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96节

  第816章 顾夫人

  李哥走过来,看我们一眼,目送顾程峰离开了才上车。

  我依靠在车座的一角,瞧着顾程峰的背影,心情复杂。

  说不受波澜是不可能的,我们相识多年,如今依旧因为当年的事情就扯不清,实在是说不过去,我也不是铁石心肠,岂能不感动,可我也只能感动了。

  晚上回去后卓风一直在说公司的事情,我起初听到有些心不在焉,他提醒了我很多次我才回神听他的话,他盯着我的脸看了许久,跟着很是无力的轻叹一声,走过来坐在我身边,抱着我肩头,有些埋怨的问我,“喜欢上了?”

  我一愣,不禁笑了,“你说什么呢?”

  “不喜欢为什么这么在乎?他再找你就告诉我。”

  卓风竟还在开玩笑,即便我跟顾程峰遇上了告诉他,等他过来人都走了,那来的意义是什么,再者说了,我本就无心也无意,他的出现反倒叫事情更加戏剧化。

  “还是别出现的好,我能解决。”

  我想,我是能自己解决的吧。

  却不想,几天后,顾程峰又来找我了。

  这天我才答辩出来,李哥抱着喵语,我原本是打算带喵语出来逛街的,不想才出门,就看到了顾程峰依靠在车窗边上看着我,看到我们的时候还在笑。

  李哥跟在我身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给卓总打电话吧。”

  我没答应,我都说了我会自己解决,并且相信顾程峰也不会怎么样。

  我抱着喵语走过去,顾程峰看着小小的她眼神都要融化了,伸手要去抱,我没有犹豫,将喵语递给他,他就像是捧着一块宝贝在怀里,笑的一脸的温暖。

  “喵语,叫干爹。”

  喵语的干爹可真不少,刘豆还说要认作干女儿呢,卓风都有些不高兴了,埋怨了很长是一段时间,说我生个孩子怎么成大家的了?

  可喵语也实在是可爱,粉嘟嘟的脸,红红的樱桃小口嘟嘟起来就好像正在吹气泡的洋娃娃,一头黑黑的卷发,攥着小拳头,大眼睛咕噜噜乱转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不哭不闹,乖顺勇敢,长大后很定是个人见人爱的美女,并且帅气多才,像极了卓风。

  我瞧着就心里高兴,想必别人也都如此想。

  顾程峰突然说,“像你。”

  我惊讶的问,“像我吗,都说像卓风。”

  顾程峰却重复的点头,肯定的说,“像你,上车吧,去我公司,边走边说。”

  我犹豫着,可他已经抱着喵语走了。

  我小跑着跟上,身后李哥大叫着要去阻拦,我对李哥交代没事,也快步跟了上来。

  顾程峰一路都用大手护着喵语的脸,尽管都已经开春了,还是有些冷的,喵语没戴帽子,脸被风吹的红扑扑的,她不知道楞,眨眼新奇的看着周围。

  顾程峰加快了脚步,冲进了公司大楼,前脚才迈进去,里面的前台就迎了过来,“顾总,这是……您的女儿吗?”

  顾程峰呵呵一笑,“恩,我女儿,准备两杯咖啡送上去,再买个小玩具拿过来。”

  我默默的跟着顾程峰身后,看一眼那前台,她眼神灼灼,带着笑容,对顾程峰一点,回头叫了我一声,“您好,顾夫人,我这就去。”

  我无奈的摇头,正要解释,顾程峰突然停下来回头跟我说话,打断了我的话,“快走吧,很冷的。”

  前台已经走远,我想解释都没时间。

  顾程峰的办公室还是老样子的装修,简单不奢华,可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很讲究。

  我们才进门,后面前台小妹妹就将咖啡断了进来,还准备了拨浪鼓和一只毛绒狗狗。

  喵语还小,只能听到声音转眼睛,看不出多大的喜好来,可瞧着还是高兴地,咿咿呀呀的伸展四肢,高兴地看着眼前的花花绿绿的东西。

  顾程峰开心的合不拢嘴,逗弄了一会儿喵语困的自己睡着了他才停下手。

  顾程峰这才起身端着咖啡喝一口,跟着满脸高兴的回头看我,问我,“喵语的名字起了吗?”

  我摇头,最近都没想好,也不着急起名字,我跟卓风可是想了许多名字了,可还是没有想好用哪个,之前陆少就说一定要姓陆,我跟卓风生气的好几天没搭理他,这人开玩笑没边儿,事后他还买了很多东西过来,差不多半个房子的尿不湿,到现在还有很多。

  卓风说看在尿不湿的面子上不追求他什么了,就是必须姓卓。

  我当时也是好奇,追问了卓风那卓是谁的卓啊,我的还是他的?

  他笑眯眯的亲我一下,跟着问我,“那你现在改姓赵,喵语就姓赵。”

  我噗嗤笑出来,这人老大不小了哄人还是一套一套的,我是不想改姓的,说的不贴切些,我还是卓风养大的呢,这个姓氏给了我太多的难以忘却,我不会更改,并且我父亲已经不在,我妈妈没要求我改姓,我自然不会更改。

  喵语姓卓,只是名字实在难想。

  顾程峰打断我的回忆,突然说,“单名一个橙吧。”

  我一挑眉,程?

  他重复说,“橙子的橙。”

  同音不同字,可听起来还是叫人有点奇怪。

  他叫顾程峰风,我的女儿叫卓橙?

  我不同意,我们之间又不是什么苦命鸳鸯,我可不想叫别人误会。

  我只笑笑没吭声。

  默了会儿,他没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继续说,“我给你看样东西,你给我点意见,我最近的公司业务才上来,有点东西还不是很通透,之前陆哥给我的人现在都在忙,实在分不开手来。”

  他一转身,还没等我问是什么,就将一份文件递给了我。

  我翻开第一页就有些头疼了,这个……不是我现在正在寻找的合作伙伴的新项目吗,他竟让也在做。

  我好奇的问,“这个你了解多少?”

  他摇头,又喝了口咖啡,抿了抿唇,“不多,才接触,看着还不错,怎么,你也有想法?”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了,总觉得他突然说这个是有别的目的,可他做什么生意都是自由,我不能因为偶然的巧合就乱想猜测什么,只实话说,“其实我也在做这个项目,只是才引进过来,很少有人认同,我能找到的合伙人都不多,你要是有兴趣我到时可以帮你了解了解,只是不知道坐起来会怎么样,市场还在单薄,我怕做到最后收益太少,那我们就赔本了。你现在才上市,公司还需要大量的人力财力,这一块怕是会分身乏术,资金断裂啊。”

  我的担心也没错,之前我的公司才上市的时候也这样,现在想来都头痛,不过好在当时很多人帮我,我才没走更多的弯路。

  正低头琢磨,顾程峰突然握住了我的手,我一怔,猛然抬头,要抽回手,反倒被他握的更紧,“卓尔,我要是说我们可以合作呢?”

  我没听进去,只想着要将手收回来,可挣脱了好几次都没成,被他捏的都雨鞋痛了。

  他笑笑,眼神灼灼发亮,张嘴还要说什么,他办公室房门突然开了。

  “卓尔!”

  惊愕的是,卓风推门进来。

  第817章 给我老实点

  我是真的被吓到了,立刻抽手,可顾程峰还是没松开。

  卓风几步走进来,扯起顾程峰的衣领子。

  顾程峰却笑笑,这才双手放开,高举过头顶做投降状,对卓风笑着说,“卓哥,不是吧,才来就要揍我,我可是会还手的。”

  从前卓风打他顾程峰还手也是有度的,可卓风揍他从未下过轻手。

  卓风高举的拳头眼看就要砸过去,我拉着卓风劝说他不要冲动。

  卓风看我一眼,看到了睡在沙发上的喵语,吸了口气,放下了拳头。

  我舒口气,拉着卓风后退几步,抱起喵语。

  卓风回头警告顾程峰,“给我老实点。”

  顾程峰却只轻笑,眼神从我的身上移到卓风身上,跟着握拳头,学着古代人道歉的手势,“卓哥,你可真是不大度了,我道歉,我们坐下来说正事。”

  这都闹了不愉快了还能说正事?卓风冷哼,“下次再说。”

  卓风转身接过喵语,直接拽着我离开。

  原来卓风突然出现,是因为顾程峰早早的就跟他约好了要过来一起商量那个新的项目的事情。

  我不理解的是顾程峰明明知道卓风会来,为什么还要做出那样的举动。

  回去后卓风一直没提这件事,可我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之前还说不会叫我接触顾程峰,生怕就闹出什么幺蛾子来,这才几天,幺蛾子就闹出来了,我们谁都不好过。

  这天下大雨,他起来的也有些晚,在婴儿房逗喵语,我则在厨房跟阿姨们做早饭,才收拾好出来去叫他出来吃饭,就在门口听到他在电话里面说,“这件事我不通过,他想怎么办是他的事情,我这里不通过。是,你答应了,可我没答应,五百万我可以拿,不是给他,也不是通过你,这钱是卓尔的。的确,可我的钱也是卓尔钱,管我要钱无非就是管卓尔要钱,他算准了卓尔不会不答应,叫他亲自来找。”

  不用问也知道,这是说的顾程峰,电话那头就是陆少了。

  陆少这边正因为开心闹离婚,他的账户都被冻结了,想从卓风这里借钱给顾程峰,毕竟都答应了他,不能不拿,可上次的事情卓风生气了,他肯定不会轻易拿出来,至少是在顾程峰道歉之前不会轻易拿出来。

  他说钱是我的也没错,卓风的钱都被套住了,之前给我的钱都在国外,我们的钱都是共同用的,我最近因为新项目是赚了不少,他随便支配我也没意见,可顾程峰这件事其实我意见很大。

  我总认为,公私分明,顾程峰有困难,看在从前的交情上是该拿,感情这件事不能跟交情混为一谈。

  卓风却不这么认为。

  他推门出来,我们四目相对,谁都没说话。

  他先是吸了口气,回头将房门关上了,才拉着我回了房间。

  才落座,他就说,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

  他语气不是很好,这是还没消气呢。

  我没应声,我没怎么想,我想帮就帮,无关乎感情,只看在顾程峰当年帮助卓风跟我这件事上我也不能袖手旁观,可他不想帮忙,我也不能非要对着来。

  他坐下来,吐了口气,这就算是火气降下来了,无力的问我,“你到底怎么想的?”

  这都问过我很多次了,问的我好像真的跟他有什么关系一样。

  我蹙眉,低声问他,“卓风,你以为我会跟他有什么吗?”

  这才关键,如果说卓风压根不相信我,我说什么都是百搭,所以我要问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会。”他肯定的回答。

  我舒了口气,抱着他的手臂,依靠在他肩头上,撒娇的问,“那你还问我怎么想的?你这不是诚心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他恩了一声,很久之后才说道,“钱我可以给,要我们两个亲自送过去,跟他说清楚,大不了钱不要了,我买个痛快。”

  这倒是卓风的作风,宁愿自己倾家荡产也要帮别人的人,所以现在为了不想叫顾程峰破坏我们之间感情,钱可以给,别的不能谦让。

  我笑笑,答应下来,这件事他说的算,我不想有什么意见,谁不想叫自己的日子好起来呢。

  “那我们出去吃早饭?”我歪头看他,轻轻扯他脸上的脸皮。

  他看我一眼,一伸手,将我抱住了,搂住我的肩头,轻轻的拍。

  我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无奈,这多年大风浪,我们分分合合才走到今天,实在不容易,可日子一旦太平起来,彼此之间但凡是有一点点的不对都犹如惊弓之鸟,叫彼此心中难安。

  吃饭过后没多久,顾程峰就给他打了电话,卓风叫我穿的体面一些跟着他一起出了门。

  手提箱子能装下多少钱,我算是知道了,卓风直接叫银行拿了现金过来,银行那边调了三个银行才凑足,送过来的时候就用的拉杆箱子。

  卓风一面拖着钱,一面牵着我。

  他回头冲我开玩笑的说,“有点不对称。”

  我好奇的问,“什么不对称?”

  “你这边太贵重了,这边才五百万。”

  我噗的笑出来,“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会说情话?”

  他呵呵的笑,没有回答。

  进了顾程峰公司,之前那位前台小妹妹惊愕的看着我们愣住了,过了片刻还是笑呵呵迎过来,称呼我说,“顾夫人,顾总在楼上。”

  卓风脸色顺便不好,直接告诉她,“这是我太太,是卓尔,你该知道我是谁了。”

  卓风,卓尔,这几年虽然在市面上名声不大可前几年是总占据头版头条的,不管是好是还是坏事,大街小巷人都知道。

  眼前的小妹妹一听,脸色煞白,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知道,卓总早,卓夫人早。”

  卓风还是不高兴,再一次强调,“这是我夫人,也是卓总。”

  小妹妹又楞了一下,可到底是在外工作的人,知道卓风的意思,我是不甘于只做卓风的夫人的女人,我也有自己的事业,所以在公司这样的场合一般情况下都会叫我卓总而不是卓夫人。

  那小妹妹又连声道歉说了声,“对不起两位卓总,是我怠慢了,你们请这边走。”

  我笑笑,横了卓风一眼,不过是个小姑娘,干嘛对人家那么严厉?

  他却没什么表情,依旧冷的像块冰。

  进了电梯,卓风随手将拉杆箱往旁边一扔,转身将我抱住,来了个电梯壁咚。

  我脸红心跳,仰头看他。

  这人自结婚后竟然如此浪漫了,还是我从前没发现?总觉得他每天都给我新奇,看着就叫人高兴。

  我笑着问,“干嘛啊?”

  “这里不行,回家再来,突然就想亲亲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