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98节

  第820章 混蛋

  男人话不多,说的也都是一些随便的问题,吃饭到一半的时候我跟佳佳说起了从前她给我做保镖的事情,那男人突然插嘴问,“佳佳很厉害吗?女人能厉害到哪里去,肯定不如男人。”

  这话我不爱听了,女人就为什么不能厉害了,佳佳可是打了很多人的呢,现在要是动起手来他都未必是佳佳的对手。

  可佳佳只笑笑没吭声,我也不好说什么。

  我们尴尬了会儿继续吃饭,他又说,“女人就该在家相夫教子,给我洗衣做饭带孩子,我在外面赚钱,现在超市也扩大了,我投了不少的钱,佳佳该享受一下了。”

  这话歧义太大,相夫教子带孩子洗衣做饭该是最累的吧,怎么在他看来却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并且是一种恩宠呢?

  这种话在乡下来说该是最平常不过了,可现在还重男轻女把女人看轻也实在不该啊,佳佳能力强是众所周知,那超市也是自己一手做起来,怎么他一个大男人随便一插手就成了他的东西,叫佳佳退居二线做家庭主妇,他可有想过佳佳的感受?

  佳佳咬着筷子看我一眼没说话。

  我也没多问,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太过计较,只是想着人家都快结婚了,或许佳佳也喜欢呢?

  那男人见我们都没吭声,继续说,“我说话是不好听,可我说的是事实,佳佳,你看我之前就说了,户口落下来咱们就结婚,现在你朋友也在,你就当是给你朋友一个面子,你告诉我个准信,什么时候跟我回家去,我们好把婚事办了?”

  我吸口气,这是赶鸭子上架呢?

  佳佳嗯了一声,跟着说,“我没想去乡下,之前我也说了,你不能强迫我才答应跟你接触的。”

  那男人哦了一声,再没吭气,看脸色该是生气了。

  佳佳没理会他,给我夹了块鱼肉,跟着说,“卓尔,我们一会儿去逛街吧,我喜欢上一条粉红色的裙子,今天春季才流行的限量版,你帮我看看合适不。”

  我也是想看看的,一口答应,“好,我们吃了饭就去。”

  那男人一直低头吃饭,吃饭了坐着不动,佳佳给我们倒水喝。

  我起身要去结账,无意间看到佳佳用手肘撞了那男人一下,男人一怔,这才慢吞吞的拿出钱包要去结账。

  我无奈摇头,直接将卡递给了服务生,当做没看到。

  佳佳脸色很不快,依旧没发做,只安静的坐着,提好了包,看着我收回了卡,直接起身,回头对那男人说,“你先回公司吧,我跟卓尔出去逛逛,我们姐妹都很久不曾出来一起玩了。”

  男人很不快的问,“孩子不管了?都当妈的人了怎么还有心思玩儿?”他抱怨了一句,也跟着起身,抓了手包就走。

  我无奈的瞧着,火药味挺足,赶忙拉着佳佳出来。

  出来后佳佳突然冒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孩子有保姆呢,我都送去幼儿园了,他还多管闲事了,平时不过是跟着宝宝们玩一玩,也没见多重视。”

  我没应声,劝说她别生气,我们早点回去就是了,拉着她往车上走。

  才上车,佳佳突然想到了什么,打电话着急的问我,“你没看到他手里拿的是什么吗?”

  我一愣,“是什么,不是钱包吗?”

  “不对,那是我的钱包,我出门前说了不能拿的,里面可是放了很多发票很重要,那是放零钱和收据的包,糟了,他这是要去谈业务,该死,李哥开车,先我超市一趟。”

  佳佳的担心是对的,男人想抢走他的客户,顺便扩展自己的业务自己做,踢开佳佳叫她做家庭主妇,只管带孩子伺候公婆,这件事佳佳早就说了不同意,男人当时也没说什么,可就怕男人不吭却在背后用一些非常的手段,现在看来,这是已经开始在动手了。

  男人不知道客户来源,也没联系方式,可发票上有啊,他就多了个心思,有些时候故意拿着包出来,已经被佳佳发现过一次,没想到这次直接抓到了个正着。

  到了地方,佳佳直接给所有客户打电话说自己公司出了内鬼,除了她任何人打着她的名义来说业务都不能同意。

  这电话才放下,男人回来了。

  男人叫富贵,是才毕业没多久之后就在市内打工的闲散人,本专业是做的,可是自己能力有限,赚了几个钱辛苦钱就想自己做,不想遇人不淑就被人骗走了大部分的资金,到现在还有贷款,那天他去酒吧喝闷酒,就遇到了同样喝闷酒的佳佳。

  佳佳也是心中凄凉,无人安慰,男人也是心中苦闷,两人互相取暖才会有了现在的情况。

  佳佳也说男人其实很上进,对她还不错,最主要不嫌弃她有孩子,可不想,人哪有完美的,这个富贵还不是一身毛病,两人没少争吵,尤其是投机倒把这种事,富贵可是做的很决的。

  他只会算计身边人,精打细算,每次吃饭都不会拿一分钱,今天更是如此。

  说到此,佳佳咆哮,扔了桌子上的电话,指着不吭声的富贵大骂,“你混蛋。”

  富贵还是不吭声,眼睛都没抬一下,这可真是打一棍子屁都不放一个。

  我坐着也不好多说什么,想着出来坐坐等一等,不想那富贵在听佳佳第二声咆哮的时候还口道,“你不就是个抱着孩子没人要的婊子,你跟我装什么装,我看上你是瞧得上你,你以为你多本事?钱我给了你不少,你呢?感激我了吗?整天对我呦呵,你就仗着你长了张好看的脸,你长得比我高你怎么能不去当模特,做什么未婚妈?你这会儿跟我计较了,背后跟那个有钱的老板眉来眼去的时候你怎么没想到我?我抢你了生意怎么了?你一个女人做什么生意,还不是要我养着?你还不愿意了,这里的大大小小都有我一份血汗。”

  佳佳暴怒,几步走过去,一抬手,拽着男人的衣领子,咣当一声,一个巨大的背摔,男人直接倒扣在地上,脸色瞬间雪白。

  第821章 死了

  我也是被吓着了,看富贵趴在地上扭了好几下才勉强起身,确定他没事了就要去拉架。

  佳佳也是力气大,回头将我推出来,告诉我,“没事,等我,我今天不处理好了以后麻烦少不了。”

  我哪里能扭的过佳佳,她一巴掌将我送出来,啪噔一声就关了房门,跟着就听到里面一阵巨响哀嚎。

  我听着着急,出去找李哥,李哥脸色不好的进来看一眼,拿出电话要找陆少。

  我一想这不行,没准佳佳跟富贵就是闹一闹,回头就和好了呢,那陆少过来岂不是叫事情更严重。

  “李哥,可别,现在不能叫陆哥过来,我们等等看,实在不行就报警吧。”

  平常的时候我是挺佩服佳佳的,可真打起来我还是害怕,万一佳佳吃亏了怎么办,生过孩子后她都没锻炼了,身体不如从前,没准真不是富贵的对手。

  正在我急的团团转的时候佳佳出来了,嘴角一块乌青,我当时就怒了,佳佳动手我拦不住,他富贵还手我可不让,我抄起门口放着的扫帚就要过去。

  富贵捂着半张脸,扭着腰一瘸一拐的走出来,嘴角还有血,勉强睁开眼看我一眼,吓得后退。

  我看这佳佳没吃亏,索性放下了手里的家伙拉着佳佳出来。

  佳佳却在身后跟我笑,“我没事,他还手而已,打架还不准还手了吗,我真是年纪大了,生完孩子体力严重下降,不然换做从前我能一拳头把他打趴下,哪里还有机会还手。”

  说的倒是轻松,看她还是很伤心的。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找了个差不多的男人,可以有个依靠,至少可以同甘共苦,没想到这还没怎么样就已经开始打她钱的主意了,那以后要是她真成了家庭主妇,可就没什么好果子吃。

  佳佳该是比我都懂得这份坚无助的,她自己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从最艰难的时候走过来,好不容易见到了光亮却发现一切都是假象,心中肯定是很难过得。

  我抓她手说,“这里叫人看着吧,把他赶走,有事明天再说,我们去医院看看。”

  佳佳摇头,随便抹了把嘴角,吐了口口水在地上,瞧着已经走远的富贵说,“我跟他没完,钱我会退还给他,多一分都不会给,休想在我这里得到什么便宜。”

  这倒是,不能便宜了人渣,这件事本就是你情我愿,可渣男自打接近佳佳就目的不单纯实在是不该给他活路。

  “那你现在真没事吗,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这要是被孩子们知道了也不好。”

  听我说到孩子,佳佳脸上这才柔和了些,无奈的一点头,蹙眉说,“去看看也行,之后我们再去逛街。”

  从医院出来简单的拿了一些消炎药,佳佳又兴致冲冲的带着我去了附近的商场,我们给孩子们来了很多套衣服,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多了。

  卓风说过来接我,我想佳佳这边出事还是不叫卓风知道的好,免得到了陆少那边就瞎担心,可谁想到,卓风已经提前到了。

  佳佳一直低头躲闪卓风的目光,最后实在是躲不开了才在卓风反复追问下说了实话。

  卓风听后一直没吭声,只拿出了电话,警告佳佳,“这件事如果被陆少查出来,后果更严重,不如你直接跟他说了会比较好,陆少那人护短。”

  这倒是,陆少护短,提前说一声或许后果会小一些,可要是被无意间知道了那指不定生多大的气去报复富贵。

  那富贵也没怎么样,佳佳也没吃亏,本就不是大事,可就怕不是大事的事变成大事。

  卓风告诉了陆少就挂了电话,我跟佳佳都盯着他的脸看,想知道陆少那边是怎么说的,卓风突然就笑了,搂着我肩头,顺手也提走了我买的东西,告诉佳佳,“你出去就知道了,他其实是跟着我来的,人就在外面,我叫他在原地等我们,他说等你出去。”

  佳佳舒口气,“还好他没冲动,要不然事情就麻烦了,富贵父母对我不错的,我不想事情闹大。”

  出来后我还没瞧见陆少人在哪里,就听他一路骂骂咧咧,“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打女人?还想不想在这里呆了,严重不严重,我说你就是瞎逞能,你是厉害,我都打不过,可你都生过孩子了,这体力不如从前,你不知道吗?给我看看,你扭捏什么,给我看看。嘶,佳佳,你孩子都生了还害臊,你当初强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害臊?”

  我噗的笑出来,陆少横我一眼看着佳佳。

  佳佳也就在陆哥和孩子面前才会如此温柔,无奈的垂头皱眉,撩了一下长发,这才缓缓抬头,“我没事。”

  陆少的眼睛就要滴出水来,皱眉盯着佳佳的嘴看了许久,陡然一声低骂,“我草他全家,人呢,给我说,人呢,去哪了,我去端了他。”

  佳佳立刻变了脸,“死了,你能不能不嚷嚷?”

  陆少还想再发作,看看我们再看看佳佳,竟一点头,笑了,“行,那你跟我回去看看?我不放心,那男人不是挺好的吗,之前见面我还觉得不错,你说这样怎么叫我放心你们孤儿寡母的自己在外面?”

  我和卓风实在忍不住笑,先提着东西上了车。

  才坐上座位,那边陆少就冲给我们大喊,“你们先回去吧,我们单独聊聊。”

  卓风呵呵的笑出声来,叫李哥开车。

  才到家里的院子没进门,就听到了喵语的哭号,保姆竟然都站在门外。

  卓风几乎是飞一样的冲进里面,我还没进门就听到了他的咆哮,“这是我女儿,你走开。”

  我也吓到了,还以为是喵语太闹没想到,来的是姨妈。

  姨妈站在门口看我一眼,回头对卓风说,“小孩子不能惯着,尤其是女孩子,你看看那屋子里的东西都堆满了,那得多少钱啊,我抱出来吹吹风有什么不行,哭一会儿就好了。”

  哭一会儿就好了?我看喵语的脸都红了,这不是哭一会儿事儿吧,小孩子哭和笑都不能时间太长,不然肺部和大脑都会有所损伤,这样子下去怕是会出事儿。

  我催促卓风,“老公,我们去医院吧,喵语有点不太对。”

  卓风抱着喵语随便扯了一件衣服盖在她身上,直接往外面冲。

  我紧随其后,先后上了车子,才关上车门,姨妈就追了上来,也非要上车去医院看看。

  卓风没吭声,抱着喵语轻轻地哄,李哥一脚油门,车子冲出去,我们直奔医院。

  好在之前的医生都还在,喵语之前得过肺炎,三个主治医生都对喵语的身体状况清楚,抱进来看一眼就知道哪里不对,果然一量温度,发烧了,三十九度七。

  卓风当时脸色就变了,交给医生反复嘱咐之后关了病房的门,回头恶狠狠的警告姨妈,“最好别出事,不然你也别想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