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74节

  第767章 我叫卓萍

  卓风的名字不是很平常的吧,有钱的卓风好像也不多,这是我多想了还是我听错了?

  我缓了口气,故作镇定的问那个小姑娘,“你妈妈刚才说什么?你们的父亲叫卓风吗?住在附近还是什么?”

  那小姑娘笑了,好听的声音就像一只正在欢唱的百灵鸟,满脸的喜色,“是啊,爸爸叫卓风,我叫卓萍,不过我没见过我爸爸,我妈妈整天说来相认,我不想认他,他是有钱人,现在好像在国外,不在这里了,我也找不到他。啊,我舅舅来接我们了,我们走了啊,姐姐再见,谢谢姐姐给我们带路。”

  小姑娘牵着盲女人的手,跟着远处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打招呼,小跑着离开了。

  我却站在原地僵成了一块木头。

  这是巧合吗?

  卓风的确在国外,可不是找不到的,不过想见到他还真是挺难,客户约见还需要提前预约,就包括我现在见到他也需要一两天时间。

  卓风,你是她们口中的那个父亲吗?

  或许是我多想了?

  卓风可不是不负责的人,并且当时在乡下资助的学生他都没见过,甚至有的人连名字都不知道是他。

  我深吸口气,想叫自己镇定下来,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紧张的浑身冒汗了,风吹来,拍打在我身上,一阵凉。

  卓风是两天后回来的,这件事我还是惦记着的,可不能直接就问他,平白无故在大街上听到的同名同姓我就要怀疑是卓风,岂不是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并且人名一样的太多了,或许是很多相似之处呢?

  他抱着我,低头跟我说,“国外的事情忙的我透不过起来,好在问题不大,已经叫人去处理了,腾出时间回来一趟,相约二叔一起吃个饭,你来约还是我来约?卓尔,卓尔?”

  “……啊,啊?叫我?”

  我还在神游,这件事不知道怎么的,就一直放在心里,越想越是叫我自己难过。

  他捧我脸仔细的瞧,担忧的蹙眉问,“怎么了?”

  我怔了怔,摇头说,“没事,就是在想公司的事儿,你刚才说什么?”我刚才真的没听到他说什么的。

  “恩,累了就休息两天,公司现在不是已经没事了,冯飞那边也不忙了,你叫他回来就是,别累着自己。我说约你二叔一起吃饭,可以吗?”

  我尴尬的笑笑,不禁懊恼,一个对我如此重要的男人我为什么要怀疑他,不过是路人的一个巧遇,我可真是多疑的蠢货。

  “好好好,要不……把阿姨也叫来吧,卓不凡不是最近也回国了吗,两家人一起吃个便饭总归是好的。”

  卓风犹豫了一会儿,也答应了。

  说到阿姨,听说最近有点身体不舒服,卓风一直都没回去,只偶尔跟卓不凡联系。

  那个家自从卓振东死后,阿姨还想拆散我们,卓风叫卓家彻底破产并且脱离了关系,这一系列的事情后卓风再没回去过了,这么算了,也有好几年了。

  卓振东我痛恨他,可人都没了,且还是卓风的父亲,于是我又说,“姐夫,有时间去看看爸爸吧。”

  相信,卓振东不喜欢我叫他爸爸的,可我还是必须要叫的,他是卓风的父亲啊。

  卓风愣了一下,笑了,“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阿姨那边……我想办法吧。”

  听他这意思,该是不好见到。

  阿姨当年恨我入骨,背后撺掇卓振东对付我们,可是多少卑鄙的手段都用了,现在落寞,估计也知道了自己见面的尴尬,岂能还有面子坐在一起吃饭?

  “卓尔。”

  “恩?”卓风又拉住,轻轻一扯,闷着我的后脑勺将我扣在怀里。

  我愣了一瞬,惊愕的从他的胸口里抬起头来看他,他好像很难过,该是想起了从前事情。

  当年,我们都还年轻,疯狂过,苦涩过,可都过来了,如今想来,那时候的我们都坚持还真是叫人敬佩,幸好,我们没分开,不然真对不起当年的坚持。

  “老公,我只知道你心里苦,我不恨爸爸。”

  他叹口气,“过去了,不提了,先休息吧。”

  我点点头,跟着他一起上楼。

  尽管他什么都没有说,可我也能感觉得到,他的心里是多么的悲痛。

  当时他同时失去了我和自己的父亲,该如何面对的?换做是我,怕是早就崩溃了。

  好在,我们现在在一起,我握他的手更牢,感受着手心上的温度,有他在,真好。

  之前的怀疑,真是不应该。

  我该趁早改掉胡乱猜疑的毛病,这个多疑的性子实在不好。

  如此想,心情好了不少。

  两天后,二叔给我提前打电话,高兴地说已经到了,卓风提前就到了,而我还在公司加班,临时的一个事情压得我无比焦急,眼看时间来不及了我不得不将全部的事情推开直接往酒店赶。

  之所以紧张是因为阿姨带着卓不凡真的来了。

  头一次家里人正式的见面,也是这辈子我最值得骄傲的一天。

  我是有家人的人,并且可以被认同的人。

  从前不知道,我也可以被阿姨另眼相看。

  阿姨见我进门,她主动跟我热情的打招呼,叫我进去后拉着我的手坐在他旁边。

  我局促不安,不知所措,一顿饭下来,我只听她反复的叫我儿媳妇,说的我心花怒放。

  这顿饭吃的真开心,好似梦一样。

  饭局结束的时候,阿姨拉着我给了我一件礼物,并且问我,“找到妈妈了吗?”

  我失落的摇头,“还没有消息。”

  她呵呵笑,脸上的皱纹多了很多,苍老的她眼神却依旧是发亮的,穿着得体的衣服,就算她没了身家可卓风也没亏待了她,每个月的生活费足有十几万,也够她的开销了。

  她很是语重心长的说,“慢慢找,不用急,总会找到的,你跟卓风结婚真是令我以外,不过现在好了,你们幸福我就开心了,呵呵……”

  是吗?真的开心吗?是因为我有了家人开心还是因为我呢?

  我无力的吸口气,不禁猜想,如果我二叔是个苦命的贫穷人,她是否还会如此?

  看着她离开,卓不凡也最后看了我一眼上了车子,卓风站我身边低声对我说,“她回去了,卓不凡一会儿会去家里,我们再喝一杯。”

  我说,“好,我先送二叔他们。”

  第768章 相片

  二叔笑呵呵出来,他高兴,喝多了几杯,人已经送上了车子,哥哥因为时差颠倒,几口酒就困的早早离开了,姐姐反倒最后一个出来,看到我们站一起,偷偷的拉我手往旁边走,给了我一个小袋子,“回去自己偷偷的看,记住了?”

  我笑笑,“好,什么好东西啊,还不给我老公分享?”

  “恩,好东西,回去自己看,我走了啊,看完了给我打电话。”

  回来的时候已经深夜了,卓不凡早早的就在家里等了,自己开了酒先喝,我跟他打了个照面也上了楼,洗了澡出来,看着我随手放在桌子上的小袋子,才想来姐姐的关照。

  里面是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盒子里面放了一些相片,有家里人的也有我的……

  我的?

  我好奇的一张张看下来,看到最后,竟看到了卓风,而他身边站着另外一个小女生。

  其实照片很普通,但颜色上看已经很久远了,该是十几年前的东西,他身边的女人年龄不大,估计也就十七八的样子,身上穿着校服,是以前很流行的蓝色白条的校服,宽大而没有形状。

  卓风微笑着摆弄相机,那个女孩子就站在他身边,像极了崇拜某位大明星一样的高兴。

  但令我惊讶的不是那个女孩子的惊喜,而是她那张脸,之前我见过的,那个眼盲的女人,她眼角上的红痣怕是没有多少人会有,依旧是长发,只是现在的她,苍老了很多。

  我心跳如雷,不敢相信的盯着照脸看了又看,浑身发抖。

  照片背面是日期,时间是在十一年前,那时候我还没出现在卓风的生活里,而他的生活里面已经有了这个女人。

  那么,之前站在眼盲女身边的小姑娘真是卓风的女儿?

  我茫然摇头,颤抖着将相片放下。

  楼下是卓不凡和卓风两兄弟的说话声,低沉之中带着几分愉悦,不知道说到了哪里,正开心的哈哈大笑。

  而我却沉浸在这样的惊愕中不能自拔。

  镇定了一会儿,我才想起来打电话给姐姐。

  她那边很久才接听,声音有些嘈杂,不时的传来一个男人的低吼。

  “你给我下来,我不跟你分手……”

  我猜测,该是徐渊。

  过了一会儿,姐姐该是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跟我讲电话,环境安静下来,也传来了她镇定的说话声,她先是吸口气,才说,“刘渊在我楼下闹,我灯都没开,装作没在家,看了照片了?”

  我恩了一声,还是担心她出事,没急着问照片的事情,“姐姐,没事吧,要不要我过去看看?徐渊是不是喝酒了,听声音不大对。”

  “没关系,他闹不起来,楼下的门锁着呢,咱们说你的事儿。”

  我紧张不已,捂着胸口大口呼吸,浑身都在颤抖,耳边都是嗡鸣,我期盼我听到的不是我所想的那样。

  她说,“准备好了?我要说了。”

  我更加紧张,就像有人拿着刀子正架在我的脖子上,我等待的就是死刑,并且已经没有了可以回旋的余地。

  “姐姐,我,我……我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姐姐呼了口气,才说,“别乱想,其实有些事情我知道的也不多,我只说我确定的。首先,那些照片都是我的私藏,之前我也喜欢摆弄相机,之前遇到过卓风的摄影团队很多次,所有打过照面,只是时间太久了,并且那段时间我的心思也没放在摄影上,只是想出去散心,当时卓风是团队队长,技术很好,人也很好,我回忆了很久才想起来,他当时是特意带着团队去的那里,因为一整个小学都是他资助的,后面的学校就是他出资建造。”

  我颤抖着手再一次拿出照片,看着卓风和那个女孩子身后的学校建筑,该是在搞建造成功的开幕式。

  “当天我记得是开幕式,我觉得好玩就去看了看,随性的一个司机帮我拍了很多照片,就有这一张。”

  我嗯了一声,再没了勇气追问什么,我没告诉我姐姐我遇到了这个女人,并且已经有了一个十几岁的女儿,甚至还说卓风是她的父亲。

  我只绷着心底最后一点镇定紧握着电话,听着姐姐继续说。

  “之后我昨天翻找东西的时候才知道我当时的相机不是丢了,是跟卓风的相机弄错了,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会有这么多你的照片了,其实卓风早在接你进城之间就知道有你,只是多半是偷拍。再有……卓尔,我昨天想起来这件事之后还以为我会记错,于是问了当时的司机,他说卓风当时跟相片里面的那个女孩子关系不一般,后来司机帮我去找我的相机的时候还听说那个女孩子为了卓风闹自杀,甚至还有了孩子,至于是否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虽然说你们现在已经结婚了,并且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可我还想你做好心理准备,如果真的有一天冒出一个孩子管卓风叫父亲,你要准备好。”

  嗡,不知道为什么东西爆炸了,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咣当,我失手,电话落在了地上,不敢相信的后撤,撞在了身后的床上,歪着身子倒了下去。

  脑袋砸在床上,有些软,有些蒙,眼前黑了又黑。

  电话里面传来了姐姐的叫嚷,跟着电话挂断,她再一次打进来,我才颤抖着手去将地上的电话捡起来。

  不想,脸上一片凉,顺着脸颊往下流。

  这个事情犹如晴天霹雳,叫我浑身战栗。

  如果是真的,那卓风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处理好,孩子那么大了他真的不知道吗?如果是知道的,那要瞒着我倒是么时候?如果是误会,可那个眼盲的女人当时为什么要那么说?瞧的出来,她的精神状态也不大好,可她的女儿教的很好。

  她说没上过学,足见卓风是没有对儿母女深处过援手,甚至都不知道她们的存在。

  什么啊,为什么?

  我倒抽口气,始终无法叫自己镇定下来。

  姐姐在电话里面劝说了我很久,我无法听进去半个字。

  只抽噎着问她,“姐姐,你能把那个司机的联系方式给我吗,还有具体地址,我要亲自去查。”

  “好。对了,哎!不好了,徐渊砸了门,我去看看,回头我发给你。”

  电话没了声音,我的心也彻底的被吊了起来。

  我呆呆的坐在床上很久都没回过身来,楼下的笑声传来,惊得我浑身一跳。

  我抹掉泪水,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姐姐那边自己住,刘渊去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二叔喝醉了,哥哥也在酒店倒时差,我必须亲自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