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79节

  第781章 姥姥

  “不急,叫人先查着,最好还是找你姐姐问问,或许她有什么把柄在徐渊手上。”卓风劝说我。

  我想了想,也答应了。

  所以,就将见我姥姥的时间提前了好几天,两天后的晚上,我们相遇一家在酒楼见面,简单的相认。

  姥姥,我妈妈的妈妈,更亲近的人。

  姥姥见到我一直没说话,眼睛盯着我的脸看了许久,后来递给我一张照片。

  这就是我妈妈吧?

  她戴着黑框眼睛,很瘦小,皮肤很白,眼睛大大的,梳着那个年代特有的发型,身上满是书卷的气息。

  姥姥握着我的手,很是沉重的说,“你们长得很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真的很像,我很多年没有见到她了,我想她,孩子,你帮姥姥找到她。”

  顿时泪水流了下来,一声姥姥就已经将我们之间的距离拉的更近了,就算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才见到她,可我爱她,甚至可以用生命去衡量。

  我哽咽,“姥姥。”

  “乖孩子,乖孩子,不哭不哭啊,找到了就好,找到了就好,哎,苦命的孩子。”

  姥姥一直话很少,可我能感受到她心中揣着一团火,这份亲情的火焰牢牢的将我笼罩,享受这份只有亲情之间才能感受到的美好。

  “姥姥,我接你去我那里住,好不好?妈妈我正在找,国外一直没消息,可相信能够找到的,她不是一直再给你汇钱吗?”

  “恩,这两年再没有汇钱了,她给我留下的只有钱和你了,你那里我会去的,等你妈妈回来了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我笑着,泪水蒙上了双眼,我笑着说,“好,好,姥姥到时候我去乡下接你。”

  姥姥执意要回去,送她走的时候天都黑了,卓风亲自开车,送到了乡下的村口她自己走了回去。

  我们在村口站了会儿,看到她的房子亮了灯我们才离开。

  卓风说最近就将楼下的房子都收拾出来,等着我妈妈回来了和我姥姥一起过来住。

  我笑着看他支配规划,心里高兴极了。

  几天后,肖恩那边有了消息,徐渊正在跟徐志鹏见面,是在徐渊公司附近的一个咖啡馆里面。

  肖恩拍了视频,但是因为距离有点远,听不到两个人在说什么,我拿着视频和一些之前的东西去找了我姐姐。

  她回来后一直住在酒店,身边的那个嫩模已经离开了,她一个人坐在酒店的泳池边上看书,看到我来,先是笑了一下,跟着才说,“你来的正好,陪我游泳吧,我最近都好累啊。”

  我低头看了一眼她手里的书,是本国外名著,最近改编成了电视剧,我之前看过两遍。

  她此时看到位置正是女主杀了自己在外面偷腥的男人和小三,自己带着孩子远走他乡,自己在小镇子上开餐馆的事情,并且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她拉着我坐下,给我了一杯牛奶,我看一眼没喝。

  来之前卓风就交代我不要在外面乱吃东西,有了前车之鉴,我本就生性多疑,加之姐姐这边不值得相信,我更加提防。

  放下牛奶,我假意跟她说起了家常,谈到了二婶。

  很明显,她脸上一闪消失的不快,在如何狠毒的女人,面对自己母亲的悲痛,她也是心里有所感触的。

  我追问了三遍,“婶婶的眼睛还能治的好吗?”她始终都没有回答,只低头盯着手里的书,却没有看进去一个字。

  我吸了口气,继续说,“姐姐,我认识一个很好的眼专家,可以试试看,之前我的眼睛不好的时候就找他看过,你瞧我现在是不是不近视了,并且比一般的手术都很成功呢。”

  其实我在撒谎,我近视本就不严重,人都说近视会遗传,我父母都近视,尤其是我父亲,高达一千度,可我却没有,一直都是因为卓风正确的引导。

  “卓尔,我最近想了很多事情,有点后悔。”

  我定定的看着她,她的眼睛像极了我二叔,只是我二叔的脸上多了很多的忠诚,她却多了更多的市侩。

  卓风之前跟我说,我姐姐当年是在乡下被养大的,因为是老二,并且是个女孩子,就算在这样的家庭里面也是不被重视的女孩子,她渴望被器重,渴望自己也能像我哥哥那样飞黄腾达名声在外,奈何从小受到的教育不够,并且底子也差了些,在如何努力也无法做到叫自己满意。

  突然有一天她的作品受到了表彰,在那之后她很膨胀,以后都作品也没多好,可名声却已经很厉害了。

  那之后她的画作大多都有我哥哥手笔的影子,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她偷仿了哥哥的一些草稿。

  想到此,我不禁心生一丝难过,她其实也是受害者啊。

  姐姐突然哭了,对我说,“我很后悔当年做过的事情,真的,我后悔,可来不及了。”

  来得及啊,只要她不再帮助徐渊,那一切都来得及,我也没想过要恨她。

  身为同样是命运悲惨的女人,我更加会体会到她心中的那些不甘,可只要努力,一定会成功的。

  “姐,你能听我一句话吗?”我说。

  她抹掉眼角的泪水,笑了,摇头,“迟了,卓尔,我知道你突然来这里的目的,是我做的事情被你发现了吧?卓风那么精明的一个人,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他对你那么好,真好啊,我这辈子是找不到一个相爱的男人了,呵呵……都怪我,都怪我,走到今天,都怪我自己。卓尔,你想知道的事情都在我包里面的那个盘里面,你自己去拿,我想自己待会儿。”

  看她情况不是很好,我直接走了实在不放心,坐着没动,想着叫哥哥过来。

  才拿出电话,身后一个高大的身影就出现了。

  姐姐冷笑了一声,耸肩看着我身后的人,“你来做什么,还威胁我吗,我都说了,我也不在乎了,你还能威胁我什么?”

  我猛然回头,以为我看到的是徐渊,却不想,是冯科。

  他做了整容手术后恢复的很好,只是一条腿是假的,那露在裤腿外面的半截假肢,叫我知道他恢复成现在这个样子用了多少时间。

  “冯科。”我轻声唤他的名字,缓缓起身,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他却笑,这一笑出卖了他脸上的问题,紧绷的表情将他脸上的伤口勾勒的清晰可见。

  “卓尔,很久没见了,最近好吗?”冯科的声音没恢复过来,粗哑之中透着无力。

  我一阵心惊的看着他,低头扫一眼一直在嗡嗡震颤的电话,是卓风打来,挂断之后还有冯飞,估计是冯飞知道了冯科回来,可已经迟了,冯科已经来了。

  我后退几步,身后就是姐姐。

  她姐姐拉着我,给我一个眼神,警告冯科,“冯科,这里是公众场合,你最好老实一点,你威胁我可以,别为难卓尔。”

  冯科继续冷笑,轻蔑眼神一扫姐姐,最后还是落在我的肚子上。

  我惊的瞬间起了一层冷汗,他又想做什么?

  “冯科,你最好让开,我姐夫就在楼下,他会马上上来的,你该知道你现在的处境。”

  第782章 再次相见

  “呵呵,我当然知道,冯家没了,如今我只有一个小小的工作室,跟你们比起来不算什么,可我冯科走到今天懂得了一个道理,得不到的就该放手,并且要亲手毁掉,不然留着还真是祸害,你别害怕,我也对你做不了什么,只是来看看你,听说你……怀孕了?”

  姐姐惊愕的拉着我上下的瞧,立刻将我挡在我身后,警告冯科,“冯科,你给我走开一点,这件事我都跟卓尔说了,我不在乎,你叫我身败名裂我也无所谓,我跟徐渊分手了,还真多谢你的计划,不然我还不知道卓尔是这么好的妹妹,幸好我早就想通了没按照你的话做,不然现在害死的就是卓尔。你走开,别再靠近,你们看什么,还不报警?”姐姐紧张的尖叫,惹得周围人来观看,嚷的整个人身子都在颤抖。

  姐姐说她没按照冯科的做,还因为我的帮忙她才彻底跟许愿分开?那她知道不知道给我的东西已经险些叫我跟卓风分开了呢?

  可冯科又威胁我姐姐做了什么?

  我狠狠的瞪了冯科一眼,接了卓风一直打进来的电话,没有说话,只看时间在走。

  卓风肯定是收到了冯飞的消息才会这么紧张,可他还不知道我具体在哪里,看冯科敢一个人过来我能确定,这周围不光只有他一个人,就算我求救了也于事无补,只能叫事情更加严重,并且我还有孕在身,我不想出乱子。

  我大叫冯科的名字,“冯科,你想做什么直接说,别为难我姐姐,她来这里只是度假的,这个酒店这么大,人这么多,你能做什么来?还有,你现在已经变成这个样子,还不死心吗?我已经跟卓风结婚了。”

  冯科呵呵的笑,却仍旧一脸的冰霜,指着我的肚子说,“我只是来看看你和孩子,你以为是为什么?”

  我浑身顿时紧绷,他已经间接的害死了我一个孩子,还不死心?他还活着,可我的孩子却永远无法见到光明,我留他一条明已经是仁慈,他竟还敢回来。

  “冯科,这里是市内最豪华订酒店,保安设施很好的,你想做什么的话也别想走了。”

  姐姐回头紧张的看着我,拉着我继续往后面退了几步,低声告诉我,“他的人都在附近,卓尔别逞能,你看到好时机就逃走,从后面的应急通道走,我帮你拦着。”

  我其能走,我也走不了,扫一眼周围的人就知道这里面隐藏了多少冯科的人,我要是走了我,我姐姐也没命了。

  正僵持,周围的人也慢慢散去,冯科的人也渐渐走开了,若大的用泳池这边只剩下我们三个人。

  我的电话还没挂断,藏在了衣兜里面,继续大叫着跟冯科争吵,顺便将这里的具体位置说了出来。

  从见到冯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相信卓风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但是找到这里来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在他赶来之前,我也一定要拖延时间不叫自己换位置。!

  不想,才想到此处,冯科的人就走了过来,“进去再说。”

  我站着不动,可这里的温度调的很低,我也很冷了,姐姐只穿了一件泳衣和披在外面的睡裙,更是冷的浑身发抖,我不得不跟着冯科离开。

  不知道兜里的电话还通着没有,只希望卓风那边还听的到。

  冯科领路,带我们去了顶层,可顶层是接连另外一座酒店的,看此路是正在往别的地方走。

  走了很长一段路,又下了电梯,最后从地下停车场里面停了下来。(!≈

  这里没有信号,我想跟卓风说什么怕是也不肯能了,没信号后电话会自动断线,除非我再打电话给卓风,不然就彻底的没了联系。

  跟他上了车子,面包车外面贴了黑布,看不到外面的路,车子开了很长时间,颠簸了一路才停下来。

  很明显的能够感觉到有高架桥,最后才一处风很大的地方停了下来。

  周围很漆黑,看不清楚周围的具体地方,他领着我们进了一处厂房,上了三楼,才算没有在动。

  冯科出乎意料之外的客气,叫我们坐下后给我们端来了温水,还给了我一杯牛奶。

  我没动,忍着口干舌燥看向他。

  他还不是很着急,低头看资料,看起来这里是他工作的地方,竟然当着我们的处理了一些文件才抬头。

  “卓尔,你最近过多不是很好吧?”他突然说。

  我没应声,我姐姐很是激动,“管你什么事,冯科,你最好快点放了我们,我之前可是报警了的。”

  “呵呵,报警也没关系,我不过是请你们过来坐坐,看看我现在的样子,不是很高兴吗?这还多亏了卓尔的手下留情,不然我怕是连吃饭的地方都没有,好在现在还能开个小工厂,勉强糊口。”

  说的多凄惨,他的工厂这味道该是做的科技上的研发,这个是烧钱的买卖,不过做出来就很赚钱的,看他的文件和规模,该是已经起步并且有了收益,尽管比从前差了不少,可也不至于说是只是勉强糊口。

  冯家出事后,冯家四分五裂,从前的公司拆分了不少,冯飞这边有我帮忙,留下的股份不少,但是公司少了两个,现在也还不错,至于别人我就不太清楚了。

  冯科见我没回答,突然笑了,“是不是举得我不够凄惨,所以你很吃惊?”

  我没应声,我的原本计划就是叫冯科没了原来的能力欺负我们,所以根本没想过他以后会怎么样,现在看来,他最好的解决就是死了,不然早晚都会回来再针对我们。

  这一次没拆散我跟卓风,下一次呢,下下次呢?

  我深吸口气,盯着他的假腿看了半晌,收回了视线,想着什么时候可以拿了电话继续给卓风打过去。

  意料之外的是,冯科还真没对我们做什么,只带着我跟我和姐姐四处转了转,最后在楼下的一办公室坐了下来。

  说了会儿话,姐姐就被人拽走了,我则被冯科留在了这里。

  他出去了一会儿才回来,手里多了个果盘,因为走路有些跛脚,盘子里面的樱桃前后乱晃,先地给我一根牙签,跟着才说,“我来是想叫你知道一些事情。肖老大的事儿。”

  我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