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83节

  第789章 老子就是看不惯他

  那人被带走了,怎么处理的我不知道,不过走之前在医院后面被围殴了一个小时,卓风说找不到给我下药的人,就先用那个人开刀。

  那个人还是招了,换来了卓风不动他妻儿的办法,其实卓风本没有想要对他妻儿下手的想法,不过是给那个人个下马威,方便他问出东西来。

  但是徐志鹏这个人还真是行踪不定,冯科那边找了半个月都没任何消息,矮胖子打手交代出来的人也只是给我下药的医生,是个才毕业的大学生,还没找到工作,为了第一笔钱,不得已做了这样的事儿。

  那个人站在我们跟前的时候叫我想到了刘豆,刘豆当时也是大学才毕业,看着就是愣头青,说话做事直来直去,可他心不坏,做事稳妥,眼前这个人还真是白瞎了他七年的医学研究,就算是我们毁他前程自己也是前程可言的。

  “卓风,按照正常程序走吧。”

  换做从前,我肯定会原谅他,可我现在,心里早就横了一把刀子,这样的恶人不早点解决,以后就是会害死别人,他现在下药给我,那以后就敢在手术台上亲手杀人了。

  卓风点点头,当时就打了电话,叫人将他的档案上添一笔,话不多,简单一句话,“曾经帮人下药给孕妇。”

  只这一句话,他的一生都不会再可能从事医学行业,甚至也会影响别的工作。

  那孩子一点悔过的意思都没有,瞪着三白的眼睛,满脸的愤怒。

  卓风实在不想看他,叫人将他送走,这才安生了。

  晚上陆少过来看我,提了不少东西,补品和水果拿了很多,身后跟着开心,两个人笑呵呵的进来。

  陆少本想抽烟,想了想,习惯的将烟放在了耳朵上驾着,拉着开心坐在靠着窗户那边的沙发上。

  卓风还在低头忙,他临时开了一个电话会议,还没结束,陆少也自然没说话。

  等了约末十来分钟,卓风才放下电话,这陆少就憋不住的问,“你不如把公司搬来医院,照顾我家妹子就是这么照顾的?”

  卓风笑笑,回头温柔的看我一眼,笑着说,“没办法,最近公司事情太多。”

  陆少满脸的不高兴,“哼,你是事情太多还是舍不得那点钱,老子回头给你点,损失就损失了,这要是一尸两命你上哪里哭去?”

  卓风脸色大变,没吭声。

  显然,陆少来这里是来给我出气的,之前出事的确是因为卓风突然离开才会被人钻了空子,可也是没办法,坏人可是防不住的。

  “陆哥,我这不是没事吗?”

  陆少哼了一声,还想再说什么,开心推他,“少说两句。”

  陆少呵呵一笑,揉了一下开心的头发,“成,不说了。”

  我偷笑,陆少也笑眯眯的。

  他们一直想要孩子都没成功,医生说身体没事,这个看缘分了,所以陆少也没在强求,最近两个人也很少外出,公司上面的事情反倒是多了不少,开心接了几个广告后再没露面,不过瞧着她心情好了不少。

  瞧着身边的人一个个都好起来,我也会心情舒畅很多。

  “卓风,我想吃樱桃。”

  卓风看一眼桌子上放着的盘子,皱眉,那樱桃是冯科买来的,他没动,想了一会儿就将目光移到了陆少那边,问他,“来了不买樱桃干嘛来?”

  陆少吸了口气,“我哪里知道?现在樱桃又不新鲜,我就没买,想吃?”

  两个人多长时间不斗嘴了,听着还挺有趣。

  卓风恩了一声,“卓尔想吃。”

  陆少点头,拿了电话出来,眼睛在我跟卓风跟前看,突然好像看到了什么,惊愕的大叫,“那不是有吗,樱桃吃多了不好,再买也是不新鲜的。”

  卓风嘶的吸气,“废话多。”

  陆少一挑眉,眯了眯眼睛,“哦……”声音拉的老长,“那我知道了,冯科买的吧?呵呵,成,我叫人给送过来点。”

  我偷笑,开心也跟我一起偷笑。

  两个男人眼神内容复杂,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再没说话。

  气氛有些怪,开心叫陆少先回去,她说要留下来照顾我几天。

  陆少瞧着开心,眼神一耷,“我不走呢?你照顾我妹子我也得留下来才行,那谁,反正你心都不在这儿,你走吧,看你的股票去,别在这里碍眼。”

  陆少的手一挥,赶卓风,见卓风没动,继续说,“给我们腾地方,妹子还是要我们照顾才行。”

  卓风还是坐着不动,低头将盆子里面的樱桃全倒了,抽了张纸巾出来擦盆子,低头不吭声。

  陆少是急脾气,每每跟卓风斗气都是这样,他说了一堆,卓风不吭声,最后嚷的两个人开始动手,瞧着现在苗头不对,我不得已劝说,“陆哥,卓风最近都不忙了,你们回去好好休息,你公司不是也很忙的吗?”

  陆少哼了一鼻子,“老子就是看不惯他,自己就想着赚钱,那破钱赚那么多做什么?你能买了全天下是怎么地?你看看卓尔,你好好看看,她都瘦成什么样子了?你当初说什么来着?啊?你亲口跟我讲,卓尔只能你照顾,谁都不行。我看,卓尔除了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最危险,跟被人都很幸福。”

  陆少可是刀子嘴巴,还是黑心肠,戳卓风软肋的时候从来不会手软,说的都是伤他的话。

  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说卓风不如我的前夫,无疑是给卓风的脸上戳了血窟窿再洒了把盐。

  卓风还是不吭气,自己忙自己的事儿。

  给我切好了水果递给我,继续翻开了文件。

  他越是这样陆少越是生气,急的脸色都变了,大骂卓风,“混蛋东西。”一伸拳头,砸在了卓风的肩头上,“跟我出来说。”

  开心担心两个人打起来,我拉着开心姐姐不用管,谁对谁错我都知道,我谁都不怨,两个人还都是为了我好,我谁都不能帮,更知道他们闹不僵,多一个人插手了反倒不好。

  瞧着开心的紧张我就拉着她说话,问了她一些家长里短,临了还多嘴的问了她孩子的事情。

  说完我就后悔了,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不想她很是不在乎的说,“没事,我都不想了,之前的事情我都想通了,那群男人都死了,我也不在恨了,孩子的话看缘分了,陆豪说不能生就找别人生,我还没想好呢,等等再说。”

  我没回过神来,刚才开心说之前的那群人都死了?

  陆少做的?

  我大睁着眼睛望着她,不敢相信的问,“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就是卓哥才回来那段时间,两个人一起做的,你不知道吧?”

  第790章 跟我一起睡

  我还真不知道。

  那时候我知道卓风才回来,很忙,不过那时候我们是很少见面的,我当时还跟沈之昂是夫妻呢,自然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并且那时候卓风回来身上也背着一条人命呢,他转身又去帮陆少做这事儿?

  我到抽口气。

  开心又说,“不是他们两个动手,不过也差不多了,两个人找了不少人过去,都是打手,那下手肯定重,那群人也都是身上背着好几条案子的人,自然白道上的人是希望被抓到,不过抓到的时候都是死尸了。”

  陆少是黑社会发家,卓风的家庭背景也是,我能想到他们报复人的手段,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开心姐姐,陆哥没对你说这里面的细节吧?”

  开心摇头,“就说人没了,我的心也就舒坦了。”

  或许这是好事呢?不过这些人的背后主谋是张博远。

  陆少当时就说张博远一定不能轻饶了,奈何他最近因为开心姐姐没时间去做,现在过来,是否就抓到了好时机?

  张博远的私生子是徐志鹏啊,这都是一家人,背地里多少勾当,那只有他们自己家人知道了。

  不过这件事,我还真不想插手,我知道陆少做事的手段,开弓没有回头箭,我胡乱插手只能叫事情更严重。

  “开心姐姐,以后就天下太平了,你要跟陆哥好好过日子啊。”

  我笑着安慰她。

  她也对我轻笑,轻拍我的头说,“傻丫头,你还安慰我呢?现在该担心的是你自己,卓风这都走不出去,一出去了你就有危险,你想过是因为什么吗?”

  因为什么,还不是徐志鹏那边想要我死,想害死我跟我孩子的吗?!

  开心说,“徐志鹏还没那么大的本事,你再想想。”

  啊?

  我不明白了,现在还有谁不希望我跟卓风在一起啊?

  我摇头,我真不知道。我跟卓风在一起能够影响别人利益的怕是也没谁了,张博远那边比较远,手不会拉的这么长,那会是谁?

  “开心姐姐,你是不是听陆哥说了什么?”(!≈

  开心摇头,“就是觉得这件事不简单,徐志鹏再厉害也是个到处躲起来的小偷,他的打手都跑了,你说他能潇洒多久,我看啊,背后还有别人。”

  我吸了口气,她说的也对,可我没想到会是谁,怎么我跟卓风在一起就天都要塌了吗?为什么都不愿意看到我们字啊用好奇啊?

  我不懂的皱眉,实在想不通。

  开心说这是她自己胡乱猜测,可她说的也的确有道理。

  不想叫卓风胡乱担心,这个想法我也没告诉卓风,瞧着两个人在外面闹够了进来,有说有笑,事情就给忘记了。

  晚上的时候,我估计是吃坏了东西,起来上厕所,卓风一直睡在我边上,听到动静就醒了,他最近睡眠特别的轻,哪怕我翻个身他都要过来看我一眼,我有些时候翻身拉被子,就看到他帮我,这会儿我已经很小心了,他还是听到了声音,问我去哪里。

  我捂着肚子说,“我要去厕所,好像吃坏了东西。”

  卓风急了,抱着我往卫生间走,手轻轻一拽,睡裤都蜕了下来,告诉我说,“我在门口,你别乱动,完事了叫我。”

  又不是第一次这样照顾我了,可我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的,轻轻推他,“出去出去,很臭的,我马上就好了。”

  我肚子痛的厉害,好在还真的只是吃坏了东西,完事了起来冲了马桶,裤子还没提呢,卓风就进来了。

  味道不小,我难为情的热了脸,“卓风,你干嘛,我没事,我没事,你快出去。”

  他也不吭声,帮我穿上裤子,洗了手,这才抱着我往外面走。

  我埋头在他怀里,痴痴的笑,还真是不好意思。

  卓风却愁眉不展,放我下来就叫门口的保镖去找医生过来,值班医生都换了好几茬,其中给我主治的医生一直都在,最近都因为我直接睡在了医院了。

  他听到消息就跑了过来,一问是我吃坏了东西才放心下来,抹了把脸上的汗水说,“现在不能乱吃东西,我不是交代过了,是不是吃多了樱桃?”

  我点头,其实也没多吃,就是比规定的多吃了一小把。

  卓风回头看我一眼,显然他是在怪我,我馋嘴跟他撒娇来着,他还不得不给我,没想到结果会这么严重。

  医生又说,“不能多吃,规定多少就是多少,你现在的用药对很多东西相冲,等下个周就可以随便吃了,但是为了生产顺利,还是不能乱吃东西,不然生的时候很费力气。”

  这倒是真的,我见很多孕妇胡乱吃,不控制体重,导致胎儿特别大,那生产的时候可真的太费力了,母亲和孩子都痛苦。

  卓风还听医生交代了什么才放他走,房门一关,卓风就走了过来,往我身边一坐,吸了口气,半晌才说,“不听话?”

  我噗的笑出声来,“我听话。”

  “听话还不睡觉?”

  我笑呵呵的碰他的脸亲了一下,“那你跟我一起睡。”

  “恩,你先睡,我看你睡了我再睡。”

  我心疼他,人都这么瘦了,还不好好睡觉可不行,“不要,跟我一起睡,要不我也不睡了。”

  他无奈的蹙眉,还是妥协了,回头关了灯,睡在了我身边的折叠床上。

  我眼睛闭起来,这困意就上来了,可还是能感觉到身边注视的目光,卓风还是不放心我。

  梦里我睡得不是很踏实,总觉得身边有人在跟我说话,我翻了个身看到睡在一边的卓风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在一翻身,吓了一跳。

  窗户外面站了两个人,面对面站着,黑影拉的老长投在地上。

  我大叫,“啊……谁?”

  卓风立刻犹如弹簧一般从床上坐起来,看看我,看看门口,赤脚跑过来,“怎么了?谁来过?”

  保镖也听到了声音闯进来,双双红着眼,“卓总,怎么了?”

  我指着窗户的方向,“有人。”

  卓风给保镖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跑了出去,另外一个则站在窗户往外面瞧,“估计是路过的,卓夫人听到了对方说什么还是见到对方要翻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