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81节

  第785章 赵启来访

  哥哥又说,姐姐从小就被保护的很好,以至于叫她犯了错误也觉得是应该,其实这就是教育的失败。

  只是他始终想不通,为什么受过高等教育的父母会重男轻女,但是事情已经发生,现在感慨已经来不及。

  “卓尔,我今天就回去了,再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估计下次就能见到你的宝宝,呵呵……你跟卓风,要好好的。”

  送哥哥离开的时候二叔没来,二婶子跟着一个司机过来,可她看不到,只瞧着自己认为对的方向站着,流了一脸的泪。

  二婶望着错误的方向嘀咕,“女儿,是妈的错,是妈的错。”

  再一次见到姐姐的时候她瘦了很多,二叔在法庭上旁听,听到了一半就离开了,走的时候给我发了微信,“卓尔,我们全家都对不起你,别怪她。”

  我盯着那条微信久久不能平静,最后还是不忍心,叫律师收起了有关姐姐偷到我公司最重要数据的证据,最后姐姐因为投毒和盗取公司文件,因为没有造成巨大损失,只判刑五年。

  而徐渊,作为背后主谋,他全都抗了下来,甚至当庭还有几个证人指正他故意隐瞒婚姻害的几个小姑娘流产,赎罪并罚,十年监禁,不得上诉。

  从法庭上出来,卓风带我去了附近的餐厅吃午饭,出来的时候已经下了大雨,大雨漂泊,打在地上啪嗒啪嗒的响。

  李哥的车子停在我们跟前我都没注意到,被卓风抱着上了车内。

  回来后,学校给我打了电话,允许了我的再一次休学,得知我的导师二叔也因为生病而暂时休假。

  卓风对我说,“或许是好事,你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二叔这边也需要时间走出来。”

  我们都需要冷静,才能再见面,只希望,再一次见到的时候我们还是一家人。

  这天晚上,赵启来了。

  赵启这个亲哥哥来的时候我还挺意外,他买了很多东西给我,说是给孩子的。

  买的都是女孩子用的东西,深得卓风的欢喜,卓风也幻想者能够是女儿。

  他身边的女人还是那个年纪比较小的小姑娘,穿着花红柳绿,就算今日特意的打扮了一番,还是觉得她身上透着一股风尘的味道。

  她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的打量着我,却眼神始终都没有从卓风的身上移开过。

  我看一眼卓风,他年纪不小了,可始终都没有失去魅力,从前是帅气的奶油小生,现在是多金魅力的大叔,往哪里一放都是焦点。

  只是他的目光都从未从我的身上移开过。

  我笑着给他眼神做提醒,他看一眼那个小嫂子,无奈的蹙眉,对我哥哥赵启说,“这么大的雨晚一些时候再走吧,吃了饭吗?”

  我愣了一下,卓风这是故意的?明知道那个女人对他有意思还不知道避嫌?

  我偷偷的捏了他一下,他吃痛的转头冲我吸口气,跟着笑着继续说,“大雨路不好走,这半山腰上开车下去很危险。”

  这倒是真的,我们的新房子在半山腰上,下去都是盘山道,平日出来进去都很小心,下雨天更是该注意了。

  可这是理由吗?

  我坏笑的看他。

  他也冲我笑笑,轻轻揉了我一下我的肚子,交代保姆阿姨去做饭。

  赵启不是商场的人,了解的社会上的知识也少,说的都是一些酒桌上的见闻,自然听着上不去台面,卓风也答的兴致不知很高,偶尔说到股票上的事情赵启才很是勤快的接两句。

  那小嫂子就拉着我上楼,非要看看我的东西和婚纱照。

  我跟卓风的婚纱照是第一次订婚的时候拍的,时间很长了,他都留着,可毕竟年龄不一样,那时候多年轻,现在瞧着自然是不搭的。

  小嫂子倒是看的很高兴,挂满了戒指的手不断的在相框上抚摸,好似摸到了真人一样的高兴。

  我瞧着没生气,反倒觉得有趣。

  记得当年我在上高中的时候,卓风就是一副冷面杀手的样子,很多同学都喜欢看他,可不敢主动接近,偶尔遇到了我跟我问我姐夫的事情,也都是笑眯眯的,听到我说姐夫的事情比我都还高兴,好像那个跟姐夫在一起的人是她们而不是我。

  小嫂子一直在追问我关于姐夫的婚事,她的意思是要给我们当伴娘。

  我笑说,“都结婚很久了,孩子都要生了,我们没想过再补办大型的婚礼,之前叔叔说给补办我们都没同意,悄悄的就通知了一些亲戚就过去了。”

  小嫂子很是失望的哦了一声,抓我手上的戒指看了又看,很是喜欢的笑着问我,“很值钱吧?是水钻吗?这么大颗的话我可买不起,你哥哥也估计不能买给我,之前买了个高仿的都花了不少钱呢。哎,看着咖啡店很赚钱,其实都不够我们开销的,手下那么人要养,真的很吃力啊。”

  赵启的咖啡厅卓风帮我查过,是入不敷出的,赵启很能花钱,很多不必要的东西都花了大价钱,却从来不考虑是否自己可以赚回来,并且这个小嫂子是个出身不清楚的城中村的小姐,花销更大,对我哥哥赵启也是没感情的,给钱了才会高兴地回来住两天,没钱了就跑,这已经跑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我不懂他们这样夫妻还过着有什么意思,可我哥哥赵启那么不争气的人,估计也是有真感情人吧。

  小嫂子年龄小,比我还小了两岁,这个年纪的我当时还在上学,她却已经做了五年的小姐,在遇到了我哥哥之后才没在从事那个行业。

  我不是看不起这种人,而更多的是同情。可从小就培养起来的这份价值观,若非主动改好,不然赵启对她再好也是留不住的。

  小嫂子一直对我的戒指感兴趣,我却不是很高兴了,这个东西对我至关重要,我自己平日戴着都满是小心,生怕丢了坏了,之前丢过一次叫我心疼了好几年,此时我在乎这只戒指就跟在乎我这个人一样,她多的多了我的确是很在意的。

  我故意说手酸了,就将手拿了回来,不好意思的说,“小嫂子,你先坐着,我给你拿柠檬水,是我姐夫自己做的,味道特别好,你尝尝。”

  小嫂子一听,乐坏了,“是吗,卓风真是厉害,我一定要尝一尝,不过卓尔,你这都结婚了还叫姐夫姐夫的是不是不好啊?”

  我愣了一下,是啊,我有些时候自己都米注意就叫了姐夫呢,卓风都听习惯了自己也没在意过,这个称呼的确是不好,我看来是真的要改口才行。

  “嫂子说的对,我一定要改口了,走吧,我们下楼去看看。”

  第786章 命苦的小姑娘

  她哦了一声跟我起身,最后走慢了半拍,我转头去看她的时候,她正回头盯着我梳妆台上的位置上看。

  我轻轻扯她的衣袖,她才转身跟我往外面走。

  楼下,卓风正跟赵启在书房说话,保姆阿姨在厨房忙,我们一前一后下楼去了饭厅,我拿了两个杯子出来,倒了柠檬水给她,她端着杯子喝了一大口,好看的脸上露出一张俏皮的满足微笑,“真好喝,卓风手艺真好,卓尔你真有福气啊,我也都要羡慕死了。”

  我也喝了一口,最近我胃口不好,还经常呕吐,柠檬水里面还有山楂,味道不那么醇香了,不过还能接受,我抿了抿唇角,笑着说,“是啊,嫂子也很幸福啊,看得出来我哥哥对你很好。”

  小嫂子哼了一声,满来的不满意,“好什么好啊,我攒了五年的积蓄都给他投了咖啡馆了,可没见着回头钱,现在穷的叮当响,我说出去工作他还不让,你也知道我……”她顿了顿,没再说。

  我知道她是想说自己的工作,不过那也不是什么见不到人的,谁还没个过去?

  “嫂子,你会什么?我或许可以给你介绍个工作。”

  我没想着将她送我公司来,不过可以在附近的关系中找一找看看有没有适合的,服务生或者是收银员都是可以的。

  “哦,我什么都不会,从前……哎,其实我不在乎,你哥哥在乎,我就直说了吧,我以前是出来卖的,可我只陪酒不卖身啊,赚的可都是辛苦钱,那是一杯一杯陪出来的,现在可不行了,胃不好,我想着学点东西,你哥哥还不让,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了。”

  也是个命苦的小姑娘,瞧着不是坏人,只是遇人不淑。

  自己的积蓄都没了,她还真被我哥哥被吃的死死,一旦我哥哥回头不认账,她还真没法子。

  “那我给你问问吧,收银员或者是服务生可以吗?赚的不多也很累呢?”

  “没事没事,什么都行,最好是奶茶店那种,我学会了可以自己开,投入也小,嘿嘿,谢谢你了卓尔。”

  我点头答应,这个事儿,我还真得不能忘了。

  赵启这次来我知道他的目的,还不是要我放弃遗产吗,叫小嫂子跟我哭穷,看在他们可怜的份上叫我放弃遗产,可人没有上进心,我给的再多他们也还是穷啊,在找到我妈妈之前培养一下他们的上进心也是好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卓风陪着赵启喝了不少,起身的时候身子都有些晃。

  我扶着他上楼,楼下交代赵启自己随便,楼下房间都收拾出来了,自己想住哪里就住哪里。

  卓风自己脱了衣服,洗了把脸就上床躺下了,我给他擦了擦身子,也才躺下,他的身子就压了过来。

  呼吸很重,带着更重的酒气,浑身上下跟烧着了一样,低头看我,问我,“卓尔,我们再生个孩子。”

  这是真喝多了,还再生个呢,现在都分不清了。(!≈

  我推他没推动,一直顾着自己的肚子提醒他,“卓风,你再压我,那现在的孩子怕是也活不成了。”

  他一怔,眼珠子瞪的老大,好像忽然之间酒就醒了,翻身从我身上想下去,捂着脑袋半晌才说,“我给忘了,喝多了,喝多了,没碰到哪里吧?”

  “没有,你好好睡觉吧,怎么喝这么多啊?”

  “恩,你哥哥酒量真好,你那个嫂子更是厉害,嗝……”他歪头打了个酒嗝,一伸手,抱住了我。

  “那是呢,我嫂子从前的工作可厉害了。”

  他呵呵的笑,转头亲吻我,“吃醋了?”

  还真是有点,他都看出来我小嫂子对他的眼神不对了,竟让还主动让他们留下来,这不是明摆着故意给我醋吃呢?

  我捏他腰上的肉,不满意的哼了哼,“下次还这样故意叫我吃醋,别怪我当时就不给你面子。”

  他呵呵的笑了老长时间,“就是叫你吃醋,这段时间冷落了我了,心里不痛快。”

  哦,还真是,最近他在忙,我也在忙,真的是在在一起的时间少了很多,他吃醋是肯定,“那你就故意气我啊,我还不高兴了呢?”

  我歪了脑袋,不想搭理他,这人怎么年龄越大越是像个孩子呢?

  “哈哈,吃醋好,吃醋好,睡觉吧,明天送他们回去,早点起来做产检。”

  “恩,你回头关了灯。”

  他一伸手,灯光灭了,转身抱我在怀里,重重的低头亲吻一下,温热的手掌在我的肚子上来回揉了揉,才满意的闭上眼睛睡着。

  半夜的时候,我觉得肚子很难受,起来去卫生间,还以为就是吃坏了东西,不想,竟然见了红。

  我吓得在卫生间大叫,卓风跌跌撞撞的跑进来,看我裤子上的血迹也脸色灿白。

  他二话不说,帮我脱了裤子,随便套了件睡衣裹了被子就往楼下跑。

  李哥听到动静从隔壁的院子跑过来,看我们一眼就跑出去发动了车子。

  声音太大,赵启跟小嫂子也出来看,看我的情况就知道了,没多问也跟着上了车子。

  在车里面,我们都没说话,我更是紧张,一想到之前的孩子的事情心都要跳出来了,只期盼,孩子没事,一定要没事才行。

  私人医生的私人医生也是睡到半夜才起来,简单的看了我一眼就将我推进了手术室。

  在里面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最后确定暂时没事了才将我推出来。

  医生将卓风叫打了一旁,我听不到两个人说什么,可看卓风脸上的凝重,该知道事情不简单。

  很久后,医生护士都出去了,我挂了吊瓶,李哥出去停车办理住院手续,赵启跟小嫂子早早离开,这时候卓风才坐下来告诉我。

  “你是不是在什么时候不经意间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我一愣,不懂得问,“什么?”

  “比如堕胎药?”

  啊?

  我大惊,不敢相信的看他,卓风为什么会这么问?

  “卓风,我是最想要这个孩子的,就算我不想要我也会告诉你啊。”

  “是,我的意思是说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吃了?”

  那都不知道我是不是自己吃了我哪里知道我什么时候吃过呢?

  “卓风,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孩子没事吧,是不是没事?”才一个多月就见了红,会不会没事,会不会?

  卓风说,“你本来就身子虚,有了孩子是很危险的,不过调理好了也没关系,只是你现在吃了堕胎药,剂量看来不是很多,见了红是很危险,好在发现的及时,现在能保住,只是需要你住院观察。”

  我松了口气,可我更加担心,是谁给我吃了堕胎药。

  “卓风,给我查,是谁给我吃了堕胎药,给我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