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8节

  第74章 我没家

  顾程峰流氓起来还真没几个人受得了。

  卓风没搭理他,直接看向我,问我,“过来,跟我回家还是跟他一起走?”

  这算什么?之前把我气走了也不问问我怎么样,这会儿特意跑到这里来叫我难看吗?

  我受够了。

  “卓风,我没家,并且我现在有地方住,你回去吧!”

  顾程峰一脸满意,回头过来捏我脸皮,跟着油门踩紧,哄的一声车子飞了出去。

  在车里,顾程峰对我说,“彻底想通了就好,卓哥那跟咱们不是一路人,他老谋深算,自己不依靠家里,跟着我姐两个人白手起家,现在借用李思念家里收购了自己家的全部股份,还想继续做大,这份魄力和聪明是咱们这辈子都追求不到的本事,可他不能因为这些就将心思动用到我们的头上来,尤其是你,那就太卑鄙了,你早点忘掉他挺好,不然我哪里有机会?”

  他开车说话手也不闲着,回头过来捏我脸颊,跟着笑呵呵的转身过来亲我。

  我没躲闪,也不是很享受,就是麻木了。

  顾程峰带着我去了附近新开的小吃城,吃了里面最好的生蚝和燕窝,他看着我的小肚子,眉头直皱,“还是要多吃,光胀肚子不长脑子和肉,瘦不拉几的不好看,继续吃,还想吃什么?”

  我捂着肚子摇头,“再吃就吐出来了,我们走一走,消食。”

  他哈哈大笑,楼我肩头,“走,带你去公园逛逛,亲亲你。”

  臭不要脸。

  说是公园,其实是树林。

  进去后周围顿时阴冷起来,他搂着我,将我圈在怀里,低头亲吻我额头,有些凉,还带着几分甘甜。

  我仰头看着他,光线昏暗,可还是能看得清楚彼此的眼,灿若星辰。

  “卓尔,我老想你了。”

  我想说我也想他,却没有那么强烈,可我没办法开口,我只点头,勉强笑笑。

  他知道我有些情绪不对,没多问,继续说,“别有负担,忘掉一个人不容易。”

  我点头,趴在他怀里,很想说声对不起,却被他抢走了话头,“别想跟我说对不起,我不接受,真觉得对不起我了就喜欢上我。”

  我喜欢他,可我不爱他,喜欢和爱是不同的。

  我答应下来,仰头看他,他笑眯眯的眼睛里面好像有光泽,看着我也在微笑着,完成了一抹月牙形,“回去吧,这里有些冷,我们回去床上聊,我明天早上的飞机。”

  “啊?那么急吗?几点?”

  “五点。”

  太早了,我还没起床,我想了想,拿出电话,调了闹铃,又看看时间,还早,“我们早点睡,我起得来去送你。”

  他呵呵的笑,“不用,你睡你的,回去说。”

  到了家里,意外的,卓风也在。

  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纠缠我,一种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叫我无所适从。

  我局促的站在顾程峰的身边,看着卓风。

  他脸色依旧不好,低头抽烟,抽了两三根才说话。

  他又开始抽烟了啊!

  “卓尔,这件事我不对,别闹了,回家去。”

  卓风说这话的时候带着无尽的悲伤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我的心瞬间软了下来。

  顾程峰却拉着我往身后拽,“卓哥,卓尔在你那里太受气了,你也知道,她是直肠子,说话直接,脑子是聪明好用,可是情商太低,学也要一段时间,你又那么忙,没时间照顾她,我觉得在我这里不错,你认为呢?”

  顾程峰没说他来照顾,他也知道他照顾不到,最主要,他知道我不希望被人照顾,我一直都很自立。

  可卓风却认为,我始终都是孩子,因为我比他小。

  “顾程峰,卓尔不能一直住在你这里,你的房子能住的了多久?”

  我好奇的看顾程峰,他轻声咳嗽一声,回头冲我笑笑,这才说,“是,房子要卖掉了,国内在这里的生意已经全部撤回,房产和地皮也会变卖,可那不是因为是我父亲在管理吗,可现在我在接受,我没这么决定,手续是签好了,可我也有时间反悔的,我还在跟我家里商量。”

  卓风摇头,“变卖是肯定,留着也无用,你家里肯定不会同意,尤其是你哥哥那里。卓尔在你这里也始终不方便,车子要去租用才能接送她放学,最后这一年学业十分紧张,我会全程照顾她。”

  我泄了气,在卓风和顾程峰开出的条件之中,到底是卓风胜利了,而我呢?面对卓风的恳求,我做不到再一次拒绝的。

  “卓哥,这……那你不是要结婚了吗?家里那么多人,你还有家庭,哦,还有个总是欺负卓尔的小姨子,这样不好吧?”

  顾程峰终于说到了要害。

  卓风垂头,微微蹙眉,显然这件事他也知道,可他没有办法做什么,无力去阻止,所以最后的结果还是我要留下来,至少会留到这个房子卖出去之前。

  我想,躲一阵是一阵吧!

  卓风离开之前,还是叫我暂时想一想,回头看我的时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里面复杂的难看,我没敢躲瞧,直接跟着顾程峰上了楼。

  卓风在楼下又呆了一会儿才离开。

  顾程峰等我洗好了澡抱着我在床上撒娇,我担心碰到他还没全好的手和脚,他却大手大脚的好像八爪鱼一样将我缠住,猫一样在我脖颈间蹭来蹭去,跟着问我,“真的想好了?”

  我愣一下,“想好什么?”

  “不回去了?”

  我点头,“不回去了,不过过节的时候还是会看看,阿姨也是那边的保姆啊,我不看别人也要看阿姨的。”

  顾程峰呵呵的笑,继续在我脖子里面蹭,痒的我浑身难受,我轻轻推他,“别闹了,我们睡觉吧,早上起来送你上飞机。”

  “没关系,我在飞机上睡,你陪我说会话。”

  “好啊,说吧,说什么啊?”

  他不高兴的哼一声,“没话找话也要说,说说你在学校的事儿,李妍不跟你一个班了?哎,可可呢?没找你麻烦?”

  我想了一下,如实回答,“李妍在隔壁班,我的班是班,她是班,高可可好像去了美国,听说是家里安排的,暂时不会回来了。”

  哎,这么想,我认识的人已经没剩下多少了,不管是我讨厌的还是我喜欢的,都没多少人了啊。

  我深吸口气,顿时觉得自己是那么可怜呢。

  顾程峰也陷入了沉默,很久才感慨一样的道,“你啊,多交交朋友才行。”

  我也觉得是,“我会的。”

  隔天早上,我闹钟响了三声我就坐了起来,不想,身边的顾程峰早就离开了。

  看看电话,这才知道,他是早上三点的飞机,为了叫我多睡一会儿才这么说的,他说准备好了早饭在楼下热着,叫我先去锻炼身体回来再吃。

  我看着微信上的留言发呆,心口难受的厉害。

  顾程峰啊,如果注定了我要辜负你,那就叫我永远都得不到我姐夫吧,我想,这对我来说就是最狠毒的誓言了。

  我按照顾程峰说的的去锻炼,回来吃早餐。

  才洗了手打算出去,就遇到了来接我上学的卓风。

  他开了车门,第一句问我,“他呢?”

  我满不情愿的回答,“走了。”

  “正好,搬回家住。”

  我摇头。

  他却又说,“结婚的事情暂缓,你回家住,我看着你的学习,照顾你。”

  第75章 肖恩

  卓风的婚期延期了,据阿姨说,是无限期的延期。

  因为卓风和李思念之间又有了矛盾。

  我跑过去问过卓风是不是因为我,他却只是轻抚我的额头,摇头说,“你只管学习就好。”

  我就知道,他的事情几乎是不会跟我说的。

  “卓……姐夫,你,你别为了我,我有自己的生活,我知道我们不合适的,我知道我们不会在一起,所以我已经开始慢慢的改变我自己的想法,我就是想叫你好好的,知道吗?”

  我说都很没有底气,相比较他的婚姻,我还是希望我跟她在一起的,尽管我知道这么做是如何的不理智。

  他却没吭声,只将老师给我的书拿出来,用手里的钢笔戳了一个地方说,“这里不对,你的老师也有马虎的时候,这里的确是需要重点修改,但是不应该这样,你过来看看。”

  “……哦!”其实我想说,那道题是肖恩告诉我的,我回来的时候为了完成作业抄袭上去的,还没去看呢。

  我低头看一下,的确是有些不太对,这跟我所学的知识完全不符,我用了到时候考试也会给我判错。

  我及时改正,卓风就守在我身边,偶尔看看资料,偶尔过来看看我,我紧张到不行。

  不知道最近是不是没在一起的缘故,我总觉得和卓风之间离得很远,他不再是我从前所认识的那个姐夫,我也不再是从前那个傻的冒泡的笨卓尔。

  夜里,趴在被窝里,肖恩的微信如期而至,他每天都会给我发来一道数学题,今天却没有,只有一句剪短的问候,“晚上好啊,抱歉,今天家里有点事情,实在没心情写数学了,你自己自由复习,我们明天见。”

  我回复了简单的问候,不过是习惯性的嘘寒问暖,却不曾有半点的真心,不想他竟然回复了我,“抱歉,是家里的情况,我是贫困生,所以很多条件不足,尤其是资金,暂时没拿到奖学金,外出打工的钱还未到手,我怕是要与几天后的竞赛无缘了。”

  我理解这种心情,当初我在乡下的时候也是渴望上学的,可因为实在家里贫穷,家里也重男轻女,导致我到了十六岁都不知道什么叫上学识字。

  姐夫总说,人要懂得珍惜人才,所以在养着我的基础上背后还支柱了很多贫困的学生,其中一个我还曾见过,在他的公司做会计,能力很好,认真负责,人也很好,姐夫总说人品不会错,那钱就花的值得,是否会回馈,就无所谓了。

  我想,我可以帮帮他。

  “肖恩,我可以帮你。”

  “……不需要的,我只是发发唠叨,你也知道,贫困生总是在人群中不合群的,我也不例外,除了在网上,我没有朋友,你的帮助我很感激,但是我不能收,很晚了,早点休息。”

  我还发了很多,他却没有再回复我了。

  早上,我将这件事告诉了姐夫,姐夫没吭声,只是回头转给了我几万块钱,告诉我说,“你有能力支配这些钱,作为你今天的奖学金,是我给你的。”

  我看着那几颗零数了又数,最后直接将钱转给了肖恩一半,不想,他一直都没有接受,知道钱被退回来,都没有他的消息。

  我听说过很多人因为贫困而压力大忍受不住自杀的,越想越是心慌,迫不得已直接叫司机叔叔带着我去了肖恩的大学。

  他在论坛上有身份验证信息,他填写的是大一新生,在附近的一个著名的211大学度数学系,拿着这个消息和他的名字,叫司机叔叔带着我去了学校的办公室,一问便知道了。

  肖恩最近果然没去上学,老师也在寻找,家里那边联系不上,现在老师已经报了警,但是还没消息,叫我回去等。

  我惴惴不安起来,这件事揣在心里好几天,终于在肖恩的一通电话后得到了肯定,他家里的母亲病故了。

  我也跟着他的声音哽咽了很久,他又说,“谢谢你,谢谢你们,但是我现在心情很不好,我想没办法当面谢谢你,我要缓一缓,不要担心,你好好学习。”

  他的声音很苏,好像低沉的男中音,这与我见到的照片完全不同,照片上他是一个清秀的男孩子,比顾程峰要矮一些,身上穿着洗了掉色的衬衫和牛仔裤,却笑的很阳光,眼中有无限希望。

  他与顾程峰和我姐夫完全不同,他的身上充满了颓,却有着一双满是憧憬和活力的双眼,叫人忽略了他身上的苦难。

  我突然很想去接近他,算是结交的一个朋友。

  可姐夫却一万拒绝。

  “很危险,你还太小。”

  我最讨厌他说我小了,“姐夫,我哪里小?”

  每次我这么问顾程峰,他总是笑眯眯的打量我,对我说哪里都不小,就是胸还没发育。

  可姐夫却说,“你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相信人,会上当受骗,这件事等我调查清楚了再决定。”

  我没了言语,也实在无法反驳,姐夫的担忧是我无法拒绝的,“好吧!”

  他突然很是泄气的吐了一口气,轻轻揉我头顶,最近他都没有抱过我了,我渴望的怀抱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味道,可我没有什么心情靠近他,宁愿抱着电话跟顾程峰吵架也不想跟他腻歪。

  他注意到了我的不对,看着我,没多问,只轻轻推我,“去上楼休息,我晚上叫你下来吃夜宵。”

  我愣一下,跑上去几步回头对他说,“姐夫,顾程峰说我总是吃夜宵对胃口不好,我不想吃了,我睡觉去了。”

  他愣在原地,一直目送着我离开都没有任何异动。

  我关了房门,心口在咚咚的响,却不知,外面仍旧传来了热牛奶的餐具的声响。

  半夜十分,我趴在床上迷糊,感觉身边有人进来,卓风仍旧习惯性的坐在我床边,背对着我,不知道在看着什么,很出神。

  从前,我总是习惯的去搂住他的腰身,紧紧的抱着他,可现在,我故意翻身,躲开他,还给他一个后背。

  他肯定知道我没睡,在问我说话,“还在闹脾气吗?”

  我没搭理他。

  “李思念最近不会来了。”

  可不代表她一直都不来,婚期无限延期,难道就没有意外的突然再结婚吗?

  又不是没变卦过。

  我还是没吭声。

  “卓尔,对不起。”

  我身子一僵,茫然回头,他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对不起最近忽略了你,结婚以后不会再提了。”

  我有些伤心的看着他落寞的脊背,总觉得他有很大的苦楚却不能说,尤其不能对我说。

  “姐夫!”

  “睡吧,我在呢,安心睡觉,我一直都在。”

  他起身,去开门,我叫住了他,“姐夫,在你跟娇娇姐去办结婚手续之前是不是李思念给你打过电话,说过什么?是不是李思念从中破坏了你和娇娇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