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78节

  第778章 心中有鬼

  过去的事儿?那是什么事儿?他为什么不说,那么大的事情就简单的几个字就打发了,卓风这不是诚心在隐瞒呢,他又想隐瞒什么呢?

  我没继续闹,跟着他一起回了家,家里的保姆一见我们回来就问我们吃什么,我哪里还吃的下东西,直接上了楼。

  卓风没急着上来,我将电话的密码临时做了修改,叫黑客再发给我一些东西,并且嘱咐他们多加小心,随时都要搬走的准备,我担心卓风这边会有所行动,如果他做贼心虚,肯定会先下手为强阻止我继续查找。

  我肖恩却说,“没关系,我们都在,不会出事。”

  可提着的心在房间里面徘徊,等着卓风上来,直到后半夜,他才慢慢上楼,之前的事情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拿了一本书在看,偶尔停下来看我,几次后还是没吭声。

  我实在忍不住了,认定了他不说就是心中有鬼。

  “姐夫。”

  他恩了一声,放下了书,关了身边的台灯,之后才说,“你想知道什么?”

  还是这番话,为什么他不能诚实一些主动一些,将当年的全部事情都说清楚呢?

  漆黑的房间里面只能看到他脸上浅浅的痕迹,我犹豫了半晌,说,“姐夫,你想我知道什么?”

  既然他不肯说,我也不打算追问了,想要隐瞒我问了也是白问,还不如我自己去查,他想叫我知道的东西一定会告诉我。

  他笑了,轻轻捏我的脸,手就放在了我的肚子上,才二十几年,还没显怀,是有肚子上的留下的一条伤疤。

  半晌,他才说,“应该是女儿吧?”

  到底还是不肯说吧,现在提到孩子他是想给我什么暗示呢?!

  我不禁惊的推了他一下,躲开了他的手。

  他反倒靠的更近,紧紧的抱住我,继续说,“别胡思乱想,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到那样。”

  是吗,那是什么样子?那个刘云说的是假话还是他说的是假话?

  我突然觉得很怕眼前的男人。

  “姐夫。”(!≈

  我坐了起来,转身不想看他,借着窗帘上微弱的光线看向外面,漆黑的天空下闪烁的闪电,顿时劈开了天空,照的整个天地都亮如白昼,片刻的眼盲过后再看清楚眼前的房间,想到身后的男人,我真的是惊的一身冷汗。

  “姐夫,你能去隔壁睡吗,我最近身体不舒服,想自己睡。”

  他还搂在我腰间的手一怔,没有应声。

  我继续说,“我想一个人睡,这样会舒服一些,并且我半夜会起夜,怕耽误了你睡眠,你最近那么累,需要多休息。”

  他也坐了起来,慢慢靠近我,继续抱紧我的腰,温热的呼吸喷过来,就像火烧,有些凉的吻落在我的脖子上,声音粗哑低沉,问我,“那视频上的东西都是假的。”

  我一愣,转头看他。

  他都知什么,当时又在我身后看了多久,是不是知道了我在调查这件事?

  他继续亲吻我,手上的温热在我的胸口前来回婆娑,很久后说,“那个刘云有些问题,当时的采访也是假的,我撤资是因为当时生意不顺实在没钱,所以离开了一段时间,至于这里面的真正原因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也没有去调查。”

  是吗?

  我狐疑的打量他。

  他吸了口气,无奈的抱紧我说,“不相信我吗?”

  是啊,我真不相信,依照我对卓风的了解,这件事他肯定会处理的很好,滴水不漏,并且不会简单的解释一两句话就过去了,直觉告诉我,他还是在隐瞒一些东西,不想叫我知道。

  “姐夫,你只需要告诉我,那个刘云是不是你……”

  余下的话我说不出口了,心咚咚的响,期盼着他给我答案不是我最不想听到的那种。

  他不敢相信的看我,眉头打结,“卓尔,在你心中我是那种人?”

  我……

  我张了张嘴吧,却始终无言,是啊,他在我心中是那种人吗?

  “姐夫,我……”

  他豁然起身,声音在我身后传来,“如果你相信那还调查什么,也没有必要问我。”

  房门掀开,他竟出去了,空寂的房间里面只留下一点轻轻的风声,扫过我的眼角。

  我惊愕的坐在床上的一角,瞧着听得外面的雨声,一声一声的拍打在我的心口。

  好痛,痛的我浑身没力气。

  我为什么要怀疑他,为什么啊?

  可这件事不是假的啊,我必须要知道,我做错了吗?

  我混乱的想了一宿,头痛欲裂,一大早起来眼睛都是红肿的,保姆不知道什么时候送来了早饭,已经凉透了,我看时间都接近中午,可我还是浑浑噩噩,翻身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继续睡。

  接近晚上的时候,我终于起身,保姆阿姨说卓风很早就出去了,交代了我一天的饭菜,可我却一口都没吃,看着那些饭菜我就没胃口,只喝了杯热水,就提着包出来了。

  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肖恩那边也还没什么进展,昨天晚上跟卓风的矛盾叫我有些胆怯了,他生气是应该的,可我不能活的稀里糊涂。

  到了公司没多久,刘豆从外面回来,看我的脸色吓了一跳,“卓总,都这样了还来啊?回去好好休息吧,我这边都交代清楚了,一大早卓哥也来过的,你就放心好了。”

  卓风是说过要帮我照看公司的,我以为他给忘记了。

  我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脑袋混乱的厉害,眼看时间还早,我想早点回学校看看,最近要期中考试了,我想做点复习,才起身要出门,肖恩这边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卓尔,刘云的哥哥和舅舅同意了做采访,刘元最近也比较好,估计也能问出什么来,你要不要亲自过来看看?”

  我激动地站在办公桌前,双脚都在颤抖,半晌才说,“好,我去,我现在就去。”

  临时跟我二叔请了假,我说身体不适,没见他回复就直接去了肖恩那边。

  很远就看到了肖恩的车子停在楼下,我快走几步,脚上的棉布鞋子鞋底很薄,踩在这附近的地面有些脚心疼,我走的很吃力,一步步的上楼,才三楼就叫我上气不接下气。

  还没敲门,肖恩的就将房门打开了,哥哥从里面走出来拉着我进去,一路交代我说,“别紧张,采访着了我手下的一个人,不会出错的,是个外地人,对这边的情况了解不多,不用担心会说出去。就在隔壁,你只管坐在外面听着,不用进去,刘家人也说了不能外传,并且刘元带来了她女儿,情绪好像不大好。”

  我慢半拍的点头,坐在了哥哥叫我坐着的沙发上,身后还放了很厚的垫子,我依靠着,可还是觉得浑身都难受,换了好几个姿势才觉得舒服一点。

  端着他给我的温水,盯着面前的一块黑布发呆。

  肖恩将黑布扯下来,隔着厚厚的玻璃窗子看到了里面坐着的刘云和她的女儿。

  那个女孩子,跟刘云很像,只缺少了一颗泪痣。

  “我要找我老公卓风,我老公卓风。”刘云突然紧张的说。

  第779章 老公,对不起

  我要将自己的包捏坏了,这份紧张是前所未有。

  刘云身边的小姑娘不停的劝说,反倒叫刘云更加激动。

  此时走进去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男人,穿着一身破旧的蓝色衣服,坐在了刘云的身边,回头看了刘云一眼,跟着说,“云啊,别闹了,这么多年,你诬陷了人家,叫人家大老板也不好过。是,我们家里穷,可你自己跟了谁不知道吗?娃是谁的你不知道吗?那个卓风不是娃的爹,哎……”

  我舒了口气,顿时觉得对不起卓风,他说的对,难道在我心中,他就是强奸犯吗?

  泪水哗的一下流下来,那刘云激动的也哭出来,死死的攥着女儿的手,不甘心的问,“你告诉妈,你是卓风的女儿,你告诉妈。”

  那小姑娘胆怯的看着她,一声不吭,小小的她也是个受害者,面对自己的身世也显得尤其的无助。

  “云,这姑娘是你捡来的,你不知道吗?你当年被那个老板灌醉了,叫……张博远,你不知道吗?你被他灌醉了,非要说那个是卓风,张博远后来做了那样的事儿,给了我们一笔钱,卓老板说了不想叫你受伤害,这件事暗地里解决了,还是给了我们一笔钱,你后来还拿了人家的钱诬陷卓老板,你当时还没疯,这几年你越老越严重,要不是人家有人来澄清这件事,卓老板那么好的人就要被你诬陷一辈子了。”

  原来是张博远,所以名单上那个只有姓没有名字的张先生就是张博远吗?

  所以卓风跟张博远的仇恨早在是几年前就结下了?

  所以这一切都是谎言,我却拿着这个谎言坚持的相信卓风就是那个强奸犯吗?

  我不敢相信的瞪着刘云,想着自己的愚蠢,十年了,我为什么就不能相信卓风?

  为什么会这样?

  肖老大还黑帘子放下,声音也关闭,一个乔装成记者的人进去后关了房门,再没了里面的声音。

  他坐在我身边连声叹息,“这件事我起初就觉得有点不对,是肖恩后面用了点威胁刘家人才出面的,我就说卓风不是那样的人,你回去给他道个歉,啊,别多想。”

  不,我知道,卓风生气了,伤心了,他昨天晚上走的那么坚决,岂能是我道歉就可以原谅的?

  “哥,我做错了是吗,我不该怀疑卓风是不是?可我,我,我真的在怀疑他啊,我们在一起十年了,我竟然现在还不了解他,我是不是特别混蛋,我昨天晚上竟然还在质问他,我真是愚蠢,我为什么不相信卓风,为什么啊?”

  “你不是不相信,是你没安全感,这个我也有,要是换做是你嫂子我也会调查清楚,好在你没叫事情曝光,也只是想自己去查,其实我猜卓风早就知道你在做什么,但是没阻止你,就是想叫你自己找回安全感,卓尔,其实安全感这个东西是自己给自己的,你没自信,你怀疑身边所有人,这一点都不好,卓风那边我不知道怎么想到,可他的初衷肯定是为了你好,不然当初我出来他背后也不会主动叫人安排,我也不会从戒毒所出来的这么顺利,你啊,回去好好跟他说说,相信他会原谅你。现在事情解决了,那就保持好心情,你怀孕了,不是一个人,别走老路。”

  老路?

  我吃惊的看着他。

  “不记得上一个孩子怎么没的?卓风顺着你就是想叫你心情好起来,保持好心情,知道吗?哎,我也提心吊胆了好几天,总算清楚了,这下可以给卓风一个清白了。我进去看看,肖恩,你送她回去,给卓风打电话过来看着她。”

  肖恩一点头,拉着我出来,我还回头瞧着那层黑布后面的事情,想到刘云的疯癫,我不禁嘲笑起自己来,是否疯癫的那个人是我不是刘云?

  十年了,我竟然这样怀疑卓风,我才是疯子。

  卓风在半路上接的我,车子交换,肖恩在外面跟卓风说了会儿话才走,卓风在外面抽了一根香烟才上车。

  他的身上满是很重的香烟的味道,有些呛人,我闻着不舒服,想吐。捂着嘴巴难受了一会儿才勉强叫自己缓过来。

  他递给我一瓶矿泉水,又拿着纸巾擦我的脸。

  我茫然抬头,对上他关切的眼神。

  心痛,疲惫,全都展现在他的脸上,那个最受伤的人是他,永远都是他。

  “老公,对不起。”

  他的手僵在半空,笑了,“还知道道歉?”

  我点头,泪水再一次涌了出来,“我该道歉,我不该怀疑你。”

  “怀疑我没关系,只要你能好起来。”

  我皱眉,不懂得问,“什么好起来?我很好啊,我只是最近觉得很压抑,我……”

  “还记得之前我叫过心理医生吗?”

  我点头,是啊,可当时不是说我没事了吗?

  他捧着我的脸说,“医生当时说你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冯家出事后你就表现很异常,多疑是因为你还没有办法适应现在的安定生活,需要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好起来,我想顺着你的想法会好一点,没想到是能使得其反,所以,错的是我,如果一开始我发现你在调查这件事就制止你,相信现在你已经好了。现在……”

  我不敢相信这都是他故意的?

  “姐夫,我,我……”

  “傻瓜,知道你没安全感,不过从前的事情过去那么久了我都淡忘,现在你回头想想,为什么突然就被想起来了?”

  是啊,为什么突然就被提起来了?

  我姐?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想做什么,她不是真心的为了我好吗?

  “你相信家里人不相信我,这没什么,可你不能在找到家里人后就开始失去了自己的方向。二叔是好,可那个姐姐呢?那个莫名出现的徐渊呢?据我所知,徐渊早在几年前就跟你姐姐分手了,为什么突然回来?你姐姐是很好,可人是会变的,你二叔都不清楚他自己的这个女儿在外面做什么,当年你哥哥疯子的一个设计稿子被你姐姐盗走,当时一家子闹的沸沸扬扬,你二婶为什么会眼盲?你都知道吗?”

  啊?

  所以这都是被人给我下的圈套吗?

  “徐渊是什么人我到现在还不清楚,可他与从前变化很大,不光是人的性格,是所有,包括那张脸。”

  他拿出来一本杂志,封皮就是一个混血儿,尽管这样的写真跟真人相差很大,可还是能够看出来他与徐渊很相似,可又不像……

  “姐夫,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