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77节

  第776章 我自愿的

  她跟我打了声招呼,直接说,“我们查到了这个,是当时的相关报道的视频,还是黑白的呢,有点不清楚,不过可以恢复。还有这个,肖总,您看看。”

  我接过来,把视频递给了黑客,自己则翻看着资料。

  都是一些报纸剪切,这件事报道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半个本子的报纸都保存着,但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她继续说,“就是说的很含蓄,但是这里面说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消息,说是这个金主家是有钱的人公子哥,并且是个多才多艺的大帅哥,家里做的是地产生意,那时候地产才刚刚兴起,起初还在做旅游,背景父亲家里是黑道。”

  我呼吸顿时被抽空,这个就跟卓风很温和了。

  听着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跳,我继续压抑着心中的激动说,“那还有什么?名字,照片等确切的东西呢?”

  她摇头,“没有,不过采访上有。”

  是吗,真的有?

  我有点不敢去看,挨不住心中的焦急,我拼了命的盯着电视上的画面,全都是雪花,黑客和肖恩一起在调试,声音也渐渐没了嘈杂,画面也清晰起来。

  我盯着电视里面的小姑娘,心都紧在了一起。

  她蓬头垢面,怀里抱了个娃娃,看样子很贵的,一瞧就知道不属于她能够买得起的东西。

  在她的身后放了一堆玉米,地上趴着一只浑身污泥的老狗,她哭了很久,才低声说话,“我喜欢他,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可我自己愿意,我叫他老公,他没拒绝,我以为他是同意了,那天他喝醉了酒,跟着几个老板在一起,我跟着他去了房间。”

  声音停止,她继续哭,镜头很近,能拍到她脸上滚落的泪珠子,一颗颗的砸下来,就好像砸在了我的心口上。

  她对的对面不知道是谁在说话,该是没用话筒,所以只能她自己听到。

  随着那个声音的指引,她的眼神也慢慢的有了变化,继续说,“我不,我不想他被抓,我不想。是我自愿的,真的是我自愿的,我只是想见他。”

  她继续哭,情绪突然很激动,死死的抱着怀里的娃娃,颤抖着摇头,“我不要他走,不要,你们不要赶他走,我不去找他了,我不去了,我不会说的,我真不会说的,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给他写信了,我会忘了他,求你们别抓他。卓风是好人,是好人。”

  哄!

  不知道是外面的雷声还是我心口裂开的声音太大,这个事实犹如天空上击打下来的雷电瞬间劈在我的身上。

  我慌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激动地在原地转圈。

  视频画面也在此时定格,雪花哗哗的响,犹如我心口上留下来的一串串飘落下来的雪片。

  肖恩抓我的手,叫我镇定下来,紧抿着唇,盯着我的眼睛。

  我已经模糊了视线,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读无法说出话来。

  早有预料,我也否定过无数次,却不知道事实竟然真的是这样。

  我连忙摇头,“表哥,不会的,这里面有有误会,不会是卓风,肯定不会是他,我不相信。”

  肖恩叹了口气,“卓尔,是与不是现在谁都没下定论,光一个视频还不能说明书什么,所以我想还是直接去找这个女人亲自问一问,你说呢?你这样无意识在折磨自己,你说不想破坏你跟卓风之间的关系才不主动去问,好,我理解你,毕竟这件事很蹊跷,可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危害却还在,并且很深,如果确定这件事是真的,那卓风就是强奸犯啊,他变态也好,改了也罢,都更改不了他当年做的错事啊。我当初跟肖老大就说了,卓风把你养大,之后还在一起,就觉得奇怪,这件事不管是再谁看来都接受不了啊,你别急,行不行?哎,我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你给我安静下来,听到没有?”

  我怎么安静?如何安静?

  一想到卓风做过这样的这样的事情我就浑身发冷。

  我是从瘸腿老张的魔爪中逃出来的,我清晰地知道被强迫的那种痛苦和惊恐,如果真的是卓风,那我恨不得立刻杀了他。

  可他却是我爱的人,是我爱了十年的男人。

  我们现在还是夫妻。

  我茫然的摇头,泪水像洗脸的水,我随便一抹,到底还是镇定不下来的,哽咽着问肖恩,“我还能怎么做?去找那个刘云吗?”

  他点头,“对,最后一个办法了。”

  可是那个刘云是个精神病啊,我起初是想从她身边的人先了解,谁知道此时拿到了视频,这已经叫我没了勇气继续做别的。

  “表哥,我,我害怕。”

  “怕也要做,我给肖老大打电话了,他会过来,现在这件事只能我们家里人知道,别人都不能说,知道吗?”

  我重重点头,心乱如麻。

  卓风早上七点给我打电话,我没接,只瞧着那个名字就一身冷汗了。

  肖恩的意思是别叫我暴露,叫我先回公司,免得叫卓风多疑,我想想也是,哪怕是直接问卓风也是好的。

  可才走出房门,我就觉得头脑发昏,眼前发黑,再走,咣当,我听到了自己撞在墙壁上的声音,跟着肖恩对我紧张的低吼,“卓尔?”

  再次睁眼,身边坐着的就是我哥哥肖老大和卓风,肖恩不在,左右看了看,还有刘豆。

  刘豆一双豆粒大的眼睛盯着我的脸,瞧见我睁开眼就把文件递给了我,“卓总,这是我整理的资料,一大早上就把我叫来了却没看到你人,还以为你在睡觉,没想到你昏倒了。”

  啊?

  我惊愕的蹙眉,他说的什么?

  肖老大解释说,“你之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才起来,戒毒所忙的很,我还想不出来的,可你打了一半的电话就没了声音,我再打进来你还不接,我就害怕了,跑过来才知道你昏倒了,卓尔,你怀孕了自己不心点,再忙也该给自己休息啊。”

  什么?我不敢相信的大叫,“我怀孕了?”我……

  泪水瞬间涌了出来,卓风笑着拍我手,“是是是,怀孕了,傻瓜,自己都不知道吗?”

  我又惊又喜,这个是真的,我怀孕了?我真的怀孕了?

  那刚才我哥哥说的都是什么?故意骗卓风的吧,不然他就知道了我没去公司而是在外面了,所以刘豆也是肖恩找来一起骗卓风的吗?

  然后,我怀孕了?

  这个时候怀孕,是好事还是坏事啊?

  我慌张不已,可除了震惊,我竟然感觉不到一丝高兴。

  卓风笑的眼角的皱纹都多了一层,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卓尔,卓尔,真好,我们有孩子了。”

  是啊,有孩子了,这个孩子如果知道他的父亲是卓风,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呢?

  我下意识的捂自己的肚子,盯着卓风的脸,轻轻的拍,心里期盼,他一定要是我所看到的一样的人,不然我该如何面对我们的彼此?

  第777章 各取所需

  肖老大也含泪笑着说,“是好事,别哭了,我听到后也挺意外的,不过最近没事,我就留下来照顾你。你二叔那边,还是别麻烦人家,那家里也是不方便的。”

  我点头,可孩子的事情我还不想通知任何人,至少在没查清楚卓风这件事之前我不想叫任何人知道我怀孕的事情。

  是了,我是存着一片狠毒的,如果卓风真的是那个强奸犯,我肯定不会叫强奸犯的孩子出生,肯定不会。

  我爱他,可我不能允许我爱的人是个禽兽,更不会允许我的孩子一出生就背负禽兽的骂名。

  抓紧卓风的手,我真的是又爱又恨,渴望我所了解到的卓风不是叫我失望的那种人。

  从医院出来,我就成了重点的保护对象,卓风特意请了两个保姆过来照看我。

  他也想多出时间来陪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办公,而就算如此,我也没闲着。

  白日,他在楼下书房办公,我就在楼上用电话跟黑客和肖恩联系,那边还在找之前与卓风一起资助学校的人,同时在联系刘云的家里人,可都是一无所获。

  只因为当年的很多资助的金主都是不留名字的,有的甚至用的是假名字,就算黑客用人脸识别,也因为时代太久,人的脸变化很大而等同于大海捞针。

  几天后的早上,姐姐出差回来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吃饭。

  卓风送我到酒店门口离开,我则自己上了楼,见到姐姐,她就笑着给我介绍她的朋友,是个瑞士的白人帅小伙,看起来阳光帅气,年龄也不大。

  她说,“是个模特,才出道,你也知道这一行就是要找靠山的,我们不过是互相利用,我需要时间走出来,自然身边需要个人,他需要事业发达,我们各取所需。”

  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不过人各自有各自的选择,我只能祝福,只希望她别再受伤害。

  “姐姐,你能想通了彻底离开那个徐渊就好了。”

  她呵呵的笑,看着模特不会用筷子笑的一嘴巴合不拢,突然想到了什么,眉头微微皱起来,对我说,“徐渊家里比较复杂,其实当时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爸爸就说不同意,就是因为他家里还有张博远的私生子。”

  张博远私生子,徐志鹏?

  我记得那个叫徐志鹏后来跟薇儿分手就在各大公司应聘偷卖公司内部信息,在之后成了通缉犯一直杳无音讯。

  不禁感叹,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呢。

  姐姐又说,“当年那个私生子把徐家搅合的天翻地覆,后来听说徐家人养着他是因为徐渊的父亲当年事张博远的司机,后来得了一笔钱才在国内自己做生意,并且在国内安家跟一个中国女人结婚的。”

  我听说那个司机好像跟张欣的母亲还认识,不过具体关系不清楚,现在张博远已经败走在中东不再回来了,那边的事情久远的好像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了,现在想起来却也有些恍如隔世。

  可提到徐志鹏,我就想到了最近没了消息的薇儿,如果徐志鹏知道薇儿自己养着孩子,该会不会回来?

  我正走神,姐姐又说,“徐渊就是被那个徐志鹏带坏的,徐志鹏也是花花公子,徐渊还总是很羡慕他,呵……很可笑吧?”

  我没吭声,这些事情还是说不准的,徐志鹏跟薇儿在一起也有利用的成分,是否是花花公子我不好下定论,但是此人我还真要找找,很都事都是他坏的,这个人必须抓到。

  我问她,“姐姐,那你知道徐志鹏跟徐渊的关系吗?”

  “很好的,最近没见到了,谁知道呢,哎,不提了,我们吃饭,吃完了我送你回去,看你最近脸色不大好,工作很累吗?”

  我笑笑,没说我怀孕的事儿,“恩,还好,休息不好罢了,没多大事儿。”

  “那可好好注意了,姥姥还在我家里,你去之前可以好休息好,之前不是说好了去看姥姥,怎么没去呢?”

  我昏倒住医院,卓风就将这件事给推了,之后想去也没时间,索性就搁着吧。

  “我想等等再去,实在是没准备好。”

  “我理解,那就再等等,没关系,姥姥这边也不急,就是挺惦记你,哦,菜来了,快吃。”

  姐姐没有问我是否查找卓风那件事,我也落得轻松没有提,分开后她送我到了附近的咖啡厅等卓风,她则牵着模特的手往回走。

  这间隙,我给手下人打电话,叫人去跟着徐渊,找一找徐志鹏,那个贱男人,早晚都要处理他。

  卓风来电话说路上堵车,叫我多等一会儿。

  我这会儿就坐在咖啡馆的沙发上依着看视频,之前刘云的采访视频有点不清楚,我也因为太激动没看完整,现在看到是黑客已经修正过的,没有了噪点,声音也很清楚,甚至能够看到地上趴着的老狗身上跳的跳蚤。

  刘云是真的很好看,眼角的泪痣更显她的美,她当时十七岁了,可看着才十五六岁,身材娇小,皮肤很白,穿着很破旧却也很干净。

  她一直很紧张,手里的娃娃都捏的变了形,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左手边的一个地方看。

  偶尔会有一只手伸过来打断她,她的叙述也不是很连贯,并且她一直都在哭,足足半小时的时间也没说多少完整的话。

  我正看的起劲,盯着那只挡在采访镜头上的手瞧,眼前就突然多了只手,用了力气将我手里的电话抽走。

  我抓了好几次都没抓住,电话到底是被抓走了,我吓得猛然转头,对上卓风一双深不可测双眼。

  我紧张的站起来,怀里的包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砸到了自己的脚,“姐夫,我……电话还给我。”我的声音都是颤抖的,低不可闻,可该心虚的是他,为什么我这样害怕。

  他盯着电话看了一会儿,按了几下才还给我,之后说,“不要乱看东西,回家再说。”

  我接过电话一瞧,才删跳出来的“已经删除”的字样赫然摆在电话正中央,我顿时火冒三丈,他做什么删除了?

  “姐夫,你……”

  他绷着薄唇走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腰身,轻轻捏我,“别生气,有事回家说,你现在怀孕了,要注意自己的心情,知道吗?”

  我如何注意,事情都这样了我还怎么注意?难道他不该给我解释什么吗,看他的样子该是知道我看的是什么,所有的表情都在告诉他了解的比我多。

  “姐夫!”

  “听话,回去再说,这里不是说事情的地方。”

  我茫然的看向四周,咖啡店所有的人都在看向我们,我这会儿才知道,刚才我情绪激动的那一声姐夫叫的多大声。

  我瞬间脸热,低头跟着他快走。

  到了家里,关上房门,我直接问,“姐夫,我想听听你的心里话。”

  他盯着我的眼睛看了许久,薄薄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人都说薄唇薄情,我以为都是传言,可如今看他,我倒是相信了。

  他说,“没什么好说的,过去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