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7节

  第72章 我叫大妞

  我的心骤然一痛,好像被人用无数根针刺穿了一样,痛的我走路都有些踉跄。

  我几乎是逃跑着离开,将房门咚一声关紧,彻底的隔开了我跟卓风的世界。

  阿姨坐在沙发上看着我,一脸愁容。

  房间门口的管家叔叔看着我,也是一脸的悲伤。

  他们都是大人,是过来人,自然懂得我的心情,也懂得我对卓风的心,可只有卓风不会同情我,心疼我。

  我不想叫他们看穿我最后的一点点坚强,勉强在泪水中挤出一丝微笑,对他们说,“我上楼继续睡觉去了。”

  本来以为睡不着,不想这一觉睡到了天黑。

  看着时间和放在床边上的牛奶,估计是阿姨来看过我的。

  我端着牛奶喝一口,有些甜,阿姨一直都知道我的口味的,我仰头喝光,搬来电脑,继续在网上搜寻我需要用的数学习题。

  从前有姐夫帮着我手抄习题,或者亲自指导,可现在我只有自己。

  顾程峰告诉我说网上的资料很广泛,搜一搜就出来了,还有很多可以迅速解题的地方,我搜到了一个网站,里面都是各种大学生或者是高中对数学有兴趣的同学,自主的算一些习题,热心而又负责。

  我在最角落的地方认识了一个经常在论坛里面闲逛的人,网名叫咖啡豆儿。

  对方不知道是男是女,看语气该是个乖巧的小男生,他帮我算了一道数学题后问我是否看懂了,不懂可以继续问他,我加了他的微信,之后关上电脑,直接睡觉。

  凌晨,顾程峰习惯性的问候我早安,跟着就发了一张自拍,是他穿着西装坐在车子后面的帅气样子,不过已经是昨天的了,我们之间的时差真的是个世界性难题。

  他特意等我起来发给我,说了没两句话就没了影子,估计是睡着了。

  我洗漱好抱着书本先去了学校报道。

  不想,在学校门口看到了卓风。

  他的车子我最是熟悉了,司机叔叔习惯性的将半只手臂放在车窗外面等人,嘴里面叼着香烟,看到我的时候冲我含糊不清的招收,我本不想过去,可司机叔叔对我没仇没怨的,我不能不过去问好。

  我跑过去,故意没去看车里面,直接对司机叔叔说,“叔叔,我老远就看到你了,今天我报道,报了名就出来的。”

  “恩,上车再说。”

  我看一眼车里面不吭声的卓风,犹豫了。

  司机叔叔轻轻推我,“上来,早上吃的什么?卓总没吃饭呢,等你一起吃。”

  我早上吃了阿姨和管家叔叔做的皮蛋瘦肉粥,一点都不饿,我直接拒绝,“叔叔,我吃过了,我要进学校了,你快去吃饭吧!”

  我摆手扭头就要走。

  卓风大声喊我的名字。

  我不得不停下脚步,站着没动,可我的后背好像也涨了一双眼睛,看着他从车子上下来,一点点的朝我走过来。

  他的手还是那么温热,轻轻握着我,拉我往车子方向走,我几乎是被拖过去的,不情愿的跟上。

  “闹什么脾气?”他无奈的语气问我。

  肩并肩坐在车内后座,我故意与他离开一段距离。

  我没回答他的话。

  这是闹脾气吗,我这是伤心了,我想离开他,难道他看不出来?

  “李妍的事情我知道了,不是你的错。阿姨在你那里也挺好,在家里事情多。”

  是伺候的人多吧?

  李家父母加上李思念和李妍,是不是还有李家的什么亲戚都来了?我的房间呢?是不是李妍住着?

  哼!

  我横他一眼,还是没吭声,反正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继续说,“在顾程峰那里住不是长久之计,阿姨的伤好了就回来。”

  回去做什么,与阿姨一起伺候李家人,还是继续受李妍的欺负?

  我可不会继续被受欺负了,我也是有脾气的人。

  我仍旧没搭理他。

  卓风也陷入了沉默,先是叹了口气,跟着转头看我,一伸手,抓着我肩头将我他怀里送,我惊得心开始砰砰乱跳。

  我现在很排斥他这个样子,是真的排斥。

  不想,他扣着我的后脑勺,声音有些闷闷的,从我头顶上传来,“你就是脾气倔,李妍这件事忍一忍就过去了。”

  凭什么要我忍?

  难道一定要吃亏的人就是我吗?

  我忍够了。

  我生气的将他推开,瞪着他,“卓风,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也有脾气的。我不是倔,那件事本来就是她不对,她就是诚心惹事。她可以伤害我,却不能伤害阿姨。阿姨是无辜的,凭什么要忍?这件事你以为可以算了,我却认为不可以。你想叫我忍,我做不到。你可以顾忌李家的面子,可我不行。她们跟我没关系,尤其是那个李妍。”

  如果徐娇娇的死跟李思念有关系,这一家都是罪魁祸首,李思念当时为什么要给卓风打电话,为什么?肯定有理由。

  李妍欺负我就罢了,还想欺负阿姨,绝对不可能。

  卓风不帮着我说话可以理解,他是李思念的丈夫是李家的女婿,可那个李家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我生气的推开车门跑下车,头也不回的进了学校。

  我本来就来得早,学校还没什么人,报道完了直接去了教室坐着。

  其实按照正常年纪我现在就应该考大学了,可因为我上学晚,所以比平常的孩子大一岁,不过在这里,我仍旧是被欺负的那一个。之前以为有姐夫帮我,现在连我最坚强的后盾也没有。他不是我的姐夫了,是李妍的姐夫。

  我趴在桌子上想大哭一场,却一颗泪都没有。

  只是心里难过,很痛,好似被人硬生生抓出来仍在地上踩碎的那种。

  此时,微信响了。

  我以为是顾程峰,还在嘀咕他怎么不睡觉,不想,是那个在网上认识的解题高手。

  他发给我的是一些习题册子的名字,其中有一本卓风那里有,我都看了好几遍,其余的都是一些新的书籍。

  他告诉我,“这些对你的考试有帮助。”

  我要参加高数竞赛,现在做的习题都是竞赛才会用到的习题,他数学那么厉害,肯定知道的。

  我对陌生人话本就不多,所以只发了一个表情过去表示感谢。

  不想,他的话题却很多。

  问我是不是大一新生,我说不是。问我是不是对数学很感兴趣。

  我想了想,说,“或许是吧,就是能在数学习题里面找到乐趣。”

  他发了一个卡通表情,跟着问我,“我的名字就是微信名字,叫肖恩,你呢?可爱村姑?”

  我的微信名字是顾程峰给我改的,他总说我穿戴像村姑,但是很可爱,我也没去改动过,我回复他,“我才高三,我叫……”犹豫了再犹豫,我发过去我的名字,“大妞。”

  第73章 我是外人

  卓尔这个名字已经不再重要,我想。

  肖恩发了段语音,带着笑声,“很有趣,现在还有姓大的人哦,不过没关系,相信你会主动告诉我你的名字的,我已经把你给我的数学题解开了,发到你的论坛邮箱,有时间再聊,我去上课了,拜拜,大妞妹子。”

  回去后,我果真在论坛上看到了他的解题步骤,每一步都很详细的记录了过程和要点,这和我最开始想的思路有很大的不同。

  不过,我喜欢他的解题思路,比卓风的那种要一针见血,好似我的讲题老师,知道我不明白的地方在哪里。

  我将习题最后看一遍,去找了老师。

  老师要给我报名参加考试了,之前是初试,我的成绩一般,在中下游,老师说只要进了前五十就可以,我正好在四十九,说实话,我还是挺没自信的。

  老师看着我的时候满脸堆笑,问我是不是习题都看了,我只好点头。那本习题已经染了墨汁,现在全都是卓风手抄给我的版本了。

  她告诉我已经替我报名,报名费用是她出的,只要我能考出个好成绩来还会请我吃饭,单方面的给我买礼物,我婉拒。

  老师叫我别有压力,又给了我本书,才叫我走。

  我没急着回顾程峰家里,而是去了图书馆。

  翻看着老师给我的书本,看的津津有味。

  期间卓风给我发了两条微信,问我要不要中午一起吃个饭,他想跟我谈一谈。

  我没搭理他,他又发来一张蛋糕的照片,之后问我,“新做出来的,你肯定喜欢。”

  碍于吃的诱惑,我还是去了。

  约见在我们学校附近的地方,他似乎来的很早,坐在咖啡厅里面,已经点好了糕点和冷饮,我坐过去,他就将冷饮送我跟前,之后问我,“现在可以喝凉的吧,我记得日子已经过了。”

  我的月经是过了,不过还是不想喝凉的,我将凉的果汁拿走,端着常温的牛奶喝。

  他看我一眼,继续问我,“你最近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误会吗?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他才对。

  我没吭声,喝了一大口牛奶之后开始吃蛋糕,对于我们之间,我现在觉得很累,不想说什么了,他想怎么样我拦不住,想做什么我也插不上手。

  我是外人。

  “卓尔,李妍的事情我已经查清楚,这件事的确不怪你。可你该懂得,她是客人,我们作为主人应该给客人相应的礼貌,并且是你先动动手,你觉得应该吗?”

  是啊,我不应该,我应该不出现不回来,就好像现在一样,我不在那个家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我用勺子挖了很大一块布丁吃,不理会他屁话。

  他无奈的深吸一口气,轻轻蹙眉,继续说,“卓尔,你不是不懂事的孩子。”

  我挑眉看他,“卓风,我不是孩子了,你觉得已经二十岁的我还是孩子吗?”

  他怔住,脸色极为难看。

  我继续说,“卓风,我在你这里生活了四年,你不知道我是什么脾气吗?当时你打电话质问我之前,是否想过这件事,事出有因呢?我知道她是客人,可我呢,我就不是客人了吗?我的确叫卓尔,可我也叫大妞。”

  我在提醒她我的身份,我是外人,是外人。

  这是这一辈子都无法更改的事实。

  我不顾卓风有些怒气的脸,继续说,“卓风,我知道这件事不能全怪李妍,可你该知道,李妍是什么人,她跟她姐姐都是有心计的人,就连顾程峰都知道提醒我别着了她们的道,你却不知道吗?她李妍这一次过去不就是摆明了要激怒我?我可以忍,可我不想看着她欺负阿姨不吭声。原来娇娇姐在的时候阿姨就不会说什么,那是因为娇娇姐没恶意。可是李妍不一样,她就是诚心的。卓风,你不知道吗?不,你都知道,你全都知道,包括娇娇姐是怎么死的,还有很多我不能理解的事情你都知道,可你却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娇娇姐死还不到一年,你以为你立了个墓碑就可以将娇娇姐交代了吗?永远不会!”

  啪嗒一声,我将手里的勺子排在桌面上,怒瞪着他。

  卓风亦是气喘吁吁,怒瞪着我。

  良久,他伸出手,那只手就要拍我脸上。

  我的心痛的犹如被撕裂,我起身,直接往他跟前伸,“你如今也舍得动手打我了吗?”

  他浑身一怔,手僵在半空,很是诧异的看着我有看看自己的手,却迟迟都没有动。

  我大口呼吸,等待着他的巴掌,那一定很痛,比娇娇姐和娇娇的妈妈打我的脸上还要痛。

  我宁愿挨着,才会彻底的撇开卓风在我心里上的位子。

  他颤抖着手臂,很是泄气的放下,有些粗哑的嗓音,“卓尔,我,我没想打你,我只是……”

  当我眼瞎吗?

  “卓风,我心里瞎了,可我眼睛不瞎。”

  我抓起书包,拿出几张红色钞票,放在桌面上,“算我请你的,欠你的我会还。”

  身后,传来他的咆哮,“卓尔!”

  我不叫卓尔,我叫大妞。

  从此以后,都只叫大妞。

  闹了一肚子气,我独坐在公园的一角哭的泪眼婆娑,等我缓过来,天都有些黑了。

  分辨了一下方向,直接往顾程峰家里走。

  顾程峰的电话都快报打爆也没找到我,最后打到了家里,原来我的电话没电,我一直都没注意看。

  接过顾程峰的电话,我听到他在电话里面的咆哮,“你去哪里了?多叫我担心,电话以后给我二十四小时开机,知道不知道?我差一点就飞过去找你,你要是出事,我也不活了。”

  我顿时大哭,咧着嘴巴哭的像个不懂事的孩子,“顾程峰……”

  他在那边却安静下来,跟着对我大喊,“别哭了,草,老子现在就过去找你,给我等着。”

  顾程峰果真来了,在隔天晚上,我才放学,就看到他吊儿郎当的叼着香烟手插裤兜的依靠在冰蓝色的跑车旁边,引得多少女人尖叫,可他的眼睛里面只有我。

  他冲我撑开双臂,笑着迎接我过去。

  我迟疑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死女人,担心我了,还好你没事。”

  我躲在他怀里,闻着他身上的味道,有些温暖,“顾程峰,你真不懂事,公司不要了?”

  他嘿嘿的笑,“要,没公司拿什么供你上学啊,你也我要,就是暂时想你了,过来看看。”

  他拉我上车,车子拐过街头。

  不想,卓风的车子也停在这里。

  车窗子放下来,顾程峰笑着跟他打招呼,“卓哥,你来看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