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93节

  第810章 你哥哥他……苦

  我一怔,不相信的问,“妈,你说什么,我哥哥他一直都有跟你联系?”

  妈妈很是肯定的一点头,“是啊。”

  赵启一直跟我妈妈联系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他不是想要遗产吗,隐瞒着对他有什么好处?

  “怎么了?”妈妈惊讶的问。

  我镇定下来仔细的想,赵启似乎也没什么好处的吧?他不是缺钱吗,一直都想拿到遗产的啊。

  “妈,我哥一直都没有告诉我他知道你在哪里啊。你还一直打钱给他?”

  妈也是一怔,瞪大了眼睛看我,良久后才说,“这……不可能,他还说会给姥姥的钱汇过去。”

  难怪姥姥最近都没收到妈妈的钱,原来是被赵启给拿走了。

  那赵启这边的隐瞒就说的通了,他是想一面拿走妈妈的钱一面叫我这边放弃继承权,最后拿到我们三人份的遗产,简直是混账。

  我说,“妈,这件事我要去问问赵启,你先在这里看着喵语。”

  妈妈抱起喵语点头,想了想还是跟着我出来了。

  赵启在楼下,自己喝了不少,坐在沙发上一个人看电视,卓风正跟疯子哥和二叔打牌,二婶早就睡了,护工们见我们下来走上来问是不是喵语需要喝奶,我交代护工先让开,那边卓风看我一眼,甩了一把牌出来起身问我怎么了。

  我直接走到赵启跟前,问他,“赵启,你说,你这几年拿走了咱妈多少钱,你还拿走了姥姥的养老金,你现在还敢出现在这里,你在打什么算盘?”

  赵启挑眉看我,哼了一声,估计是喝的太多,眼睛都勉强睁开,还不忘继续灌一口红酒,跟着说,“哼,我拿了又怎么地?你还能把我吃了?钱没有,命一条。我告诉你们,谁都别想拿走属于我的那一份,现在她回来了就回来了,我该拿的还是会拿,你在这里指手画脚?你算什么东西?要不是卓风,你卓尔就是个屁,怕是现在还在山里给人生孩子呢?瞧着小时候你被那个老东西欺负,你不知道我心里多高兴,看着你被拖进玉米地,我痛快急了。卓尔,你好好听着,我赵启才是赵家的继承人,是唯一的一个,你想拿走属于我的那一份?休想!”

  “啪!”!

  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将喵语给了护工,陡然闯进来给了赵启一个巴掌,力气太大,也实在是太生气,气的她浑身发抖,指着赵启,大叫,“畜生,你早就知道卓尔在什么地方却不说,你看着自己妹妹被人欺负,你还是人吗?”

  赵启怒瞪着眼珠子哗啦一声站起来,歪着身子指着妈妈,“你说什么?欺负?那是她应该的,一个借着别人肚子出生的女人要来做什么,我们赵家不要这样的人。”

  妈妈又是一巴掌甩过去,赵启蒙了蒙。

  我担心赵启还手,拉着妈妈过来,挡在她跟前。

  妈妈却拉着我将我挡在身后,面对高大的赵启继续低吼,“畜生,那个遗产你休想拿到一分,我才是最终的签署人,我做主谁得到的最多,你丧尽天良,不是你爸的儿子。”(!≈

  赵启眼睛里冒火,瞬间起身,推开了妈妈。

  我也急了,赵启喝醉了酒,本就是个混账的性格,现在神志不清,不知道要做什么,我抄起桌面上的烟灰缸,手被赶来的卓风拉住。

  疯子哥也拽着我走,二叔也走了过来。

  三个男人挡住了我们,形成一道厚重的屏障。

  卓风走上前,质问赵启,“你还知道什么?”

  赵启哼了又哼,显然是被吓到了,可他还是强装着镇定,咆哮,“我知道什么凭什么要告诉你们,你们……是赵家人,你们帮着外人?”赵启说的是二叔跟疯子哥。

  二叔也是生气,喝多了酒的他一脸通红,狠狠一拳头砸向赵启,“畜生,那是你亲妹妹,你就那么看着自己的父母因为这件事离婚,你爸爸走的时候多么不甘心,你怎么做的出来?你妹妹在山里过多那叫什么日子,你早知道为什么不说,我们赵家找了他多少人?你简直是畜生,我打死你。”

  赵启被打了三次,这一次终于暴打,直接还手。

  疯子哥比卓风动手还要快,一脚飞踹,赵启整个人翻过沙发,咣当一声落在地上。

  卓风没动手,只护着我们,顺手打了电话。

  没多会儿,李哥带着保镖走了进来,三个人拖拽着早就被打昏的赵启出去了,顺带着叫人去叫了私人医生。

  一时间房子里面终于安静了下来。

  妈妈气的一直在哭,二婶也被吵醒了出来唉声叹气,二叔更是气的在房子里面徘徊,一张脸都是血红。疯子哥坐着不吭声,眉目凝重。

  卓风哄好了孩子才出来,给我们倒了水,跟着才说,“这件事过去了,以后不用再提了,卓尔已经回来了,你们一家人团圆是最好的,现在要紧的是以后好好走下去。赵启那边我会叫人处理好的,之前他的伤就没好,希望这次没事。”

  之前卓风动手就很重了,赵启住院半年都没好利索,咖啡馆也关了,媳妇跑了,整日酗酒赌博,他的人生早就一片灰暗,现在心心念的就只有钱。

  从前的事情我再追究也无用,不是作为当事人谁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如果说真的因为父母的疏忽才导致这以后的变故,那错的就是我父母而不是他。

  我哄了妈妈很久才安静下来,她上楼前告诉我说,“卓尔,别怪他,你哥哥他……苦。”

  是吧?我哥哥他很苦,青春期的叛逆叫他会走很多弯路,当时的父母一句简单的话就足够叫他做很多错事了。

  可父母却因为对我的心里愧疚更加疏忽了哥哥的存在,可悲剧已经发生,我们现在只能承受。

  几天后,妈妈签了遗嘱的字,二叔一家放弃了遗产,余下的就只有我跟哥哥赵启了,我不打算要的,卓风说那就直接给喵语吧,因为我不答应的话我妈妈也不会给赵启那边,赵启得不到钱肯定还会来闹。

  签字那天,一家人都到场,我顺便将遗产给了喵语,只拿了一件妈妈爸爸当时结婚时的玉镯子。

  妈妈说去乡下住一段时间再回来帮我带孩子,送走她的时候卓风给了妈妈一个金卡,妈妈没收,我偷偷的给塞进了兜里面,高兴地送她上了车。

  疯子哥也回了国外,二叔那边开始准备学术论文,忙的一家人又都见不到面了。

  同样忙的还有我跟卓风。

  卓风这边的公司才因为股票的事情稳定下来,李妍那边已经在做手脚了,李思念被遣送回国,现在判决还没下来就听说李妍花了一个亿将李思念给保释了出来。

  我看着报纸上的报道,心口抽抽,李思念不管在哪里都是个祸害,她出来了,那事情肯定少不了。

  卓风安慰我,“没事的,她回不来,你只管上班,孩子我来照顾。”

  我可想呢,可最近准备毕业论文都要忙死了,别说是公司了,喵语我都很少时间照管,好在,卓风很细心。

  每一天喵语都有很大变化,越来越漂亮,越来越像卓风。

  这天中午,我才上课出来,正打算回家看喵语,电话就响了,是个陌生号码,我才接起来,对方就说,“抬头。”

  我心口紧了紧,猛然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第811章 巧遇

  顾程峰啊,多久没见了,一晃我们都要奔三了。

  他站在街角对面的咖啡屋门口看我,单手插在裤兜里面,一只手正握着电话,距离有些远,可我还是看到了他脸上的微笑。

  顾程峰是那么的好看,这几年已经退却了身上的年轻,多的是岁月沉积下来的成熟,当他一步步走近,我仿佛看到了很多年前他来接我放学时候的样子。

  顾程峰,别理无恙啊,我心里念叨,嘴上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面对他,我始终是愧疚的。

  经历了这多么,这么多年男人在我身边徘徊,来来去去,到了此时我才知道,始终对不起的就是他。

  他伸出手来,我盯着那只手看了一会儿才勉强回过神来,迟疑着也伸手握住,不敢相信的问,“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过来的,也不事先打声招呼我要去接你。”

  客套的话多么虚伪,说的我自己也有些不自然了。

  他轻笑,电话揣进兜里,侧过身指了指远处,“先上车吧,这会儿挺冷的。”

  我一点头,跟着他过去了。

  车内,依旧是熟悉的香气,扑面而来,拍打在我的脸上。

  他先坐在了里面,而后我才上去。

  距离有些近,近的我更加局促不安。

  他问我,“孩子呢,卓哥带着吗?”

  我笑笑,提到喵语我就开心,我说,“是啊,在家里,卓风在开会呢,现在护工在看着,估计卓风也该回去了,你……才来的吗?”又回到了之前的话题,我发现我很在意他来的时间,想着能去接他来也未尝不是坏事呢。

  他却说,“来了半个月了。”

  我一怔,回头看他。

  他却满脸的笑容,很是云淡风轻,“忙的很,最近公司才上市,所有的事情都需要我来亲自敲定,打过来就没消停过,总算安生了,我才来看看你,我的公司就在那边,看到了吗,那边的楼。”

  他伸手指身后的建筑,是才开始运营起来的楼盘,里面的住户都不多,估计装修还没装好,不过已经有员工在出入了。

  这几年大学城附近的房子飞扬的上涨,周围能拆的全都拆了,从前的一排排平房子早就不见了,我跟谢晶晶喜欢的小吃也都找不到了,唯独一个街角的咖啡厅还在,可里面已经换了好几茬的老板,味道也不同。

  人在变,周围的一切都在变,物非人也非。

  我感慨的叹了口气,才说,“恩,知道的,没想到你来了这么久了,还好吗?”

  “还不错,走吧,去你家里,我想看看喵语。”

  我笑笑,一路无言。

  我总是会想起我们很多年前的哪些荒唐事,当年他还是愣头青,喜欢动手的小混混,提刀子仍拳头从来不考虑后果,做事乖张跋扈,却唯独对我很是宠溺,可那时候我却只当他是我很好的一个朋友。

  现在回想起来,高中才是我们过的最好的时候,彼此关系不复杂,也没有陌生,更多的就只有开心快乐。

  可现在呢?我们之间多的疏理,若非他主动找我,怕是在街上偶尔见到了我都不认识他。

  车子开到了家里,院子里面早就停了两辆车子,一个是卓风的一个是陆哥的,陆哥能来是因为今天说好的要去找佳佳的,可顾程峰来了,怕是不能去了。

  我先下车,里面卓风抱着喵语走了出来,先是很明显的一愣,跟着还是笑了,热情的笑容放开,好似迎着太阳而转动的向日葵。

  “顾程峰,臭小子,我还以为你不跟我们见面了,快进来。”

  顾程峰呵呵一笑,快步走过去,跟卓风简单的握手,侧身抱了抱,多年不见面的兄弟再次相见到底是热情的,里面的陆哥也走出来,笑骂着跟顾程峰打招呼。

  卓风回头看一眼,放慢了脚步,等着我。

  我知道卓风是心里有点介怀的,我说了下午去公司,却从顾程峰的车里走出来,实在说不过去,我先过去解释说,“我才从学校出来就遇到他了,他公司就在我学校对面,遇上了就一起回来了,喵语吃了吗,泽呢么不高兴的样子?”

  尽管我说的是事实,可我还是不敢直面卓风的眼睛,他的醋坛子可是很厉害的,一旦打碎了那这里的人都不好过。

  他嗯了一声,握紧我的手,也没说什么,之后交代护工抱走喵语,我们一行人走了进去。

  陆哥最近消瘦的厉害,他说想孩子,却又不敢相信孩子是自己的,开心那边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没什么表现,可还是借着旅游的机会直接躲开了,陆少也是心慌着,害怕谁都保护不了,也害怕都失去,最近经常借酒浇愁,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儿。

  此时顾程峰过来,倒是叫他高兴不少,坐下后侃侃而谈,几个人说了公司上的事情,最后说到了高可可跟冯科。

  冯科一直安生的做自己的事儿,尽管还是小工厂,可现在业务也不少了,之前还跟卓风练手做了个业务,也算是不错。

  陆少那边嘴巴一歪,吐了口眼圈儿,问顾程峰,“可可还是找不到吗?”

  顾程峰笑笑没多言,半晌的沉默只沉重的说,“没找过,我们早就离婚了,之后就没了联系,她的事情我不清楚。”

  我一怔,心里有些难受。

  他们之间,一个跑一个追,彼此折磨了这么久,是很累的吧?

  想到当年的事儿,我就更加心里难过,实在不想听下去,借着喵语睡醒哭闹的机会直接离开了。

  喵语一直都很乖,很少哭闹,今天不就知道怎么了,哭个没完,我哄了好久才安生。

  卓风也担心的进来,看一眼熟睡的喵语无奈的吸口气,拉着我进了房间里面,低声问我,“心有芥蒂?”

  我挑眉看他,猜测卓风此时脸上那奇怪的表情,突然就笑了,“老公,你吃醋啊?我都说了我跟顾程峰是在学校外面遇到的,你怎么不相信啊?”

  他哼了哼,似笑非笑,捏我的脸颊,很是不愉快的说,“知道就好,就是想提醒你,我会吃醋,顾程峰单身可你们也没机会,你跟我结婚了,孩子都生了。”

  我险些笑出声来,都多大的人了想法怎么比从前还幼稚呢?

  我嘲讽他,“你以前可没这么喜欢吃醋过啊,现在怎么了?给我说说,是不是知道自己老了不自信了?”

  他呵呵一笑,捧我脸狠狠的亲了一口,吧唧一声,声音巨响,跟着说,“晚上就叫你知道什么叫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