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84节

  第791章 冯科来了

  我揉了揉眼睛,叫自己清醒,确定是两个人站在外面说话的,可我一喊叫,房间灯亮起来的功夫人就跑了,“是有两个人一直在说话,我起身叫了一声他们就跑了。”

  卓风眉目凝重的看着我,对我点点头,叫保镖先出去,抱着我等着跑出去的保镖回来。

  很久那个保镖才回来,满头都是汗珠子,大口喘息说,“没追上,骑摩托跑了,我叫人去调监控了。”

  卓风咬了一下嘴唇,他这是生气了。

  我轻轻捏他手,“或许是恶作剧呢。”

  “肯定不是,你先睡,我在旁边,该不会再来了。”

  我拉着他,他不睡我也不想睡,他实在没办法,侧身躺在我身边,“睡吧,我也睡。”

  实在太困了,我最近就是嗜睡的厉害,躺下就想睡。

  早上醒来,才知道,冯科来了。

  他坐在之前陆少坐着的位子上低头翻看电话,我起身他才抬头看我,脸色也不是很好,“醒了?”

  我点头,看一眼周围,卓风不在,卫生间传来水流声,该是在洗漱。

  冯科来的真早,才五点啊,“你干嘛这么早来啊?”

  他嗯了一声,很是无力的说,“出事了,我工厂出事故了,我一夜没睡,看到卓风给我的微信我就过来了。”

  我不紧眉头一皱,他才开始施工运转就出事了,那问题可就大了,“没事吧,有什么困难吗?卓风找你做什么啊?”

  “恩,我也想知道,他还没说,等一等,七点之前我要赶回去,工人都在闹市,我现在时间很紧。”

  的确是,出事了工厂肯定要安抚,都才去的新工人自然是不团结的,一旦出事谁都想从中获利,光是赔偿就是不少了。

  “哦,那叫他出来吧,你好早点回去。”

  我倚着身后的枕头,想叫自己舒服一点,最近身体困乏厉害,睡醒了也还想再睡,可冯科在,我继续睡就显得不礼貌了。

  “你没事吧?”他眉头打结的看着我,一脸的疲倦,看起来还挺可怜的。

  我摇摇头,没吭声。

  他继续说,“最近徐志鹏消失的没了影子,估计是躲起来了,我没查到任何出行记录,应该还在市内,不过暂时没什么消息,相信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闹你了。”

  希望是吧,我现在就想保护好孩子,至于别的,我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冯科,你吃早饭了吗,我叫人去买,吃完了再走吧?”

  “不用。”卓风听到了我的话,从卫生间出来就直接说,“我给买了叫他路上吃。”

  我心里发笑,卓风吃醋吃成这样还真是叫我很意外。

  冯科了然的笑笑,问他,“说吧,找我来什么事儿,我那边事情也很重要的。你给我多了五十万也解决不了三个死人的事儿。”

  死了三个工人?那事情真严重了。

  卓风嗯了一声,擦了擦流水的头发,放下手里的喷子,洗好了毛巾起身看我一眼,对冯科说,“昨晚上的人我估计是徐志鹏的人,你那边人要是够的话给我分两个。”

  冯科一怔,“昨晚什么事儿?”他紧张的看着我,一脸的担忧。

  从前我看不懂冯科,总觉得他脸上的表情很少,冷的像个只会工作的工具,亲情友情爱情都没有,有的只是利益,可最近相处下来,却发现其实他的表情变化其实很丰富的,担忧的,无奈的,冰冷的,发狠的,发怒的,多的我有点不认识他了。

  他的眼睛一直在我身上来回的扫,卓风注意到了一转身,挡在我跟前,我就看不到冯科。

  他手里的毛巾还有点温热,盖在我脸上很是舒服,我躺着没动,任由他给我擦脸擦手,等擦完了才回答冯科的话,“昨天晚上两个骑摩托的人在窗户外面说话,什么都没做,我这边人手不够,查了半宿都没什么线索,你那边的人多了就给我分来两个。钱我会再给。”

  冯科眉头的痕迹更重了,盯着我的脸看了又看,最后一点头,“钱我不需要,人可以还给你。”

  原来卓风不光多给了冯科五十万还将自己的人也分了过来帮忙,难怪卓风这边的一些事情都是他亲自来做了,我都好几天没看到李哥了。

  我说,“那就叫李哥回来吧。”

  卓风点头,那边冯科也点头,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脸上的担忧似乎比卓风还要厉害,紧抿的薄唇上都写满了担忧两个字。

  静默了片刻,他才说,“我去查查,等我消息,三天后我再来。”

  冯科做事真的是太叫人放心了,他有些时候话不多,可就是做的比较稳重,说三天就是三天,第三天来的时候带着他的小儿子,小孩子估计才哭过,看到我愣了一下,松开了冯科的手朝我跑过来,“阿姨,阿姨。”

  他都学会了中国话了。

  之前我就喜欢这个小孩子,听他说中国话我更是开心的紧,想要抱他上床,卓风见我要弯腰,一把将小孩子提了起来放在床上,嘱咐他,“别乱动,阿姨身体不舒服。”

  小孩子一点头,泪眼汪汪的看看我,又看看冯科。

  冯科用法语说了什么,小孩子才转头看向我的肚子,“阿姨,你要生妹妹了吗?”

  我笑,“是啊,你喜欢妹妹吗?”

  “喜欢。”

  冯科说,“我没时间照顾他,你帮我看一天,我跟卓风出去一会儿。”

  卓风一听要出去,直接摇头,“不行,我出不去。”

  他担心我出事,可一直都憋闷在医院里面也不是个事儿,但是已经有了前车之鉴了,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叫卓风这边后悔,更何况,我也是希望卓风多陪我的,最近身体不舒服,整个人也变得胆子小了。

  冯科使劲皱眉,“只有一天,不会出事,你必须亲自过去看看,这个人我搞不定。”

  卓风狐疑的看冯科,又看看我,不懂的问,“是谁?”

  “你弟弟。”

  我大惊,卓风的弟弟?卓不凡吗?所以那两个人过来吓唬我是卓不凡找人做的?我十分不相信的摇头。

  冯科又说,“郭渊。”

  第792章 卓风的弟弟

  郭渊都快被我们给忘记了,之前卓振东才去世没多久,阿姨就找了个自己家的亲戚过继给自己当儿子,可是后来卓家出事破产,这个人就销声匿迹了,不想现在又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

  我不懂的问,“郭渊怎么会这么做的?”

  冯科说,“不是他做的,是他被人指使做的,当天晚上的两个人其中就有他一个,他非要见了卓风才肯说话,我不能动手打了,到底是卓风的弟弟。”

  这倒是,可卓风从未承认过这个弟弟。

  卓风很是为难,他是想过去的,又担心我,看看我,看看冯科,没吭声。

  冯科又说,“你不去这件事就没办法解决,两个人我都找到了,其中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是郭渊的同学,那主谋就是郭渊,他把你搬出来,我这边就没办法下手。”

  卓风深吸口气,看得出他是不想护着郭渊的,直接说,“该怎么办怎么办,打一顿再说。”

  冯科愣了一下,笑了,“知道了,帮我照看他。”

  小孩子倒是很懂事,长高了不少,跟冯科挥手说再见,就笑着看向我。

  我问他,“为什么哭啊,小男子汉可不能总是哭鼻子啊。”

  他呵呵的笑,自己擦鼻子说,“我想妈妈了。”

  我心口一阵难受,小孩子需要妈妈,也需要爸爸,少了哪一个都不行的,他要是从小到现在都是冯科一个人照顾也就好了,偏偏是中途换了父亲又换了父亲的,自然是可怜。

  卓风盯着那孩子看了半晌问,“你爸爸没告诉你妈妈去了哪里吗?”

  小孩子点头,“说了,可我想去找她,爸爸不让我去,就打了我。”

  冯科还打孩子?难怪小家伙一大早上来就鼻子了。

  我看他身上,没伤痕,问他,“你爸爸打你哪里了?”

  “屁股。”

  他自己撅着屁股给我看,倒是没事,估计就是吓唬吓唬他,可小孩子哪能打呢,冯科这人再阴险也是爱孩子的,以前他就从未对孩子红脸过。

  我心疼的抱着小家伙,卓风担心他闹了碰到我肚子,将孩子抱出去,叫保镖带着他玩儿。

  没说会儿李哥回来了,告诉我们说郭渊不说话,非要见卓风。

  卓风又为难起来。

  我劝说他,“你还是过去看看吧,或许他有什么事情只能跟你说呢?你不去反倒不好了。”

  卓风看时间,拿了电话出来,“我给陆少打电话,叫他过来,别人看着你我不放心。”

  我心想,陆少那破嘴,还不如不来呢,就知道气人。

  可陆少倒是来的快,没过半小时就过来了,笑眯眯的看着我,听着卓风跟八九十岁唠叨没完的老人一样跟他嘱咐了半小时才不得已皱眉赶走卓风。

  陆少呵呵一笑,无奈的看着我,问我,“你说,他是不是神经病?”

  我笑出声来,“那陆哥敢不敢当着他的面这么的说他?”

  陆少很是无所谓的耸肩,“你以为我不敢,每次都是给他面子不爱说他,整天神经兮兮的,还是叫你出事,这是什么,是关心不够,他啊,就是脑子少根筋。”

  我倒是觉得卓风太过关心我了,把我当易碎品一样护着,其实我很好的。

  陆少却说,“要是我啊,就把你送到周围都没人烟的地方去,好好照看着,周围上了锁,再放失调狼狗,黑天白天都有人巡逻,肯定不会出事。”

  我一听咋这么不对,不禁生气的捶他,“陆哥拿我当犯人呢?”

  他呵呵的怪笑,拉了条凳子坐下来,将我上下打量,跟着就皱了眉头,先是叹了口气才说,“难为你了,身体不好还怀孕,你说卓风是真心疼你还是怎么地,他想要孩子自己生,何必叫你遭罪?”

  其实还真不怪卓风,是我自己非要生的,并且没想到孩子来的这么突然,我也想好了,我也不是非要自己生,实在不行就出国招人帮忙呗,代孕在国外是合法,可现在孩子有了,我就像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呢。

  卓风一直没说什么,他也早就在国外找了人了,却因为我没松口就没实际操作。

  不过想来,这么麻烦的叫我们都在医院里面憋着还是我的不对了,我如果不坚持,也不会整天叫卓风跟个神经病一样紧张兮兮的。

  “陆哥,不怪卓风,是我坚持的。”

  “哼,你就护着他吧,那个傻逼,整天气人,不说他了。问你件事儿啊。”

  我挑眉,接过来他给我的温开水,吹了口气,“什么?”

  “你知道佳佳去了哪里吗?”

  佳佳?不是一直都在他的公司,怎么还来问我?

  佳佳……

  哎?我好像之前听卓风说起过,说佳佳喜欢陆哥的,我当时没太在意,当时也觉得喜欢陆少是肯定,他这个人就是魅力大,并且佳佳一直都没表现出来喜欢啊,她就是个认真工作的大姐姐。

  我狐疑的看着他,瞧着陆少脸上的不对,他这是……

  “陆哥,开心姐姐可是都跟你结婚了,你也该收收心了。”

  他哼了一声,嘴巴歪了歪,“不跟你扯没用的,我哪里不收心了?就是觉得对不起她。”

  我惊吓不小,捂着嘴巴吃惊的看着他。

  他又叹息一声,“那天我喝多了,开心也不在,我就打了电话叫她去接我,当时都半夜了,我喝了不少,我想着我都这样了也不能做什么禽兽的事儿,谁知道……咳咳。”

  我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他尴尬的揉了揉脸,“别那么看着我,我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所以想找她问问,至少给给她个补偿吧,哎,你说我就那么禽兽吗?我都多大岁数了,我想我衣服脱了,还在酒店,肯定就是自己瞎折腾呗,可就是想着不太对,她隔天就辞职了,公司都没拿。我琢磨着不太对,可人还找不到,这都过去半年了。”

  我被吓得不轻,佳佳也就是半年前的有一天给我打了电话,问我做什么,说请我吃饭,我当时晚上还有会议,跟她像往常一样吃了饭就回去了,她还问我是不是安全到家了,我当时真的是没在意这件事,谁会想到会变成这样啊。

  听后我很久都没回过神来,这个事儿,太过震惊了。

  “陆哥,佳佳姐喜欢你啊?”

  “来的时候她就说了,喜欢我,跟了我六年。你知道我那时候多混蛋,没往心里去,以为小姑娘就是想找个好工作,我也信任她,没想别的啊,哎,后悔啊,你说这件事要是被开心知道了指不定怎么样呢,我都要愁死了,半年了,愣是没找到人。”

  佳佳能去哪里啊,陆少都找不到我就更不知道了。

  看她微信都很久没更新了,我再翻看朋友圈,她竟然不是我好友。

  我懊恼不已,当时不管是不是因为工作都那么护着我的人,我却一直都没放心上,现在想找都找不到了。

  不过陆少这么着急,肯定不光是后悔,我可不相信他会因为一夜情就对谁念念不忘了,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