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82节

  第787章 肯定不会饶了他

  查出来要我亲手将那个人撕碎了。

  卓风紧紧握住我的手,一字一顿,比我还发狠的说,“知道是谁了我肯定不会饶了他,不管是谁。”

  这件事闹的不少,估计是赵启回去跟我二叔说了,我二叔也来看我了,瞧着我的样子无比的心痛,坐在我跟前半天都没说句完整的话。

  我知道他以为我这样是因为我姐姐这件事影响,不想他多想,我还是将事实告诉了他,没想到他更担心,“怎么会这样?查到了,是谁做的?这太可恨了,卓尔,报警啊,报警。”

  报警也没用,现在还多是怀疑,我们连是谁有这个动机都不知道,岂能就随便报警?

  “二叔,没事,我没事,你别担心,就是现在我需要敬仰,你回去跟二婶说我没事,这不是保住了吗?最近都在医院,吃的用的肯定没问题,我没事的。”

  “哎,傻孩子,这还没事呢,这是诚心要害死你啊,你身子吃不消,在流产的话怕是真的不能再生了,这是谁这么坏啊?”

  我也想知道是谁这么坏,难道我跟卓风在一起就这么难吗?

  “二叔,我真没事。”

  送走二叔,卓风会来脸上更差,我猜测是二叔跟他求情说我姐的事情了,可人都已经判了,求情也无用,只求姐姐在里面能好好改,自己想清楚这些事情也就过去了。

  卓风却说,“这件事不简单。”

  我没多问,可想到姐姐被抓之后徐渊的表现,就知道他在保护背后的徐志鹏。

  不禁叫我想到了冯科。

  冯科说,想要合作。

  “卓风,你觉得我们去找冯科是否对我们有好处?”

  他挑眉看我一眼,没吭声。

  可从他的脸色上看出来他是不想去找冯科的。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我的肚子,该是想到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可现在卓风公司才上市,工作那么忙,他还要分神照顾我,这要是再将冯科拉到身边来不是等于将身边放了一个定时炸弹,他在如何无助也不会蠢到这个程度,可就因为他的身份地位不同了,所以有些事情不是那么方便去做的,所以查找徐志鹏还真是不好下手的一件事。

  “等一等再说。”卓风只给了我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没有想到的是,冯科竟然也来看我了。

  他来的时候提前跟卓风说好了过来,并且是两个人一起来。

  冯科买有买东西,只给我拿了一个盘。

  之前他给我的盘里面是一段录音,是关于我姐姐跟徐渊做交易的录音,听得出来是两个人在床上的时候说的话,喘息都听得真切。

  我从来不会怀疑冯科的用人手段,他能拿到卓风拿不到的东西就是他的本事。

  可他这个人,也的确是危险的。

  卓风看了一眼盘,没说什么,我也就接了。

  冯科说,“是一段视频,你可以回去看,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只是我想对你还是很有用处的。”

  他打了哑谜,就是想给我跟卓风考虑的时间,并且他说了自己的条件,“我的要求不多,只给我五十万,我现在急缺资金,厂房建成,很多地方需要资源运转。”

  这倒是,可五十万对那么大的场子来说也起步到什么作用,相比他还有别的要求,可他没说,那我猜测,该是在我看到视频内容之后的事情了。

  卓风说将东西拿回去他来查看,我没拒绝,只交代他有事情跟我说,别又藏着掖着。

  他呵呵的笑,最后脱鞋的说,“那我就拿了电脑过来我们一起看。”

  这盘的内容,还真亏了我们一起看,不然不知道又扯出多少误会来。

  里面有两个床戏截图做的剪切视频。一个是他的,一个是我的。

  奇怪的是,我的那视频里面背对着我的男人不是卓风,卓风那个里面背对着我的不是我。

  我们互相看了彼此一眼,倒抽口气。

  看视频时间是在卓风出差那段时间,所以不管给了谁,这个东西都不会有好结果。

  卓风关了电脑,沉重的吸口气。

  我也在想,冯科这个东西看着不像是随便拼凑的脸,可里面的人的确是自己,却又不像是自己。

  难道……

  卓风似乎也想到了,他说,“之前徐渊开庭的时候说过,他养了一批演员。之后一些人离职了,去向不明,当初的一些东西就是他们拍摄的假证据,他没说徐志鹏的去向,我想……”

  我点头,我也想到了这一点,这群演员化妆,表演一下,假扮成我们的样子,再做一点剪切,什么样子的视频做不出来啊?

  “卓风,那我们怎么做?”

  他犹豫再犹豫,很是为难,可还是不得不说,“我去找冯科。”卓风到底是去找了冯科,并且是在医院里面当着我的面找的。

  冯科再来,提了一个水果篮,那条假腿掰弯了坐下来,靠在身后的沙发上,倚着的时候瞧着就跟当年我认识他的时候一样,这人抗老,这么大的事情一点没给他造成任何影响,之前那个法国明星的媳妇也离婚了,此时他独自带着儿子,还算不错的。

  “想知道了?”冯科问。

  卓风没吭声,我说,“是我想知道,你开条件吧,就只有五十万的话实在叫我无法相信你,你不如直接说想要多少。”

  冯科呵呵的笑,一点头,“卓风找我的时候我就想好了,这件事不管是你来求我还是他其实结果都一样,你没必要这么帮着卓风拉面子,我直接说,五十万足够,但是这资金我不白拿,算我借的,赚了我会给你汇报,赔了的话我就没得还了。”

  还有这样的好事?

  我不禁仔细盯着他的脸看,想到了之前他找我的时候说的那番话,“我爱你,你不相信。”

  我有些不自然的收了眼神,看向卓风。

  卓风一直垂头给我削平果,这期间一句话没说。他该知道冯科的想法,只是万不得已,实在没办法了才会去求的冯科,卓风现在就是惊弓之鸟,一想到我不在他视线之内了就着急,生怕我有了半点闪失。

  他想通过冯科这里走捷径,也是想保护我,可他却是心不甘情不愿的。

  我了解卓风的脾气,他是宁折不弯的人,这样的祈求真的是割了他的面子。

  “我的条件说完了,你们考虑考虑,哦,最后一点,告诉我高可可在哪里,孩子需要我这个爸爸,也需要她这个妈妈,跟她说清楚,她追求爱情我不管,但是不能亏了我的儿子,她那边可以不支付任何抚养费,可不代表她不出现,如果一个月内还不见人,别怪我亲自去找她了,那我不知道会用什么手段。”

  第788章 我爱你,你不相信

  我点点头,我是从不怀疑冯科对孩子好的,不过高可可现在还真不好找。

  顾程峰出事后回了法国,高可可也跟着回去了,临走之前将小儿子扔给了冯科,当时冯科才出事没多久,人在医院,小孩子跟着冯科的司机半年的时间,过多也不好可想而知。

  当时卓风背地里给孩子送了不少东西,却没给钱,他知道冯科不会要。

  冯科走后,卓风才说话,“你想怎么做?”

  看得出来,他是非常不想跟冯科合作的。

  我无力的摇头,轻轻扯他的手,“老公,我知道你担心我出事,所以想多出时间来陪我,冯科这边知道的比我们多,做事也比我们顺手,你不相信他就可以不用,但是你就要亲自过去查了,那我也要跟着,是不是就更麻烦?现在他也不是狮子大开口我们给了就是了,不就五十万吗,分三次给他,看他表现,一旦他有不对的地方我们立刻撤出来也来得及,是不是?”

  他突然就笑了,抓我手在嘴边轻轻的亲了一下,“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我挑眉,“什么?”

  “他是借花献佛,你以为他缺钱吗?他能在巨额的欠款下还开了工厂,说明他有本事拿到这五十万,但是他却来找你,你想想是为了?”

  望着卓风怪异的表情,我脑海中再一次回想起了冯科说过的话,“我爱你,你不相信。”

  我还真不相信,卓风为什么要相信?

  “你吃醋也吃的太离谱了,我都不相信他这个人,别的更不会想啊。”

  卓风轻笑,“不想是一回事,但是他想了。”

  哎!

  这件事暂时搁着,卓风没答应,我没跟冯科联系,冯科更是没催促,可两天后,发生事儿了。

  卓风公司临时紧急会议,才上市就出现了股票动荡,竟然是有人不小心放错了报表,导致他的账户上亏损了不少。

  他走后没多久,我的病房就来了一个陌生人。

  是个医生,说是给我做检查,我起初没当回事,就想着是临时检查身体,最近都没下床,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不想他才走,我这边又见血了。

  好在医生来的及时,发现药里面的不对,及时制止,不然这个孩子又没了。

  卓风赶回来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立刻叫人调查视频,却早就被人做了手脚,查不到蛛丝马迹。

  我当时都没怀疑,自然是没看到那个医生的样子的,门口的保镖们也都没在意,想找这个人无意识大海捞针。

  卓风暴怒,叫人当时就开除了当时的一些值班医生和护士,闹的整个医生都不得安宁。

  我也劝说不得,打了针躺在床上精神都没有,眼皮都没睁开,只看到他暴躁的身影在门外徘徊,声音震荡的我心口剧烈的震颤。

  再一次回来,卓峰要求转院,医院的院长过来交代就差给我们跪下来,因为卓风远近闻名,这要是因为这件事淋湿转院了,那这个医院怕是以后都很难再开了。

  我拉卓风的手叫他被动怒,他一直盯着我的脸看。

  “卓尔。”

  “别闹了,我没事不是吗,好在医生当时发现的及时,没多大的事儿,我想好好睡一觉,你叫之前的医生回来,他知道我的身体状况。”

  我给医院一个台阶下,医院这里竟然能叫一个假扮的医生随便进出拿到药这已经是医疗事故了,可这件事还是奸人所害造成,不能全都怪医生,一句话就毁了人家的工作,实在不道德。

  卓风还在发脾气,没同意我的话,也做了让步,“换个医生过来。”

  这件事闹的医院都戒备起来,晚上当值的医生由从前的一个变成了五个,药物室的小护士也换了一茬新的,好在事情不大,可卓风还是整日发愁的精神高度竞争。

  几天后,他终于撑不住了趴在我身边就睡了一整天,我不得不跟他商量跟冯科合作。

  卓风揉了一下眼睛,无力的一点头,“也好,给他五十万,但是我不会叫他跟你直接联系。”

  我不禁笑出声来,“你就吃他的醋吗?当初顾程峰照顾我的时候你怎么不拦着呢?”

  他没吭声,挑眉看我一眼,一片的疲倦。

  我心疼的捏他脸,“好好休息吧,去刮刮胡子。”

  “恩。”

  他起身去了卫生间,房门都开着,偶尔回头看我一眼,这样的紧张叫我都不敢放松。

  “你好好看着镜子,别看我啊,我没事,我这人在这,门口都站了六个保镖了,肯定不会出事。”

  卓风不应声,眼睛通红,只盯着我的脸看,生怕一眨眼我就飞走了。

  几天后,冯科叫人送来了一个人。

  男人很矮,估计也就一米四的样子,很胖,走路还有点跛脚,他却是整件事请里面至关重要的人,他是徐志鹏一直跟在身边的打手,但是这次徐渊被抓,徐志鹏走的匆忙,此人就被忘了。

  看他身材矮小,力气非常大,冯科找到他的时候可是叫了十多个人才将这个人抓到,据说他还在少林寺习武学了十来年。

  他手腕都比我的大腿粗,一双眼睛凌厉的像刀子,被绑着来的,身上不知道伤了多少地方,嘴巴都被刀子划开了,只简单的消毒,但是还肿着。

  卓风踢了那人一脚,这一脚力气不小,男人痛的趴在地上很久都没动弹,再次抬眼,就是一双凶狠的眼神,恶狠狠的哼了一声,粗犷的嗓音说,“一对儿狗男女,要么杀了我,要么就放了我。”

  卓风冷笑,挡在我跟前,背对着手,“这两条路都不会给你选,我只会废了你,并且将你送进去,少则十年,多则二十年,你如果手上还有人命,那你就真离死不远了。”

  那人哈哈大笑,卓风又是一脚,狠狠的踹翻那人。

  咚的一声,那人仰头倒在地上,不断地抽搐,很久才平稳下来,这会儿也终于老实了,只看着他的样子,怕是也什么都不会说的。

  可卓风好像压根没想叫他说什么,只是想出去,打了那人一顿叫人抬走。

  在门口的时候,那人突然大叫,“我可以告诉你他在哪里。不求你放了我,别动我老婆,她九个月了,要生了。”

  既然有家室,竟还做伤天害理的事情,这时候护着老婆孩子图个什么呢?

  卓风回头瞧我一下,皱眉对那人说,“我老婆才一个多月,可徐志鹏就用了三个办法要来害死她们,我去哪里要人?你觉得你现在跟我说人情,我会给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