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399节

  第822章 喵语病了

  医生当时就说喵语体质差一是因为我怀孕的时候我这个当妈的身体不好造成,再有一点是因为卓风那时候是喝了酒才有的喵语,不过小孩子多病是正常,我们也一直都很小心,轻易不叫喵语出来受凉,今天这么冷的天气,姨妈竟然抱着喵语在外面受冻,不感冒才怪。

  卓风急的团团转,我更是心痛担忧,坐在门口的上凳子上等的我快要疯了,卓风见我着急,停下脚步来安慰我,“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就是发烧。”

  是啊,希望只是发烧,可小家伙才多大啊,之前就因为打针害怕哭了很长时间,我跟卓风交换着休息照顾她,一连好几天才见好转,这要是在生病,怕是我们大人都要不行了。

  “老公,希望喵语没大事。”

  姨妈端着手臂站在角落,看我们一眼,哼了一声。

  卓风无力的敲她,毕竟是自己长辈,很多话是说不得的,这要是别人,卓风肯定就动手了。

  没多会儿,医生出来,摘了口罩,说了一番喵语的情况,好在发现及时,等高烧退了就没事了,叫我们回去,这里有专门护士护理,我们不懂如何照顾反倒是添乱。

  可喵语才那么大,我哪里放心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死活不肯走,最后还是卓风把我扛回来。

  在家里,我也反复睡不着,卓风在楼下处理文件,说是连夜赶出来,明天就能陪着我去照顾喵语。

  我正煎熬着想叫自己睡着,楼下就传来了姨妈跟卓风的争吵。

  我一阵心惊的跑下楼,正听到姨妈说,“卓风,我也是好心,女孩子也不应该娇生惯养,当年我抱着你的时候也是这样,不怕冷不怕热,我也不知道她会体质那么差,要我说还是卓尔的基因不行,头一胎就是死胎,这一胎还在医院住了那么久才保住孩子,那以后生病的时候肯定少不了。要不你想办法再去生一个?卓家必须要男孩子才行,不然你那么大的家业谁来继承?”

  还是老一套,重男轻女,为什么觉得女孩子就不行了,女孩子哪里不行了?不要忘了,男人还是女人生的呢,凭什么说女人就不能继承家业了,那么多女企业家不也活的好好地,她这想法为什么到了现在还有?

  我直接下楼,看一眼那边坐着眉头紧皱的卓风,直接走到姨妈跟前,告诉她,“姨妈,我尊重你,所以你来家里我不阻拦,你毕竟是我们的长辈,可这不代表你口可以在我们夫妻之间说三道四,指手画脚,喵语是跟我卓风的孩子,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非要插手我就不得不叫你离开这里了,再有,是否生男孩儿也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姨妈一怔,该是没想到我会下楼来,盯着我颤抖着看了很久,生气的一跺脚,推开我。

  我身子往后面退,一双手将我抱住。!

  我回头,对上卓风担忧的双眼,他这会儿将耳朵里面塞着的塞子扣了出来,惊异的问我,“怎么了?”

  原来姨妈刚才说的话他都没听到?难怪姨妈说完他没在吭声了,是突然就用塞子塞住了耳朵。

  我哭笑不得,不过没说姨妈刚才说的那番话,卓风可不是重男轻女的人,他是喜欢女儿的,当初我没生产前他就说必须是女儿,并且对女儿照顾比我还要精心仔细,这要是知道姨妈这么说,不知道他能做出什么来。

  我摇头,只说,“没事,就是跟姨妈理论。”

  卓风眉头皱的老高,回头看姨妈,对门口站着的保姆阿姨说,“把她送隔壁的房子去,别在这里打搅我们休息。姨妈,你来我欢迎,可你住你的,我们住我们的,你不要插手我们的事儿。”(!≈

  姨妈张了张嘴,知道说多了卓风现在就会将她送走,在没多说什么,甩手跟着保姆阿姨出去了。

  可我还是生气的,不知道姨妈来这里做什么,看样子是卓风允许她过来的,想来也是亲戚,我阻拦不得,住着就住着了,不打搅我们生活就好,我也没多说。

  “卓风,我们去休息吧,你这些东西明天在做,别累坏了。”

  卓风嗯了一声,随手将塞子扔进了垃圾桶,一个公主抱,笑呵呵的说,“做点运动就睡,没我睡不着吗?”

  我是真没心情,想到喵语自己在医院我就担心。

  卓风倒是兴致很大,口水都黏了我一身,退去了身上的衣服,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他强而有力的心跳我都能感觉得到。

  呼吸很烫,身子更像是烧着了一样,迷离的双眼中满是我娇羞的样子。

  他低头问我,有点含糊不清,跟着是凉凉的一个吻,“老公,想要什么姿势?”

  我含笑没吭声,这个人最近真是坏透了。

  他陡然将我翻个,猛人的进入,惊得我一阵低呼,“老公,啊,有点痛。”

  他放缓了动作,声音在我背后传来,温热的呼吸都扑在我的脖子上,啃咬着我的脖子,一路酥麻,浑身战栗。

  “老婆……”

  有节奏的律动一次次的将我冲上顶峰,刚才我还有点抗拒,渐渐的早已经失去了理智,满脑子都是他强壮身体的样子。

  良久,他不舍的将我放开,四肢仍旧纠缠,呼吸粗重,荷尔蒙依旧厚重,好似盖在身上的棉被,火热焦灼。

  “老公,我好困啊。”

  浑身疲惫,我早已经累的睁不开眼。

  他轻笑,伸手搂着我,“睡吧,很累。”

  我嗯了一声,伏在他怀中,沉沉的睡着。

  隔日一早,卓风很早就叫我起床去吃早饭,我胡乱的吃光,擦了擦嘴角,一看时钟,才早上五点钟,卓风这是几点起来做的早饭啊。

  我心疼的看着他有点疲惫的双眼和不好的脸色,劝说他,“你不如就在家里休息一上去,下午去换我,喵语应该是没事了。”

  卓风没吭声,低头还在看资料,半晌才停下来抬头问我,“什么?”

  “我说,你好好在家休息。”我抢走他手里的文件,无奈的叹息,“你看你,脸色这么差,喵语见了肯定心疼,你好好休息,好不好?下午去接我们。”

  他想了一下,摇头,“不行,我们一起去,回来在休息一样的,我这还有点做完了就走。”

  看他那么累,我是真心疼,又劝说不了,只好抢走文件,假装生气的说,“你身体要是垮了,我们娘俩怎么办?”

  卓风一怔,跟着就笑了,圈着我的腰身将我抱住,低头在我胸口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吻,“我是铁打的,昨天晚上还没吃够?”

  没正经,我拍他脸,嗔怪,“老不正经,我们说正事呢,你好好休息,能不能听我的?”

  他呵呵一笑,看样子是不打算听。

  第824章 得逞的老狐狸

  卓风没吭声,安静的哄喵语,一会儿喵语睡着了,他才腾出手来跟我们说话。

  我递给他一块菠萝吃,他吃了几口才说话,“姨妈身体不好,最近在市内做检查,那个女人是她从乡下带来的,我不好赶走,你也知道,乡下的亲戚多,还有我叔叔那边的人,我赶走的话回头来的更多,反倒更麻烦,我已经叫姨妈去别的房子住了,现在家里还有很重的艾蒿的味道,放一放我们再回去。”

  我问他,“那保姆阿姨呢?都给弄走了谁照顾喵语啊,我后天要去公司,你这边要出差。”

  “恩,叫回来了,明天回来,瞪她们收拾好了我们再回去。现在这里住着。”

  陆少一听,哎呀一声,满脸的不愿意,“住我这里?问我意见了吗?你们夫妻俩个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啊,喵语留下,你们滚蛋。”

  卓风笑笑,抱起喵语,拉着我往楼上走,不管陆少的话,直接挑了个最大的房间住进去。

  陆少无奈,碍于喵语才睡着,他连大声抗议都不能,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我们霸占了他的床。

  在陆少这里住着还是很安静的,他的房子在半山腰上,就是出门在外有些冷,好在车内开了空调,他说车接车送,方便我去公司,卓风这天提前出差,临走之前交代我等他回来了再回家,叫我在这里住着,不要管陆少。

  陆少哼了一声,鼻子都快气歪了,抱着喵语不吭声。

  我笑着答应,看着他下车子直奔飞机场。

  送卓风回来,陆少带我去了他公司参观,因为跟开心分割了家产,他就顺便将公司总部也迁走了,现在的位置在市中心的商业街上,很是繁华,并且这里的大楼还在上涨,他说先做两年再转手卖掉,肯定还能大赚一笔,这几年房价水涨船高,普通买不起,有钱人赚翻,实在是不公平,听到我这里我不禁想到了还在找工作的谢晶晶,多嘴问了他,“陆哥,你需要会计吗?”

  陆少转眸,打量我一番,直接明白了我的意思,“你不安排在你公司却推荐给我?什么意思?”

  谢晶晶不是我不安排,是她不肯来,说是怕以后出了事不好处理,毕竟我们的关系那么近,她说会影响工作,但是别人的公司就没事了,公事公办,没有任何矛盾。

  卓风那边人员都满了,挤一挤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谢晶晶还是不同意,说不想走后门,所以一直在自己找。

  她这几年很厉害的,拿了注册会计不说还考了一个国外人证的会计师人证,经验也足,就是有点眼高手低,她说给的少了还不如不去,宁愿等一等再确定。!

  可现在经济不景气,很多地方都想要做了十几年的经验老手,她这才初出茅庐,就算是经验有了也实在没多大的吸引力。

  陆少这边公司调动很大,分了一些去分公司,总公司还没筹备好,自然需要新人,他不想收我也没办法,要是收了我就叫他多带喵语几天,给他满需一下做父亲的心里。

  他瞧着我,笑了,像一只得逞的老狐狸。

  “喵语认我做干爹,你同意了?”

  我笑着说,“恩,卓风那边我都说了算多,你就是她干爹。”(!≈

  “那这几天就我来照顾,我去哪里都要抱着,稀罕死我了,你是不知道,每次见到我自己女儿和儿子我都想抱着不撒手,那孩子不认识我,我心里这个难受,哎,不过好在喵语不拒绝我,我可要好好尽一份父亲的责任。”

  还真是有病啊,哪有上杆子给人当父亲的。

  我无奈的说,“成,听你的。”

  “那就好,不过我可丑话说前头,面试不是我来管,尤其是会计这一块,我从前都是自己亲自来,现在我不也想叫自己放松放松,所以找就找个我信得过的人,自然到时候考试很严格,她要是不合格我也不要。”

  我一口答应,“成交。”

  谢晶晶听说后笑呵呵的应了,我没说这公司是陆少的,不然她肯定还是推脱,面试是几天后,我叫她好好准备专业知识,等着入职考试。

  她说要请我吃饭,我则因为公司的事情没能去成。

  冯飞最近连头忙,他老婆出事后回去一段时间再回来就没见着了,最近我去了公司也没看到他。

  他自己也有公司,那边因为老婆闹离婚在处理家产,他可是忙得脚不沾地。

  他不想见我们也是不想我们多问,之前他给我发了那么多欣喜我都没回复,他也没再发了,估计是知道了我的心思就收手,可不想,今天我才坐在办公室里面,他就来了。

  他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人好像还比从前帅气了不少,灰蓝色的西装看起来更给他的肤色增添了不少的喜庆,他就那么笑呵呵的坐在我跟前看着我,一直不吭声。

  我被看的浑身发毛,问他,“看我做什么啊,有话直接说。”

  “想你了。”他突然说。

  我一怔,无奈的蹙眉。

  他又说,“不过这跟你没关系。”

  他跟顾程峰不同的是他总是自己悄无声息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叫任何人知道,只满足于自己。这份自信却是一种无形的压力,无时无刻不在我的头顶上遮盖着。

  眼前坐着的如果是顾程峰肯定会不假思索的要主动出击,趁着卓风不在做一些暧昧的事情,可冯飞无论什么时候都表现的很规矩,像极了古代那些时刻保持克制的公子,仪表堂堂,风流却不下流。

  我笑笑,这话没法子接,只能沉默。

  默了会儿,他又说,“我知道他出差了,你住在陆少那里,不如去我那里,我叫人专门照顾喵语。”

  我心口没来由的猛人跳了一下,诚然,不管是谁,追求也好,死缠烂打也罢,都对喵语没有任何嫌弃,我不禁感谢起他们来,相信以后喵语也会很得宠的。

  “冯总,说正事儿吧。”

  他呵呵一笑,抬了抬手,示意我先说。

  我拿出一份文件来,递给他,“上面我做了标记的就是我要说的,你看看吧,很多地方都不对,前后数据不连贯,并且这个月的收入下滑了很多,我看了一些资料和合约,没有出现问题,不知道是哪里不对,是计算成本这边高了还是我们的销售价格降低了?”

  他嗯了一声,眼神低眉一扫,跟着说,“是我故意的。”

  不等我发问,正吃惊的望着他,他继续解释说,“不这样出问题,你回来公司坐这么久了吗?不待得久一些我也没时间赶回来看一眼。”

  我哑口无言,目瞪口呆。

  冯飞总是叫我无法应对。