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91节

  第806章 你又不是兔子

  飞机出事,冯飞妻子才运送到医院联系到冯飞。

  冯飞疯了一样的赶往医院,他妻子正在做手术,他急躁得脸色都变了。

  我跟卓风在手术室门口等了两个小时,实在饿的不行了,卓风叫人去买了饭盒送来,我也是太饿了,就算事情太紧急我还是吃了很多,卓风一口没动,冯飞也没吃,三个人坐在门口大眼瞪小眼,到了天黑,医生换了一批出来,说是继续输血,正在去别的医院调血袋,冯飞说抽他的,可医院规定不能立刻抽了就用。

  我倚在卓风怀里,也实在是累得不行,可我不能走,当年我出事冯飞都没离开半步,他这边出事我也不能走。

  卓风知道我难受,更知道我是不想走的,只抱着我叫我舒服一些,希望手术早点结束。

  晚上八点的时候,手术终于结束了,医生走出来,身上尽管脱去了手术用的血衣服,可还是一股子血腥的味道,摘了口罩后有气无力的告诉我们,“人没事了,就是……脸上的伤口很深,怕是要留下难以复原的伤疤了,等病人出来应该会离开苏醒,家属也尽量不要过去打搅,都先回去,明天早上再来。”

  冯飞再如何担心还是不得已跟着我们一起回来了。

  路上的时候冯飞一直在打电话,说的都是我听不懂的外语,该是在跟他妻子的家里人联系,语气时好时坏,直到到了我们的住处才算是安生下来,挂了电话,他依靠在车座靠背上,捏着自己的眉心,许久才说,“我等一等再进去,你们先给我留个门吧,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呢,我从未见过那么镇定的冯飞这么紧张。

  卓风点点头,叫李哥先回去休息,我们先回了楼上。

  洗澡的时候,卓风对我说,“冯飞的妻子两个人其实是青梅竹马,早就认识了。”

  我一怔,这个还真是不知道,之前只听说是为了家族的生意才在一起的。

  卓风撩拨的一下温热的水在我后背上,有点热的水温落在肩头很痒,我偷笑着躲开,他笑着继续抓我的痒,我躲闪不开了就在他怀里乱蹭,他一把将我抱住,低头捧着我脸,“今天要罚你。”

  我浑身一个激灵,他罚我因为我吃醋吗?

  我装作不知道,眨巴着眼睛说,“你狠的下心来吗?”!

  他抿唇笑的还有些腼腆,可眼神却出卖了他这只大灰狼,“你猜猜看啊?我都忍了好几个月了,今天故意生气是因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小卓尔生气吃醋的样子这么可恨。”

  那里可恨了,明明他当时还笑的很开心呢。

  我轻轻推他,反倒被他抓的更牢。“老公,我不想呢,冯飞还在呢,听到了不好,人家老婆那边的事情还没解决。”

  “傻不傻?冯飞担心是正常,你担心就不正常了,我也在吃醋。”

  昂?(!≈

  卓风又说,“你吃醋我就不会了?”

  什么跟什么啊?

  我正狐疑,他的吻已经盖了过来。

  顿时呼吸受阻,我脑海里面的思绪全都被压榨干了,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嘤咛一声,就沉沦在他的温柔怀里。

  卓风温柔的像一阵风,扫过我的浑身每一处,怀孕前他总是对我迫不及待,怀孕后的初次却是如此的轻柔,叫我都有些觉得我怀里的男人不是我熟悉的卓风了。

  “老公!”

  卓风抬头看我,眼神迷离,有些凌乱的头发,轻声应了一声,有些凉的吻再一次盖了过来,“老婆。”

  “我,我受不了了,我,啊……”

  卓风猛然的进入,惊的我浑身一颤,唇齿磨合,满是彼此的味道。

  “老公,这样会不会再怀一个啊。”

  卓风噗的笑出来,“你又不是兔子。”

  我也在她怀里痴痴的笑了起来,浑身的汗水夹杂着湿漉漉的洗澡水,没了粘稠却有些清凉,他的手掌很热,一点点的撩拨,还没有退散的火又一次窜了上来。

  “老公,不想来了。”

  卓风却不肯放开我,直到我累的散了架他才有些不舍的将我放开,仍旧低头亲吻我,薄唇落在肚皮上,一下下的上下磨蹭。

  卓风喜欢小孩子的程度不及冯科,可到底是自己的孩子,他总是渴望的。

  我们就要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了,每每想到如此,我就会高兴不易。

  睡在他温柔的怀里,连梦境都是美好的。

  晨起,卓风不在身边,我周围看了一圈,早上六点,他该是在楼下做早饭,我穿了衣服出来,听到他在楼下跟冯飞说话。

  冯飞看起来该是一夜都没睡,眼睛都是青黑的,嘴唇都有些发白,身上的衣服倒还是整洁,面前放了两个酒杯,早就见了底,面前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白花花的热气冲出来,挡住了他半张脸。

  我站在二楼的楼梯扶手,听着两人断断续续的谈话。

  卓风说,“手术既然很成功,你该高兴才是,怎么还这样?在担心什么?”

  冯飞很久才回答他的话,“她毁容了,这对她来说打击很大。”

  面容对女人来说的确是打击很大,可没有想到的是,冯飞似乎比当事人还要伤心难过。

  或许,这就是夫妻的关系?

  不想他继续说,“当初她跟我结婚就说过,样貌配不上我,一直因为这件事自责,自卑。”

  我大惊,垫脚注意看冯飞的样子,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是难过得。

  卓风吸了口气,没吭声。

  片刻的宁静,冯飞终于说出了这个原因的惊人理由,“她不能生育,样貌不及我,嫁给我是因为我利用家族的生意给我开道,我都理解,可这么多年她爱的不是我,我无法接受,谁会想到她在回去的途中还会去见那个男人,这么多年来我都睁只眼闭只眼,彼此的婚姻到底是为了家族,可现在出事了,纸是包不住火的,她家里知道后肯定会离婚,那她在家族的财产就会被收回去,她无家可归,身无分文,回头那个男人也不一定会跟她好下去,问题的关键是她不会要我的钱,你说她该怎么办?”

  我心情复杂的听着,眉头皱的老高,这样的理由真的是太无法叫人接受了。

  要说他们之间有夫妻感情的话肯定是有的,可没有想到这样的夫妻感情远远超过了正常的夫妻,更像是兄妹。

  冯飞所考虑都是那个女人以后的生活,彼此之间没有恩爱,相敬如宾,却又互相关心。

  那该是怎么样一种心情啊?

  我无力的探口气,不禁心疼冯飞来,他为了这场婚姻不知道付出了多少。

  “卓尔!”陡然,冯飞叫我,我浑身一跳,尴尬的应声道,“哦,我在呢,你们早啊。”

  第807章 心疼了

  冯飞点点头,站起身说,“我要去医院了,谢谢你们收留,最近不用过去的,我处理好了会通知你们。”

  说完,他提了一个小袋子就走了。

  我盯着那个决然离去的背影,心情复杂,怎么说呢,总觉得冯飞的心中比我们都苦,他为了家庭事业,不惜叫自己陷入了无比悲苦的境地,却无法回头,到了现在却得来这样一个结局,实在是令人心碎。

  卓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跟前来,捏我的脸,有点痛的我不满意的瞪他,他哼了哼,问我,“心疼了?”

  我嘶的吸口气,没好气的捶他,老大不小了,还这么没有正经,“你都多大的人了,快要当爸爸了,还没正经。”

  他呵呵一笑,打横将我抱了起来,我惨叫着抓住他的衣袖,他却满脸冷笑,质问我,“说,是不是心疼?”

  看起来冷的像冰,可他抱我却很紧,我还是吓得不轻,“你放我下来,你吓坏我了,回头宝宝出生了我不让她叫你爸爸,你快放我下来。”

  卓风呵呵笑,低头在我怀里噗了口气,“她敢,我不叫她找男友,跟我身边一辈子。”

  我哈哈大笑,“那你女儿要恨死你了。”

  卓风哼了哼,快走几步,放我在沙发上,眼神发亮,问我,“你想生女儿了?”

  “恩……或许是吧,我也不知道,我觉得男孩女孩都一样,是不是?”

  卓风眉头皱了皱,很是郑重其事的思考,似乎很是为难,半晌才说,“如果你喜欢儿子那就是儿子吧,最好是女儿,可如果一不小心生了一男一女,那就实在是太好了,可我担心你的身体吃不消,所以还是生一个吧,男女都一样,只是男孩子的话我怕是要叫他吃点苦头了,不能跟我抢老婆。”

  我拧她手臂上的肉,“什么话,儿子就不能好好照顾了?我的儿子你要是对他不好,我就天天虐待你。”

  他突然很不高兴的看我,渐渐地脸上布满了委屈,“你不要我了,只要儿子吗?”

  我噗的一笑,跟他抱在一起哈哈大笑。

  不过,男孩女孩都无所谓了,只要是属于我们的孩子我都喜欢。

  这个周末,已经是四个月了,卓风带我去做产检,顺便看一看冯飞的妻子。

  那个本命叫杜绿衣的女人。

  我问卓风为什么她的名字这么奇怪,卓风说是音译,其实没有中文名字。

  我想了想也对,好像是这么发音的,就没奇怪,可很久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个名字是根据她那个一直在背后好的男人改的。

  冯飞却是一直都知道的。

  去医院之前,我跟卓风买了很多的水果,还有一些随身衣物,可到了才知道,杜绿衣早就离开了。

  医院的人说走的时候很匆忙,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接走的,没看到冯飞,医院这边还收到了奖金和额外支付的医药费,再没了踪迹。

  我跟卓风吃惊的大眼瞪小眼,这都好几天前的事情了,冯飞竟然没同时我们。

  我们匆忙回了我的公司去找冯飞,冯飞还在开会,隔着厚重的玻璃我们看进去,见他依旧是从前的样子,似乎并未因为这件事受到半点影响,可这件事实在太过诡异,我们还必须问清楚了才行。

  等到了中午,冯飞回来,看我们在办公室等着,他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先是叹了口气,才说,“想知道什么?”

  卓风直接问,“她什么时候走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冯飞轻笑,“我也是才知道,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走就走了,不用去看的。”

  到底是人家的私事,我们了解多了也不好,可不了解还总是担心,看冯飞的样子该是不想我们知道,我提醒卓风不要再多问。

  卓风回头看我一眼没吭声,拉着我出来了。

  出来没多久,我收到了冯飞给我的微信消息,“卓尔,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当年我娶的人是你。”

  我心口骤然一紧,盯着那一行字前后看了好几遍确定我没有看错,这番话足以叫卓风跟冯飞决裂了,我做贼心虚的直接删除,将电话揣进兜里。

  好在卓风没发现我的不对,还有些生气的拉着我往回走。

  到了车内,他突然问我,“刚才不是电话响了?是谁啊?”

  我撒谎说,“公司的刘豆,问我今天是不是要过来。估计是那孩子在外面忙吧,没什么要紧的事儿。”

  卓风点点头,看一眼我的公司大厦,眉头皱得老高,叫李哥开车后回头对我说,“我来接手吧,等你生产结束休息一段时间后再来,冯飞这边我给他放假,叫他先回去处理自己的家事。”

  我没什么意见的,不管冯飞刚才那段话是什么意思,现在叫冯飞离开也未尝不是坏事,我连声答应,“也好,叫他早点回去也行,你尽快去办吧。”

  冯飞走的前三天,他每天都给我打电话,我接了两个,余下的都没再接通,不为别的,只想叫他知道,我是属于卓风,我的心,我的身体都不会再给任何人,现在我跟卓风已经走到一起,再不会分开,就算我依旧有些心病的怀疑卓风什么,我都不会叫自己再一次离开他,这个世界上,除了卓风,我再不会选择任何男人,不管那个人对我多好。

  冯飞却依旧不死心,走到当天,他给我发了无处条的微信,我看着一条条的语音发过来,心情复杂。

  我又不是傻子,谁对我好我还是知道的,可有些时候的好我是不能接受的,我们可以做朋友做知己,做无话不说的至亲,唯独不能成为男女关系。

  之前我总以为只要有人对我好我就能将自己的一辈子托付给他,可当我经历了了两个无疾而终的婚姻后我知道,我必须要跟我们彼此都相爱的人在一起才能幸福。

  尤其,我现在已经找到了,我更不该招惹不该招惹的人。

  冯飞是好男人,这么多年就算是逢场作戏,在外面也从未有人说过他冯飞是滥交的人,身为丈夫,他是一个时刻都在护卫自己妻子的好男人,身为公司老总,他总是在第一时间为了公司员工着想,身为男人,他做的坦荡,行为真诚,可不管他如何出色,如何给人好感,他与我之间都无法有任何交际了。

  可我又不知道如何拒绝,难道说我直接告诉他我们不可能就是最好的结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