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92节

  第808章 喵语

  我左右思量了许久,最后还是拿起电话,对他说,“冯总,我谢谢你喜欢我,可我已经结婚了,希望你找到你理想的另一半,早日有个好的归宿,我不送你去机场了,有缘再见。”

  打完这一串话,我彻底的没了力气,整日徘徊在这样的事情中早叫我心力交瘁了,我现在只想,安心的生下孩子,跟卓风共度美好的一生。

  宝宝九月的时候一个早上,临近除夕,卓风因为一个紧急会议不得不过去,我则自己跟着李哥去了医院准备生产,不想才到了医院,就觉得肚子痛的厉害,身下一汪水,李哥对着外面的护士大喊,“羊水破了,来人啊。”

  这个宝宝还真是折磨的我快要死了,足足闹了六个小时才出生。

  卓风就陪在我身边,紧紧的抓着的我的手,我因为疼痛的厉害,咬着他的手腕,好几口下去都是用了全身力气,我痛,他比我更痛。

  宝宝出生了,卓风松了口气,抱着我不撒手,孩子嗷嗷大哭,他蹲坐在我身边眼神发红的看着我,“我们是父母了,我觉得我还没准备好。”

  我实在没力气,笑都笑不出来,只能看着他,渐渐地闭上了眼睛,睡觉前,看到他捧着小宝宝看着我,笑的一脸灿烂。

  是个女儿,生下来的时候是六斤三两,卓风说等我睡醒了再给起名字,可陆少跟我哥哥肖老大来了没多久就把孩子抱走了去找人给起名字,我连看都没看到。

  隔天早上,陆少带着宝宝进来,一脸的阳光笑容,抱孩子的样子可是专业的厉害,告诉我,“卓尔,我们擅自做主了,小家伙小名叫喵语。”

  我翻白眼,这是什么破名字。

  我抗议,啃了口卓风给我的水果,“不好听,我的女儿,我来起名字。”

  陆少抱着不撒手,“抗议无效,我的干女儿我说的算,小名就叫这个了,叫喵语,喵喵……”

  我欲哭无泪。

  卓风笑眯眯的也不吭声,只傻呵呵的看着我。

  “老公,你看看陆哥,女儿要是知道了自己被陆哥当成猫了,那不要哭死了?”

  卓风呵呵一笑,眼睛里面都是温柔,轻轻拍我手,“听话,好好休息,名字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叫什么她都听不懂。”

  陆少一听,眼珠子瞪的圆,“嘿,那你可说啦,我抱走了,养到她听懂我说话,直接叫我爹,来喵语,叫爹,你那个破爹不要了,叫爹。”

  “哈哈……卓尔,这下好了,总算母女平安,好好养身体,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先回去,晚上再来。啊,对了,你那个哥找过我,不知道什么事儿,我没见到人他就走了,之后还来了两次,来的也不是时候,我都在忙的时候他里,我就没法子招待他,你回头问问他想做什么?”肖老大笑呵呵,最近身体好了很多,人也强壮了,洗去了身上的刺青,留下很难看的疤痕。

  他露出一口白牙,看起来像个慈祥的老父亲,可他却不管不过问自己的一双女儿。

  我能够理解他的苦楚,却也无法帮助什么,只能偶尔给嫂子和孩子送去温暖,钱她都不要了。

  “哥,我知道了,你回去后也不要见那个人,避免事情有事情发生。”

  肖老大走后卓风就给人打了电话,说是盯着点赵启,这个人最近老实了不少,可不代表他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陆少在这里看了会儿孩子也因为公司的事情暂时离开了,走之前跟我说他已经跟佳佳见面了,佳佳死活不说孩子是谁的,可他总觉得小孩子跟自己很像,这件事开心好像也知道了,只是没挑明,他去哪里开心都看护犯人一样的看着他,叫他寸步难行,叫我们有机会约见佳佳好好谈谈,陆少的意思是,他不管什么结局,都会妥善安排好所有人,不能叫自己的女人跟孩子都外面受苦受难。

  陆少走后很长一段时间卓风都没说话。

  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陆少的话叫我们都想起了前不久联系我们的顾程峰。

  他现在过的说好也好,说不好也还行,就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不悲不喜,除却公司他任何场合都不去,高可可也不知去向,冯科那边已经步入正轨,自己带着孩子也过的不是很好,冯飞走后给我一直联系,我都没回复,相信卓风也是知道了。

  还有,沈之昂来了,前几天刚刚到,给卓风打了电话后就没了影子,说是会来看我们的孩子,可现在人没联系上,也不知道在哪里,就怕他搞个突然袭击。

  我莫名的心慌,相信卓风也一样。

  他害怕我被别人带走,我却害怕别人的出现搅合我的跟卓风都不好过,不管是什么,我们都不安着。

  孩子突然哭了,才打破了我们的沉默。

  我一直没有奶水,医生说不要强求,估计是身体营养跟不上,叫我吃点好的等一等再想办法,苦了孩子喝的是奶粉。

  卓风说去找个奶妈,我笑着说,“都什么年代了还找奶妈,现在的孩子都盼望着喝的是自己妈妈的奶水呢。”

  “试一试也行,至少该叫女儿吃上一口。”

  我无奈的探口气,是啊,可我真是无能为力。

  卓风看出我不安,轻轻拍我,“不用担心,我有办法,你躺好。”

  我顺势抓住了他的手,另一侧看着小女儿,不禁笑着问,“真的要叫喵语吗?其实听着还不错。”

  卓风呵呵一笑,“那就叫这个吧,看她应该是喜欢的。”

  小家伙在出生两天,就知道笑了,咧着小嘴巴,咯咯的笑的开心,渲染的整个房间都有了笑容。

  晚上的时候,肖老大又来了,这会儿拿了很多东西,尿不湿就买了好几种,他说从前照顾自己女儿时候就有经验了,各种型号和薄厚的都有了,就担心喵语不适应。

  肖老大捧着小喵语,突然脸色不是很好,默了许久才说,“她们都很好吧?”

  她们,包括两个女儿和他的前妻。

  我点头,“才通过电话,说是明天来。对了,我二叔下午的时候过来了,叫我问你,赵启去找你的时候有没有带什么东西过去,二叔说家里的茶叶和一些营养品都不见了。”

  肖老大恩了一声,将喵语交给了卓风才无奈的吐口气说,“下午的时候我见到赵启了,给我带了东西,我没要,他管我要钱。”

  我大惊,“什么?他都要钱要到你那里去了?”

  第809章 我母亲

  真是可恨,赵启这是穷疯了吗,竟然要钱要到我哥哥这里来了?

  我出了医院没几天回了家里修养,卓风请了三个护工照顾我,早中晚的饭菜都是规定好的,我多吃一口都不行,少吃一口也不可以,卓风严格把关,叫我好吃好睡,可我还在担心一件事。

  赵启最近闹的厉害,知道我生产后一直借着来看孩子的机会过来找我,卓风叫人将他拦在外面,几天后他没有再来我个国家担心起来。

  赵启这个不安因素总叫我经常心里恍惚,所以赵启我还是要见一见的。

  疯子哥说也回国看看我跟孩子,顺道去狱中见了我姐姐。

  他拍了照片,照片上我姐姐看起来情况还不错,他录了一段视频给我,是姐姐的忏悔,泣不成声的样子看着着实叫人心疼,她告诉我们徐渊是被想保护自己兄弟,真正的主谋是徐志鹏,可徐志鹏已经死了,这件事就没了下文了,她说了很多,还说会叫人给喵语送礼物,顺道叫疯子哥给带了过来。

  她送的是自己在狱中设计的项链,看起来很普通,材质却很好,疯子哥说我姐姐是设计只适合华丽的钻石装饰,看起来很土气,但至少比从前有长进了。

  我将那颗镶嵌了很大钻石的项链带在了喵语的脖子上,她似乎很喜欢,攥着不撒手,咯咯的笑的开心。

  疯子给拍了照片,笑眯眯的做了电话屏保,这才说起赵启来。

  赵启被拦在楼下上不来,他对我说,“赵启就是想看看你,他是有别的心思,不过就是钱的事情,他喜欢喝酒赌博,这两样都能叫他倾家荡产,你给钱也给不完的,实在不行就叫他直接起诉你,那遗产就会被冻结,他更加没有办法拿到,也能安静一段时间,你还在月子中,还是安静养着比较好,赵启能不见就不要见。”

  疯子哥也是替我着想,我感激不尽,我们才见面几次,这份亲情还很淡薄,可他竟对我真的跟亲妹妹一样照顾有加。

  我重重点头,想听他的话就这么做了,不想他又说,“我找到了大伯母了。”

  我一怔,找到我妈妈了?

  我的亲生母亲?

  我这辈子都在渴望亲情,却没想到现在真的找到了?

  他又说,“别激动,人是找到了,可她不想见我们,我说了你的情况,那边就再也没了消息,具体原因我还不清楚,我以为是因为她成了家庭之后就不想叫我们打搅了,所以我还在侧面了解,等情况了解的详细了我再来通知你。”

  我激动不已,这个事实比我生了喵语都要高兴,我有妈妈,我不是一个无人要的多余的人,我终于能够知道什么叫亲情了。

  可我竟又有点害怕,如果我妈妈另外成了家,她一直不回来的主要原因就是不想见我呢?

  那我的出现不就成了她躲避的原因了?

  我心慌的攥着疯子哥的手,“哥,妈妈没成家对吧,是不是?”

  疯子个皱眉,轻轻拍我手,安慰我,“应该是,只是我猜测,她或许是自责吧,再等等就有消息了,你别担心。”

  这个事儿搁在心里好几天,疯子哥才给我准确的消息,意外的是,我妈妈直接来了。

  我从未想过,我的妈妈会是这个样子。

  她看起来很年轻,穿着米色的风衣,白色的高跟鞋,身材很好,短发,黑框眼镜,看起来就是很有文化的女人,修养好,有涵养,说话做事都给人一种很安静的感觉。

  她见到我的时候还没说话,泪水就流了下来,一颗一颗的顺着脸颊流淌,焦灼的就好像冲进了我胸口的一团火,令我浑身颤抖。

  卓风搀扶着我走到妈妈跟前,我盯着那双跟我差不多的眼睛看了许久,当真确定,她就是我的妈妈。

  “妈!”

  二十多年了,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叫一个女人妈妈,这是我期盼了大半生的一句话,却不想,这剪短的一个称呼却是如此的沉重,心头上那巨大的石头终于落地,咚的一响。

  她激动的抱着我,“女儿。”

  我们母女两人相拥,痛哭流涕,这样的思念和盼望承载了两代人的希望。

  妈妈,我找到了我妈妈。

  我想告诉全天下人我的妈妈是谁,我要让所有从前嫌弃我的人知道我也是有妈妈的人,我也是个被人疼爱的孩子。

  “妈!”

  我想一直就这么叫下去,妈妈,这是世界上最好听的称呼,任何音乐都比拟不了的称呼。

  她一直紧紧的抱着我,颤抖的双臂里面满是温柔,是我渴望了很多年的味道,尽管头一次相见,我仍旧觉得无比熟悉。

  “妈!”

  “好女儿,妈妈回来了,好女儿,对不起,我来迟了,对不起,疯子找我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骗我的,我以为是赵启又做了什么错事叫大家都开始心慌了,是我的错,是我错。”

  “妈,不怪你,不怪你,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晚上,一家子团圆,妈妈抱着喵语不放手,坐在我身边,笑的一脸温和,不在年轻的她却更显年轻。

  二叔呵呵的笑,二婶也高兴,后来的赵启坐在角落一声不吭,只低头喝酒,这样的团圆对他来说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卓风忙的不亦乐乎,也为我高兴,帮我夹菜,跟疯子哥二叔喝酒。

  到了深夜,一家人才散去,妈妈跟我在书房聊天。

  她给我带来了从前跟爸爸一起的照片,八十年代的婚纱照里面满是当年的味道,可以看出来两人的恩爱。

  妈妈抚摸着爸爸年轻时候的样子,眉头拧的老高,连连叹息说,“你爸走的时候我还在国外,回不来,我是不打算回来的,知道他生病我也很难过,可一想到你我就不想回来,那几年我们每天都在争吵,是他一意孤行的将你送走,如果不是想着保护好他自己的学术研究学位,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我安抚妈妈,这样的事情在所难免,已经过去了再追究也于事无补。

  她却说,“怎么能不追究,你以为当年你爸爸把你送走你那个哥哥没有参与吗?我一直怀疑他当时跟着跑出去了是知道的,却回来都没告诉我,只说我不关心他,只关心你,你那时候还在肚子里呢,我们也是头一次做试管,不在乎你在乎谁?他都那么大了,十来岁的孩子,还不懂事,我们关心还少吗,他当时学习不错,要你的时候沟通过了,不知道谁跟他说了什么,回头就不愿意了,那你都好几个月了还能溜掉吗?哎,那孩子,不知道是怎么了?这几年一直跟我通电话,除了要钱就是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