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86节

  第795章 妈的,烦死我了

  二叔看赵启一眼,没吭声。

  二婶尴尬的笑笑,“去看看吧,都是自己家里人没事的,不用你招待,我们自己随便着呢。”

  我本就看赵启不顺眼,不过最基本的礼貌我还是给的,并且我是看在二叔的面子上,不跟赵启计较,跟二婶说了句客套话就出来迎陆少。

  一见我出来,陆少拉着我就往里面的书房走。

  卓风跟在身后,小心的看着我。

  陆少不耐烦的皱眉,“又没事,你别跟着,我跟卓尔说点事儿。”

  卓风没听到一样,还是跟着。

  我冲陆少笑笑,“陆哥,你瞒不住的,叫卓风跟着进来吧。”

  陆少哼了一声,自己先跨步进了书房。

  书房里面,陆少自己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我跟卓风坐在对面不远处的小凳子上。

  卓风担心我腰酸,还将我身后放了个小垫子。

  陆少哼唧了一会儿才说,“我找到佳佳了,不见我,但是我看到了她的孩子。妈的,烦死我了。”

  我心口一颤,难道佳佳真的自己带着孩子过呢?

  不等我们发问,他又说,“我叫人打听了,孩子年龄差不多,可这孩子是谁的谁都不知道,佳佳自己开了个小商店,小家伙才一岁,到处跑,我看着真稀罕。”

  陆少喜欢孩子,当时艾漠骗婚的时候他就想了实在不行就带着孩子过,可谁想到艾漠后来做了引产手术,陆少自己消沉了很长时间。跟开心在一起后,他一直都在想办法,可又不想叫开心多想,孩子的事情就暂时搁着。

  若非佳佳这件事,他该是还在努力的想在国外找代孕的人生孩子呢。

  可现在佳佳有了孩子,陆少就乱了。

  其实他喜欢孩子没毛病,但是不管是谁生的孩子他都无所谓这一点我就有点接受不了。女人可是不会给自己不接受的男人生孩子的,难道男人只要认准是自己的孩子就都接受,并且非常喜欢,那他的道德底线是什么?

  不禁想,陆少真是渣男,管不了自己下半身,到处放种子实在可恶。

  我不高兴的嘀咕,“陆哥,你怎么不做结扎,真害人。”

  他一怔,转头瞪我,脸色不大好,可他没吭声,那眼神要吃了我。

  卓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挡住了我的视线,看不到陆少的眼神,就看到他递给我的一盆子水果,跟着转身的警告陆少,“自己的屁股擦不干净,你瞪谁都没用,那孩子是无辜的,佳佳也是无辜的,开心更无辜。”

  卓风背后的陆少很久后才传来一声轻叹,跟着说,“我知道,我他妈是混蛋,可当时我真的是喝醉了。”

  简直是屁话,喝醉了就是畜生了?

  “陆哥,你自己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还找理由,这如果被开心和佳佳知道了,两个人肯定会把你大卸八块。”

  陆少没应声,只长久的在那边传来一声沉重的叹息。

  卓风也说,“你自己想好怎么办吧,开心好不容易稳定下来,你现在就出这个乱子,开心肯定不能接受,不管孩子是谁的,你都必须查清楚,至少给佳佳一个好的安排。”

  陆少继续叹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声音就沙哑了,“恩,我知道,我也在想,不过我找卓尔还有别的事情。”

  我歪着头,轻轻推开卓风,他递给我一颗葡萄放嘴里面,这才坐下来,“找卓尔能做什么?你不如跟我说。”

  我现在还真是做不了什么,三个月了,也没显怀,医生说我身体倒是不错,只是之前见血了,也还是多加小心才行,卓风依旧当我是国宝级的人不肯叫我做什么。

  陆少这边有事找我,怕是真的要卓风出面了。

  “谁都一样,你们去找找佳佳,我想见她,当面问清楚,我陆豪是混蛋,可不至于放着自己的女人孩子不管,佳佳跟了我那么多年,不管是什么关系,现在不能看着她一个人吃苦,不管是什么只要她开口就行。”

  这话听着倒是不错,可人家佳佳不要钱呢,只要家庭他陆少也能给?辜负了一个又一个,到头来伤害的就是他们自己三个人,还有一个无辜的小宝宝。

  我下意识的问,“那小宝宝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啊?”

  “两个,一男一女。妈的!”

  我吸了口气,对于一个喜欢孩子的男人来说,这就是天大的诱惑啊,难怪陆少这么在意并且如此发愁呢。

  “陆哥,你做好准备跟开心说了吗?我是说,如果佳佳想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家庭呢?你给不了的吧,并且事情肯定会露的,只是时间的问题,你不能一直都瞒着开心。”

  他恩了一声,很是烦躁,从沙发上翻身坐了起来,垂头盯着地面,想要抽烟,打火机打了好几次都没点着,生气的一甩手,香烟就扔了,打火机也不知道被他甩到了哪个角落,了碰碰一阵响,他急的起身在原地来回走,半晌才说,“先问清楚再说,妈的,孩子是无辜的,这里面都是无辜的,大不了把我拆了。”

  这不屁话吗,可还真是没法子解决。

  我看一眼卓风,他也看我一眼,用牙签戳给我一块火龙果,没事人一样。

  我无奈的笑笑,卓风现在可是一门心思想着我这边了。

  陆少看着我们更是烦躁,“别在我面前秀恩爱,还叫我吃不吃饭了?”

  我噗嗤笑出来,“陆哥,你烦躁也没用,这件事只能等,慢慢来,说不准佳佳姐的孩子不是你的。”

  陆少该是矛盾的,既希望孩子是他的也是希望不是,听我这么说,脸色更差。

  卓风笑了,“别气他了,我们出去,叫他自己琢磨。”

  陆少使劲皱眉,骂卓风是混蛋,继续躺在沙发上发怒。

  我跟卓风出来这会儿看到我哥哥肖老大也来了,身后跟着的……我嫂子?

  我吃惊的望过去,正欣喜,不想嫂子身后跟着的男人正笑呵呵的牵着两个孩子过来。

  肖老大脸上没什么表情,只看向我跟卓风,走了过来,声音压低,“我来了就必须走了,那边还有点事儿。”

  他在戒毒所还在工作的,能出来也是很少时间,不过我猜测他突然就想走不是因为工作,而是我嫂子。

  我抓他手,“哥,坐坐吧,我知道你觉得尴尬,可你的孩子不想好好看看嘛,都吵着找爸爸呢。”

  肖老大当时对孩子可是真的好的,毕竟是自己亲生,我以为他会看在孩子面子上留下,不想他说,“我不配做她们父亲,走了。”

  第796章 吃醋

  哥哥买了很多东西送来,之前他给我的钱我都还了回去,没想到哥哥没要,隔几天就有律师说哥哥将全部的财产转为了遗产赠与,差不多一千多万,分为了四份,我得到了四分之一,差不多三百多万,还有一套房子,就是之前在市内的那个五层的别墅,现在空置起来,到处落灰了。

  我看着他给我的东西,都是一些小孩需要的,袋子的提手上还有他手心上的温度,就好像捧着我心脏的一块温暖的毛巾,将我小心的包裹住。

  我心痛的望着他孤独的背影,不禁更加痛恨我那个姐姐来了。

  下意识的,我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二叔,他该是知道肖老大这件事。

  二叔满脸的悲痛,无力的对我摇头,始终是无法言说什么。

  这件事中,我们都是受害者。

  卓风劝说我,“叫他回去吧,在这里也是自在,回头我们一起去看他。”

  我点点头,“好。”

  这次不过是家宴,邀请的都是家里人,二叔这边自然都在,卓风姨妈也来了,意外是郭渊也来了。

  郭渊之前被人利用,卓风没追究,说是给他一个重新改正的机会,其实我知道,背后肯定是姨妈去求他了。

  当时我在洗澡,卓风帮我搓背,洗到一半的时候他被一个电话叫了出来,再回来脸色不是很好,就问我郭渊这边想怎么处理,我看出来他的不对,没有多问,不过当时也没想着追究郭渊,就说算了吧,不怪他,在那之后就没有提到郭渊了。

  郭渊脸上的伤还没好,该是当时伤的不轻,走路还有些跛脚,看到卓风的时候很是尴尬的笑笑,抓了抓自己的脑袋,走了过来。

  他说话声音很好听的,我记得当时他给我的印象像极了高材生的那种柔弱,没想到几年没见,他变的五大三粗的,皮肤也黑的不像话,肩头上满是肌肉。

  他低声叫我一声嫂子,之后再没说话。

  我笑笑,嘱咐他自己找地方落脚,要开饭了。

  他却仍旧站着。

  卓风问他,“想说什么等吃过饭后再说,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郭渊一点头,恩了一声转身就走了,他顺着人群自己去了角落坐着,眼神有点空洞。

  我记得他当时可是学习很好的呢,在郭家也是个受人瞩目的人,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就成了这个样子。

  我歪头看一眼卓风,问他,“老公,郭渊这几年不是都在上大学吗,我记得当时他可是学习很好的呢。”

  我以为卓风肯定会很不屑的哼了一声在不吭声,没想到他却说,“不是,一直都在我那边照顾姨妈,他辍学了,原因是大家斗殴,姨妈不想他出去惹事就关在了家里,这几年堕落不少,吃喝嫖赌抽一样没落下,你这是看他可怜想给他求情吗?”

  我对他拱了拱鼻子,“你吃醋啊?”

  他嘴角摸了个痕迹,笑的有点腼腆,好看的像桌子上才洗好的桃子,“知道还问。”

  我笑着多看他两眼,从前怎么没觉得他总爱吃醋的?

  我用手肘撞他一下,“你还什么是时候吃醋了,我怎么不知道呢,现在觉得真可爱。”

  卓风呵呵的笑出声来,屈指剐蹭我鼻子,温柔的说,“你没注意罢了。”

  是吗?

  我低头狐疑的想,不禁想到从前我跟顾程峰在一起时候的那段日子,卓风寸步不离的,还曾因为要看着我去了顾程峰家里照看我,后来就算我跟顾程峰在一起了想要那个时候他都看着,跟防贼一样。

  那或许就是吃醋了?

  我噗的笑出来,“老公,你真可爱。”

  他呵呵的笑着,歪头亲吻我,继续说,“走了,去看看都谁来了,我们也开饭了,你饿不饿?我给你单独炖了鸡汤。”

  我一听,笑了,“好啊好啊,我想喝,你做的?不是你做的我不喝的啊。”

  别人做的鸡汤我总觉得有些奇怪的味道,喝着特别扭,不过他做的就很好,尤其是我怀孕以后就非常想吃,现在想起来那味道就馋的厉害。

  今天来的人其实真不少,说是只有家里人,商场上的朋友也来了,意外的是冯飞也来了。

  许久不见,他没什么变化,只是今天不同的是他的身边多了个女士。

  卓风低头很小声的跟我介绍,“他老婆。”

  我以为冯飞的老婆会是那种很好看的类型,却没有想到她只是一个普通不能普通的女人,穿着打扮都很普通,踩着平底鞋,到冯飞的肩头,说的是德语,可她却是个实实在在的中国人。

  据说是从小就在德国长大,父母都是德国的生意人,至于做什么,卓风也知晓了,不过这次冯飞出事,她这边没少帮忙。

  我跟她握手,用用于交流,她英语说的很生硬,还算流利,她声音很好听,像枝头上唱歌的百灵鸟,说话的时候会挂着微笑,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他们跟我们打了声招呼,就被人领着坐在了别的位子上。

  这会儿时间也差不多了,卓风说了两句话,我们一席人就开始了今天的热闹。

  卓风其实也不是喜欢爱热闹的人,之前他很多次的客户陪酒都是破不已才过去,每次都回来很早,之前我想过他是否是因为特意要照顾我,后来才知道卓风就是不喜欢出席那样的活动,所以很少出面,不过他一般回来也都在陪我。

  我笑笑,夹了一块鱼给他,他第头看我一眼,握住了我的手,继续说话。

  他说的什么我大概听了,就是客套的官腔,说完了呵呵一笑,活跃了气氛,也坐了下来。

  他拿着我的手在怀里握住,另外一只手空下来问我,“吃什么?这个呢?”

  我笑点头,想抽手自己去吃,他伸着筷子递给我,之后说,“我喂你,别乱动。”

  我脸一热,乖乖的逼近了嘴巴继续吃,他那边忙的不亦乐乎,我就吃的高兴,看饭量差不多了,就算我馋嘴想吃她也不用给我了,之后才自己吃起来。

  他叫人给我煮了茶水送过来,我端着茶杯一点点的喝,他则一面喝酒一面吃饭,偶尔接过别人递过来的酒杯浅浅的饮一口。

  忙起来,我也起身给别人腾地方,跟他说了声上楼休息就带着嫂子的两个孩子回了楼上的卧室。

  才推门进来,姨妈这时候进来了。

  其实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想看到她的,自从跟卓风结婚后我都很少与她碰面,如今怀孕了我时常心情不好,更加不喜欢与她见面,不过是作为家里人的不得已交流。

  她自己坐在了我身边,笑呵呵的看着我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