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87节

  第798章 真是笑话

  赵启一怔,扭头看我,眼神迷离,酒后的他叫我想起了我山里的那个父亲,在酒精作用的人都变了样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赵启跟我那个父亲真是一点不差,只是他才是中年不到的年纪就这样,怕是以后也要毁在喝酒上了。

  他突然冷笑一声,仰头将酒瓶子里面的酒喝光,继续说,“妹妹,你说的是,当年怪我,可我那时候才多大,恩?他们自己教育不好就把我放弃了?拿我当什么了?”

  从前的事情说再多也无用,眼前他赵启就是个混蛋,酒后家暴的时候可不少,小嫂子现在没敢上来也肯定是不想挨打,我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打女人的男人,尤其是眼前还花光了女人钱的没种的他。

  我不想跟他有太大冲突,平时清醒的时候都不正常,现在喝醉了我更跟他说不清道理了。

  “赵启,你喝醉了,我叫人送你回去吧,我小嫂子呢?不是跟你一起来了吗?”

  我绕过他,走到门口,正看到姨妈的身影从楼梯那边走过去。姨妈肯定是偷听了,不然她不可能现在才下楼。

  我盯着她的身影看一眼,转身给赵启让地方,“我们的事情以后再说,不管你现在怎么想的,我还是要找到妈妈,她还活着的,等她回来了我们一起商量也可以,至于你说的咖啡厅,我希望你能够好好对待爸爸的产业,那也是他的东西。”

  赵启哼了哼,坐着没动,手里握着的酒瓶子咚的一声落在了地上,咕噜噜滚了好几圈才在我的脚边停下来。

  我无奈的看了一眼,将酒瓶子捡了起来,正要放在旁边的茶几上。

  刚才还坐着的赵启这时候突然站了起来,酒气扑面,呛的我后退了几步。

  他呵呵一笑,“妹妹,你说你长的那么好,虽然说是代孕,可那个代孕的女人其实也不差,我记得当年看她的时候还挺意外的,一个只会生孩子的女人还长的那么水灵,你还是像那个女人不像我们赵家人。哦,你叫卓尔,哈哈……你叫卓尔,我差点忘记了。你说,你要钱有钱,要能力有能力,还有大公司,你还在乎那点家产吗?行,就算是爸那个老东西可怜你,给你的最后一点东西,那你就不想想,这么多年你都没在他身边,你不亏的慌吗?那几年老东西得了病,是我跑前跑后照顾,都说我赵启不是东西,可我他妈的可没看着他不管。那时候你在哪儿,啊,现在跟我抢家产?真是笑话!”

  我淡定的看着他,身后死死的抓着门把手,他说的没错,我不在父母身边,可我就活该吗?没照顾好父母是我不对,可如果我早就被找了回来我会不找看吗?赵启这么说也无非是想叫我觉得自己心里愧疚了不要那份遗产,其实父亲给我们的东西我真不想要,可不想便宜了狼心狗肺的赵启。

  “赵启,你别一口一个老东西,他对你再不好,好歹是你父亲,他如何对你不好也给了你咖啡厅叫你安生度日,你难道敢说你当时照顾父亲不是因为看在他手里的珍藏吗,你看重的只有钱,少在我这里说的这么可怜。”

  我真是被气到了,好不容易找回家里人,竟然是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如果可以,我真不想承认我是赵家的女儿。!

  他不在乎的冷笑,那手劲特别大,狠狠地捏了一把我的肩头,“妹妹,听说你还有个有钱的哥哥叫肖老大?真是他娘的有意思,你说你凭什么,凭什么好事都给你了?人家怎么就能把那么多钱给了你?啊?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恩?”

  他猥琐的一挑眉,跟着更加猥琐的笑了。

  他赵启哪里比得上肖老大,不管我是不是姓赵,肖老大都是我哥哥。

  我愤怒的推开他,“赵启,肖老大跟我之间是兄妹关系,你少胡说八道,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我们之前的事情不要牵扯到肖老大,别怪我不客气。”

  他恬不知耻的眯了眼睛继续笑,“你这么说我就信了?我一定要说,出去了我也要说,我妹妹竟然是个婊子,我还以为多清纯,难怪那么多男人围着你转,你这身体……啧啧,孩子是卓风的吗?”(!≈

  我怒极,本以为赵启就是为了钱的神经病,没想到他是个十足的变态,我狠狠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啪!”

  他被我打的一愣,瞬间怒气就爬上了脸,“卓尔,你给脸不要,我弄死你!”

  说完,他的手跟铁钳子一样狠狠地捏向我的脖子。

  我尖叫,第一知觉捂自己的肚子,可叫声却因为他手收紧,声音戛然而止。

  我没害怕,也没挣扎,知道越是挣扎他力气越大,我眼神在周围看,突然想到我刚才放在桌子上的酒瓶子,伸手去抓,酒瓶子还没抓到,身后一阵风,像刀子一样从我身边刮了过去,跟着是卓风发狠的双眼,拳头带着风从我的脸颊擦过,狠狠的击打在赵启的脸上。

  我能清楚当看到赵启脸扭曲之后的表情,他连惨叫都没有,就被卓风掀翻在地。

  赵启在地上愣了一会儿,爬起来要还手,卓风完全没有给他反抗的机会,狠狠一拳头又砸了过去,声音巨响,我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随后,小嫂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进来,尖叫着要去扯卓风,我也急了,去拉小嫂子,不想身后陆少也走了进来,怒吼,“卓尔,让开。”

  陆少说完,狠狠一甩手,将小嫂子撤走,陆少就挡在了我跟小嫂子之前,也加入了打斗之中。

  赵启哼唧了两声,没了生气,卓风还没罢休,举着身后的衣架子砸在赵启身上,咔嚓,衣架子碎了,他还不肯罢休。

  陆少见情况不对,这才停下手将卓风拉走。

  这会儿很多人都围了上来,陆少带来人不少,将门口堵住了,外面看不到。

  冯飞也着急的钻进来看,看我一眼,将我交给了他的老婆,拉开还想上前的卓风,低声说了什么,卓风才停下手,抬头寻找我。

  我走过去,牵住了他的手,他手上有血迹,我吓了一跳,他立刻捂住我的眼睛,嘱咐我,“别看,我没事,不是我的血,我们先出去。”

  卓风拉着我出来,身后陆少交代手下人处理,立刻打电话给私人医生和律师。

  赵启到底是赵家人,这件事不管明着暗着都怕是不好解决,尤其赵家人也都在。

  二叔拉着二婶站在远处看着我们,我看了他们一样想上前去说些什么,想了想又觉得什么都说不出来。

  身后卓风交代我,“没事的,你先进去休息。”

  第799章 不是个东西

  我被卓风送进了隔壁的房间,才进门,二叔和二婶就进来了。

  二婶眼睛看不见,自然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进门就握着我的手,“卓尔啊,没事吧,这是怎么了,我们才吃完打算上去找你说说话,这就出事了,我看看伤到哪里了没有?”

  二婶轻轻抚摸我的手,一脸的紧张。

  我反手握住她的手,“二婶,我没事,我没事,你坐,先坐。”

  二婶叹息一声,坐了下来,“那个赵启就不是个东西,我早就说了,你们老赵家好是好,可百年之内也还是出了个祸害,就是这个祸害搅合的赵家不得安生,以后谁都不要跟那个赵启来往了,每次他在都能出点幺蛾子,还嫌弃赵家这几年事情不够多吗?当初赵启进去后你二叔就说,赵家能安生几年了,谁想到他出来这么快,哎,早知道当时就不找关系将他弄出来,我那个可怜的女儿也不会出事了。”

  赵启跟我姐姐之间可有什么关系啊?

  我看向那边一直不说话的二叔,示意他跟我说。

  二叔只摇头,也跟着叹息,坐在了二婶身边,“别说了,以后还是一家人,那个赵启最好被关进去,这辈子都不要出来。卓尔,没事就好,以后跟赵启少来往,他不是个东西。”

  看得出来赵家人是痕迹了赵启的,可他们不说具体原有,我也不能乱猜测,只能知道现在不管是什么事情,赵家人都会将全部的过错退给赵启,好似我们自己犯了错也是因为赵启才导致的。

  我无力的蹙眉,递给二婶子一杯水,“二婶,你喝水,别发愁,我没事,赵启这边我会处理好的,他无非是想要遗产,我这边不找到妈妈是不会轻易放手的。”

  二婶连连点点头,“好好好。”

  二叔没说话,只垂头盯着地面,一时之间房间里面安静了下来。

  很久过后,卓风才进来。

  他换了干净的衣服,还洗掉了身上的血迹,脸色也恢复了不少,只是身上还有很大的酒气,眼睛都是红,进门后先叫了声二叔二婶就朝我走来,牵住我的手问,“没事吧,我叫了医生,还在路上,一会儿给你检查检查。”

  我摇头,“没事。”其实我仍旧心有余悸,失去一个孩子已经给我造成不小的影响,这个孩子我尤其的看重,万不能出了什么事儿。

  二叔问他,“人呢,那个赵启呢?”

  “送医院了。”卓风只轻描淡写的说。

  二叔点头,“那种人死了最好,我们赵家怎么会出来这么个东西?”

  赵启的坏也跟我父母的教育有关系,她们平时忙,对赵启这个儿子关注的少,小孩子都喜欢被关注的,见父母都不关心自己肯定会制造点什么事出来引起父母注意,时间久了发现唯独做坏事才能叫父母看重自己那次数多了,肯定会越来越坏。

  可我没有生活在当时那种家庭环境,自然不懂得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不想叫赵启在伤害我们家里的任何人。

  卓风的意思是先叫赵启在医院呆几天,等他好了再说,这件事他也不想就这么算了,尤其是赵启想要掐死怀孕的我。

  不过卓风没跟二叔说,我也是侧面从李哥那里了解到的。

  这次家宴闹的不愉快,大家也都没放心上,好在当时陆少的人上来的及时,护住了我们,才没叫事情闹到。

  陆少说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至少叫赵启再知道一点苦头,不然他还会再来闹。

  可不想,他那还没好,这边小嫂子就来闹了。

  小嫂子也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哭的昏天暗地的就下跪,下跪不成就撒泼,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好在她没摔东西,不然卓风早就把她丢出去了。

  还以为小嫂子来一次不够还会再来,不想她隔天就直接失踪了。

  咖啡店的人说老板娘拿走了店里所有的钱走的,咖啡店都没有零钱周转,收银的小姑娘自己都要倒贴买材料。

  我跟卓风过去看了看,才发现那小嫂子何止拿的只是柜台里面的钱,连赵启账户的钱都卷走了,虽然不多,才十几万,也是赵启最后的全部积蓄了。

  卓风说不叫我插手这件事,不管结果再不好,都是赵启自己作的。

  我想也是,也就没多管。

  不想,晚上的时候,赵启知道了这件事,带着伤自己出院了,直接去找了小嫂子,两个人在小嫂子以前租住的平房门口打了起来,那刀子就直接豁开了小刀子的肚子,赵启也被抓了起来。

  我还在医院做产检,听到后直接心跳加速,血压升高。

  卓风急的脸都红了,哄我说,“别多想,这都是他自己做的,跟你没关系,你放松心情,别急,听到没有?”

  我就说卓风有点太紧张了,不想这个症状持续了两天都没好转,卓风不得已叫我住院。

  第三天的时候,他出去了一会儿回来,告诉我,“赵启出来了,事情解决了,小嫂子那边我给了钱,她没追究,跟赵启离婚了,现在已经回了老家的城市,赵启也在医院,就在楼下。”

  我舒口气。

  我以为我不在乎赵启的生死,可他这边一出事我还是会放心上的。

  “老公,我是不是也可以出院了?”

  卓风无奈的抱住我,“就知道你是担心他,这件事我本不想管,不过不能看着他出事,遗产的事情跟这件事也没关系,但是我有一点要提醒你,以后都不要见他,听话。”

  我笑,“好。”

  卓风亦是无奈,继续交代我说,“赵家人还真就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偏生是你哥哥。”

  这叫我想到了我妈妈。

  我妈妈她当年就那么狠心的看着自己的亲生骨肉不管吗?那为什么直接离开,而不是一直在找我呢?

  “好了,别多想了,我们后天出院,我先带你出去走走,这几年闷坏了吧?”

  卓风当我是易碎品放在床上不叫我动,我起身都要过来问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看我血压降下来他才肯同意我出去走走,我看着已经有了点隆起的肚子,笑了,“老公,你看,宝宝在长大。”

  他恩了一声,“是啊,我们的女儿在长大。”

  卓风就是喜欢女儿,执拗的渴望,我没纠正他的想法,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子我都喜欢。

  “我想吃冰淇淋。”

  “走吧,只能吃一两口。”

  我嘻嘻的笑,任由他牵着我的手,直接往外面走。

  深秋已经来临,外面很冷了,他的手却很温暖。

  我跟着他出了医院,直接去了街角对面的水吧。

  他叫我坐着等,这期间我望向窗外,瞧着外面的风景,车水马龙,一辆车豪华的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跟着走下来一个穿着大红色风衣的女人。

  我惊愕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吃惊的看着她,不敢相信的喊她的名字,“李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