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9节

  第76章 我的身后有你

  卓风站在门口只是叹息一声,沉默很久才继续往外面走,转身关门的时候看着我,“卓尔,有些事情不是你看的那么简单,不要胡思乱想,你现在要紧的是好好学习,早点睡吧!”

  他总是这样,总是这样,我气的发疯,摔了枕头,砸在门上。

  本以为他离开了,我就是发泄发泄,却不想他又将房门推开,站在门口绷着脸看着我。

  我深吸口气,张了张嘴,“姐夫,你,你……”

  “卓尔,你想知道什么?”

  是啊,我想知道什么,知道了之后呢,会怎么做?

  我一时之间慌起来。

  他走进来,关了门,站在我跟前,我仰望着他,有些昏暗的灯挂在他头顶上,直射下来,打在他脸上的光线将他脸上的无奈照的清晰无比。

  “姐夫,我,我就是……”

  他松口气的样子,坐下来,抓我的手。

  我怔住没动,他默了一会儿才说,“李家的事情很复杂,卓家不过是做了很多年正儿八经生意还未转型成功的黑道,我想将卓家洗白,很困难,就算我脱开了了卓家,我仍旧姓卓,我背后多少人都在盯着我,可李家不一样,她的家庭干净,背后势力强大,我能做的不是得罪她也不是讨好,至少可以利用,我知道你恨我,会认为我是小人,可我不得不这么做,我的身后有你,有卓家,你们都是不可或缺人。我不强大起来,你们怎么办?”

  我,我……

  我哑口无言。

  这件事他说的很笼统,可我也听的差不多,也就是说,李思念为了能够跟着卓风在一起,背后利用了自己家庭的缘故不知道做了多少事情,叫卓风脱离不开,也无法翻身,而只能与李思念结婚。

  可是姐夫现在不是婚期无限延期了吗?

  那姐夫要付出多大?

  “姐夫,你不跟李思念结婚了,那卓家怎么办,你怎么办?”

  “没关系,只要你好起来,这件事以后再说。”

  “什么意思?我,我,姐夫,我希望你幸福,我希望你找到爱你的女人,可你不爱李思念,我知道的,你这样么做不值得,我不值得你这么做。”

  他沉重的吐口气,“不是的,卓尔,为了你就很值得。”

  我顿时溃不成军,泪水成线往下流淌。

  他将我抱住,脸埋在我脖颈间,低沉的声音似乎从天边传来,震荡在我的心口,“卓尔,你只要好起来,一切都值得。结婚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有一个好的生活,我知道我能力有限,给你的不多,只要你开心就好,知道吗?”

  我想,这是我长这么大听到的姐夫对我说的为数不多的深情的话之中对令我感动的一句了。

  我深吸口气,忍住再一次喷出来的泪水,重重点头,“我知道,姐夫,我都知道。”

  可是,生活啊,总是过山车一样得叫人充满了刺激和惊险,我以为这样的姐夫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姐夫,他仍是那么为了我而不顾一起的人,就算我们不能走到一起,可我也会满足,我会心甘情愿的留在他身边,付出我的一切。

  可他下一句话却叫我犹如坠入冰窟,冰冻彻骨。

  “你跟顾程峰好好相处,一切的事情由我来解决,知道吗?”

  他还是不肯要我,从前或许还在或多或少的阻拦,那叫我以为他是不肯放弃我的,可现在,直接将我推开了,仿佛已经亲手将我推到了别的男人的怀抱,而后还在问我是否愿意。

  我能愿意吗?

  不是我自己选择的人,我能愿意吗?

  他又说,“答应我,不要再闹了,你这样我也很无助,你不开心了告诉我,心里想的和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才知道你需要什么。你要顾程峰也好,要知道一切事情的真相也好,我都会按照你的意愿去做。”

  可是我不想要顾程峰。

  我,我……

  我说不出口。

  “姐夫,你以为我喜欢的是顾程峰吗?”

  “至少他适合你。”

  原来是这样。

  为了适合而选择在一起,为了适合而选择互相生拉硬拽捏在一起,却从未考虑过适合之后是否真的相爱呢。

  “……姐夫,我知道了。”

  我无法反驳他的安排,只因为他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为了我不再拥有相爱的人,为了我不惜受控于李思念家里人,为了我做的一些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

  我才是罪魁祸首啊。

  那我还有什么理由反驳他的安排。

  我想,只要他想叫我去做的,我都愿意。

  “姐夫,我知道怎么做,我都知道。”

  我抹干净泪水,瞧着他眼中的不舍和悲伤。

  他帮我擦掉泪水,轻轻拍我,“早点睡,不要胡思乱想,明天我来叫你起床。”

  “好!”

  坐在床上,我目送着他离开,走到门口,转身关门,房门上锁,咔哒一声,我的心也跟着咔哒一声掉落在地上,碎成了渣滓。

  深夜。

  顾程峰习惯性的下了班回来给我发消息,我还未睡,平常肯定是不会回复的,可我却拿着电话,主动给他发了视频。

  他那边无比惊讶的在电话里面对我大喊大叫,“傻子,傻子,你还没睡,不过我真开心你能主动联系我,哈哈哈……”

  他的笑声跟震天的雷鸣一样,我微蹙眉头,摸了摸眼睛,“顾程峰,我还有一个星期就可以去法国参加数学竞赛了,你等我过去找你啊。”

  “好,好,哈哈哈……真他娘的开心,你早点睡,话说,是不是卓哥又叫你伤心了?”

  我摇头,撒谎道,“没有,我就是看书时间久了眼睛难受,揉了一会儿就这样了。”

  顾程峰肯定不相信的,将信将疑,可还是点头,“那你快去休息,我明天去给你买眼药水,我知道一款很好用,早点睡,乖!”

  他对着电话飞吻,吧唧一声,好像口水都从电话里面飞到我脸上来了。

  我咯咯的笑,他也跟着笑,等我挂了视频,笑声戛然而止,我却抱着电话哭的稀里哗啦。

  这件事里,没有谁对谁错,可我知道,最大的恶果根源就是我。

  我会爱上顾程峰,不叫姐夫失望,才会叫他安心,也叫顾程峰心里舒坦。我如此想。

  隔天,姐夫准时来敲门叫我起床,开了门,我却看到的是阿姨,她告诉我说,“卓总很早就出门了,公司有事情要忙。”

  我笑着点头,拉着阿姨往楼下走。

  阿姨轻拍我的手,关照我说,“我做好了送到车上,你直接在车上吃。”

  我好奇的问,“为什么啊,我要陪阿姨一起吃,我还来得及呢。”

  “李妍在楼下。”

  第77章 阴险

  该死的李妍。

  我觉得,我真该跟李妍像古代的两个斗士一样好好的较量一番,不是她死就是我亡。

  可现在我却只能看着她大刺刺的坐在楼下吃早饭,而我呢?只能拿着阿姨包装好的早饭在车上吃。

  我理解阿姨不想叫我在受欺负,可我也也不是受欺负的人,李妍要是还想对我做什么,我绝对不会轻易饶了她。

  我也不是没脑子,只不过我不会使坏,才总会找了她的道儿。

  这一次,我决定不逃避,卓风说的话我就当做耳旁风,不过我留下来不代表我没脑子,对付李妍,也不是没法子。

  我提着阿姨给我的早餐坐在了李妍对面,对阿姨使眼色,阿姨没吭声,跛脚坐在了我身边。

  我将早餐拿出来,也开始吃。

  李妍吃饭很慢,一小口一小口的好像老鼠,我从前就喜欢大口大口的吃,后来是卓风帮我改小了这个坏习惯,抡起吃相,我不比她差。

  她没一直没吭声,只是偶尔抬头看看我,继续低头吃手里的三明治,喝着果汁,我这里是鲜牛奶,还温着。

  阿姨知道我不能喝凉的东西,所以每次给我做牛奶都会是温的,也会放一些冰糖进去。

  今天阿姨给我的三明治里面放了培根和煎蛋,并且是两个,我方向阿姨,冲她笑笑,阿姨对我多好啊。

  这时候,李妍说话了,“你去上课还要司机接送?”

  我没搭理她?

  她冷笑,“这么大了自行车都不会骑?”

  我的确不会,之前卓风说好了在法国的岛上教我的,可发生了意外,在那里没多久就走了,没学的上,在家里也没时间和机会,我也的确用不到自行车,这件事真没放在心上。再者,会不会骑车又不影响我的学习,我才不在乎。

  “真是笨,自行车这么简单的技能都不会,你还能做什么?以后离开了这里,还能指望卓哥的司机接送你吗?卓尔,你不小了,拿不到奖学金就要自己出去打工赚学费了,卓哥可没有那个义务继续养着你,你跟他可什么关系都不是啊。”

  我深吸口气,李妍真是厉害,不管任何时候都能直接戳中我的要害。

  但是,她说的也不是不正确,我虚心接受,更主要,我也早做好了打算,大学就往法国那边发展,打工也好,自己拿奖学金也好,都不会再拿卓风一分钱,李妍这么说无非是想奚落我叫我继续发怒惹事罢了,我才不上当。

  我继续吃着手里的三明治,回头对阿姨说,“阿姨,真好吃,你手法越来越厉害了,下次我帮你,你吃的那些太油腻,还是少吃多好,还是一早上自己炸的油条吗?”

  阿姨和司机叔叔经常自己做油条和芝麻球吃,我偶尔会吃。

  阿姨笑着点头,“是,还有一些,不过凉了,你想吃我去给你热。”

  我摇头,“不用了阿姨,我明天帮你一起做,劳动人民就该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啊,做家务而已,就是担心你的腿,换过药布了吗?要不然跟我一起坐车走吧,叫司机叔叔带着你去医院换了药布再回来。”

  “呵呵,不用,早就好的差不多了,医生说没感染,这几天就可以不用药布了,你还是早点去上课,别迟到。”

  阿姨起身,开始收拾,我看她的腿,还是有些心疼。横一眼李妍,冷声哼道,“真是阴险,对付不了我就欺负老年人,啧啧。”

  李妍一愣,抬头瞪我。

  我没理会她刀子一样的眼神,继续将牛奶喝光,擦了擦手,帮忙收拾好了才提着书包往外面走。

  站在门口,看一眼李妍,她仍旧漫不经心的吃着,也不知道要磨蹭到什么时候去,“你吃好了收拾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要不然怎么说别人啊?说我用卓风的钱,你不是也用你姐姐钱吗?哦,要不然是陪睡睡出来的?啧啧!”

  我摇头,冲她冷笑,提着书包就走了。

  哎呀,心里真痛快。

  说奚落人的话我不在行,可跟着李妍学了不少,每次她都能直接戳中我的要害叫我身心都难过,次数多了我也知道,想要她不好过,也这样反击就是了。

  果然,身后传来她的惨叫,“啊……卓尔,你给我等着。”

  呸,谁稀罕等你。

  我关上车门,笑着跟司机叔叔打招呼,“叔叔,先去顾程峰家里吧,我有本书忘在那里了。”

  司机叔叔一点头,车子呼啸的跑走。

  到了顾程峰家里,还未进门,远远的就看到了门外站着的一个拿着本子的男人,看上去该是跟卓风年纪差不多,穿着黑色的西装,个头不高,有些黑,是那种经常到处走的人,带着黑框眼镜,我起初还以为是顾程峰公司的人,不想,看着他胸前挂着的牌子知道了,是房地产的中介。

  他是来变卖顾程峰的房子的。

  我深吸口气,硬着头皮过去,跟他问了问详细的情况。

  原来对方早就付了定金,可是因为这里有人一直在住,所以迟迟没能搬进来做最后的交接手续,买房差一点就把顾家给告了,是房主说要降价,买房才没记着催的。

  我问他,“你妈你知道房主叫什么吗?”

  那个人低头看一眼本子,说,“顾程峰,是个二十二岁的小年轻人,啧啧,富二代真是有钱啊,哎,小姑娘你是买主家里人吗,父母呢,怎么还不来?”

  我不好意思说我就是那个赖着这里不走的人,只说是里面管家的亲戚,要帮着搬东西,直接跑着躲开了。

  进去后,果真看到管家叔叔在收拾行礼,几个箱子已经放在了外面,堆成了小山,里面因为搬弄儿尘土飞扬,管家叔叔的身影落寞而又孤单。

  我叫了他一声,他这才停下来回头看我,冲我难得的漏露出微笑,“大妞?”

  我最爱听他这么叫我的名字了。

  我点头过去,“叔叔,我来帮你。”

  “不用,我叫了搬家公司,这都是要运走的,你帮不上,放着,别伤了手,是不是来拿你那本书的?”他指了指角落的地方,放着一个电脑和两本书,之后又说,“电脑是少爷的,说给你了,配置很好,学习的话足够,也方便你跟他视频,不过丫头……”

  他欲言又止。

  我的心开始难过起来。

  对我好的人不多,眼前这个人算一个,从前我总觉得他严厉看不上我,其实他就是性格冰冷,内心火热,对我尤其的好。

  我总能知道他半夜害怕我睡不好觉,特意起来楼上楼下的检查窗户,我起夜上厕所的时候他也会醒过来点了灯陪着我。

  可现在,他也要走了。

  “叔叔!”

  他叹了口气,无奈的皱眉,默了很久才说,“我知道,都知道。你啊,还小,以后就会懂了。对我家少爷好点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