结婚了,自从发现我不能生育开始你就开始疏离我,你到底想怎么样?”

  卓风固执的将她脱下来的被子再一次盖上,转头就要走。徐娇娇一把将他拉住,大叫,“你不爱我,不要我,是不是早就爱隔壁那个婊子?”

  卓风一怔,转头看向她,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你胡说什么?”

  “呵呵,我说的很清楚,你听到了。你们早就认识,关系不一般,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我不敢相信的捂着胸口,婊子的字眼就好像是锤子一次次重重敲打在胸口。

  我慌了手脚,起身开了房门,站在他们跟前。

  卓风浑身一震,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我张了张嘴想要辩解我不是婊子,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你,你都……”卓风不敢相信的望着我。

  我慌乱的摇头,泪水也流下来,不顾一切的冲出去。

  大雨漂泊,雷声阵阵,黑漆漆的街道上勉强被昏黄的路灯照耀出一丝幽暗的光。

  雨水顺着脸颊往下落,干涩的眼睛中也不断的流出伤心的热泪,脑海之中全都是姐姐的声音,叫我倍感无助。

  远处,卓风的声音透过厚厚的雨雾传过来。

  卓风找到我的时候我正无助的蹲坐在墙角大哭,他从车子上下来,手里举着黑色的雨伞,手中的手电发出一条笔直的黄色光线,照亮了我的脚边。

  他蹲下身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脊背,低沉的声音透过头顶上雨珠子落下来,尤为的叫人安心。

  “我带你去别的地方住一晚吧,先暂时不要回去了,她最贱一直情绪不是很好,其实跟你没关系,别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