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97节

  第818章 人,我也需要

  我呵呵的笑,看他高大帅气的样子,就好像巨大的高山将我笼罩。

  “老公,这是公司啊,你别这样,唔……”

  霸道的吻袭来,险些就将我肺中的呼吸都榨干,我推他喘了口气,他继续吻过来,绵长的吻满是他口腔中中清香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换了牙膏,味道都不一样了。

  我被吻的七荤八素,脑袋都有些发昏,他还是不肯将我放开。

  身后的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他依旧抱着我吻了一阵才说,“到了。”

  卓风一转身,电梯外面站了十来个人,看样子是才开完会出来,正要用电梯。

  我脸更热,无奈的垂头,拉着他往外面走。

  卓风却不急不缓,还不忘记拖着拉杆箱,从人群中挤出来。

  身后顿时曝起一阵喧闹,竟然还有鼓掌的,更有人认出了我们,低头说了我们的名字,我们就被淹没在喧闹中。

  出来没多久,就遇到了才从会议室里面出来的顾程峰,他一手提着文件,单手插兜,脸色不是很好的望着我们。

  卓风拉着我走近他,将箱子推给他,直接说,“进去说。”

  顾程峰眼神冒火,依旧保持着不动声色,接过箱子,直接跟着我们进了办公室。

  反客为主这是卓风的一贯作风,将顾程峰的办公室当成了他自己的,进来就自己倒了水喝,之后地给我一杯,这才跟顾程峰,“说正事还是说私事?”

  顾程峰将文件啪嗒一声往桌面一摔,面无表情的回头将房门锁了,拉下来玻璃罩上的帘子,之后说,“卓哥现在是越来越年轻了,一点没有当年的成熟。”

  这倒是实话。!

  可卓风的厚脸皮可不会在乎这么说,继续若无其事的坐着,又喝了口水,单手敲打膝盖,瞧着他。

  顾程峰的眼神在我跟卓风之前来回周旋了好几个来回,才说,“卓哥,钱,我需要,人,我也需要。你该知道我这个新项目投入大,你给我的人已经帮我预算出来预期需要的资金了,所以我必须拿着,只是你直接给我现金……”

  卓风轻笑,“方便些,我给你现金是想叫你知道五百万能有多少,并且也要你知道,这个钱拿了之后意味着什么。”

  顾程峰脸色大变。

  卓风向来是公私分明,可最近的一些事情上却不是如此了。(!≈

  顾程峰站了会儿才坐下来,该是在给自己暴躁的火顺气,很久才平息下来说,“卓哥,你这是在逼我。”

  “是。”卓风干脆的回。

  顾程峰又吸了口气,转头,看向我,问我,“卓尔,你也是公私分明的人,你也这么认为?”

  这个问题太尖锐,我们用钱收买他收手不搀和我们的婚姻,怎么看都觉得很卑鄙,可卓风这么做也是被逼无奈啊,谁希望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总是被别的男人勾搭,尤其是我也想叫这层关系轻松一些。

  “顾程峰,你能保证不管是否拿了钱都跟我们只保持最清白的朋友关系吗?”

  顾程峰盯着我的脸看了许久,没应声。

  卓风依旧安静的坐着,似乎并不着急等待得到答案。

  这会儿,前台小妹妹送咖啡进来,看我们一眼,匆匆历来,关门的这一刻,顾程峰叫她站住说,“这个箱子送到财务室清点一下,立刻给我回复。”

  那前台哦了一声,推着箱子就走。

  房门关紧,顾程峰哼了哼,“我知道卓哥的意思,可我这个人也不是贪得无厌的人,你给我钱了我不能不要,可我要了就必须答应你点什么,好,我答应你们只做朋友,再不会越界,可这是有时间的,钱一旦还上了,我就不能保证我是不是还能克制了。”

  我一怔,这不是直接打卓风的脸吗?我也有些不愿意,顾程峰想要拆散我们夫妻关系还说的这么光明正大,实在是不地道。

  我急道,“顾程峰,你我之前好像没有多复杂的关系,你为什么一直都不放手呢?现在依照你的条件大可找到你所需要的更好的女人,为什么一定要破坏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他呵呵一笑,“卓尔,你这话有歧义吧,你要是真的对我一点感觉没有,你会如此害怕我的介入吗?你们是夫妻,该拧成一条线,卓哥担忧是肯定,可你作为当事人为什么要担忧,你在害怕什么?”

  哄!

  我浑身一跳,就看到房门被前台小妹妹推开,一脸惊慌的对顾程峰说,“顾总,那都是钱啊,我没看错吧?”

  我也被吓到了,不知道是听了顾程峰的话还是因为那突然闯进来的小姑娘。

  我吸口气,想叫自己平静下来,却发现乱跳的心脏就好像不断极大的鼓吹,狂跳不止。

  顾程峰意味深长的笑笑,一摆手,“没错,看看够不够五百万,不够就管这位卓总要。”

  卓风握着我的手紧了紧,豁然起身,拽着我也站起来,回头对顾程峰说,“可以,钱拿了就要说到做大,这段时间我不希望看到你。”

  卓风生气了,是生他的气还是生我的气就不知道了。

  不过出来后,他一直没吭声,脸色很差,我猜测,是因为顾程峰的那番话,他在生我的气。

  我想解释,却又觉得有些多余,本就没什么,岂不是我越说问题越严重?

  到了家里,卓风才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听到我又哭又笑。

  “当年顾程峰在我眼里就是个屁大点的孩子,谁想到转眼就开始抢我老婆了,我当时真后悔把你退给他,是我混蛋,可你不能记仇到现在吧?你说你刚才直接说了跟他没感觉这件事就好解决,模棱两可的话听着都叫人心里难过。卓尔,你说,我们结婚这么久了,我哪里做的不好,你提出来,我现在就改,一辈子不会再犯。”

  我噗的笑,口水都喷出来。

  轻轻捏他的脸,这个大男人竟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还以为他还是当年大男子主义的人。

  “卓尔?”

  我嗯了一声,继续绷着脸听他说。

  “顾程峰如果再找你,你不能去,知道了吗?”

  我点头,我还真没想过要去。

  “不管他是否真说话算数,这小子我都不会轻易放了他。”

  还能怎么样,就算他这么说,还不是多给顾程峰拿了百万,刀子嘴豆腐心,别以为我不知道箱子能放下多少钱。

  我没挑明,却也看着卓风善良而又别扭的面,越发的觉得我嫁的男人是我选择的最正确的人。

  他还想再说,眉头就打结,我心疼的一把将他抱紧,吧唧一口亲在他额头上,身边躺着玩的喵语也咯咯的一乐。

  我们同时笑出声来,我对他说,“你看,我现在有老公有女儿,我们的公司都很好,钱花不完,余下事情就是互相的陪伴,我怎么肯能还会想别的事情,我跟他早就结束了,不管你有没有把我退给他,我们现在才是夫妻啊。”

  第819章 离婚了

  卓风重重点头,身子就压了过来,不顾身边还那么小的喵语,直接亲吻上来,手也不安分,“我们多久没做了?”

  我推他,“没正经,女儿还在呢。”

  “哦,张姐,把喵语抱走,我们上楼了。”

  卓风体力也不知道怎么一直这么好,打横将我抱起来就直接往楼上走。

  生产后我对性爱一直没多大兴趣,医生说我身体虚弱的厉害,要多补一补身子,可卓风需求大,每次都是他挑拨,索性他没介意我索然无谓,好在在他的勾引下,我也时常是个浪荡的小女人,尽情的享受他带给我的舒爽。

  事毕我们下楼吃完饭,保姆阿姨说陆少来过,坐了会儿就接了个电话走了,该是晚上还会再来,我们想到是不是他离婚的事儿,正打电话要询问,他人就到了。

  陆少今天穿了件牛仔裤,身上的西装也换成了简单的衬衫,看着就像外面随便拽出来的一个只会写代码傻男。

  他坐着随便啃着我才切好的水果,吃了大半,随手就扔进了垃圾桶,抱怨说,“真难吃。”

  卓风横他一眼,“难吃别吃,我给卓尔的。”

  陆少哼了一鼻子,靠在椅子上抱肩,“离婚了,我给了她一般的家产,房子都给她了,她没要,这会儿已经上了飞机。”

  说完,陆少的眼睛红了,却没有哭,只凄惨的笑了一声,跟着一拍桌面,满脸的怒气问我们,“她说从来都没爱过我,你们相信吗?”

  不相信,开心不爱他为什么当时做了那么多事儿?才落得最后被人玷污的惨状?

  现在开心好了起来,可看着人还是不如从前,她这是要多狠心才能离婚并且说出这样的话,说不爱陆少是不可能的,可以说是非常爱了,只有非常爱才会放手叫陆少追求自己的幸福。她知道自己生不出孩子来,陆少却一直都想要孩子,她的放手才能成全陆少的美好,可背后伤害的却是她自己,走的决绝,谁都看不到。

  我深吸口气,心口痛的厉害,开心姐姐到走都没有跟我变现过一丝一毫的不高兴和放不下,说她是厉害的女人还是说她是冷血呢?

  一时之间我们都没说话,安静的依靠在凳子上盯着桌面,各有所思。!

  没想到陆少离婚这么快,他说之前开心还死不见人,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找她,不管婚姻如何都接受,哪怕是开心要了命都给,错的是他,可孩子是无辜的,他只想给孩子点东西,奈何佳佳那边还不接受。

  谁会想到,就在之前陆少离开的那段时间,开心突然说要离婚,直接签了字,逼迫陆少去做了离婚手续,这会儿直接提了箱子离开了。

  我们听的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开心在想什么。

  陆少说,“她是恨我的吧?”

  恨是肯定,可我想,再深的恨也比不上她对陆少的爱来的浓烈,说到底,她是爱陆少的,只是无法接受自己的男人睡了别的女人并且阿有了孩子。(!≈

  开心从前就是潇洒的人,没想到她会潇洒到叫我们都震惊的底部,这人一走,还以为事情会更好解决,谁能想到却是个更加难以接受的解决。

  陆少晚上留在家里,卓风陪着他喝的酩酊大醉。

  陆少吐了不知道多少回,我跑上楼给开心打电话,她那边是关机,该是还在飞机上。想了想,我就给佳佳打了电话,佳佳那边电话接起来就传来了孩子的哭闹声,佳佳对着电话里面的我大叫,“卓尔,我先不说啊,我哄他们,闹死我了,等一等我再会给你。”

  我知道孩子闹起来是什么样子,可能是我女儿很乖的再或者是因为我女儿多半是卓风在照顾,我没体会到多少孩子苦恼的那份心力交瘁,可光是听着就已经十分累了,不管是佳佳还是开心,都不容易。

  我无奈的吸口气,坐着发呆,听着楼下陆少继续大吵大嚷,心情更加难过。

  从前我面对感情问题的时候是怎么过来?我都有点不记得了,现在看着身边人一个个的出现感情危机,我反倒更加紧张。

  过了没多久,佳佳电话打了过来,声音压的很低,问我,“什么事儿啊卓尔,怎么晚打电话,你家那位不反抗吗?”

  我笑,“不会,他在楼下喝酒呢。”

  “啊?吵架了?这大半夜不睡觉在家里喝酒,你们闹别扭了?”

  我继续笑,“没有,我是想你了,给你打电话说说话。”

  “哦,想我了啊,想我就来看我啊。我这会儿忙的要死,是没时间分开身去看你了,哎,问你个事儿,陆少见到了吗?最近他没来,我反倒担心了,听说开心在闹离婚是吗,你有机会告诉开心,我不会抢走陆少的,我跟我男友很好。”

  我恩了一声听着楼下陆少的吵闹,心痛的皱眉,没跟佳佳说,可听着佳佳三句不离自己男友的事情我就不好说陆少了,不过我们约好了一起见面说,我也不想叫陆哥再难过,至少叫他这边有点希望才行,直接将见面时间定在了隔天中午。

  这天早上卓风带着陆少去医院,轻微胃出血,我跟着去医院安排了一阵子才忙着跑出来。

  佳佳早就坐在这里等了,今天没带孩子出来,还特别的打扮了一番,而她身边坐着的男人该就是她说的男友了。

  佳佳很高的,该有一米八了,那男人要是单独拎出来也不算矮了,可他没有佳佳高,我记得陆少好像有一米八七的身高,比卓风差不多的,只是人现在有点瘦,也显得很年轻。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不自觉得用外表比对起两个人来,一个是佳佳的一夜情,一个是现任男友,就算我没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我还是觉得眼前的男人配不上佳佳。

  佳佳倒是很开心,笑呵呵的拉我坐下,叫男友坐在了对面的为位子上。

  我们尴尬打了声招呼,静默了一会儿,男人先开口说,“我是佳佳未婚夫。”

  我差点都忘记了,佳佳早就答应了求婚,只是婚礼一直没办,好像是因为男方家里正在盖房子,据说是在乡下盖洋楼。

  当时我停了也挺高兴,或许我不会选择这样的生活,可只要佳佳喜欢也无所谓,可现在觉得,佳佳是城市人,生活都在市内,这突然搬去了乡下跟着婆婆一家子生活不知道能不能适应。

  我没说什么,只笑着点头,“那我们点东西吃吧,我饿了。”

  出门前卓风叫我吃了不少了,就怕我见了陌生人不敢开口吃东西,其实我一点不饿,可不想看着她们太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